首页 首页 行业新闻 查看内容

蒋方舟:没有作品,就把自己打磨成最好的作品

2017-8-11 11:2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87| 评论: 0

摘要: 核心提示 在东京漫长的生活里,你必须把所有的念头都延长,所有的观察都延长,所有的品味都延长。这让蒋方舟重新获得了一种去观察的能力。 我在京东的一年挺好的,对物流业的变革充满了信心。在8月5日的一条微博中 ...

核心提示

在东京漫长的生活里,你必须把所有的念头都延长,所有的观察都延长,所有的品味都延长。这让蒋方舟重新获得了一种去观察的能力。

“我在京东的一年挺好的,对物流业的变革充满了信心。”在8月5日的一条微博中,青年作家蒋方舟和网友一起调侃新书《东京一年》。

与以往的小说和散文作品不同,《东京一年》是一本日记书。2016年,蒋方舟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的邀请,开始了独自一人在东京的生活。每晚写日记是她从大学以来一直保持的习惯,也成为在东京这个陌生环境里少有的熟悉。

“回过头完整地看这一年,我能看到自己变化的轨迹。”她认为自己在这一年中,独居日本的心态由惶恐变得坦然,对自身写作的思索由茫然变得清晰。另外,她笑称,选择出版日记,也出于自己对日记体的一种“持之以恒的窥私癖”。

王朔曾在《昆明周记》中描绘参与笔会的作家在自助餐厅大快朵颐,茹志鹃也写过她带着女儿王安忆在美国超市买猪肉、牛肉的日常。蒋方舟在这些日记体文章里体会过阅读作者生活细节的快感。“这些细节可能只是作者感性地或不假思索地写出来的。但也许对读者来说,这恰好是最有价值的地方。”

为什么要出版日记

回忆起刚到日本的情境,蒋方舟说自己像一个“卖给大山的女人”。陌生的异国环境,加之过去习惯的通讯方式全部失效,让她一度茫然无措。在房间里封闭了几天后,她决定出门社交、旅游,开始真正意义上的东京生活。

在豆瓣短评中,有许多网友质疑出版在国外吃喝休闲的经历价值何在。蒋方舟回应,东京一年的生活既闲适又严肃,她并非完全放空自己,大脑中对所见所感的思考并没有停止。

在8月5日的新书分享会上,蒋方舟借用别人评价《威尼斯日记》里阿城的话来形容《东京一年》里的自己:“冷静得不像一个观光客,却无辜得像一个孩子。”即使在浅草观看充满感官刺激的脱衣舞表演,她也会观察其他观众严肃的表情,思索予以表演者的掌声中所包含的意味,并在日记里写下对性文化、写作等问题的疑惑与看法。

“这种冷静和写作之间其实很难区分因果,因为某种意义上,我是在性格成型之前就投入到了写作当中。”儿时就被投掷到作家身份中的她,会不自觉地从自我中抽离,观察别人。

“你很厉害,对什么事都能有观点,而且都很能清清楚楚说出来。”陈丹青在分享会上称赞蒋方舟。她回答:“这既是职业习惯使然,也是我对自身性格的一种补偿。”她说自己不愿意在文字里有过度的自我关注,也会时常会修改以前的日记,删掉充沛、夸张的自我观察和自我宣泄。

重新获得观察的能力

蒋方舟常用朋友的一句话自嘲:“我是一个不再年轻的少女作家,和一个没有作品的天才儿童。”出生于1989年,7岁即开始写作,9岁已有作品出版,她的写作经历似乎比作品本身更引人关注。

“某种程度上我是一个没有作品的青年作家。这确实是我的一个痛处吧,每当别人这么说,我都能感觉到一种真实的焦虑和心虚。”蒋方舟看到自己以前的作品里有许多技术层面的不足,一直希望能写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但公众对她文学经历的强调和对其作品进步的忽视,让她感到有些委屈。

大学毕业后,蒋方舟有了《新周刊》副主编、谈话节目嘉宾等写作以外的多重身份。她说,很多选择是出于生存需要。“其实除了写作这件事儿是我一直想坚持的,其他都是被动接受的。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我会有点担心。”

一边扮演着多重角色,一边像“解答数学证明题一样”进行自我证明式的文学创作,蒋方舟在众多注视中感到疲惫,并在每一次自我证明失败后陷入沮丧。所以,当一份没有任何工作和写作目的邀约到来时,她马上接受了。在新书的自序里,她说,东京拯救了她。

“在东京漫长的生活里,你必须把所有的念头都延长,所有的观察都延长,所有的品味都延长。这让我重新获得了一种去观察的能力。”蒋方舟认为,一件事物由看见到感知,由感知到写作,其间存在着不小的距离,而观察能力是跨越距离的关键。在国内的生活被社交和工作切割,用于观察和感知的时间甚少,而在东京的一年弥补了这个遗憾。

这一年带给蒋方舟的一大变化是,她不再被惯性驱使前进,也不再为了推翻之前的自己而写作。“既然我是一个没有作品的作家,我就把我自己打磨成我最好的作品。这之后我觉得自然会有真正的作品从自身涌出。”

年轻一代作家没有形成文学景观

蒋方舟认为,经历的丰富程度和创作的质量之间,并不存在相关关系。“塑造我们的其实不是经历,而是信息。比如我在书中写到学者江绪林的死对我造成的冲击,它其实不是我的经历,而是我接收到信息。”

在她看来,过去相对单一的信息更容易转化成个人经历或集体记忆。“而今天每个人接触的信息都不一样,很难有一件事情能引起共鸣,所以就造成好像你没有任何的经历。”她觉得,写作中比经历更重要的是对信息的接受和消化能力。

作家阎连科是蒋方舟在人大创意写作班的老师。阎连科在7月份发表的《我:走向谢幕的写作》一文中感慨,今天的写作已无意义。蒋方舟笑着说:“阎老师每过一段时间就说写作没有意义,但他还是很努力地在写。”

她很认同这篇文章中的一个观点:上一代人的写作已经过了黄金期,在体力以及对当今潮流的把握上离开了最前线。“但我我觉得年轻作家并没有接上来,也没有像上一代人一样形成一种文学景观。”她觉得,不同于上一代作家在文学上的相互争论与交流,她的同龄写作者之间维持着相敬如宾的礼貌,甚至并不关心的漠然。

《东京一年》出版后,蒋方舟收到了一些积极的反馈。有朋友开玩笑说,她的文章读起来终于没有高考作文的感觉了,也有评价说她在文字分寸感控制上面变得更强了。

“我知道,即使我有一天写出了自己很满意的作品,大家记住我或介绍我的方式一定还会是‘7岁写作、9岁成名’之类的。别人对我的印象可能永远打破不了。那我就把自己打磨成我最好的作品好了。” 目前,她正在写作一部长篇小说和一部中长篇,期待年内完成、明年出版。

分享至:
| 人收藏

最新评论(0)

最新活动
曹文芳回望水乡童年:经得住朗读的儿童文学
曹文芳回望水乡童年:经得住朗读的儿童文学
11月25日,回望文学的故乡曹文芳水乡童年精品书系研讨主题活动在十月文学院佑圣寺举行
蒋毅演《海上牧云记》要求高 每场打戏至少十条起
蒋毅演《海上牧云记》要求高 每场打戏至少
  《海上牧云记》首播 蒋毅率先出场演技爆棚  由曹盾执导,窦骁、黄轩、蒋毅等联
《不成问题的问题》首日票房170万 主创谈拍摄细节
《不成问题的问题》首日票房170万 主创谈拍
  导演梅峰、主演范伟、殷桃、张超、王瀚邦解析影片中的角色性格。新京报记者 浦峰
联系客服
400-800-0000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中国写手之家  

Copyright © 2007-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湘公网安备 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3( 京ICP备1504449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