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首页 行业新闻 查看内容

8本书,一起仰望 一带一路上的文学天空

2017-5-19 19:04| 发布者: 萧盛| 查看: 90| 评论: 0

摘要: 1《阿赫玛托娃诗全集》 只要读过阿赫玛托娃,很难不被她打动。她的诗深沉、柔和、伤感,却有一份惊人的纯粹,无怪乎她被称为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阿赫玛托娃一生命运多舛,被时代的漩涡反复裹挟,到后来生计维艰,在 ...

1 《阿赫玛托娃诗全集》

只要读过阿赫玛托娃,很难不被她打动。她的诗深沉、柔和、伤感,却有一份惊人的纯粹,无怪乎她被称为“俄罗斯诗歌的月亮”。

阿赫玛托娃一生命运多舛,被时代的漩涡反复裹挟,到后来生计维艰,在贫病交加中辞世。阿赫玛托娃对诗始终保持着忠诚,她的所有作品都如此完美,在每一首诗中,她都表达出了完美的自己。

阿赫玛托娃擅长表达女性内心的丰富与真挚,如“你呼吸着阳光,我呼吸着月亮,可我们在同一的爱情中生长”“傍晚的光线金黄而辽远,四月的清爽如此温情”等,信手拈来,又蕴含着深情。

读过阿赫玛托娃,方知她是不可超越的,她在苦难人间行走,内心却不被沾染,她用生命写下勇气、坚持、信仰的传奇,她的人生与她的诗一样感人至深。

2 《路边狗》

米沃什是1980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以先锋派诗歌著称,他后期长于散文,作品深刻、忧郁、惶惑,带有一种无可奈何的悲伤。

米沃什的写作带有东欧文学的鲜明特色,即直指生存目的,为此思考与自苦,他不断建构出答案,又不断推翻。他有时对人性充满绝望,却又始终坚信彼岸的存在。他不用文字愉悦他人,只为追问人为什么而活。

经历大悲大苦,始知米沃什的可贵,他的问题永无答案,所以他才永远追问。诺贝尔奖颁奖词称赞他“以毫不妥协的敏锐洞察力,描述了人类在剧烈冲突世界中的赤裸状态”, 可谓知人。

本书被赞为:“米沃什作为二十世纪的历史亲历者,将他的思考通过短小精悍的警句或故事表达出来。这是一本优美的书,也是一本勇敢的书。”

3 《乌村幻影》

这是一本魔幻现实主义佳作,提起魔幻现实主义,人们往往想到拉丁美洲文学爆炸,其实东欧也是这类文本的发源地。

小说以倒叙的方式开启,描绘了上世纪70年代末罗马尼亚的困难时代,小说通过爱情表达出善与恶的博弈。故事发生在一个小镇上,爱情主人公之一K·F·夫人在小说中一句话也没说,永远坐在别墅里的一张椅子上,她似乎在守护着自己的过去,守护着自我,而有关她的爱情传说正四处传播,扑朔迷离、真假难辨。

小说充满隐喻与象征,作者反复提到雨水,雨水溅起来,溅到社会的历史和现实,乃至个体的生命,通过雨水,作者表达出一种普遍存在的、深刻的恐惧。通过乌村,描绘出了时代的底色。

4 《逃亡:布尔加科夫剧作集》

布尔加科夫是一位个性突出的作家,忧郁而深刻。他经历变动时代,深刻意识到在清除旧有腐败同时,也会引发新的失序,因此感到无助且苦闷。

布尔加科夫以戏剧著称,但他的作品基本无法搬上舞台,后期不得不停笔,本书将他的7部代表剧作集中翻译出版,在国内尚属首次。

布尔加科夫“把自己看成是果戈理事业的继承者,但作家所尊奉的果戈理不是别林斯基首先认定的作为‘现实主义’创建者的果戈理,而是浪漫主义和神秘主义的果戈理。”

布尔加科夫的剧本中反复出现梦、幻觉,比如他的代表作《逃亡》即由8个“梦”组成,故事围绕一群白军分子准备“逃亡”展开,用“梦”展现他们逃亡的路径和结局,从而展现出现实和历史的沉重荒谬,不论怎样选择,结果都是一场噩梦。

布尔加科夫一生困顿,但始终保持了独立思考,并用自己的方式——悲剧性的嘲讽,来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5 《长城》

本书包含三个中篇小说,分别是《长城》《致盲敕令》及《阿伽门农的女儿》。

《长城》围绕对峙在长城两侧的一位明朝官员和一个蒙古士兵展开。征服了奥斯曼帝国的帖木儿却无法突破明朝的薄弱防线。

《致盲敕令》的背景是19世纪奥斯曼土耳其帝国的改革,描述了一个阿尔巴尼亚家族在帝国暴政下的悲哀命运。

《阿伽门农的女儿》再现了20世纪80年代真实的阿尔巴尼亚,借助两则希腊神话,讨论了西方文化传统的根基——专制的一面。

阿尔巴尼亚历史上曾被奥斯曼帝国征服,留下了深厚的东方文化积淀,在现代民族国家形成过程中,阿尔巴尼亚战乱不已,反而落入难以挣脱的怪圈中。卡达莱的小说充满睿智,善于描绘美好愿望如何背叛人类——每当我们自以为掌握命运时,结果无一不被命运所嘲笑。为摆脱苦难,人们只好一次又一次开启了新的苦难,历史因此得以轮回。

6 《流星》

恰佩克是一位极富洞见又极端顽皮的作家,他最早意识到机器人将给人类带来威胁,他在话剧《万能机器人》中臆造了“Robot”一词,如今已被多种语言用来指代机器人。

恰佩克的小说带有鲜明的现代寓言特色,《霍杜布》《流星》《平凡的生活》是三部互相关联的中篇小说构成的“哲理小说三部曲”中的第二部,是恰佩克最独特、最有力的作品之一。三部曲精心安排了交错在一起的三个高度紧凑的故事,以多视角、自由想象的叙述法讲述了一群普通人的失落的生活,强调了真理与现实的相对性。小说的故事充满悬念,创作技巧与批判精神相得益彰,是一部精彩的佳作。

恰佩克曾有希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条件是只要他发表的声明能不触怒希特勒政府,但是他拒绝了,并放弃用德语而改用捷克语写作。他有一句著名的声明:“我要走,我要写,我要做!”

7 《我的包着红头巾的小白杨》

艾特玛托夫是上世纪80年代对中国文学产生过巨大影响的作家,他的《群山与草原的故事》《白轮船》《一日长于百年》等轰动一时,影响不下于《百年孤独》,路遥在《平凡的世界》中曾提到过艾特玛托夫。

艾特玛托夫精于描写,语言优美,带有诗化小说的色彩,但他表示:“有人怀疑,我是否离开了现实主义?不!我的信仰的象征第一是现实主义,第二还是现实主义,除现实主义之外,什么也没有。”

艾特玛托夫善于把民间传说融入到小说中,被赞为“以自己故乡的土地,风俗人情和人民的精神风貌作为自己创作的坚实土壤,鲜明地揭示了光明与黑暗,善良与野蛮的斗争,把吉尔吉斯劳动人民的‘人性美’引进了苏联文学”。

遗憾的是,随着“新时期文学”向现代主义转向,艾特玛托夫的写作被认为“琐碎”“乏味”,渐被中国读者遗忘。

本书收录了《我的包着红头巾的小白杨》等两部中篇小说,《我的包着红头巾的小白杨》是一个爱情故事,故事近于《边城》,但节奏更明快,表达了爱而不得的忧伤。

8 《我是女兵,也是女人》

阿列克谢耶维奇是2015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也是历史上首位以非虚构获得诺奖的作家,本书是她的早期作品,展现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超100万名苏联女兵们的故事,也是作者开始尝试“多声部写作”的早期代表作。

“我们卧倒后,我开始观测。这时我发现有个德国兵从战壕里站了起来,我手指一勾,他就倒下了。结果您知道怎样?我一个劲儿地哆嗦,浑身发抖,都能听到自己的骨头咯咯作响。 我哭了。以前我是朝靶子射击,根本不在乎。可是在这里,我是怎么把一个活人给打死了?我,杀死了某个与我素昧平生的人。我对他一无所知,却把他打死了。”在书中,女兵们为阿列克谢耶维奇讲述了战争的恐怖,虽已过去多年,依然震撼心灵。本书在一个几乎被开掘殆尽的宏大主题上找到全新视角,书里所有的故事都是真实发生过的,这些女兵眼里的战争与男人们的描述截然不同,让读者重新体验到战争对人的摧残与伤害。

这是一本痛苦的书,也是一本真相的书。然而,普通人付出巨大牺牲终于拯救了苏联,可他们曾保卫的那个祖国如今却已经不存在了,其中况味,令人感慨。

分享至:
| 人收藏

最新评论(0)

最新活动
面对时间,我们从来就没有赢过
面对时间,我们从来就没有赢过
在钟表没有普及之前,人们劳作起居严格遵照自然规律,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再离经叛
首届“读者大会”即将在京举行
首届“读者大会”即将在京举行
在《读者》杂志创刊36年之际,一场讲述《读者》故事的文化盛会首届读者大会,将于2017
文学历史上的今天 | 以诗歌为武器的政治诗人柳亚子逝世
文学历史上的今天 | 以诗歌为武器的政治诗
第九期 饮茶粤海未能忘,索句渝州叶正黄。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牢骚太盛
联系客服
400-800-0000
周一至周日8:30-20:30   仅收市话费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中国写手之家  

Copyright © 2007-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湘公网安备 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504449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