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玉

2019-4-9 22:03
633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我从小出身在贫苦家庭,因为穷,所以自卑,立志要努力考上大学,改变命运。
考上大学的那个夏天,本以为自己的人生很快会迎来改变,可为我高兴的爷爷兴奋过度,突发脑血栓入院,家里四处筹借医药费,欠了一屁股债。眼见负担不起我的学费,父亲要我放弃学业去工地打工帮家里还债,不甘心的我直接和他吵了一架。
那天晚上,我留下一封信告诉父母,大学我要念,钱我也会给他们汇回来,之后,我背着简单的行李去了大学所在的那个城市。
这年头钱十分的难挣,尤其是像我这种高中刚毕业的学生,为了能有口饭吃,我白天发传单,晚上则在一家叫“皇朝”的会所当服务员,因为不舍得花钱,我都偷偷吃客人剩下没有碰过的食物,直到有一次被会所里的佩姨给看到。
佩姨三十左右的年纪,身材很好,经常穿那种紧身的衣服,脸上化着淡妆,典型的风情熟女型。很多过来的客人都曾想过要带她出台,可佩姨给多少钱都不愿意,她说她只负责带会所里的姑娘,简单点来说,就是妈咪。
会所里有规定,为了会所的形象着想,我们是不能随便吃那些食物的,即使顾客没有碰过的。我当时以为佩姨一定会去告诉经理,吓的跑过去就拦住了她,不停地求情。
佩姨扫了我两眼,突然问了一句让我意想不到的话:“陈阳,你这么省吃俭用,很需要钱?”
我点了点头,为了博取佩姨的同情,将家里的情况说了一遍,佩姨若有所思地看着我。佩姨眼睛一眨全是风情,身上的香味十分有诱惑力,我看了她的眼睛两眼,身体都有些发热起来了,心里忍不住嘀咕,难怪那么多大老板想要点佩姨出台。
佩姨突然就笑了起来问我说,你还是一个小男人吧?
被佩姨看穿,我十分的不好意思。佩姨突然伸出白嫩的手轻轻抓住了我的下巴,将我的脸给抬了起来!被佩姨突然的亲密动作给吓到了,生平第一次被母亲除外的女人触碰,还是一个满是风情的美女。我浑身一热,都有些颤抖起来,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放,眼神慌乱的漂移。
当扫到佩姨的胸部那里的时候,我不自觉地咽了一下口水。
佩姨似乎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勾魂的大眼睛看着我的眼睛说:“陈阳,佩姨好看不?”我使劲点了点头,佩姨妩媚地笑了笑:“真乖…陈阳,你长的还算不错,这样,佩姨这里有一份工作介绍给你,如果你愿意做,一个月收入过万不是问题,遇到大方的顾客给你大额的小费也不是不可能。”
我眼前顿时一亮,很是激动地说:“佩姨,你不是在逗我吧?”佩姨突然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让我浑身都酥了起来,她嘴角浅浅一笑说:“佩姨骗你一个小屁孩,能有钱赚呀?”
想起平时佩姨在会所里都会帮出来做的姑娘撑腰,的确不像是会骗我的人。我便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
这事答应下来的第二天,佩姨带着我去了一家按摩店,上午在按摩店里学习如何按摩,中午去健身房锻炼身体,下午佩姨又让人教我怎么打牌打麻将,晚上八点之前会所里不忙,佩姨又让会所里两个打扮漂亮的姑娘来跟我聊天,要我跟她们学习如何和人交谈,怎么哄人开心。
两周之后,我的身材练的已经比较有型,那些该学的也学的差不多了。我壮着胆子问了一下佩姨到底要让我去做什么工作。佩姨点了一根细长的女士香烟,香艳的红唇抽了一口,笑着说:“说好听点呢,是要你去照顾一些女人。当然了,底线你可以自己选,不一定非要出卖自己的。”
佩姨训练我这么多天竟然是要我去做小白脸?
听到佩姨的话,我整个人瞬间僵硬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佩姨,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我越想越觉得胸闷,憋屈!
佩姨看我一脸的不忿和委屈,又是用手撩拨了一下我下巴说:“陈阳,要不你以为什么工作能让你一个刚刚毕业的高中生月入过万?好了,给你几天的时间考虑考虑。噢,顺便告诉你,我手上正好有一个客户,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你要是想通了就来找我,过时不候哦!”
佩姨口中的金额诱惑到我了,对于即将要上大学的我来说,这的确是最快又最合适的赚钱途径了。只是,如果我答应了,以后万一被老家的人知道了,我哪里还有脸回去!我爸妈还不得打断我的腿!
那几天,我很彷徨,很痛苦。
然而,冥冥之中却是有一双手硬是将我推向了这一条路,母亲打电话过来哭着说,医院催交医药费,父亲的工地不肯再提前支取工资,亲戚没有一个愿意再借钱,要我赶紧回家。听着母亲哭泣的声音,我拳头紧紧地握住,牙齿紧咬着!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我狠狠砸了墙壁好几拳,愤怒委屈难受袭上心头。我蹲在了墙角,眼泪忍不住地流了出来。
我知道,我已经没得选了,为了爷爷,为了我的大学梦,我必须去找佩姨。
当天下午,佩姨开车载着我到了市区一个比较高档的住宅区,她让我去21楼。我有些紧张,佩姨妖媚地抬起我的下巴,笑着说:“我的乖阳阳,没事,伺候好那个女人就可以了。喏,这是你今天的工资……噢,对了,如果你伺候好了,说不定她还会给你小费呢。”
看着信封,我犹豫了一会儿,这才低头咬牙接了过来,隐约感觉到信封里是一小叠人民币。跟佩姨道了一声再见,下车后,我走进那座高楼,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我看了一眼信封里的钱,竟然有两千!我非常激动,要知道我在会所里累死累活一个月才三千啊!只是,一想到这是我出卖自身意愿赚到的钱,我的心里头就很难受。
我不甘心自己的人生是这个样子,走出电梯站在门前的时候,我突然想要逃离。
可是,一想到家里躺在病床上的爷爷,想到要交的学费以后的生活费,我又只能是抬手按下门铃。
门慢慢被打开了,眼前出现了一双非常漂亮的长腿,一双红色高跟鞋……突然间,感觉自己心跳变快。
“进来吧。”
非常空灵的声音,很柔和温软,听着酥软酥软的感觉,我迫不及待地抬头。
一刹那,我就呆住了!她是那样的美丽动人,高高的鼻子,大眼睛,没敢多看,赶紧抬头,可不到三秒钟,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瞬间,觉得自己沦陷了。
这一刻,我是多感谢佩姨,多么感谢有这一份工作!如果不是这份工作,以我这样一个连女孩子的手都没摸过的穷小子,怎么可能有机会和这样的大美女共处一室?
而她,似乎看我也看的愣住了,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微微皱起的眉头,她似乎是有些激动了。
我正要再靠前,她却是突然转过了身子,朝那暖黄色的沙发走了过去。我看着她的背影,披肩长发微卷……我压制着自己的情绪,将房门轻轻关上,上了保险。
她走到暖黄色的沙发那里坐了下来,双腿倾斜地放着,这样一来,雪白的腿更加修长。
她微微抬头看了我一眼,这一眼竟然是看的都不眨眼睛了,就那么盯着我看,仿佛认识我一般。我鼓起勇气看向她的眼睛,这是会所里姑娘教我的,对客户,一见面看着对方的眼睛,是最好的开始。
被我这么一看,她却又有些脸红,眼神有些慌乱帝躲闪开。
我朝她走了过去,走的越近觉得她越美,每走过去一步心跳就加快一个频率。坐在她的身旁后,我嘴角微微一翘说:“你真美……”
从这一刻开始,我已经换成了另一个人,我所做的全都是会所里那两个姑娘教给我的。我轻轻嗅了嗅说:“真香……”
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激动,如果是以前的我,哪里有机会这样亲近一个大美女啊!
眼睛往下一扫,眼见她的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她在紧张!
我说:“姐姐,我叫陈陌,你的芳名是什么呀?”我故意隐瞒了自己的本名。
她轻启朱唇说:“沈婉茹。”
我的手顺势往下,落在了沈婉茹身后的沙发上面。我轻声说:“沈姐姐,你想要我们怎么开始呢?你说吧,不管做什么,我都会答应你。”
突然间,沈婉茹反应有些大地挣脱了我,有些局促地说:“你……你先给我按摩好了。”
之前佩姨在车上教过我了,不能太猴急,要充分调动女方的情绪,之后再进入正题,只有这样,以后才会有机会被女方继续需要,用佩姨的话来说,要学会放长线钓大鱼。
对于我来说,我也想长期和这样一个大美女有联系!
所以,我来到了沈婉茹的身后给她按摩。
房间里安静的只剩下我和沈婉茹的呼吸声,我的呼吸有些粗重,沈婉茹亦然,她在紧张。
一小会儿后,我轻轻说道:“感觉怎么样?”
“啊?”她竟然是被吓了一跳,转头朝我看了过来。
我和她就那样对视着,一次超近距离的对视!看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皓齿明眸……
那一刻,我鬼使神差一般,一下子就吻住了她。
淡淡香味……第一次亲吻,我有些紧张,也不大懂。本以为她会顺势接受下来,谁知道她却是有些小小的抵触。
“怎么了?”我停下来,小声问道。
这个时候,我翻身跳到了沙发前面,坐在她的身旁,她低着头。我微微一笑说:“沈姐姐,我见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你了,所以我有些冲动。你不要害怕,也不要紧张。”
但其实,我比她更加紧张。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同时准备讲几个笑话来缓和一下气氛……
可就在这个时候,她却是哭起来了!
她那美丽的大眼睛水汪汪的,眼泪不停地流了出来。看起来是那样的楚楚可怜,尤其是她紧紧咬住嘴唇,一副受了欺负的样子。
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愣住了,没敢再做其他动作。
突然间,她白皙的手捂住了樱桃小嘴,哭的十分伤心。看着她痛哭的模样,那一刻,我心里面只剩下怜惜,莫名心疼。我连忙起身,去拿过来纸巾递给她。
沈婉茹却没有接,她站起来朝卧室过去了,进了卧室,将房门关上。
转瞬间,客厅里所有的香艳暧昧消失不见,就剩下我一个人。我有些发懵,也不明白到底沈婉茹是怎么了,根据佩姨说的话,女人找男人玩,不都应该是找刺激找兴奋的吗?为什么沈婉茹被我给亲哭了?
出于对沈婉茹的担心,我站起来朝她的卧室走了过去,站在门口正要敲门却是听到了卧室里哽咽抽泣的声音,沈婉茹哭的很伤心。想到如花似玉的她在里面哭成泪人,我心里面也是一阵阵的难受。
不敢打扰她,我坐在地板上靠墙等着,一直到她的哭声停止。
一会儿后,门终于是被打开了,我立即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有些吃惊地看着我。我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忍不住伸出手想要去摸她的脸颊,关切地问道:“沈姐姐,你没事吧?有心事可以跟我说说,我……”
谁知道她马上躲了一下,“啪”的一声轻响,用手挡开了我的手,随即递过来一个信封说:“我听佩姨说你需要钱,这里有一万块,你收好,以后别做这一行了!”
以后别做这一行了!这是在看不起我,在嫌弃我吗?
看到那信封,我的脸仿佛被直接扇了一巴掌,一下子把我从幻想当中扇回了现实!呵…是啊,我哪有资格去关心沈婉茹,她是高高在上的有钱人,而我,不过是她花钱找刺激的小白脸而已!
沈婉茹突然冷漠起来,看都没有看我,她说:“拿着钱走吧,我想一个人呆一会儿。”
即使被看不起,即使在她的眼里很低贱!可我心里面还是舍不得,有种生怕以后再见不到她的感觉,我知道那其实是我的贪念,因为沈婉茹的美丽,因为我的初吻在这个女人的唇上!我说:“沈姐姐,我可以陪你聊聊天,我……”
沈婉茹突然秀眉一蹙抬头看着我冷冷地说:“不需要!”说完他将钱放到了旁边的柜子上,转身又进了卧室。
“砰!”的一声,门再一次被关上了!
我自嘲地笑了一声,看向那信封,一万块!我第一次出来做就收到了一万的小费!我本不想拿那个信封,可想到家里需要用钱,想到大学要交的学费,我还是将那笔钱收了。
本想就这么离开,可当我转身看到厨房的时候,突然间很想给沈婉茹煮一碗粥。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我在初中那会儿就已经会做简单的饭菜了。走进厨房,忙活了一番,煮了一小锅粥,保温起来。
离开之前,我留下一张便签:沈姐姐,我给你煮了一点粥,在电饭煲里。如果你想找人聊天,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不管风雨,我都会出现在你身边。
扫了整个客厅一眼,看了一眼我亲吻了沈婉茹的沙发,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
走出高档小区,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做了一场梦,回去的路上都是恍恍惚惚。
我一直在期待着沈婉茹给我打电话,可手机每一次响起来都不是她,我也慢慢认清了现实,沈婉茹是大户人家的少妇,我不过是一个低贱的小白脸,她怎么可能会主动联系我。
之后的大半个月,佩姨又给我介绍了几个客户,除了打麻将玩牌的,其他私底下单独见面的我全都拒绝了。
我也想过不做了,可我还需要钱,沈婉茹的一万解决不了根本,学费六千,家里被追债好几万,这些都必须我来还上。不过,有了那一万解燃眉之急,很多我不想做的也可以暂时不做,只需要赚一小部分的钱就可以了。
佩姨让我放开一些,只要不留底线,让她们爽上天,小费绝对高!我都笑着拒绝了,佩姨是聪明人,问我说:“你是不是喜欢上沈婉茹了?”
我吃惊地看了佩姨一眼,连忙否认。
佩姨笑着说:“你觉得你能瞒的过我吗?陈阳,沈婉茹那样的女人,遇到一次算是你幸运,你可别想有第二次。”
佩姨的话说的没错,可我却仍旧还想着沈婉茹,想着再见她一面。
挡不住思念作祟的我,瞒着佩姨,偷偷跑去了当初和沈婉茹见面的高级小区,连续守了五天,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在第六天的晚上,看到了沈婉茹......
如果佩姨知道我私自跑过来找沈婉茹,估计让皇朝会所里看场子的兄弟打我一顿都有可能了。出来做的规矩之一就是,客户没有提要求,不能私自前去骚扰。
可是,我控制不住自己,控制不住想要见沈婉茹的心,即使知道我和她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我还是想要见她。
看着沈婉茹从出租车下来的时候,我的心跳又一次变快了,这天,她穿的是粉红色的荷叶裙,搭配一件无袖的的蕾丝边短袖,脚下踩着一双高跟凉鞋,长腿柳腰,是那般明艳动人,美丽夺目。
躲在角落的我,再一次沉沦了。不禁想起了那天和她的那个吻,好怀念啊!
好想再抱住她,亲吻她一次……
沈婉茹正要朝小区大门走进去,可就在她要跨进大门的时候,突然站住了,我吓的赶紧躲了起来。一小会儿后,等我再探出头,沈婉茹已经消失不见,我的心一阵空落落的。
我在角落站了好一会儿,抬头看了一眼那二十多层的高楼,想起她高贵的身份,对比了一下自己的出身,只能苦笑一声,转身离开。
回去的路上,我接到会所里一个同事的电话,他要我马上回去,说是老板找我有事。
我挂了电话,打了一辆车回会所,赶到老板的办公室,看到门没有关,我在门口恭敬地通报了一声。
等到允许,我走进办公室,看到佩姨坐在沙发上,不过她在向我使眼色。
老板之前我见过一面,是一个三十多年的中年胖子,姓吴,他翘着二郎腿坐在佩姨的身旁,看到我,他笑了笑说:“你就是陈阳?”
我恭敬地点头说是,可就在我刚刚要抬头的时候,旁边站着的人过来就扇了我一巴掌,“啪”的一声,声音非常响,我脑袋发懵,也十分的愤怒,正要问个为什么,那个人一脚踹在了我的肚子上面,我痛的弯下了腰。
佩姨着急地说:“老板,陈阳刚出来做不懂事……”
吴老板冷笑一声说:“不懂事?他是三岁小孩还是智障啊?还不懂事!规定不能私底下去找客户,他偷偷跑去找了,这是在坏这一行的规矩,是在挑战我的权威!哼,给我狠狠地打,让他长点记性!”
原来是吴老板知道了我偷偷跑去找沈婉茹的事?可我的活不是佩姨给我介绍的吗?难道说佩姨也不过是帮吴老板管理而已?
吴老板的手下过来包围了我,抬起脚就朝我身上踹了过来!就仿佛在打一只流浪狗一般,我想要抗争,可是我抗争不起,一旦抗争,我只会死的更惨!我一个无亲无故的服务员,拿什么跟他一个大老板斗!
吴老板的手下毫不留情,无情地踢踹,疼痛感弥漫全身,我只能抱住头,蜷缩着身体,全力保护自己。
我听到佩姨又一次着急地开口求情,吴老板哼了一声说:“佩姨,你在我这里也做挺久了,我的规矩你应该很清楚,这种小子不收拾,其他人以后还不全乱套了?一个跑腿的服务员,一个做小白脸的,不认清自己的身份,私下去骚扰客户!当自己是富二代啊!”吴老板站了起来,点了一根雪茄,咬着朝我这里走了过来。
那些打手终于停下了,可浑身疼痛的我犹如死狗一般,无法立即站起来,我仍旧是抱着头,心里面极其的憋屈,难受。
吴老板在我的身旁站住,俯视着我说:“陈阳,做小白脸就要有做小白脸的觉悟,如果以后再搞得客户来投诉你,砸我吴某人的招牌,我要你的命!”
客户投诉?这么说,是沈婉茹发现了我这几天偷偷在等她,是她投诉的!刹那间,我的心犹如被刀狠狠扎中,这种疼痛的感觉,比身体的疼痛更让我难受!
原来,沈婉茹只当我是小白脸,根本就没有拿我当人看!原来,沈婉茹的美丽全都是假象,她的内心是那么冷漠无情!她宁愿投诉让我的老板教训我,也不愿给我打一个电话。
想起那天我自作多情地给她煮粥留下电话,真觉得自己是一个大傻逼!
吴老板还没有要放过我的意思,他抽了一口雪茄说:“今天这事不能就这么放了你,这样,要你一个小拇指吧!”
听到吴老板要砍我小拇指,我慌了!瘫坐在地上的我立即慌张地向吴老板道歉,我听到旁边的那些人嘲笑地说:“求你也得跪着求吧!你这样求太没诚意了!”
“就是,你这只鸭,赶紧跪着求,跪着求老板,老板或许会大发慈悲饶了你!”
跪?要我向吴老板下跪?我抬头看了老板一眼,吴老板一脸的高傲,在他眼里,可能我就是一只臭虫。
我握紧了拳头,跪他这种人,我做不到!
可不跪,我就要少一根手指头!
我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低头看着膝盖下的地板。想到一再遭受蹂躏的尊严,这一刻,眼泪终于是流了出来,滴落在地上。
他们在嘲笑,指着我说我是天生的小白脸,哭哭啼啼,只适合吃女人的软饭!我气的身体都发抖起来了,可我却是改变不了这一切。
他们要我跪,可我不想跪,我不想跪这样一个混蛋!
在我还在犹豫的时候,佩姨突然跑了过来,她很潇洒地抢过吴老板手上的雪茄,直接戳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面!我吓的瞪大了眼睛,话都说不出来了,周围其他人瞬间安静下来来了。
佩姨因为疼痛眉头紧紧皱着,不过她没有喊叫出来,只是看着吴老板说:“陈阳的过,我替他受了!”
吴老板脸上有明显的不悦,他瞪了我一眼又看向佩姨说:“哼,今天给你这个面子,不过,下不为例!”说完真话,有些不爽的吴老板走出了办公室,他的手下耀武扬威地跟了过去。
我第一时间跑到了佩姨的身旁,抓住过来她的手,原本佩姨的手腕光滑白皙,被烫伤之后,那里有个五毛钱硬币大小的创口。我看着那伤口,心疼地落泪了,我的心里面十分难受,我痛恨自己,痛恨自己的懦弱,痛恨自己没有本事,是我害了佩姨!
我紧紧抓着佩姨的手说:“佩姨,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我不应该不听你的话,是我的错!”
佩姨因为疼痛,苍白的脸颊浮起另一种风情,她举起右手,帮我擦掉脸上的泪水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陈阳,你要记着,你是男人,不能随便哭!”
我抓着佩姨手,看着佩姨关切的眼神,心潮起伏,想要再说点什么,可除了道歉又无从说起。
晚上,处理好伤口的佩姨来到了我的房间,我的房间很小,也很乱,佩姨进来的时候,我的内裤还放在床上来不及收拾,我赶紧抓过来用被子盖住,佩姨轻笑了一声,坐在了我的身旁说:“这么害羞啊……来,让佩姨给你擦点药酒。”
我本想拒绝,佩姨妩媚地笑了笑说:“还怕被我看呀?放心,佩姨可不会吃了你!”
后背上的伤自己的确也擦不到,我脱下衣服,背对着佩姨,佩姨帮我擦了起来,她的手法非常好,越抹越舒服,酸痛感消失了不少。但是我很快想到佩姨也不过才三十左右的年纪,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成熟的女性荷尔蒙,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佩姨咯咯笑了笑说:“小男人就是小男人呀!”
我被佩姨说的有些脸红,寻思着转移话题就跟佩姨再一次道歉,我说:“佩姨,今天的事是我的错,我不该瞒着你……”
佩姨柔声打断了我说:“这不能怪你,沈婉茹的美我也知道,她没结婚那会儿可是我们这里所有男人的意中人,你要不着迷她反而是不正常了呢!今天的事怨我,我不该将手机落在了办公室里,让老板给看到了沈婉茹发过来的短信。”
原来沈婉茹并没有向我的老板投诉,而只是跟佩姨打了一个招呼,是我的老板残忍无道,原来她也不是那么冷漠无情……我又忍不住地想念那个娇羞的美少妇了!
我好奇地问说:“佩姨,那你的意思是老板不知道是谁投诉的?”
佩姨说:“客户的资料不仅仅我们老板,就是我,很多时候也不知道。她们联系我们都是用新的手机号。至于说为什么我知道这一次的客户是沈婉茹,那是我亲自去联系她的。”
沈婉茹是佩姨亲自去联系的?我回头就看向佩姨,佩姨笑着说:“很吃惊吗?佩姨可不想你的第一次给了四五十岁的中年大妈呢!”
我问说:“佩姨,那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沈婉茹想要找男人吗?她是婚姻不幸福吗?”因为对沈婉茹一见钟情,因为喜欢沈婉茹,所以总是忍不住地想要去关心她,即使我很清楚,自己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遇到她。
佩姨并未立即回答我的问题,而是看着我的眼睛,那一双眼睛满是媚惑。她在手上抹了点药酒,朝我的胸口过来了,我的身体顿时发僵,佩姨帮我揉着胸口上的瘀伤说:“胸肌练的不错哦!”她说话间,抬眼眨了一下长睫毛,风情无限!
佩姨轻轻给我的胸口擦药酒时,是微微俯着身体的,她又是穿着V字领,所以,我的眼睛直接被晃了一下。我第一时间将视线移开,可移开不到几秒钟,忍不住又看了一眼。
佩姨仿佛发现了,她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了我一眼。我是真受不了她勾魂的眼神,心虚地说:“佩姨,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佩姨不理会我,带着媚意地笑着说:“陈阳,你跟佩姨说,是佩姨漂亮,还是沈婉茹漂亮?”
这个问题把我问住了。综合上来说,沈婉茹自然是要漂亮些,可佩姨的女人味是沈婉茹不具备的,而且佩姨又有一种久经风月的成熟魅力。那种撩拨人又让人得不到的风骚劲,让人心里痒痒的;沈婉茹呢,她是第一眼看到就会让人心动的女人,第一眼看到就让人这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女人,第一眼看到就想娶回去当老婆的女人!
佩姨的手滑到了我腰部上的瘀伤,她按摩的手法是真好,拿捏恰到好处,我伤口都不觉得疼了,舒爽发麻。
佩姨说:“沈婉茹的事你就不要再去想了,不管是不是她婚姻不幸,她的事你都不要再去掺和……退一步来说,就算我告诉你了,以沈婉茹的家世背景,你又能做的了什么?陈阳,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如果你没钱没势,你什么都做不了!”
这些道理在我被经理训斥、被吴老板当做流浪狗一般毒打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这是一个讲究金钱和权力的时代,没钱没权只能是人下人!只是,我心里面忘不了沈婉茹,忘不了我一见钟情,这辈子第一个喜欢上,第一个亲吻的女人!
帮我搓好药酒,佩姨拿过自己的手提包放在穿着黑色丝袜的长腿上,从里面拿出了一小叠人民币,递给了我说:“再几天你就要开学了,这点钱给你当生活费用。”
我连忙推开说:“佩姨,我不能拿……”
佩姨暖暖的手抓住了我的手,硬塞给我说:“不能什么不能,就两千而已,佩姨让你拿着你就拿着,我可是一直把你当弟弟看呢!”
长这么大,因为家里穷被嫌弃,除了我父母,再没有谁对我这么好过。想起那些冷言冷语的所谓亲戚,又看着眼前的佩姨,我的鼻子突然泛酸,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或许,是老天觉得我可怜,所以将佩姨这么好的一个女人派到了我的身旁。
佩姨站了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说:“距离你开学也没几天了,明天就不用来这上班了。等你到了学校,我再介绍你去你们学校附近KTV打工。”
给我钱是解我燃眉之急,再给我介绍工作,那对我的恩情就更大了!我激动地站了起来说:“佩姨,谢谢你,你对我的恩情我会记一辈子,以后只要你有需要,我陈阳上刀山下火海……”
佩姨微微一笑打断我说:“你这傻小子!陈阳,到大学里要用功学习,以后努力赚大钱。记着哦,只要你有钱了,什么样的美女都会有!到时候,就算是你想要佩姨这样的女人,也不是不可能呢……”
没想到佩姨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难道是佩姨发觉了我偷看她的身材,所以说这样的话来戏弄我吗?想到这个可能,我脸上一阵火辣辣的!
人家将我当弟弟,我却是想着那种龌龊事!
送佩姨到了门口,看着佩姨往前走出去,那轻轻扭动着的臀……我拍了自己的脸一巴掌,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禽兽,胡思乱想一些什么呢!
转眼之间到了开学那天,我拉着行李前往学校报道。
只不过,大概因为我穿着比较旧的衣服,行李箱也破了一个洞,从进学校开始,都没什么人过来询问我要不要帮忙,而那些和我同时走进学校,衣着光鲜的人很快就有人上去热情招呼。
有些失落地朝校园里面走着,在我快走到广场的时候,突然过来了一个男生,很热情地招待起我来。
路上男生问了我不少事,了解到我基本的情况后,也自我介绍了一番,他说他叫郑大鹏,会计系大二,在学校很吃得开,让我以后有事直接找他。我很恭敬地说着谢谢师哥。他摇了摇手开始后问我说:“对了,你刚刚过来,肯定需要不少的生活用品吧!这样,我这里正好有一批物品,我可以低价卖给你。”
以前高中也住校过,入住的第一天的确需要置办不少生活用品,我笑着点头答应了下来。
去了我们院的办公楼报道后,领了军训用品,郑大鹏带着我去了宿舍,是六人间的宿舍,其他五个人都在。
室友听说郑大鹏是师哥后,没怎么搭理我,热情地包围着郑大鹏,,给郑大鹏递烟点火。郑大鹏笑了笑,也是问了他们要不要买生活用品,有三个人说还没买,郑大鹏就笑着说跟他一起去拿。
大学刚开学的时候,学校都会安排一条街道让一些学生摆摊,各种生活用品都有。我们跟着郑大鹏到了一个比较大的摊位前面,摊位上三男两女,三个男生对那两个女生毛手毛脚的,那两个女生也不介意的样子,任由他们占便宜。
郑大鹏过去给我们每人拿了一套生活用品,暖瓶脸盆沐浴露洗发水,放到了我们面前说:“一人两百块。”
我们四个人都愣住了,就那么点东西就要两百块!那些东西看包装就知道质量不怎么样,一百块顶多了,郑大鹏这分明就是在抢劫!
郑大鹏看我们几个人有些为难的样子就笑了一声说:“怎么,嫌贵啊?你们刚刚可是都说了要买的!你们一说买,我就让他们拿货过来了。如果你们这会儿不买了,那我的货要怎么办呢?”
傻子都听的出来这话的意思是我们必须买,不买就是跟他过不去。两百块对很多大学生可能不算什么,但是对我来说差不多是半个月的伙食费。我看了一眼身旁的三个室友,他们的脸上明显也是不乐意,当中一个笑了笑说:“鹏哥,我也用不了这么多,你看我买一个暖瓶行不行?”
里面走出来一个家伙冷笑了一声说:“什么意思?都让我们给你们拿货了,现在不要了?耍我们?刚来学校就这么拽啊?”
后面又一个男生很傲气地说:“不买也行,以后走路都小心一点,在这学校还没有人敢像你们这么耍我们!”
这话听的我一肚子火气,分明就是他们给我们下套,现在成了我们的不是。我看了室友一眼,心想,如果我们拧成一股绳也不怕他们什么,可谁知道他们三个人竟然开始掏钱了!我看的有些气,就说:“你们为什么要买!这东西太贵了啊!”
我话刚刚说完,郑大鹏突然一巴掌就拍到了我的脑袋上指着我说:“草你妈,你他妈几个意思?让我拿完货,你不想买不说,还要撺掇别人也不买啊?”
这一巴掌挨的憋屈,我抬头就看向郑大鹏。到这一刻,我已经彻底明白过来了,郑大鹏一开始帮我就是想要坑我!本以为三个室友会也是不想买,会站到我这一边,可谁料他们都是向着郑大鹏,当中一个将钱递给郑大鹏说,“就是,也不是很贵,买了买了!”
另外两个人跟着也掏钱了,笑着递给郑大鹏,当中一个还拿起脸盆看了看说:“这质量很不错啊!鹏哥,谢谢你啊!”
这分明就是在跪舔郑大鹏!郑大鹏满意地笑了笑,朝我看了过来,又一巴掌朝我头上拍了过来说:“看你穿这副穷逼样,买不起是不?妈的,穷逼就说一声,还说我这东西质量不好?想死是不!”
我的三个室友和围观的人没有一个帮我说话。郑大鹏的那几个朋友指着旁边围观的人说:“看什么看,都给我滚了!”
围观的人害怕地躲远了些,我的三个室友低头聊了几句什么也往一旁走开了!
郑大鹏一脚朝我的身上又踹了过来说:“穷逼,老子还就告诉你了,你今天不买也得买!”
开学第一天就遇上这种事,在全校这么多人面前受辱,我顿时一肚子的火,极其不甘心地用力推开郑大鹏,委屈地说:“你这摆明了就是坑我,我没钱!不买!”
“草你妈,还敢对我们鹏哥动手!”我的后腰直接被人踹了一脚,郑大鹏的三个朋友一拥而上,朝我一顿拳打脚踢。
虽然我被佩姨安排去健身过一段时间,可我一点不会打架,根本就不是他们几个混混的对手,反击拉扯了几下就被打倒在地上!
他们一脚又一脚朝我的身上踹过来,嘴里骂着“穷逼”“垃圾”,我抱着头,视线扫过周围冷漠的围观者,这不是我所想象的大学,这个大学比我想象当中要冷漠,要无情!
那么多人要么是远远地看着,要么就是假装没看到地躲开!在进入大学之前,我对大学抱着许多的期望,觉得能够考进大学里,素质都很高,可现实却是那么冷酷无情!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突然间响起一个女孩的喊声,那些落在我身上的脚立即停了下来。
我慢慢松开抱着头的手,循声望去,是一个穿着短裙白色短袖的少女,确切来说,是一个有着一双白皙长腿的美女!她一副怒容,五官精致的她,生气起来是那么迷人……
沈婉茹?长腿美女生气起来和沈婉茹透着好几分神似,我一下子看的愣住了。
长腿美女出现后,郑大鹏一批人立即安静地站到了一旁去,我从地上爬起来,擦掉了嘴角的鲜血,痴痴地看着长腿美女,长腿美女见我一直盯着她看,厌烦地皱眉瞪了我一下,然后看向了郑大鹏。
郑大鹏不再像之前那般狂妄,在长腿美女面前,乖的像条狗,他谄媚地笑了笑说:“嫂子……”
“谁是你嫂子了!”长腿美女俏皮地瞪了郑大鹏一眼,看着是在生气,可却又那么可爱。
郑大鹏叫长腿美女嫂子,这么说来郑大鹏上头还有一个大哥了?这个长腿美女应该是郑大鹏大哥喜欢的女孩。
郑大鹏一低头说:“嘴快了嘴快了……我是想说那个穷逼耍我们呢,说了要买我们的东西,突然又不买了,还说我们的货品质量不好。”
长腿美女朝我看了过来,大眼睛俏皮地打量着我说:“喂,你不买就不买,干嘛说我们的东西质量不好啊!”
我气愤地说:“你们这东西质量本来就不好,而且,我不买,你的人还不让,直接朝我动手,一点道理都不讲!”
郑大鹏突然一脚踹了过来说:“草你妈,还敢恶人先告状!如果不是你说我们货品质量不好,毁了我们的声誉,我们会对你动手?”
“郑大鹏!”长腿美女怒斥一声。
郑大鹏又是谄笑地走到一旁去。不忘瞪了我一眼,那眼神是在警告我说话要小心一些。他讨好地对长腿美女说:“你不要听他胡说,不信你可以问问在场的人,他们刚刚都听到了。”
说话间,郑大鹏的朋友立即从围观的人当中指出来几个人说:“你们几个,刚刚听到他说我们的东西质量不好了没有?”
我也看向了那几个人,那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脸畏惧的样子,郑大鹏笑着看向他们说:“你们最好实话实说!”郑大鹏这个阴险小人,“实话实说”四个字故意加重了语气。
“她……他不想买,然后还说那些东西质量不好。”
“对对对,我刚刚也听到了。”
“是这样的,我也听他这么说的,还很嫌弃的样子。”
我愤怒地瞪着他们说:“你们难道就没看到他们是要强卖给我吗?你们是不是怕他们报复所以才向着他们说话!”
郑大鹏冷笑了一声说:“你说他们向着我?行,那问问你的室友,来来来,你们三个人说说。”
我我满怀希望的看向室友,只要他们站出来说实话了,只要他们一起揭露郑大鹏的阴谋,我就没事了。
可是,他们却也是向着郑大鹏!之前第一个掏钱的室友对我说:“陈阳,你就买了嘛!你要是没钱,兄弟可以先借给你。谁还没有没钱的时候,你没钱买不了说人家的东西不好,就太不道德了!”
另一个室友说:“就是啊,陈阳,你没钱的话我们可以借给你,你这么说鹏哥他们……”
这就是室友?这就是我一直期待的大学室友?那一刻,我有种后背被捅了一刀的感觉!原来,大学里并不是人人都素质高,大学是一个更现实的世界,看我穿的破用的破就看不起我!
长腿美女突然哼了一声说:“喂,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自己没钱,怪别人的东西质量不好,你这样很让人看不起!你这种人是怎么考进大学里的?这么没有素质,是不是偷抄考进来的?郑大鹏,以后遇到这种人不想买直接赶走,别让他坏了我们的生意!”
这是对我赤裸裸的侮辱!周围的人看我的眼神变了,而且越来越多的人都相信是我买不起所以才说那些东西质量不好。
“穷逼买不起东西都这样,我之前也在超市遇到一个。”
“我之前也遇到一个,在饭店吃饭赖账。”
“这年头,穷逼都一个样,买不起东西就说东西不好……”
听到那些刺耳的言论,我再也忍不住了,掏出钱包,抽出两百块钱。转头看向了长腿美女,如果不是她刚刚对我侮辱在先,周围的人也不会跟着起哄!我也不会遭受这么多人的侮辱!我将钱直接摔到了她身上说:“他妈谁买不起了!”
我的动作让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惊呆地看着我!长腿美女更是瞪大了眼睛,她慢慢抬起白皙的手臂,指着我,咬了一下嘴唇,气呼呼说:“你敢用钱砸我?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我,你竟然敢……”
郑大鹏他们又一次动手了,郑大鹏带头,几个人包围住了我,一顿拳打脚踢,我又一次被打的摔在地上。
“我们盛哥喜欢的女人你也敢砰!”
“你他妈活的不耐烦了是不是!”
“草你吗,那是我们盛哥的女人,你个傻逼!”
很痛,疼痛入骨髓一般的感觉!我不想哭,我一直记着佩姨跟我说的话,男人不能随便哭,所以,即使委屈和侮辱让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也没有哭出来!我歇斯底里地喊道:“是你们坑我在先,是你们,是你们!”
我被打的起不来,衣服都被弄脏,撕扯破了,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帮我说话。
“好了!不要跟这种人一般见识!”长腿美女突然喊住了他们。
郑大鹏说:“可是……”
长腿美女气呼呼地说:“可是什么可是啊,一会儿他又死不要脸说我们以多欺少了,你们还嫌我不够丢脸啊!哼,气死我了!快让他滚!”
张大鹏用脚踢了我一下说:“让你滚,听到了没有。”
我紧紧握着的拳头松开了,从地上爬了起来,视线从长腿美女匀称修长的小腿慢慢往上升,在她那一张青春靓丽的脸蛋上停住了,长腿美女正一脸傲气地看着我。
长腿美女嫌弃地斜视了我一眼,看向了别处。
我又低下头,看了她脚下的那两百块,犹豫了一下,我走了过去。两百块是我半个月的生活费,我不能就这么扔在这里。
“看看,瞧那穷逼,刚刚还装有钱呢,有种就不要捡那两百块钱啊!”
“他怎么可能不捡,说不定那两百块是人家捡破烂捡好久换来的呢!”
“喂,穷逼,要不我再赏你五十块,凑你二百五?”
这话一说出楼,郑大鹏他们一批人哈哈大笑了起来,而让我没想到的是,我的那几个室友竟然也为了讨好他们而笑着!
这笑声让我感觉弯腰去捡那两百块越来越难,可是,一想到家里欠债累累,想到病床上的爷爷,我只能是忍辱弯下腰,抓住那两百块。
只是,其中的一张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长腿美女踩住了,我只能是在她面前往下腰来。
这个时候,我闻到了长腿美女身上的香味,和沈婉茹身上一模一样的香味,我愣住了!
为什么她身上有和沈婉茹一模一样的香味?这香味太让我想念了啊!
“哎呦,跪下捡钱了!”
“啧啧,还大学生呢,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故事你老师没教你啊?你有点志气行不?”
“哎呀,穷逼哪里有骨气,他们就是一毛钱都会去捡的!”
周围又是不少笑声。这些冷漠无情的嘲笑将我从对沈婉茹的想念当中拉回了现实。
长腿美女似乎没有抬脚的意思,我低声地说:“我拿了钱,会马上离开这里……请抬脚。”
“你不捡钱还好,你这一捡钱就让我觉得你恶心!刚刚你不是很有骨气地用钱摔我吗!想在想要捡钱就走!想要走是不?行,向我道歉,你道歉了,我就让你走!”长腿美女的口吻十分盛气凌人。
我微微抬头吵她看了过去,一阵风吹过,恰巧给看到了她裙子里的风光,一条白色的紧身打底裤,她的大腿是真白,而且从这个角度看过去,她的胸部很挺……我看的愣住时,突然间又被踹了一脚!
“草,你他妈瞎看什么啊”郑大鹏旁边的朋友一脚将我踹的摔了出去,我伸出手往前面扶,一不小心抓到了长腿美女的小腿,好嫩滑!
长腿美女叫了一声往后面躲开,她满脸红彤彤的,咬着牙一跺脚,气呼呼地转身离开了!
她会离开是因为刚刚郑大鹏手下喊的那句话,那句话喊出来分明就是在告诉所有人,我看到了长腿美女的裙底!
在这么多人面前,长腿美女自然会觉得无比害羞了!
郑大鹏一脚将那个人踹开说:“你是傻逼吗,瞎喊什么!”
“鹏哥,那个穷逼他偷看了嫂子的……”
“你他妈住嘴!”张大鹏怒气冲冲地说:“今天非弄死这穷逼不可了!”他们一伙人立即就朝我又一次冲了过来。
不过,这一次比较幸运的是,有人大声喊着:“巡逻的保安来了,巡逻的保安来了!”他们这才住手。
郑大鹏蹲在我的面前,指着我我说:“陈阳,陆香香的便宜你都敢占,你他妈死定了!盛哥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说完这话,郑大鹏带着他的人散开了。
原来,长腿美女叫陆香香。
我没有再去辩解什么,在他们眼里,我说什么都是错的,我说什么都是在狡辩。我将地上的钱捡了起来,收好。
站起来后,我朝远处看了过去,看到陆香香生气地上了一辆车,就在她钻进车厢的时候,我看到车厢里似乎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沈婉茹,我日思夜想的沈婉茹!虽然只是惊鸿一瞥,可我认出来了,那个女人是沈婉茹,那天我坐在沈婉茹的身旁,她的侧颜我一辈子都忘不掉!
我不顾巡逻保安的询问,发疯一般追了过去,我想再见见她,想再看她一眼,那个我一见钟情的女人。
全力地奔跑,只为看美人一眼。
只是,我还没跑过去,那辆车已经发动了,我本想张口大喊她的名字,可刹那间,我想起了佩姨手腕上的烟疤。佩姨的话在耳旁响起,我和沈婉茹身份悬殊,再招惹她,只会给我带来灾难,一旦触怒吴老板,佩姨都救不了我。
思绪转瞬之间,车子已经远去。“沈婉茹”三个字我不甘心地咽回肚子里,注定,我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
拖着疲惫的身体,我回到了宿舍。室友们都在,那三个买了郑大鹏物品的室友看到我一脸的嫌弃,他们在小声谈论着,我听到了一些内容,大概是说,全都因为我得罪了郑大鹏,以后他们的日子也要不好过了。
另外两个室友,其中一个胖子走了过来,问了一下我怎么样,我还没回答,三个室友当中名叫李新宇的,也是之前第一个掏钱的家伙,他有些阴阳怪气地说:“胖子,陈阳现在可是得罪了郑大鹏,你最好离他远点啊!”
胖子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毕竟是室友嘛!”
李新宇冷嘲热讽地说:“室友个屁,是室友他就应该考虑好当时的情况,他妈看不出郑大鹏他们一伙人我们惹不起吗?花两百块钱消灾就那么不愿意?以后郑大鹏因为他也找我们的麻烦,该怎么办?”
另外一个人说:“而且郑大鹏还是他带回来的,这个灾星!”
第三个人说:“他就是穷,没钱才在那边装呢!行了,宇哥,要不以后我们和他划清界限,这样郑大鹏他们应该就不会找我们麻烦了!”
我万万没想到,才来学校第一天,自己明明没做错事却是要被其他室友划清界限!我憋屈地看向李新宇他们准备和他理论,可话还没说,李新宇指着我就要冲过来说:“你他妈看什么看,不爽啊!草,自己穷逼一个,做错事了,还敢瞪我,信不信我马上弄死你……”
胖子冲过来将李新宇拉开,喊着说大家都是室友没有必要动手,另外几个人也拉着李新宇,李新宇这才站住。李新宇哼的一声,掏出苹果手机和鼓鼓的钱包扔到了桌上说:“不跟他一般见识可以,不过,今天话要说清楚了,以后要跟他走一块的,现在走到他身旁去,不跟他一块的,来我这里!”
苹果手机和鼓鼓的钱包这分明就是在告诉其他室友,跟着他有钱花,跟着他有福享!
话音一落,四个室友看都不看我一眼,毫不犹豫地走到了李新宇的身旁,只有胖子还在犹豫,当中有一个人就说:“胖子,你可得考虑清楚了啊,跟他一块,以后弄不好天天被郑大鹏他们收拾,你不想大学四年都被欺负吧?”
胖子又看了我一眼,很愧疚地说:“陈阳,对不起啊!”说完这话,他也走了过去。
心寒,心痛!到学校的第一天,都还没有跟室友熟识,他们竟然因为害怕几个混混就跟我划清界限,将我一个人给孤立了!
李新宇得意地哼了一声,抓起桌上的钱包和手机说:“走,我请客。”
他们一伙人就这样离开了宿舍,当我是空气一般,只有胖子有些愧疚地看了我一眼。
宿舍里空空荡荡,寂寞和孤苦袭上心头,有种这个世界将我抛弃的感觉,刚到学校就受尽侮辱得罪了混子,室友为了明哲保身孤立了我,自己喜欢的女人出现在面前却不能……这一天的经历让我真的很想大哭一场!
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是佩姨打过来的。看到“佩姨”两个字,有股暖暖的感觉从心底涌起。我接了起来,佩姨微笑着说:“陈阳,到学校了吧,已经安顿好了没?”
在我最为孤苦无助的时候,听到佩姨的关心,眼泪终于是控制不住地滚落出来,为了不让佩姨担心,我忍住了起伏的情绪说:“嗯,都弄好了。”
佩姨温柔地笑了笑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要担心没钱花,钱不够了跟佩姨说,买些好的衣服,要不以后女朋友都追不上哦!”
这些关心的话语让我的眼泪滚滚落下,眼前浮现出穿着深V紧身套裙的妩媚佩姨,我捂住手机的话筒,做了一个深呼吸说:“嗯,我知道。”
佩姨笑了笑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告诉你ktv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你下午五点过去,不夜城ktv,找他们的经理王凯泽,他会安排工作给你。”
我向佩姨道了一声谢,佩姨毕竟是见过不少大风大浪的人,她似乎是听出了我情况有些不对劲,关怀地说:“陈阳,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不想佩姨为我操心,我赶紧否认,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很快地挂了电话。
佩姨很快又发过来一条短信,信息写的很简单:有事找佩姨哦,傻弟弟。
这一刻,眼泪终于是夺眶而出。
下午,我换了一套干净整洁的衣服独自前往不夜城ktv。
不夜城ktv距离我们学校有一小段距离,在附近一条比较繁华的街道上,不夜城是这里比较大的一个ktv,很好找。
进入不夜城后,我跟前台说了一下自己的目的,前台打了一个电话,不一会儿有一个服务员过来带着我往楼上去了。
不夜城的经理王凯泽比我想象当中要年轻,才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他很热情地招待了我,给我安排了工作。工作很简单,送酒水和打扫卫生,工资周结,一小时三十块。我知道,如果不是佩姨,王凯泽不可能给我这么高的工资。我道了一声谢,王凯泽摇了摇手让我不要太客气,明天来上班。
之后,我熟悉了一下不夜城,认识了带我工作的人,一个名叫袁永坚,二十出头,长得颇为帅气的家伙。之前在皇朝会所上班,带我工作的人经常跟我索要烟酒,本以为袁永坚也会是那种人,我就掏出了提前买好的烟,可袁永坚却是推开了我的手,扫了我一眼说:“好好工作就行,不要跟我来这一套。”说完这话,他就离开了,留我一个人愣在了那里。
我只好将烟又收了起来,离开了不夜城,返回学校参加晚上的班会。
一路赶了回去,为了省钱,我到学校的食堂里吃了晚饭,可没想到,饭才吃一半,却是遇到了郑大鹏一伙。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忍气吞声,大口吃力几下,转身就先走了。
离开食堂的时候,我心里面好憋屈!不禁想到,难道以后我在学校里都得躲着他们了吗?这样的大学生活根本不是我想要的啊!
天已经黑了下来,我低着头,忧心忡忡地往开会的教室过去,这一刻,觉得自己好孤独。
进教室之前我先往卫生间过去了,大概是我心神不宁的缘故,在拐角撞到了一个女生。
“啊”的一声娇呼响起。我连忙抬头说对不起,可话还没说完,我就愣住了。
眼前的人是长腿美女陆香香!陆香香气呼呼地说:“喂,你是瞎子吗,走路都不会走,你……”她话还没有说完,也认出我来了。
想起陆香香上午在那么多人面前骂我是穷逼,我突然间就不想道歉了。陆香香挺起很有料地胸脯斜视了我一眼说:“怎么哪里都会遇见你这穷逼!真倒霉!”说完这话,她不等我开口,直接就离开了。
我心里面又气又怒,可想到她是被郑大鹏他们称为“嫂子”的女生,我那一点点的脾气又都没有了。
上完厕所,我找到了教室,而让我吃惊的是,陆香香赫然出现在我们的班级里!
我和陆香香竟然是同班同学! 20160818115329_wyFZE.jpeg 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铭城阅读  回复数字:710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