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母亲在我出生时难产而死。
从此以后,村子里的人都说我是鬼女,生来克父克母,靠近的人都不得好死。
十八岁时,我失去了相依为命的父亲。
我披麻戴孝的跪在父亲的遗照前,村里的规矩,人死之后,亲人要守在灵前三天三夜。
“灵凤,灵凤。”
熟悉而又飘乎的声音响起,我有些迷糊的睁开眼睛,发现父亲不知何时竟然站在我的面前,正对着我招手。
他那个样子,像是要让我过去。
我想都没想,直接起身,向着父亲走过去。
可是却发现,自已的脚像是有千斤重,怎么都迈不出去。
“灵凤。”
父亲还在呼唤着我,我走不过去,父亲也不过来,我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我突然想起了他们说的,父亲和母亲都是被我克死的话。
“爹,你是被我克死的吗?娘也是吗?”
我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我这才想起,父亲已经死了。
这个念头一出现,周围的环境也在瞬间发生了变化。
原本看着只有我和父亲两个人的地方,突兀的出现了一具黑色的棺材。
我明明离棺材还有一段距离,可是却清楚的看到了棺材里躺着的,正是我的父亲。
父亲已经死了,那么那个叫着我名字的又是什么?
一阵阴风吹过,我不由自主的抖了抖,感觉自已脊梁骨都凉了。
“灵凤。”
那个声音还在叫着我的名字,可是他既不靠近,也不离开。
我转头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躺在棺材里的父亲,鸡皮疙瘩都立起来了。
再这样下去,我是不是也要被自已克死了?
“混帐东西,竟然敢来吓我女儿,活得不耐烦了!”
一道从来没有听过的声音响起,那个还在向我招手呼唤着我的东西动作一滞,猛地转过身来。
我在看到那东西的样子后,被恶心的差点吐出来。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四肢像是从不同的东西身上硬扯下来的,还连皮带肉的,而那个看上去像身体的东西,竟然是一堆内脏。
那东西被喝斥之后,非但没有消失,反而嘶吼着向我这边扑过来。
我被吓到了,连尖叫都忘记了。
可是那东西的血盆大口在即将碰到我之前,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之前喝斥它的声音再度响起,“灵凤,你天生有异,命中带煞,生来便与人不同,你这一生注定要走与寻常人不同的路,所以,不必害怕,不必担心,你姥姥会照顾你的。”
“娘!”
一个我从出生就没有喊过的称呼,在我无意识的时候被喊了出来。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自已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脸上凉凉的,伸手一抹,满是泪水。
转头再看看父亲的遗照,总觉得刚刚那个梦很不真实,但是却又让人觉得,心里暖暖的。
直到我收拾好小包袱,在村长的指引下,来到了姥姥住的地方。
自我出生起,就没有见过姥姥,每次看到别家的孩子身边不是有姥姥就是有奶奶,我就想问父亲。
可是一想到母亲是因为我而死的,我就没勇气问了。

“灵凤,到姥姥这里来。”
姥姥与我想像中不太一样。
别家的老人家,都是满头白发,皱纹满面,走几步路就喘一喘的那种。
可是我的姥姥,看上去却是鹤发童颜,虽然头发白了,却声如洪钟,看起来很年轻。
我犹豫了一下,走过去,将自已的小包袱紧紧抓住,现在我唯一熟悉的就是我的包袱了。
“姥姥。”
虽然很是陌生,但是来之前村长就告诉我了,这里只有姥姥一个人。
“好孩子,不要怕,以后有姥姥照顾你。”
姥姥看上去很和蔼可亲,而且一直笑看着我,应该是个不会嫌弃我的人吧。
这样的想法,在我醒来之后,发现自已躺在棺材里的时候,彻底破碎了。
来到姥姥家之后,姥姥每天对我嘘寒问暖,很是照顾,我渐渐也对姥姥亲近了起来。
直到我终于适应了这里,才发现,一切都只是我自已的一厢情愿罢了。
从棺材里往外看,只能看到空荡荡的房顶,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我试着喊姥姥,但是却没有办法发出声音,身子也不能动弹,只能睁眼与呼吸。
“嘎吱!”
破旧的木门被打开,发出让人觉得特别不舒服的声音。
一阵腥臭的风吹进来,我身子一抖,该来的果然还是会来的!
不能喊不能动,我强忍住泪水,瞪大双眼,倔强的想要看看,这个想要我命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紧接着便是重物拖拽的声音,就像有个人拉着什么东西向着我这边走过来一样。
明明那么费力而又缓慢,可是随着那股臭味越来越浓,我就知道,那东西离我越来越近了。
就在我快要撑不住的时候,眼泪从眼角滑落下来。
我果然还是太害怕了,不想流泪还是哭了。
一阵清风吹过,比眼泪要凉无数倍的凉意轻抚过我的脸颊,将我整个人激的一震。
下意识的想要起身,竟然发现自已可以动了。
坐起来一看,房间里哪里有什么怪物?
除了我躺着的这口黑棺材之外,再无它物。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时候,却突然感觉自已像是被什么按住了肩膀,硬生生的将我整个人再度压回棺材里。
而这一次,我明显感觉到有重物压在身上。
那让人胆寒的凉意再度袭来,先是眉眼,然后顺着滑向鼻子,嘴巴,直到将我的脸描摹了一遍,那凉意这才停在我的耳垂边,轻轻捻动。
“你是什么……”
被这样捉弄,是个人都会发火,就算再怎么害怕,我也要做个明白鬼。
可惜我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硬生生堵住了嘴巴。
那彻骨的冰寒覆在我的唇上,虽然没有别的动作,但是也足够让我震惊不已了。
这,这东西竟然强吻了我!
“唔唔唔……”
我拼了命的想挣扎,可惜力气比人弱,别说挣扎了,就连推一下都做不到。
眼见着我已经没法呼吸了,再这样下去,就要被硬生生憋死,那凉意却自动自发的退开了。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生怕那东西再来一次,我就真的死定了。

直到我终于平静下来,坐在姥姥的面前,喝着她刚刚煮好的茶,却仍旧没有办法让自己从刚刚的恐惧中走出来。
太可怕了!
为什么我会遇到这种事情?
我偷偷地看了看姥姥,她神色平静,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开始怀疑,对于到这里来投奔姥姥的决定,到底是对还是错?
“想问什么就问吧。”
姥姥若有似无的叹了声。
“姥姥,为什么要对我做这些事?”
虽然很是紧张与害怕,但是却也不想就这样一直活在莫名其妙的恐惧里,我鼓起勇气问了出来。
“天生阴煞之体,鬼女之命,这些你可知道?”
姥姥并没有直接解释为什么会把我丢进棺材里的事,却说了这样一句话。
听到姥姥这样说,我又想起之前听到的,那似乎应该是我母亲说过的话。
命中带煞吗?
难道这就是我身边的人都接连离开我的原因?
“傻孩子,”姥姥站起身来,走到我面前,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叹息道,“这不是你的错,人最不能控制的只有两件事,生与死,而你的出生,并不是你愿意变成这个样子的,也不是别人可以控制与更改的,所以,不要有负担。”
“姥姥,那我的爹娘他们……”
我心里最深的结,就是这个了。
无论如何,都想要知道这些事情是不是都是因为我?
“不是,”姥姥回答的特别快,而且也没有思考,她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样问,所以接下来的话说的句句戳在了我的心坎上,“你天生阴煞,这不是你的错,但是能够与你长久待在一处,抵挡得住你阴煞之体的普通人,却是少之又少,但是他们也不是只因为这件事而去世,他们,命数到了,自然要走。”
虽然知道姥姥是在解释,但是我却仍觉得,姥姥这只是不想让我自责。
果然,爹娘的死都与我有关。
“灵凤,有一件事,之前我并不想告诉你,但是现在,看样子必须得跟你说了,不然的话,若是你心不甘情不愿,一旦惹恼了那位,以后就再也不可能有人能救得了你了。”
姥姥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下来给我解释了一下,到底为什么要让我躺在棺材里的原因。
原来,姥姥她是修行之人,能通阴阳,知道我是阴煞之体,又身具鬼女之命,早亡已经注定,但是要想氛围命运,就必须找一个,至阴之体,以他之命,来挡我的煞。
只有这样,我才可以避免早亡的命运。
伍家也好,姥姥这一脉也罢,都只剩下我这一个孩子了,若是再保不住我的命,那么就真的没有什么指望了。
姥姥不想让我害怕,所以之前骗我喝了一些安神的茶,让我躺进棺材里,想着能够瞒过一时算一时,却没想到,我竟然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现如今,原本应该办的事情被我突然醒来打断了,若是想要再继续,就必须重新开始。

“姥姥,你给我找的那个,不是人吧?”
虽然已经听出来了,但是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难道说为了帮我续命,就只能让我跟一个不是人的存在待在一起?
“是的,你是阴煞体,他是阴邪体,你们二者,相辅相成,却又互相克制,只有这样,才能够长久,而且,他的力量强大,足够保护好你。”
姥姥并没有闪躲,而是将她所想的,统统都告诉给了我。
“所以,他是……”
得到了答案,我震惊得不能自已。
“姥姥给你找了门阴亲,从此之后,你的丈夫就是他了,他会护你周全,会保你一生平安。”
姥姥看着我的眼神变得很是复杂,却又放心。
我知道,她已经尽力了,因为我这个样子,如果嫁给普通人的话,估计又会因为自已的命数而害了别人。
但是嫁给一只鬼,怎么想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之前你打断了一次,他已经很不满了,而且如果不是看在你是天生鬼女的份上,估计也看不上……灵凤,听姥姥一句,就算心里有再多不满,你可以跟姥姥说,但是千万不要在他的面前露出一丝的不满来。”
姥姥见我犹豫,急急地小声解释道。
听完姥姥的话,我知道,这件事没有回旋的余地,更不用想着推掉了。
等到姥姥将该注意的事情一一告知,我便再次躺进了棺材里。
这一次,即使再怎么害怕,我也告诉自已,这是为了活着,不得不为之的事情,不能再前功尽弃了。
大不了就当自已睡了一觉,做了个恶梦而已。
在这样的自我催眠之下,我竟然真的睡着了。
只是没睡多久,我就又闻到了那熟悉的恶臭。
难道姥姥给我找的,竟然还是这么臭的东西?
天哪!
一想到这东西以后会一辈子跟着我,我就很不舒服。
我强迫着让自已再度入睡,可是这一次却怎么也睡不着。
身体不能动,口不能言,唯一能动的,就只有眼睛。
可是现在这个时候,我不想睁开眼睛,因为担心自已看到的,肯定会让我受不了。
重物拖曳的声音再度响起,这一次比之前还要沉重,而且听上去,数量好像也多了。
我感觉到不太对劲,想起躺进棺材前,姥姥叮嘱的话。
姥姥说,与我结阴亲的,脾气不太好,估计不会太早出现,但是因为我的阴煞之体,原本就吸引那些鬼物,所以,在那位出现之前,有可能会有一些鬼物跑来骚扰我,让我一定不要离开棺材。
我倒觉得姥姥担心的不太对。
如果我真的吸引了那些鬼物前来,我也动不了。
而那些鬼物却有可能会爬进棺材里来。
臭味弥漫了整个房间。
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不能动,也会被这冲天的味道恶心的呕吐的。
木板挪动的声音响起,随之响起的,还有那听上去绝对不像是人的嘶吼。
外面似乎打起来了,但是木板挪动的声音却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大,随着重物倒地的声音响起后,我再度看到了外面的情景。
0.jpg 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铭城阅读 回复数字:23444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