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作家张大春在一次关于游戏的访谈中说,他根本不相信当代的叙事艺术能有什么大发展,不论是在游戏、动漫还是其他领域,因为他们是接受过语汇训练的最后一代人。这句话的潜在涵义是,他们是能自觉运用语汇工具来挖掘内在和外在世界的,这种能力越往下继承得越差,因为后来者的时间都花在了别处——电视、流行音乐、游戏机、派对,不论是阅读、写作和思考上都没下过大功夫,因此他们的创作常常流于拼贴和互文,较少自己的独立创造和发见。
不把张大春的话普遍化,只当作一种现象来考量。在动漫研究领域,有东浩纪和大冢英志的物语消费研究作例子,在《物语消费论改》中,大冢英志指出千禧年以来的年轻人是如何消费碎片化内容,并以此为基础参与宏大叙事的建构的,这种建构是在给定情境和人物的条件下,通过公开的交流来完成的,这一方面意味着创作的普及,另一方面意味着大量创作者没有独立从零开始创作的能力。在电影界,有毕赣的文艺片作为印证,他的镜头语言几乎无一没有出处,使他的电影变成了致敬的艺术,这样的创作究竟有没有创造力呢?而在漫画创作实践中,不妨以《我的英雄学院》做例子。
707.jpg
1986年出生的年轻漫画家堀越耕平是看《ONE PIECE》、《火影忍者》长大的,成名前的最大成就是投稿《ONE PIECE》的读者投稿单元“骗人布画廊”,被尾田荣一郎采用。其最早的两部作品都不太顺利,《逢魔时刻动物园》只在《周刊少年Jump》连载了37话就告腰斩,《战星的巴尔基》更“短命”,同样没逃过腰斩的命运。这两部作品的题材也相差很大,一部关于动保,另一部则是外星背景下的王室家庭伦理剧,但人设都很讨喜。在结束了两部作品的连载后,堀越以之前的短篇作品为基础,于《周刊少年Jump》2014年32号起连载《我的英雄学院》,一炮而红。
作为《周刊少年Jump》又一部承上启下的王道漫,《我的英雄学院》的故事直到目前都很简单,就是一个少年继承了世界排名第一的超级英雄的超能力“One For All”,边和自己的高中同学打打闹闹,边和“All For One”能力持有者及其部下展开战斗。故事设定在近未来,在那时,超能力大面积觉醒,恶人应运而生,作为正义的守护者,英雄们被政府吸纳为特殊公职人员,一边享受着超高的曝光度,一边以各自的事务所为基础展开行动,因而成为人人羡慕的顶级职业,吸引了无数年轻人的目光。
708.jpg
主角绿谷出久从小就是英雄迷,尤其痴迷欧尔麦特,虽然自己没有超能力,但有着遇上求助的人就会不自觉地飞奔救援的英雄气质,也对自己要求很高,会力所能及地完成该做的事,所以被欧尔麦特看重,将自己的超能力“One For All”让渡给他,并指导他开展英雄活动。
从作为超级公务员的英雄这一设定看,这部漫画倒像是有王道外衣的生活伦理剧,事实的确如此。漫画剧情的大部分篇幅,集中刻画了以下情境:欧尔麦特和绿谷出久的师徒情谊,绿谷出久和发小——常常霸凌他的天才少年爆豪胜己的互动,绿谷出久和自己所救的丽日御茶子的情谊,另一个天才少年轰焦冻与自己父亲的亲子关系,超英学院A班和B班的竞争关系,超英学院和其他英雄学校的互动,校园生活等等……
而在如此大篇幅的生活剧中,读者几乎看不到任何一个角色的成长。主角绿谷出久永远是烂好人性格,对任何人、任何事来者不拒,爆豪胜己明明天天骂他,从幼儿园欺负他到高中,但他总是一如既往地“深爱”着爆豪,谁也不知道这是出于什么心理,难道仅仅是出于发色吗?爆豪胜己出于对自己天才的自信和对无能力者绿谷的蔑视,而常常嘴臭,这种嘴臭在绿谷拿到OFA和遇见天才轰焦冻之后没有丝毫变化,而又缺乏实力至上主义或其他坚固的价值观支撑,这就使他的性格显得谜之讨厌。
类似的桥段有很多,《棋魂》中塔矢亮对近藤光的态度也是发生了多次转折的,从一开始的接受,到强迫自己无视,再到正视对手的存在。《火影忍者》中吊车尾和世家子弟的互动也是如此,从一开始的阻拦不住,到后者因为家族历史对木叶村产生憎恨,再到憎恨鸣人本人,最终和解。而在《我的英雄学院》中,男一和男二的互动是缺乏动机的,可能爆豪胜己是个S,而绿谷忘了说出安全词吧。
性格的毫无发展,体现出的是堀越对人物成长的毫无规划,和创作意识的不足。堀越在《我的英雄学院》中体现出的是拼贴式的创作观念,只管大纲线,其余一概是突发奇想和借鉴来的设定,所以常常让人产生既视感,比如运动会和《火影忍者》中的中忍考试就很类似,不仅是安排上的类似,也包括功能上的类似,比如轰焦冻(日向宁次)的觉醒。神野之战在功能上,也和《ONE PIECE》中的顶上战争相类似。在这场战役中,欧尔麦特彻底失去了能力,就好比白胡子的死引发了实力格局的动荡。
但借鉴来的桥段只是为了应付连载,很多背后的问题是缺乏考虑的。比如因为战力接续不上,神野之战后,欧尔麦特的能力被设定为逐渐消失,而为了绿谷能尽快接续上欧尔麦特能力消失的战力空白,堀越让绿谷与OFA能力的历代继承者进行意识交流,并觉醒了历代继承者的能力,这就产生了一个新问题——为什么能力的继承度远在绿谷之上的欧尔麦特从来没有觉醒过这些能力?
这或许是因为欧尔麦特的设定完全是参考超人的,连战斗力和制服都有类似超人的黄金时代、白银时代、青铜时代的分期,突出的是绝对的压制力,所以堀越从来没想过让他使用其他能力,才造成了这个设定上的矛盾。而且欧尔麦特失去能力这件事,在英雄界内部并没有立即引发反响,不论是校方和绿谷本人,都对此缺乏应对。理想的情况不应该是为了弥补战力空白立刻排兵布阵吗?这也是《我的英雄学院》的其中一个问题,日常线和主线没什么关系,无法互相推动。堀越是把战斗热血漫和校园成长漫杂糅在了一部作品里,其实拆开成两部作品毫无问题,这同样是缺乏整体规划的表现。
因为角色的个性和能力都没有明确的规划和成长,所以堀越对战斗场面的刻画类似于《JOJO》的技斗型,让英雄们凭借各自的特性来战斗,但不如后者那么有深度,因为反派的超能力都实在太变态了,不仅有时空穿梭,还有伪装和能力复制,但他们连一次像样的突袭都没有发动过。反派的Boss死柄木整天宣扬杀戮、复仇、邪恶,但他看起来就是一个脸上挂着他爸爸的手的叛逆青春期少年,谁也不知道大反派为何看重了他的潜力,到现在已经两百多话过去了,反派都还没有集结起来。
堀越在这部漫画里致敬了众多美漫,不仅从DC和漫威借鉴了很多人设,分镜和叙事手法,连团队作战、支援、英雄和反英雄体系都一并拿过来,但显然没有融合好。这是因为堀越自始至终没发展出任何深度的思考和完整的体系。《我的英雄学院》的故事里有很多可以展开来讲的点,比如英雄事务所是如何运作的,它们是如何被管理的,英雄的排名机制应该如何运作,英雄是否应该匿名……堀越在漫画一开始就抛出这么一句话——人生而不平等,但至今二百多话过去,他一个字也没在这句话上下过功夫,人与人的不平等是先天还是后天造成的?不平等导致的奴役和歧视是正当的吗?人类社会应该坚持公平正义还是实力至上?不平等能够通过个人能动性的努力来填平吗?很多能够引出这些问题的桥段,都被堀越轻轻一笔带过,《我的英雄学院》虽然是架空作品,但架空到200多话过去,读者对整个英雄社会几乎一无所知,就实在有点草率了。这只能理解为堀越从来没想,也的确没有进行过这样的系统性思考,他借鉴来的种种元素都无法很好地统合在一个框架下,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引发诸多恶评。
总而言之,这是一部由80后漫画家带来的缺乏系统性思维的碎片化作品,这样的作品居然是王道热血漫的大作之一,一方面是读者的宽容和口味的变化,另一方面显示出了创造力的青黄不接。来源:澎湃新闻,张彰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