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第一章 做徒是条件?
天皇白启喜得一女,取名为白霁。
小天女一出世便深得天皇陛下的宠爱,这不仅仅是因为小天女乃天皇陛下与天后所生,更是因为小天女一出世,那笼络天地许久的雾气果然就一消而散,全然不见了踪迹。天地上下都说这得益于小天女的鸿福天兆,天皇陛下听闻甚是欣喜,还命了仙官于灵宫挑选了一只翠鬣神鸟送与小天女,专护其左右,保其平安。
说到那笼络天地间的雾气,虽是因天女白霁出世而散,却当真不知是因何而起。
天后有孕之时,天地间便悄然笼罩了一层雾气,天皇命令风师仙官查明缘由好速速驱散,可是风师星君协众仙官查询多日终不得解,且是用尽了办法,雾气依旧隐约不能散尽。实在是无奈,风师星君只道是“天后孕身前曾问询过天地之气象,恐是心中怀忧思未能及时化解,后又身怀小天神而身心烦扰有加,故而天地气象有扰,便形成了这经久不散的气象。”
天皇知道这是那风师星君的巧舌脱身之言,但如若真如星君所言,雾气果因孕育仙胎所起,那也必将会由仙胎出世而终,天地之气象乃天地之征兆,不可多加干涉,况见这雾气轻笼并无厚压之势,想来也不该是什么祸事,于是对风师仙官也没有追究。
天皇陛下只说了句,“既然如此,便是等小天神出世罢”。
如今天女白霁出世,那雾气果然就这般散尽了,真是皆大欢喜!
其实倒也不是天皇听任那风师仙官胡言,天后实乃天尊白帝与天妃之女,不单遗传了天妃的端庄有德,并且生而就拥有通达天地风息的神力,所以风师星君的解释也并非是空口之言。说来有同样神力的还有一人,便是天后烛瑶的同胞哥哥,唤名烛阴;传闻烛阴人面龙身神通广大,一出世便尽显天皇面相,但怎奈性格暴烈心性异常且不受控制,也是犯下了诸多祸事,之后被天尊施了惩戒放逐于钟山,便再不曾面世了。
天后娘娘却是与她的哥哥不同,娘娘生性优柔常感怀于万物,故而备受三界苍生之敬仰。彼时娘娘诞下了小天女普天同庆,九牧人界这不就特意遣了使者送来了百花以示朝贺,天后也甚是欢喜!
天后爱花,尤爱凡花。
人间的凡花种类繁多不说且尽充盈了九牧大地之灵气,天后是希望此凡花能将那大地灵动传给自己的女儿。只是有一点,花儿虽美却终究是凡尘之物,在天宫不得久存,于是娘娘命仙女于寝宫内摆放了几株色泽明丽的,剩余的都移送至了挽香宫,邀请百花仙子提炼花息与花丸。
“小神恭喜风师星君!”
风师星君闻声转头看见了来者,忙作揖行礼,“原来是司命星君,同喜同喜!”
“如今雾气终得尽散,星君可得安稳了,”司命星君笑着说,“看这送花的队伍浩荡当真是送来了不少啊。”
两位仙人边说边升腾了云雾,好不妨碍到送花的队伍过去。
“是啊,小神听闻这些花都是九牧圣上特意寻来送与天后和小神女朝贺用的,真是有心了。”风师星君飘飘然衣袖说道。
司命星君也点点头,“不过这凡间的花果然是清丽许多,看来百花仙子的挽香宫又有得忙喽。”
“说来这挽香阁也不过就是百花仙子百花宫中的一处普通角阁罢了,只因这处角阁专用来炼制花丸香丹,故而得了天后赏名挽香阁,以至于好些个仙人只知挽香宫却不知百花宫啊,想来也是有趣。”风师星君娓娓道来。
“仙人们早也以挽香宫代指整个百花宫了,星君可知如今还有仙人只当那百花仙子是天皇命定的制香仙官,同你我一样,殊不知人家可是负责掌管天上地下百花的开与败的花神,与你我可是大不同嘞!”司命星君越说越起了兴致。
“怎的?听星君的语气似乎颇有微词啊,啊?哈哈哈哈······”风师星君打趣道。
“唉,那星君可就是抬举小神了,小神怎敢啊?”
“这天下原来也有你司命星君不敢置喙之事?也是啊,星君要是真有微词又怎会多次出手相帮于那百花宫呢?”
“帮忙倒是谈不上,百花仙子风姿卓绝不拘形骸,天上地下,独此一人!不帮也难啊,哈哈哈哈······”
两位仙人说说着大笑了起来,随后便同那送花的仙人们一样渐渐消遁于云雾之中了。
仙人们来到了百花宫,于宫门外面列着不敢有叨扰,有那么一两个机灵的小仙女偷眼从宫门口往里边张望着,果然是各色艳丽于这百花宫中都不为过啊!
不多久打宫里出来了两位小仙人,叩门的仙官表明了来意,那两位小仙人打开宫门向外望了一眼,眼神中颇为惊喜。
“请仙官和众仙人稍等,小仙这就去回禀仙子。”
两位小仙禀告给了掌事仙子,掌事仙子绕过廊阁来到了百花仙子的阁房,于门外禀告了事由,不消片刻便就领了半宫的仙人出来了。至于为何是领了半宫的仙人?并不仅仅是因为此次进献的花多,而是因为百花宫中的仙人本就较其他仙宫少许多。
百花仙子喜静不喜动,说是“那么些个仙人坐着也不是,站着也不是,不如找他个需要的宫房重新安置了好。”
于是就在早些时候分了几次把他宫中闲余的宫人们全都给遣散了,这在当时也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差点都惊动了天皇陛下,幸而是司命星君和几位上将神仙帮忙重新安置了这些仙人,此事才得以平息。
送花的仙人们有条不紊的安置好了花枝,但也有心想着能否得愿见上那传言中“风姿卓绝,唯此一人”的仙子一面,要知道这百花宫可不是谁想进就能进。仙子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
百花仙子名为百花子,是这百花宫的一宫之主。说起这位“传说中的花神”可当真是了不得!百花子宗出青翼神族,此乃神界贵族之一,族人均拥有非凡的能量与至高的权力!百花子也不例外,只是他为人称道的可不只如此。百花仙子法力高强不说,生性也是自由多情居傲善变,仙子虽生的是男儿仙骨,却长得眉眼幽长顾盼生情,白发飘渺体态纤薄,再着一身碧色天丝百蝶穿花曳地长衣,不喜言,不多语,可莞尔之间,尽现百媚。
这六百多年来,百花宫都是这一位宫主。
九重天宫
“这千年来,当真只是仙子一人?”语音婉转音色伶俐,说话的是位女子。
只见她双耳戴有闪银白鸟羽翼耳扣,但却是只有上半扣,下耳骨还是透明而不得见,原来是位小仙女!银链于耳骨处垂至胸前,上面坠着几颗碎小的钻石晶片,灵石里面不时的飘散出微弱的光丝,缠绕在银链周围随着身子不停的游动着,柔美而耀眼。
小仙女香肌玉骨,眉目薄凉,黛青长发用桃色天蚕丝带轻束于身后,一斥染桃纹昙花雨丝裙飘曳轻动,鞋子上有些脏脏的,此刻正游走花间,诺大的百花宫里只有她一人目光涟涟,嘴上不时地说着什么但却是不等着答复的样子。
“这千年来,当真只是仙子一人?”
炼制一颗花丸要做的事情有很多,首先需在花开最盛时自花托摘下花朵,再于色泽最艳时,取下最饱满的花瓣和最柔软的花丝,花丝送香,花瓣做色,根据不同的花的品性用不同的手法和力道碾制成粉末,再经过数道悉心调配之后,才可能制成香淡适宜的花丸。
而此时,百花仙子正是在碾制花粉!
“一千年啊,那真是好长的时光。”她说。
小仙女微微闭上了双眼,薄薄鼻翼轻颤,短暂停顿之后又移步到了一棵桃树下,翘指攀上了低一处的花枝,双目似闭似睁,只能看见长长的睫毛在抖动,看着甚是美妙。
嗅了好一阵子,扶苏子晴转过头来看向了不言不语的百花仙子,手指依然是攀在枝头不曾放开。
“我能识香,我可以留在这挽香阁帮你的忙。”她说。
宫人们游走在侧互不干扰,仿佛是看不见的样子。他们井然有序的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最是一年花好时,没有人敢有一丝懈怠。
云台子上,百花仙子依旧在碾着花粉,手道精致而娴熟叫人看的有些恍惚,可仙子就是不曾抬头,连眉毛也没有动一动。
小仙女盯着他,不由得抿紧了嘴唇。
“仙子可愿意我来这挽香阁帮你的忙?”都已经换成了“我可以来挽香阁帮仙子的忙”,他果然还是连头都不抬一下,自己都来了这么多回了,从起初想着被邀请换成了如今的祈求,可他,却还是这般的冷淡!
扶苏子晴心中暗暗不悦,垂下了手指,不经意打掉了三两花瓣,抬脚飞跳上了庭阁廊台而后落在了花仙子的云台上。
“百花仙子虽善炼香,却从来都是一花只是一花,不管是开在枝头还是被摘下,抑或是于这碾罐中破碎了,也依旧是那朵花味道不曾有改变,可我认为,一花虽一味,百态却应是千香。”
百花子听闻眉心微蹙,一时间竟停下了手里碾花的碾锤,定睛片刻之后眉心更是一皱,被这丫头说的话竟耽搁了手里的动作,这一罐花粉便是废了,真是白白了这几日的功夫。
“一花一味足矣,要千香何用?”百花子抱着玉罐抬起了头。
“一花是一花,不论是开是败都不会变,但是既然碎了就要有碎了的痕迹,碎过的味道,不管是被仙子碾碎还是被子晴折断,都该是能让人闻出来的,仙子说呢?”扶苏子晴将手里拾起的花枝放在鼻子下轻嗅着说道。
第一次!这是百花仙子第一次抬眼看她!也是第一次开口和她说话!
只是后来他才告诉了她,他抬头,只是因为她衣服上的味道实在是难闻。
百花子听言冷笑了一声,“碎了就要有碎了的味道?就好比你衣裙上的残花败叶?”
“仙子就没闻出其他味道吗?”
“你是想在我面前炫耀你的异香?”
“小仙子身怀奇香人尽皆知!”
“既是人尽皆知便不足为奇。”
“所以小仙此来此是为他事。”
“无非就是想拜我为师,你还能有什么事?”
扶苏子晴假做思量之后又脱口而出,“说的也是!”
“你······”
两人本是要唇枪舌剑一番,只是百花子没料到这丫头突然间就服了软,更奇怪的是自己虽然赢了却也没见得心里就有多痛快,能逼着自己说这么多的话,她也算是有点本事。
扶苏子晴见百花仙子中了她的圈套得意的笑了,忽灵忽灵的冲仙子眨着眼睛,然后于衣袖中拿出了那根藏了许久的金枝,“晴儿喜欢这里,”声音坚定,目光坚定。
多年后他很开心她告诉了他,说那一刻,她连心跳都是坚定的。
看着扶苏子晴捏在指尖的那支墨青缥金花,百花子被彻底震住了!这花,她怎么会有?
“做徒是条件?”百花子开口问。
“此花是报酬!”子晴乖巧的双手奉上,“晴儿打扰了仙子多次,总不好次次都是空手而来,这花便是晴儿送与仙子的,至于仙子要不要晴儿,都没有关系。”
“这花天宫不会有,你是从何得来?”
“晴儿自有晴儿的办法,但保证来路清明!”
“你怎知此花对我有多重要?”
“晴儿不知,晴儿只知此花只配仙子一人所有。”
“当真拱手相送?”
“仙子喜欢就好!”
百花仙子看着眼前的小丫头停顿了片刻不禁又莞尔一笑,只见他弹了弹青白手指上的余香,捋了衣袖起身,也顺手捏走了扶苏子晴指尖的那支花,他对身侧的宫人抬了眼帘,之后便离开了。
“你坏了我一罐花粉,须是要赔偿的。”百花子头也不回的说。
“仙子所言甚是!”子晴开心的应道,目送着百花仙子离开。
几位仙女作揖走上前来,将云台上那一罐碾磨至五六分的花粉玉罐端走了,另有几人清理了云台和花瓣,各色各花尽数封于盒中又与碾罐一并放起,今日仙子应是不会再用了。
“终于把这事给办成了,”扶苏子晴简直要开心的跳起来了,“也不枉我冒了那么大的风险偷下凡间,纵使是日后被那司命老星君以此事相要挟便也是值得了。”子晴自言自语说。
不管那司命星君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子晴现在都是顾不得了,此时此刻最要紧的还是要赶回扶苏阁换了这身衣裳,免得再被别人发现。
想到这里扶苏子晴轻盈点点脚尖转了个转,而后就不见了百花宫里那抹桃红。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如果你也喜欢,那真是太好了!!!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高二也  入门写手 | 2019-4-9 17:02:46
很抱歉的告诉您,《清酒调》在此网已经停更了,
微博高二也,今日头条高二也是也,以及纵横起点17K等小说网站会继续日更,欢迎大家前往关注呦,谢谢你的关注与支持!!!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