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屋里谈情

2019-4-4 15:02
3811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第四章 屋里谈情
“我是世人眼中高高在上的公主!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们说什么?说我高贵得不敢攀附?说我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所以张扬跋扈?哼哼哈哈哈哈······真是可笑!可笑至极!”
颛珠儿大笑着嘴唇却开始颤抖,“我也好想啊,我也好想我真的就是他们说的那样,”两行热泪终还是没能忍住流出了眼眶,划过那张精致的脸庞,滴落在了金丝绸缎被上,然后悄然不见了。
“公主,”花莓看着公主如此痛苦自己也是伤心,她是公主的贴身侍女,公主的悲喜她最是知道的,她其实并没有别人以为的那么坚强,一切,不过佯装罢了。
“烧了吧。”颛珠儿轻轻的说,没有擦拭脸上的泪水,径直下了床走到了梳妆台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最喜欢自己的嘴唇,就因为它从不温柔,只要倔强对人嗤之以鼻,就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
她安静地坐下拢好了头发,她知道自己已经过了像小孩子一样哭闹的年纪,她曾在心中无数次的问自己,把她送来大野帝都,真的是为了让自己学会独立?还是说,父王根本就已经忘记在家乡之外还有一个她的存在?
明明早已知道信上写得都是些无关痛痒的字罢了,可为什么还是会伤心?还是要如此难过?不是早就发了誓,不再让自己这么的可怜吗?颛珠儿有些恨恨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
花莓已经把地上的灰烬和沾血的床被都收拾干净,她服侍在公主的身边眼里十分心疼,只记得从前若是公主不开心了她还会大哭大闹会大发脾气,但是不知是从何时起,她就只要烧了就好了,人们只觉得景上宫的小主依旧任性,却不知其实那份任性之下包裹着多少失望和伤痛,她不说,别人就当作没有,慢慢的就连她自己也会以为没有了。
“公主,奴婢看公主的脸色实在是不好,要不要奴婢传太医?”花莓有些担心的说。
“没事。”颛珠儿淡淡的抬了下眼皮。
“可是······公主,公主怪奴婢多嘴奴婢也要说,这已经不是您第一次吐血了,奴婢看着实在是担心啊,公主,就叫太医过来给您瞧瞧好吗?”
“今日的事不准告诉任何人。”她依旧是淡淡的说着面无表情,只是嗓子里面那股子血腥味还在闹腾,被她狠狠的咽了回去。
“奴婢知道。”
“梳妆吧。”
“是,公主,”花莓是知道主子的性子的,她若说是不要那就只能是不要了,花莓捏起珠钗簪在了发后,忽地又想起了什么来,这才又开口说,“公主,今日早些时候景上宫差人来过了。”
“有说什么事?”颛珠儿问。
“是九殿下托人给您带话,说是圣上已经恩准了殿下们出游的请求,九殿下特叫人过来请公主早做些准备,大约还是去之前说好的那个地方,不日便是要动身了。”
“可有说还有谁一同吗?”颛珠儿问着拖着睡袍起身。
“奴婢问过了,可是来的不是坚戎将军而是其他别的侍卫,所以也不是十分清楚,不过昨日奴婢问过东海宫的侍卫了,那侍卫说少殿下暂时还没有回宫,也不知到时候会不会一同前往,”花莓召唤了几名侍女前来帮公主穿鞋更衣,“公主,要不要奴婢再去问问其他宫府?”
“不必了,你叫人去准备一下,我要去景上宫当面问清羽哥哥。”颛珠儿说。
“是!奴婢这就去备车。”
梳妆打扮好了,颛珠儿也没有在自己的宫里用膳,而是直接出了宫,花莓让车夫特意绕去了少野府,但是却没有接上人,于是马车便直接往了景上宫来了,刚进了宫院果不其然就见着卫临水的贴身侍卫周澄正站在正宫阁个阁门外呢。
花莓扶着颛珠儿下了马车,往宫阁走来。
“今日你家主子倒是奇怪,竟先往了景上宫来了?”花莓笑说着也没等周澄的回答,便跟着颛珠儿往屋里走了。
“是谁?是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快给本公子出来!”正是要推门就听见卫临水在屋子里大呼小叫着。
颛珠儿推门而入,送了他一计白眼,“我看鬼鬼祟祟的是你们俩吧!大白天的关着门是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啊?”珠儿说。
“珠儿,是你来了啊!快坐快坐!”卫临水见珠儿来了脸上顿时了开了花,赶忙回到桌子旁边帮珠儿抽出了一张凳子,“珠儿你坐这儿。”
颛珠儿走了过来并没有看见南宫清羽的身影,瞥见里面内室的房门是半开着的,便知道南宫清羽应该是在里面了,珠儿轻拢了衣裙坐在了卫临水的身边问他说,“你不在你的少爷府呆着,跑来清羽哥哥这里做什么?”
“我可是硬被他叫来的,要不然肯定是去珠儿北阳宫啊。”卫临水笑嘻嘻的说。
颛珠儿捏起一颗葡萄送进嘴里,一边说道,“反正你少将军就是不想在自己的宫府里就是了。”
“谁叫我的府太小了呢。”卫临水也边说边吃了起来。
颛珠儿白了卫临水一眼,“你就会胡说,少野府明明就和清羽哥哥的景上宫一样大,你就说你是为了躲卫大统领,明明是父子俩却每回见面都像是见了仇人似的。”
“还是我们珠儿聪明,”卫临水依旧是笑嘻嘻的说,眼睛弯成了好看的月牙状。
之前有说到九牧大帝南宫屏在大野帝都为四域君王及属国的后裔子嗣们全都设立了宫殿,几乎所有宫苑都和南宫清羽的景上宫一样命名为“宫”,但独独卫临水所在的宫苑被称为了少野“府”,大家不明所以难免议论纷纷,可其实说来这么做是有些缘由的。
四疆君王都按照承诺将自己及属国年纪尚满十六岁的皇子公主送来了大野帝都,北王颛顼送来了他的宝贝公主颛珠儿,东域送来的是仙人子公子少昊,南域则是有南王南宫华的亲弟弟也就是当今圣上九牧大帝的九皇子南宫清羽,唯独西域却是与其他三疆不同了。
西共王膝下原有二十二位皇子和十二位公主,可就在早年与北域的疆界大战中二十二位皇子全部中了敌军的埋伏无一生还,最小的皇子当年也就只有十二岁;就在同年共王的两位公主也因身患异疾不得而治离世,仅剩下了十位公主,而这十位公主也根据西域皇室的承袭制度将自己当时的子嗣全都过继给了几位皇嫂。
现如今几代更替西共王身边是只有两位小皇孙年未满十六,可他们都是当年战死沙场那几位皇子的直系子孙,所以西共王是多有不舍啊。
西共王年老体衰,再加之早年征战沙场落下的一身伤病也是无法根除,体恤西共王之苦楚大帝南宫屏特班令命这两位小皇孙留在西域都城,如此西共王也好尽享天伦之乐,共王对此自然是感激涕淋可是三域众国对此却颇有些微词,无奈之下大帝向西共王要来了西域的第一神将卫渊来堵这悠悠之口。
“一来是填补共王无质子的空缺,以堵众人之口舌;二来是这位西域护国大将军实在威武刚正武艺高强,若由他来保护帝都宫苑和诸位皇子皇孙的安全那是再好不过的”。
于是这位西域大将军所在的宫苑就成了大野帝都护卫军的所在地,故而得名“少野”,至于为什么是赐“府”不赐“宫”?这也是为了提醒这些护卫军严苛守己不要居功自傲,于是乎大名鼎鼎的“少野府”便由此而来了。
当然也会偶尔被南宫清羽等人戏称为“少爷府”,那是因为这府里当真是住着一位少爷的,也就是现在正看着美女流口水的临水少爷了。
“珠儿,这个也好吃,你多吃点儿。”卫临水殷勤的说。
“你是说是清羽哥哥专程叫你来的不是你自己来的?”珠儿问。
“那当然了。”
“可清羽哥哥为什么要找你呢?”珠儿有些想不明白了。
“哎呀,自然是因为本少爷风流倜傥独树一帜了。”卫临水厚着脸皮说。
“也是啊,那你们对这个大计划商议得如何了?”颛珠儿都不惜的搭理临水的自作多情,接过了花莓呈上的手帕擦干净了手指问道。
“大计划?什么大计划?”卫临水的手一滑差点又撞到桌子上面去。
“我们都已经商讨一个多月了,你说是什么大计划?”颛珠儿说着给了卫临水一记白眼,“亏你在学堂被师父抓了那么多次也罚了那么多次,怎么还是不长记性啊?”颛珠儿一手托着脸,一手无聊的玩捏着玉盘里的葡萄。
“你是说那个啊!哎呦喂差点儿把重要的事给忘了,南宫!这么说圣上已经同意我们出行了?”听见珠儿说到了大计划,卫临水这才想起来南宫说的重要的事儿就是它啊。
“清羽哥哥,你在干什么啊?” 颛珠儿也开口问道,
内室里面南宫清羽也没有回答,刚才是一本正经的坐在床边好像是在写什么东西,此时手里收拾了什么就要出来了,见他从内室走了出来,颛珠儿就娇嗔的抱怨说。
“清羽哥哥这是在忙什么天下事都顾不上理珠儿?珠儿都来了好一阵子了,也不见你出来。”
南宫清羽顺手把手里的书递给了颛珠儿,捏起了一颗葡萄放进了嘴里,还调侃道,“这葡萄怎么长得和樱桃似的。”
“南宫,圣上真的同意了?”卫临水凑了一下凳子靠到了清羽的身边,“你说你,这事情终于有眉目了也不和我说,枉我一大早就来了,尽是听你痴人说梦了。”卫临水抱怨着说。
“你们不是在说这件事啊?不谈出游的事那你们谈什么了?”颛珠儿翻着清羽给她的书好奇的扬起脸问道。
“我们俩啊,谈情说爱呗!”卫临水大言不惭的说。
“你们两人?还谈情说爱?”珠儿嫌弃的瞪了他一眼。
“对呀,”卫临水说着故作娇羞的看向了南宫清羽,对方则是翻了个白眼都不想搭理他的样子。
“别逗了吧临水少爷,和清羽哥哥谈情说爱那可是有标准的,再低也绝对是你跨不过去的鸿沟。”珠儿嘲笑说道。
“哎~你说的那是你清羽哥哥对女子的标准,对我就不一样了,我们······”卫临水刚要扭捏起态却是被南宫清羽狠狠泼了一盆冷水。
“打住!我看男人的标准只会更高。”清羽说着嘴角勾起了一抹迷人的微笑,嘴唇上残留着葡萄汁液,舔一舔还真是蜜香。
“九皇子~你说什么呢九皇子~你这样可是让人家有些惶恐啊,”卫临水十分做作得抱紧了自己,眉眼夸张的看着清羽,好像是在用眼神传达出自己对他的抗拒。
“惶恐你个头啊!”南宫清羽扔了颗葡萄砸向了卫临水,却叫他一个机灵反手接住然后十分得意的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所以真的就这么顺利啊?圣上恩准我们出游?”卫临水凑到了跟前问。
“而且还是三个月!”珠儿补充说。
“去哪里,都随便你!”清羽这一句是给他喂下了一颗定心丸。
“哇塞!这么爽啊!南宫我好爱你啊!人家真想给你一个让你无法抗拒的拥抱呢~”卫临水说着张开了双臂,却是被南宫清羽伸脚给挡住了。
卫临水温柔的放下了蹬在自己肚子上的脚,然后又靠近了些问道,“那还有呢?圣上还有没有说别的什么?”
清羽一手撑开他的脸阻止他的继续靠近,一边说,“没有了。”
“没有了?这怎么可能?”卫临水说着是惊恐的睁大了眼睛。
颛珠儿笑着合上书说道,“我们出游有圣上的圣御就够了,哪还需要别的什么呢?”
卫临水一听是着急了,“哎!我说你们俩一个是圣上的九皇子一个是北王的公主,得到圣令既能出宫那自然是不需要别的什么了,可我这不是情况特殊嘛,我还有个大统领管着我呢,圣上真的就没有说我不需要我父亲的意见?”卫临水十分虔诚的问,就差是跪在地上了。
“原来是这事啊!都忘了少爷府还有大统领管着呢,这可怎么办啊?真是好让少将军为难呢。”颛珠儿调侃道着说。
“说真的呢,圣上真的没和你说?你们俩不会弃兄弟我于不顾吧?我和你们说,我可是放着上天的机会都没去硬是留下来和你们俩一块儿的,你们要是就这样把我一个人丢下那可就太不厚道了啊,说不过去!”卫临水说的是一脸的委屈。
“怎么?少昊邀请的是你啊?”清羽问他。
“你是说上九重天吗?公子少昊真邀请你和他一起去参加那个天庭盛宴啊?”颛珠儿也来了兴致。
“对呀!这回知道兄弟我有多吃香了吧,叫你们还不珍惜我?”卫临水说着委屈的撅起了嘴。
“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那你怎么就没和他去?”清羽挑着眉毛问道。
卫临水这才想起来之前这两位小爷因为宝驹的事情闹了些不愉快,于是一个机灵转回了话题,啧了舌头说道,“咳!少昊也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他问我想不想去,说要是我想去的话他就再想办法帮我混进天庭,你都知道的嘛,人家也就是客气一下,我卫临水总不能连这个也看不开是吧?再者说了,我怎么舍得抛下你们俩位小主啊?我们可是青梅竹马铁打的交情!连师父都说了,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说罢卫临水又堆过来一张挤满了笑容的脸庞。
“卫临水,你别是净捡些好听话来讨好我和清羽哥哥,我们可是不上当的。”珠儿笑着说。
“怎么会呢?我堂堂少爷府的少将军,我是那样的人吗我?”
“那可未必,”珠儿是故意要拆他的台。
“南宫,珠儿,你们行行好好不好?就相信我这一次!”
南宫清羽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温柔”的捏了起来,“要是我啊,我就和他上天去,多好的机会呀!”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如果你也喜欢,那真是太好了!!!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高二也  入门写手 | 2019-4-9 17:01:32
很抱歉的告诉您,《清酒调》在此网已经停更了,
微博高二也,今日头条高二也是也,以及纵横起点17K等小说网站会继续日更,欢迎大家前往关注呦,谢谢你的关注与支持!!!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