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忆念合欢败落

2019-4-15 13:39
543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中华古今注》曰:“欲蠲人愤,赠之以青裳。青裳,合欢也。”《养生论》也说:“合欢蠲怒,萱草忘忧。”
                               ——题记
    2010年的夏天,宁家门前的那棵合欢树刚刚开花,嫩嫩的,柔柔的,带着一丝微香,这香气夹杂在空气里,使得空气也是甜甜的。
    这个大概是宁合欢最快乐的时候了吧,没有花香,没有树高,她是一朵无人知道的小草,寂静的咸宁村平日里是没有几个人的,所以当宁合欢被人贩子拐走的时候,也是没有人发现的。
     只是很久很久以后才有人发现,宁家门前的那棵合欢树下有一些已经被风干的血迹,而宁家大门还敞开着,但就是没有人出进,有人细心发现,宁合欢平时一直抱在手里不肯给别人看一眼的玩具熊被胡乱的丢在草丛里。
     直到宁合欢的父母从温暖的南方赶回来时,村里人才知道,宁合欢丢了,十岁的小哲第一次从大人口中听到“丢了”这个词,在十岁的孩童的认知里,丢了就是不要了。所以,小哲从父母把姐姐“丢了”那一刻开始,就恨着他们。
    警方无数次打电话给宁小哲的父母,让去认领警方破获拐卖儿童所救回的孩子,可是每一次都是开开心心的去,满眼泪水的回来。直到有一天,已经虽父母回了温暖的南方的宁小哲在刚刚从幼儿园里出来时听见有人叫着他,“小哲”。
     妈妈说过,不要跟陌生人讲话,快走,正当小哲准备逃离时,这个面目全非的少女竟从口袋里掏出来一朵还带着血迹的风干了的合欢花,但彼时,对方已经说不出话来,而小哲也呆在原地,他恨父母“丢掉”姐姐可是现在姐姐就站在他面前,他该怎么办呢?
    当年是宁爸宁妈选择带走了宁小哲,在温暖的南方接受较为先进的教育,享受优等的生活,而宁合欢呢,她是长女,所以要让着弟弟,什么都要让,包括法律所赋予她的受教育的权利。而现在,她回来了,逃离了人贩子的魔爪,也历尽沧桑找到了温暖的南方,可是生活并不如此顺遂。
    再见到父母的第二天,合欢就被送上回乡的火车,父母的话是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外面的世界很无奈,我们宁愿你一辈子都呆在那个小山村里,不要见太多的世面,不要了解太多。可是这一次,宁合欢走了,她用父母给的回乡路费买了去西藏的车票。
    西藏,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是每一个人都想去往的地方,在那里,你的灵魂可以得到净化,纳木错的湖水荡涤了这些时日一直缠绕在宁合欢心中的伤,抬头看时,有痴情的鸟儿在云层中高歌,似云儿在鸟的翅膀里纳凉。
   后来宁合欢才真正明白:注定让一生改变的,只在百年后,,那一朵花开的时间,至于现在,一切自知,一切心知。
   
IMG_20190408_210005.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