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都要爱

2019-5-5 23:00
855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我和顾泽睿的关系很乱,他原本该是我的姐夫,可现在他却出现在我的床上,在我身上挥汗如雨。
我们不是在偷情,这也不是一场鱼水之欢。
顾泽睿从我背后抱着我,一次次用力的挺入,用最屈辱的姿势,逼迫我发出痛苦又羞耻的声音。
他说他不想看到我的脸,会让他想起,我逼我姐服毒的画面。所以每个月他来一次,每次都会用这一个姿势碰我。
我想守住最后一点自尊,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可,似乎我的隐忍也能激怒他。顾泽睿伸手掐住我的脖子,俯身,唇探到我耳边,喘息着道,“苏雅涵,给我叫!伺候我满意了,我会多付钱的。你躺在医院的老爸,还等着你去交这个月的医药费!”
我不是卖的!
这句话我只敢在心里喊,我张开嘴,随着他的动作,似痛苦似欢愉的声音从咽喉深处溢出来。
顾泽睿似是很满意我的表现,动作更加的用力。
我的心则被自己的声音切割凌迟,疼痛从心里蔓延四肢百骸,疼得我身体轻颤。
我不是受虐狂,却甘心承受这样每月一次的折磨,是因为我在赎罪,对我姐犯的罪。
初遇顾泽睿,是在我十六岁的时候。那一年顾泽睿二十岁,温润少年,还没有现在的成熟与菱角。我对他一眼入骨,再不能忘。
我十八岁的时候,苏顾两家联姻,顾泽睿选择和我姐苏雅茹订了婚,那时我才知道,我暗恋了两年的男人,爱的是苏雅茹。
我二十二岁,也就是两年前,二人大婚,我因痛苦喝个大醉。在婚礼的前一天夜里,我找到了苏雅茹,告诉她,我爱顾泽睿,爱了六年,明天他们结婚,我就不再爱了。
我已订好的出国的机票,却没想到苏雅茹竟然服毒自杀了!她留下遗书,说我是她的亲妹妹,从小疼爱我的她,不忍心看我难过,更不忍心让我出走异乡,所以她决定把顾泽睿让给我。她深爱顾泽睿,失去爱人,她也痛苦。让我们原谅她的自私,她不想伤害到任何人,只能选择伤害自己。
她选择去死,成全一个心思歹毒的我!
顾泽睿发现苏雅茹服毒,送她去医院,人抢救了回来,但却至今昏迷不醒。
我爸因为苏雅茹的自杀,急火攻心,从二楼台阶滚了下来,也陷入了沉睡。
好好的一个家,因为我醉酒后的一番话,毁了!
两大世家联姻,婚事已宣传出去,我代替我姐出嫁。
媒体报道我为了嫁给顾泽睿,逼死自己亲姐,害死自己亲爸。
心机女,歹毒……谩骂的声音在两年后的今天,依旧能听到。
我对苏家,对顾泽睿都充满了愧疚。两年时间,他如何折磨我,我都忍了。
但今天,我想做个了结,因为我肚子里的小生命。他是无辜的,与其让他看到有这样的父母,还不如我一个人把他带大。
在我昏厥过去之前,顾泽睿终于释放出来。他离开我的身体,拿过他的钱夹,掏出一叠钱,扔到我身上。
我累的连手指都动不了,用哭到发疼的眼睛看着他,哑着嗓子道,“顾泽睿,我们离婚吧。你看到我,就会想到我姐。两年了,别再折磨自己,放我们两个自由。”
他下床,修长健硕的身体站在床边,看向我,残忍的轻勾唇角,“苏雅涵,你想要自由?!呵!别做梦了。你就给我一直痛苦的活下去吧!”
爱能让人终身难忘,但我没想到,恨也能令人如此执着。

第二天醒来,骨头都是酸的,身体某处更是撕裂般的疼着。
顾泽睿每次来过后,我都要上药,然后躺在床上休息一天。
但这次,害怕药物会伤到胎儿,我只做了简单的清洗,看到出血,我分不清是落红还是撕裂。虽然身体沉重,但最后还是决定去医院一趟。
我把顾泽睿扔给我的钱,一张张捡起来,去医院检查身体,正好去交我爸的住院费。
我爸病倒后,苏家的企业就由我二叔接手了。二叔骂我是丧门星,把我赶出苏家,不认我。后来更是连我爸和我姐的医药费也都不管了。
顾泽睿会负责我姐的医药费,但我爸的,他用这种方式给我。只为羞辱!
交了我爸的医药费后,我去高级私人病房去看我姐。
走到病房门口,手抬起来,刚要敲门,却听到里面传来说话的声音,声音很熟悉,是苏雅茹的!
我心中一喜,她醒了!
可听清她说的话,我心底的喜悦便瞬间被浇灭!
“妈,我还要装睡装多久?”苏雅茹道,“苏雅涵和泽睿都结婚两年了,万一他俩有了感情,我可怎么办!”
“放心吧,你留下的那封遗书,让泽睿都恨死苏雅涵了。昨晚泽睿刚折磨过她,估计那个小贱人,今天一天都出不了门。”我继母方文秀的声音。
“苏杰那个臭老头什么时候死?”苏雅茹问。
苏杰是我爸,也是她爸,她怎么能这么说话!而且听她话里的意思,她一直都是醒的,她是在装睡!为什么?
我震惊的时候,又听方文秀道,“用了两年药,醒来的几率差不多是零了。你再耐心等一阵,妈找个机会,把泽睿叫来。他在这陪你的时候,你再醒,被真爱唤醒。泽睿肯定感动,马上把那个小贱人踢一边去,把你娶进门。”
“那妈你快着点,我真要等不下去了。两年前,要不是苏杰那个臭老头发现我不是他亲生闺女,要取消我和泽睿的婚礼,我也不至于把他推下楼。”苏雅茹道,“为了逃避调查,我又是假装服毒,又是装睡的,折腾了两年就是为了能嫁给顾家当少奶奶。妈,你抓紧时间准备,这个时候可千万别出差错!”
“放心,你二叔……不,不对,是你亲爹现在是苏家的当家人,医院的事都是他在帮忙,不会露出马脚的。”
我大脑有瞬间的空白,强大的信息量涌入我脑袋里,让我陷入极度的恨与愤怒中。
那一夜的真相,竟然是这样的!
方文秀和我二叔偷情,生下了苏雅茹。我爸发现了这件事,在我离开后,他去找了苏兰雪,说取消婚约。苏雅茹气愤之下,把我爸推下了楼!
事后她伪造遗书,假装服毒,是害怕调查,害怕有损她淑女善良的声誉!
害怕我爸醒来说出真相,两年来,方文秀一直在偷偷给我爸用药,让我爸再没有醒来的可能!
这两个人害我全家,夺我爸辛苦创建的公司!而我,还愚蠢的对苏雅茹充满愧疚,对方文秀无怨无悔的照顾我爸充满感激!
两年来,所忍受的屈辱以及被两个人玩弄的愤怒,化成满腔满腹能杀人的恨!
我想冲进去与两个人同归于尽,却在转头的瞬间看到顾泽睿向着这边走过来。
我心绪一动,也该让苏雅茹尝尝我受到的屈辱!
我走向顾泽睿,面对着他厌恶的目光,我强扯出一个笑容,“泽睿,我有一个惊喜,要送给你!”

顾泽睿看也没看我,直接从我身旁走了过去。
我心底隐隐一痛。两年的时间,我俩所有的交流都在床上。平日里,他不喜欢我,我也自觉不出现在他面前,惹他心烦。我早该习惯他对我的这种态度的,但心里还是有些难过。
我忙甩甩头,止了自己萎靡的想法。现在可不是我自哀自怜的时候!
顾泽睿来医院,自然就是来看苏雅茹的。我不能再给苏雅茹演戏的机会。我害怕会真如方文秀所说,苏雅茹在顾泽睿面前醒来,顾泽睿会一脚把我踹开。我不是舍不得顾泽睿,我是不想让方文秀和苏雅茹的奸计得逞。
这对母女害我这么惨,我也绝不会让她们好过!
“顾泽睿,”我叫住他,“刚才我去看过姐姐了。”
顾泽睿脚步停下,微微侧身看向我,一双狭长的眸,眼底的光透出丝丝的怒意,“我警告过你,不要去打扰她……”
“她醒了。”我打断顾泽睿的话,“我说的是真的,她和妈正在商量,给你一个惊喜。”
顾泽睿愣了愣,稍后转回身,加快脚步走向病房。
我忙追上他,“我姐刚醒来就想给你一个惊喜,难道你不想给她一个惊喜么?你现在这样冲进去,我姐的计划落空,她会失望的。”
顾泽睿依旧没理我,但他脚步却慢了下来。
我继续道,“你要是爱她,想让她高兴,就得配合她。不如你站在病房外,偷听下她的计划是什么,然后你去配合她,她一定会很开心的。”
让顾泽睿听到我之前听到的那些,他就会知道苏雅茹的真面目!苏雅茹,你想要的,我要统统都毁了!
顾泽睿第一次听了我的意见,同意站在病房门外偷听。
明明是按照我的想法在进行,但我心里却没有任何高兴的感觉。他真的很爱苏雅茹,为了让苏雅茹高兴,他连偷听这种事都肯做。
不知他知道苏雅茹真面目之后,还会不会这样爱她?
我站在顾泽睿身后,侧耳听病房里的动静。
然而,病房里一片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顾泽睿侧目看向我,眸子里写满了不信任。
我刚要解释,病房门突然从里面被打开了。
方文秀看到我和顾泽睿站在门外,脸上快速的划过一抹惊慌,“泽睿,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等顾泽睿说话,我插话道,“方文秀,你别装了!刚才你和苏雅茹说的话,我和泽睿都听到了!”
我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生怕顾泽睿拆穿我说的话。这是我唯一的机会,只要方文秀和苏雅茹自乱阵脚,在顾泽睿面前露出真面目,我的目的就达到了。
好在顾泽睿什么话都没说,只是皱眉看着我。
方文秀慌了,“泽睿,雅茹就是因为太爱你了,她无法忍受离开你的痛苦,她才做了这种傻事……”
这种时候,还想着打感情牌!
我怒道,“把我爸推下楼,对我爸下药,留下遗书假装自杀,现在还在装睡,这些都是因为爱他么!”
“你胡说!”方文秀红着眼眶,眼泪滚落,“雅涵,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的姐姐!我虽然是你继母,但我从来都是拿你当亲生女儿的,雅茹更是拿你当亲妹妹疼,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你没有良心的……”
她惯会装出一副慈母的模样,要不是今天亲耳听到的那些话,现在我还以为她是一个好后妈!
我哪里是她的对手?
我气到浑身发抖,索性越过方文秀,走到病床前,盯着躺在病床上的苏雅茹道,“是不是无辜的,看她是不是在装睡,就知道了!”
我眼睛瞥到床头柜上放着的花瓶,花瓶是透明玻璃的,里面装着半瓶的水,上面插着苏雅茹最爱的白百合。
我伸手将花瓶拿过来,举起,向着苏雅茹就砸了下去。
我不相信这样,你还不醒!
我兴奋的盯着苏雅茹,觉得揭穿她丑陋面目的时刻终于到了。
在花瓶脱离我手的瞬间,我的手腕突然被一双大手抓住,花瓶也被另一只大手稳稳的握住。花瓶里的水洒了一些出来,落在了苏雅茹的脸上。
人的本能让苏雅茹的眼珠快速的转动了几下,面部肌肉有轻微抖动。
我兴奋的叫道,“快看,她动了!她是在装睡,她在骗我们……”
“够了!”顾泽睿抓着我手腕的手用力,看向我的眸光燃着怒火,“苏雅涵,她是你姐姐,你的心怎么能这么歹毒!”
我手腕很疼,疼得我眼泪往下滚。我透过泪眼看向顾泽睿,“我心歹毒?我要是歹毒,那她们是什么!我爸到现在还昏迷不醒!我的家被害得不像家,我爸的资产被别人霸占……对了!”
我猛然想到什么,眼睛一亮,“顾泽睿,你不是有钱有势么?你可以让人去查查,看看我爸有没有被下药,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
啪!
不等我继续说下去,方文秀冲了过来,抬起手,狠狠的甩了我一个耳光。
方文秀用了十足的力,要不是顾泽睿抓着我,这一巴掌能把我打的摔在地上。
我向后退了几步,脸颊火辣辣的,耳朵里传出嗡嗡的耳鸣声。
我甩甩头,想把脑子里的声音赶出去。可还没等我清醒过来,方文秀又抬起手,一把揪住了我的头发。她一只手用力的撕扯我的头发,另一只手疯狂的打向我,如一个泼妇一般,边打边尖声骂着,“苏雅涵,我今天就打死你!反正在你心里,我这个做后妈的,做什么都是不对的。要当恶人,就让我一个人当。我不许你诬蔑你的姐姐,更不许你说你爸的坏话!咱家是怎么散的,还不都是你害得!现在你还想着你爸留下来的家产!苏雅涵,我这是在替你爸教训你……”
多会颠倒是非。明明是我爸的家产被她们霸占了,到了她嘴里,我反而成了觊觎财产的不孝女。
满腔的怒火让我连疼都感觉不到了,我用力反抗。
这时,我突然感觉到一股力量,将我用力的想后扯。
是顾泽睿。
他看到我开始对方文秀动手了,似是担心方文秀会吃亏。他伸手抓住我的手腕,将我向后甩出去。
我后退几步,后腰猛地撞到身后的桌角,锥心的疼顿时传遍全身。
我疼得蜷缩起身体,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抬头看向顾泽睿。
他扶着方文秀,正贴心的问她,有没有伤到?
方文秀委屈的抹眼泪,还不忘继续诋毁我,“泽睿,这两年真是委屈你了。我算是看清了苏雅涵的真面目,她到底多狠的心,想用花瓶砸雅茹,这是要把雅茹毁容啊!雅茹都被她害成现在这样了,她还不肯放过她……我可怜的女儿……”
听方文秀这么说,顾泽睿看向我的目光,怒意和厌恶更加的明显了。
我愤怒的盯着他,“顾泽睿!你他妈是瞎的吗!受伤的是我,我才是你老婆……”
顾泽睿眸色猛然一冷。他松开方文秀,走到我身前停下,从上而下阴鸷的看着我,“我老婆?我顾泽睿真心想娶的人只有苏雅茹一个!你是怎么得到顾太太这个头衔的,你心里应该清楚。滚出去,别在这里碍眼!”
站在顾泽睿身后的方文秀,对着我扬了扬眉,得意高傲的样子如一个胜利者在看着一位手下败将。
我的心突然冷了,没有人会帮我,我一个人对抗她们,顾泽睿也不信我……
我从头到脚都在疼,分不清哪里更疼一些。我咬着牙,颤巍巍的站起来。刚站稳身体,小腹猛地传来一阵钻心的疼,我身体一抖,又摔在了地上。
方文秀在骂我装可怜。
我没力气反驳,甚至连睁眼的力气也在丧失。终于,我闭上了眼睛,坠入了一片黑暗里。
等我再醒来。
我躺在病床上,病床旁放着一个空轮椅。
我皱起眉,还没想明白这轮椅是怎么回事,就听到一个令我颤栗的声音传过来。
“我的好妹妹,你终于醒了。” 1528882348738_30716137.png 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铭城阅读 回复数字 369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