砗磲宫殿

2019-5-7 21:55
549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砗磲宫殿
海底有一片草原,这些海草随着海水扇动,他们不会开花,柔软的卷曲,没有香味。
海底的鱼儿五彩缤纷,在海草里栖息,海草就有了流动的花。
草原里有一条鹅卵石的小路,小路上镶嵌着珍珠。这些珍珠来自死亡的蚌壳。我和保甜收集他们,把珍珠嵌进了鹅卵石。
我们在小路上游过,保甜的鱼尾是橘红色,像天边的夕阳。
我们在岸边,有一块大礁石,我们趴在礁石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船,看着日升月落。
“真美啊,”我说,“保甜哥哥,你说,陆地是什么样子的?”
“陆人没有尾巴,苓苓!”保甜说,“他们长着腿,在陆地上走。”
“陆地的花朵都有香味!”保甜梳起我的发,我的发漆黑得像夜晚,他盘起我的发,把珊瑚珠子盘进去,又端详着我的脸,“苓苓,你不是小胖墩了。”
肥胖是所有母的天敌。
他拆掉我的发,重新梳理,打开我的梳妆盒,一一审视我的发饰,又合上盖子,把我的发梳直了。
人鱼没有我这样的黑发,他们的发像鱼儿一样,有数不清的颜色。
我们在开舞会的时候,这些美貌的人鱼,就像太阳从海里跃出,光芒四射。
“减哥哥会到哪里去了呢!”我趴在礁石上,又仰头看天,天好蓝,白云慢悠悠飘过,好多只鸟倏地飞过去,又倏地飞过来,有几根鸟羽掉下来,我忙着伸手去接,这羽毛偏偏地落到海水里了。
“他到陆地去了,苓苓”保甜说,“那时候,你还是个鱼婴儿,还不会游泳呢!”
“你在路上爬”保甜说,“海巫女把你放到水里,你就爬啊爬,软软的,可你长着火焰一样的尾巴。”
保甜伸出手臂,从礁石上抠下几个海螺,清洗海螺,我知道,他又琢磨我的发饰了。
我不喜欢任何发饰,我的黑发和艳红的尾巴,我觉得够漂亮了。
减哥哥走了三百年了,我也三百多岁了,保甜从小和我在一起,我们住在砗磲宫殿里,海巫女把砗磲宫殿装饰的非常华丽。
保甜拉着我的手,从海面沉下去,太阳落到水里了,海面又缤纷起来。
“我想再玩一会儿”我央求道,“我想在海面多待一会儿,保甜哥哥。”
“不可以了,苓苓!”保甜说,“有大凌块掉落了,我不能再任你的性了!跟我回家去!”
我和保甜一起长大,减哥哥离开后,他就是我得亲人了。
人鱼之间,有真挚的感情。
情是我们的天劫,任何人鱼做出违背“情锁”的事,都会遭到天谴,堕入修罗地狱,不会转生为人鱼了。
善良的人鱼,背叛了情关后,会到陆地上成为人类,经历各种劫难,邪恶的人鱼,背叛了情关后,会变成了珍珠蚌,孕育了珍珠后,献出珍珠就变成了泡沫。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