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本帖最后由 赵惊蛰 于 2019-5-7 23:12 编辑

人、山海与时间之外的故事
  “山的东边是什么?”车斯卡经常会思考这个问题。
斯卡氏族最初叫苹鹿氏族。苹鹿氏因为喜好苹果和鹿而得名,他们定居在燕子山脉的腹地。燕子山脉的山不高,都在五百米之下,但是延绵不绝,斯卡氏就在燕子山脉最平缓的那一处繁衍生息,虽然山脉中没有大江大河,但是丰沛的降水和山之间常见的河流湖泊还是让他们生活得怡然自乐。燕子山脉一路向西,以人的脚力走大约半年的时间就到山脉和草原会交的黑水丘陵。往北是极寒又常年飘雪的北地,一路向南走陆地则渐渐平缓,但不久就会进入瘴气弥漫蚊虫巨大的原始丛林。
  由于生产力低下,每个氏族对其他氏族都知之甚少,比如很久之前一小波居住在草原的竹筒族迁移到山里苹鹿族才从那些幸存者口中知道世界上还有如此爱远足的人——这对喜静的苹鹿族们来讲是一次不小的文化冲击;再或者有一次大陆上闹风灾,北地吹来的寒风一直肆虐几个月,直到有一天人们看到一个人身鹰腿长着巨大翅膀的人从天上落下来人们才知道北地还有这种非人类的智慧氏族……
  苹鹿.车斯卡只是个普通的健壮青年,由于孤儿的身份自己只有种姓而无家姓,但他总觉得自己身上流淌着其他族那种热爱冒险探索的血液。他也是个实干家,沉默而充实的童年和青年时代里他抓住了许多机会来学习生活技巧,在巫医萨满的嘴里他又进一步了解了一些关于外面世界的故事,但让他好奇的是草原的西方竹筒族为何从未涉及?苹鹿一族不好动,但是苹鹿族东方的山的尽头究竟有什么?
  车斯卡小的时候曾经在自家的山头上好奇过这个问题,他便爬上眼前的那座山,发现山的后面竞还有许多山,好胜心使他一口气不知道爬了多久,精疲力竭地他看着夕阳突然觉得好奇变成了困惑,他用最后的热情爬上了周身最高的一座山,又爬上了山上最高的一棵树,极目远眺,发现山的那边还是山,延绵无际。那天车斯卡就睡在了山上。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绝望,他只知道自己一个人是永远无法逃出着大山无尽的迷宫——个人而言,这种延绵的小山要比高耸的山脉更让人绝望。
  长大了的车斯卡已经彻底在逻辑分析上意识到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出走两周就会被山里人头虎身的怪物吃掉,哪怕活下来不出几个月他就会一个人孤独得在山林里发疯,同时他也意识到尽管向东的路途尽管未知,但是凭着萨满们嘴里的“风、雨”等玄而又玄的词,来看那个地方应该在有群山以外的东西来控制风雨。日子一天天过去,在车斯卡的萨满养父回归大地母亲的怀抱之时,车斯卡已经成为族内闻名的萨满祭司了,精通巫术与地理,这一年他二十二岁。一个晚上,车斯卡突然有一天把自己的所有朋友们叫到湖旁,没人知道他用什么说服了这些青年,经过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次日夜里,十二个人背着各自的背囊踏上了向东的路。史称“月亮湖行动”。当然,作为任意一个部族,十多个健壮劳力的叛逃是无法忍受的。他们未走出十里,便被警卫们带了回去,只有车斯卡一人混迹山林。
  族长将发起人车斯卡判予背叛罪,声称要三天内抓回予以绞刑。然而族长的的通缉令在墙上挂了量两周,这时又赶上隐居南边不远的竹筒代后人便又和苹鹿族爆发了流血冲突。身体瘦弱的苹鹿族在这次冲突里吃了大亏,就在苹鹿族第六个青年倒在血泊中的时候,突然几只庞然大物急速冲了过来,黑影向下一沉,压入泥土约有一寸,随即猛地弹起,两个竹筒青年便随着一声闷响飞了出去。尘埃落定,青年们便看到几头两人高的雄鹿,其中一头鹿上是喘着粗气的车斯卡……
  鉴于这次救援活动的成功,族长破格决定既往不咎,然而在宣讲这件事的时候,面色阴沉的可不止是车斯卡,还有地下坐着的一些老首领们。聪明的车斯卡心领神会,在当天晚上又和他们进行了私密会面。会面时他说到:“诸位,我这出去不足七天的脚力,便发现了这种巨大鹿,它们在一座红色的山后大量聚集,温顺易于驯养但又无畏战斗,疾行如风力大如牛,咱们族得到之后岂不是如鱼得水?我在回来的路上又看到了一眼山泉,泉边长有诸多珍贵草药,这对我们来说又是一巨大财富啊……”这样的密谈持续了十五天,从叙述“外边有什么”变成了“怎么得到外边的东西”,最后变成了“向外走的这条路上的阻碍怎么克服。”——这最后一条已经与本族安定的教条离经叛道了。
  十六天后族长得知了这件事,怒火冲天要绞死车斯卡并严惩头头们,但这几位首领都是族里掌握着关键势力的大分支,他们早已联系小分支的首领架空了族长——这是一场对手及其冲动无能的成功政变。但政变的结果却仍出乎意料,车斯卡以自己在广大青年人心中的威信和地位使得自己成了新一任的族长,并用自己的见识和能力让老首领们都心服口服。
  后来,在车斯卡的思想之下,对外面世界的宣传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神乎其神,次年组织了二十人的先锋队,等 到先锋队回归后,尽管牺牲了两位青年,但巨鹿,神奇的变色蜥蜴,身上有剧毒的毛虫,还有夜里能代替火把的发光花朵、味道芳香嚼起来能提高兴奋度的树皮……这些神奇又实用的东西都让人大开眼界,一时间先锋队成了全族的英雄,家家张灯结彩来迎接,车斯卡也在人们心中的地步更上一步。随后,便开始了“全民移民“的时代,那个生产力背景下没什么人能经得住这种诱惑,人们也渐渐地摒弃了以前安分守己的文化,直到有学者提出一些生活经验和文化根基不能抛弃,人们才渐渐地意识到自己在思想上走的太远太快了。
  随着苹鹿族的日渐强大,他们变得渐渐开放并具有了冒险家的精神,扩张活动也成为时代的大势所趋而根本无法停止,苹鹿族的名号也在延绵无尽的燕子山脉渐渐传了出去,,几十年之后,苹鹿一族已经成为这燕子山脉南方最强大的民族了。人们为了纪念第一代往出走的先驱者,便将部族的名字改为“斯卡氏族”,并制定了一个规定:部族的核心领导一定要走在扩张的最前方,以便获得最大的利益——这个规定在如今看来有些奇怪和冒险,但当时的斯卡氏族的确是从未见过有人能有人能威胁到自己的。
  一个阴雨又昏暗的下午,车斯卡坐在前哨大本营里喝着茶叶,这个见不到太阳的日子里他不知为何感觉很忧郁——这是一个领袖不太应该有的感情,漆黑的帐篷里只亮着眼前红色的火焰,上边是黑色的小石锅在咕噜咕噜冒着白色的水汽。他突然想起,自己最开始想往东走那个时候曾经听长辈萨满们讲过东边诞生“风”和“雨”,可是如今自己两鬓已经有了白发,部族也已经扩张了这么久,所见的还是一望无际的山而已……“这两年的雨越来越多了啊。”车斯卡喃了一句。突然,冲进来一个年轻人“族长!我们发现了别的!山!山到尽头了!到尽头了!”车斯卡认识这个人,但从未见过他如此慌张。可等他安定下来弄明白他说的意思,老车斯卡心中也不免一惊。原来走在最前面的先遣部队发现了燕子山脉的山已经越来越趋于平缓,便急行军前进,最后竟发现了一片大湖,湖水一直延伸到地地平线看不到尽头。
  车斯卡觉得事关重大,便亲身率领精兵大将与几位智力极高的高层前往,在几周的马不停蹄之后终于见到了他们所讲的“湖”。
  车斯卡觉得这简直不能称之为湖,他们作为山里的游猎民族本就不常见大湖大河,但这次他敢断言所有人一辈子见过的水加在一起也没有眼前的多,在场的人都愣住了,久久无言。湖水拍着岸边,缓慢有节奏地哗哗作响,天气还是阴沉,银灰的水和银灰的天中间有一条黑线分隔。一位军队领袖第一个打破沉默,他说的是:“这……怎么跨越?”没人回答。
  当天晚上这群人在这里安营扎寨,但让人意外的是所有马匹和巨鹿都疯了一样往回逃,气急败坏的马倌甚至把他们的身上抽出了血也阻止不了,没多久,除了几匹被栓的死死的之外就都跑光了,车斯卡这时也被嘈杂的人群吵醒,同所有人一样出了帐篷去看。可这时他们却听到了隆隆声,好像打雷,雨又开始下起来了,瞬时间狂风大作,身经百战的士兵们也慌了阵脚。车斯卡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到一望无际的水面上是一片黑暗看不清,再加上水雾的阻挡更是模糊一片而找不到白天看见的黑线。大约过了几分钟,隆隆之声好像千军万马在咆哮,车斯卡感觉这声音像世界毁灭前某种力量的低沉的合唱。这种感觉他只有过一次,那是在十多年前,他在一座大山里遇到了地震,这千万魔鬼齐声吼叫一样的声音撕碎了几座大山……渐渐他看清了那湖上是什么,别人也看清了,是水,无边无际的水,高耸如山的水,千军万马一样的水,要咬碎地上的人的水,像风一样向着他们扑来,再要勇敢的战士也本能地扔下了手里的东西疯狂地向后逃去,车斯卡看了一看他们逃跑的速度便知道这就是他们最后的归宿了……
  在巨浪拍到车斯卡身上的那一刹那,他年老的生命似乎被拉到了无限长,这一个瞬间也有无限久,他感到自己的胳膊被冲断了,但是他不觉得疼,他感慨终于看到了这无尽山脉的另一边是什么,是无尽的水。他们是山中不愿移动的种族,他领着他的族人看遍了这山脉的所有变化和山脉的终点,他知道了这座无尽山脉的终极之所在,他亲手发掘了一个世界上最神奇也是最直白的真理。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头上百米巨浪透下了几缕金黄的光,水墙变得纯净而透明了,他凑近向着水墙里走去,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条金黄色的鱼,他又看到这无边无际的水冲破了所有矮山高山,吞没了燕子山脉,西边的草原成了一片新的岸,而这无边无际的水中央,却因为地震隆隆升起了一座几米高的小石头的凸起——这是水中的高山。他突然又疑惑这水的尽头……又有什么?但随即就释怀了,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个问题就让后人来探索吧。
  这是这个星球上有史以来最大的海啸,海水一直涌到内陆十几公里,十几公里以内的所有部族全被灭族,并且在接下来的一大段时间海啸狂风不断,导致的气候变化让内陆的人都饱受涂炭——这是人类史上最惨重的损失,也是造成死亡最多的自然灾害,从此史前文化便对大海敬畏万分。
  大约两千年之后的一个假期,内阁大学士赵惊蛰在出游时来到了海边,一番吟诗作赋后突然疑惑:“这无尽汪洋的尽头,究竟是什么呢?”想了几天,觉得不论是北地海国进贡时送来的珍贵珊瑚等宝物还是东南小国能驯养的巨大鲸鱼,总归是应该有值得去探索的东西,便立刻写了奏折上书皇帝,恳请外出探索,并且认为史前文化中的那种畏缩是影响发展的。皇上看了奏折又听了他的滔滔叙述,便下令造船,三千艘小船护航,七百艘中型补给,八艘主舰,一艘母舰,倾尽全国之力出海,探索大洋尽头。
  这是又一次山海注视下的轮回,山海模糊了时间。
  也许这浩浩荡荡的出海将会迎来这帝国最惨重的灾难,但不管如何,我想人类对探索的向往永远不会停止。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赵惊蛰  初级写手 | 2019-5-7 23:12:54
这东西写的蛮长,我想写成长篇,有人看再说吧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