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半夜十一点多,屋内亮着灯,整个村子都静了下来,没有一丁点声响。
我跟爷爷还没睡,有些紧张地盯着门口。
十二点到了,我家院子里的黑狗忽然就狂叫了起来。在这安静的夜里猝不及防的响起,着实有些吓人。
“咚咚咚——”
狗叫声中,我听到大门外忽然响起了一道敲门声,一道嘶哑难听的声音在大门外响起,听起来十分阴冷诡异,令人毛骨悚然。
“绵绵……”
“江绵绵……媳妇儿……”
来了,又来了!
我吓得直接钻到了了爷爷的怀里,小小的身子不断的颤抖着。
如果放在平时,我肯定不会害怕,可是现在,我却怕到了极点,因为我知道,这敲门声不是人,而是……那个东西。
听到这声音,爷爷顿时就怒吼了一声:“滚,这里没你媳妇儿,再叫小心我对你不客气!”
门外的敲门声静止了几秒钟,我听到了一阵古怪的笑声,随后便趋于平静。
直到黑狗不叫了之后,爷爷才拍了拍我的背:“好了,绵绵,去睡吧,它已经走了。”
“爷爷,我怕……”
我不敢离开爷爷的怀里,死死抓着爷爷的衣角,生怕那东西会再来。
“别怕啊,爷爷就在这里守着,快去睡吧。”爷爷安慰了我好长时间,我才爬上了床。
我在床上躺着,爷爷在屋子里坐着,从兜里摸出一盒红塔山,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眉头紧皱,脸上的皱纹更深了一层。
我不由得想到了几天前,几天前还什么事儿都没有,可是自从发生了那件事儿,一切都变了……
我是爷爷从坟地里捡回来的。
听我爷爷说,见到我的时候,我就躺在一个孤坟边儿上,身上裹着一块儿破布,已经饿的奄奄一息,都哭不出声儿了。
爷爷把我抱了回去,给我喂了热牛奶,我才活了下来,爷爷无儿无女,见我长得讨喜,就把我当成了亲孙女儿来照顾。
由于不知道我父母是谁,爷爷姓江,就让我随了他的姓,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江绵绵。
长大了一点之后,我知道了爷爷是个守坟人,看守着一座很大的陵园,里面葬的都是一些很神秘的人,每个月那些坟墓的家属都会给爷爷一笔不菲的钱财,爷爷每天都会去陵园扫墓,偶尔还会烧给他们一些家属寄托过来的东西,一直坚持了几十年之久。
因为这行业在别人看来很晦气,所以爷爷一辈子都没讨到媳妇儿,跟我相依为命。
爷爷对我很好,在我们村儿,村里人听说我是从坟地里捡来的,都说我晦气,是扫把星,可是爷爷毫不在意。别的小伙伴舍不得吃糖的时候,我却已经吃过很多口味的糖果了,我几乎是被爷爷捧在手心儿里长到了五岁。
这天,一向健康的爷爷忽然病倒了,躺在床上挣扎了好久都没爬起来,眼看着快要到扫墓的时间了,爷爷满脸愁容的看着外面的天,等到下午四点的时候,爷爷终于忍不住把我叫到了床边。
爷爷伸出有些颤抖的手,摸了摸我的脑袋:“绵绵啊,今天你去帮爷爷扫墓,行不?”
一听说要去扫墓,我眼睛都亮了,在我心里扫墓是个很好玩儿的事儿,爷爷偶尔会带我去陵园,可是扫墓的时候,从来都不让我碰,只让我在旁边看着我早就想要去亲自扫一扫了。
见我拿起扫把就准备走,爷爷急忙喊住了我:“哎……绵绵,爷爷话还没说完,回来!”
爷爷从手腕上解下来他常年佩戴的手表给我戴上,随后从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布包递给我:“表你拿着,七点之前一定要回来,还有这个东西,你扫完墓之后,在进门第二座坟前烧掉,做完之后立刻回来,记住了吗?”
我的心早就飞到了陵园,满口答应着,爷爷见我心不在焉的模样,叹了口气:“绵绵,你好好听话,不然爷爷就不让你去了。”
听爷爷这么说,我顿时就急了,急忙说:“爷爷,你让我去吧,你说的话我都记住了!”
我把爷爷刚刚嘱咐我的话说了一遍,爷爷才放心,看着我爷爷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最后爷爷满脸复杂的说:“绵绵,如果你扫墓的时候,遇到什么奇怪的人,千万不要跟他说话,他叫你也不要理会,如果他一直缠着你,你就马上回来,知道不?”
我虽然年龄小,但是不跟陌生人说话的道理还是懂的,我点头应允。
确定我什么都记住之后,爷爷才给了我陵园的钥匙,我拿了东西便出了门,飞快的朝着陵园跑过去。
从我家到陵园不过几分钟的路,很快我就到了陵园。
爷爷平时扫墓有个习惯,总喜欢从陵园最后一个墓开始扫,这样扫完之后,刚好可以出去。
这个时间,陵园一个人也没有,我打开陵园的门之后,便直接跑向最后一座坟前。
今天没有太阳,天阴沉沉的,似乎随时都要下雨。陵园里一个接一个的墓碑,在松柏的阴影下,有些阴森,不过我却没那么害怕,满心兴奋。
每座墓碑长得都一样,不同的是上面的字还有照片,照片上的人各个年龄段的都有,那些字我却不认识。
我小小的身子挥舞着扫把,热火朝天的扫着,一开始新鲜感十足,可是很快我便腻了,我才知道,原来扫墓也这么累。
现在不到六点,天已经快黑了,我便草草扫完,就来到了第二座坟前。
一来到第二座坟前,我就有些发愣,面前的坟很简陋,只是一个用土直接堆起来的坟包,连个墓碑也没有,跟别的坟墓比起来,寒酸的厉害。
我有些纳闷儿,前几天我来过这里,记得还没这座坟,这座坟是什么时候冒出来的?
不过我急着回家,也没有多想,就把带来的东西在这座坟前烧掉了。
烧完之后,我便拿着扫把就往外走,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回家的路上我总觉得身后好像有人在跟着我,可是我回头的时候,却什么也没发现。
天已经黑了,我心里有些毛毛的,便加快了脚步,直接回了家。
谁知道当天晚上十二点,我家大门便被敲响了。
那天晚上,爷爷能下床了,听到敲门声只觉得古怪,在门内透过门缝看了一眼,就脸色十分难看的回来了,不过却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赶紧睡觉。
第二天,爷爷接了个电话,是第二座坟墓的家属,那家属说他先人托梦,根本没收到东西,还臭骂了爷爷一顿,爷爷说了不少好听话,那人才气哼哼的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爷爷问我:“绵绵,爷爷给你的东西,你烧了吗?”
“我烧了,只是那座坟好奇怪啊,是新坟吗?”
爷爷觉得不对劲,就让我带他去看看,到了陵园一看,我就傻眼了,那个坟包不见了!
原本孤零零的土堆,此刻一点痕迹都没有了,就好像我看到的是我的幻觉一样,我就把我遇到的事儿给爷爷说了一遍,爷爷听完之后,直说晦气。
后来爷爷对我说,原来爷爷病的那天是七月十四,我年龄小阳气儿弱,被迷了眼,烧错了坟,把脏东西给带回来了。
只是那座忽然出现又消失的坟是怎么回事,爷爷却没告诉我。
接下来的几天,我每天都能听到敲门声,到现在,已经持续了整整一个星期了,每天晚上爷爷都会陪着我,几天下来,爷爷精神都有些不好了,整个人也好像老了好几岁。
看着爷爷现在抽烟的样子,我只觉得心里内疚的厉害,如果那天我回来问问爷爷,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儿了……
我在床上躺着的时间,爷爷已经抽完了一包烟,地上满是烟头,屋内充满了呛人的烟味儿,我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爷爷这才反应过来,打开了窗户透气。
看着爷爷愁容满面的样子,我小心翼翼的问:“爷爷,那东西以后还会来吗?”
爷爷扭头看向我,眸底带着一抹复杂的光,点了点头,不过随后就说:“不过绵绵别怕,爷爷会把那东西赶走的,明天爷爷要出一趟远门,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如果听到了敲门声,一定不能开门,也不要说话,知道了吗?”
我一听爷爷要出去,吓得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不,爷爷,我害怕,我想要跟爷爷一起去。”
我真的不敢想象,如果爷爷不在家,那东西再找来怎么办?如果门被敲开了怎么办?
爷爷叹了口气,有些欲言又止,最后才说:“爷爷很快就回来,你一定要在家看着,守着门不让那东西进来,如果你也走了,咱家没人,那东西就进来了。”
“进来了会怎么样?”我怯怯的看着爷爷。
“进来了,那东西就要带绵绵走,爷爷也阻止不了了。明天爷爷是去找阻止他的办法,不然的话,过几天门也会挡不住的。到时候,连爷爷的命也要搭进去啊,所以绵绵一定要听话,只要绵绵不开门,那东西就进不来的,你等爷爷回来,爷爷争取在它来之前回来。”
爷爷不断的安慰着我,又给我讲了很多话,最后我才十分不情愿的应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就出了门。
爷爷给我准备了饭菜,白天的时候有黑狗给我作伴,倒也没什么可怕的,可是随着时间推移,我越来越心慌。
爷爷……怎么还不回来?
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爷爷还是没回来,我有些怕了,也不敢出去,就在自己屋子里转来转去。
经过这几天的经验,那个东西每天都是半夜十二点准时过来,就好像掐着点儿似的,现在眼看着就要到十二点了,我真的有些怕了。
我有些后悔,为什么白天的时候没有跟着爷爷一起出去?
爷爷说尽量在那个东西过来之前回来,爷爷从来没有骗过我,应该会回来的吧?可是……都这么晚了。
“绵绵,在家吗?”
这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道呼唤声,我听出来那是我们村儿王婶儿的声音。
这个时候王婶儿过来干什么?不过来了也好,我真的不想自己一个人在家待着。
我急忙跑过去打开了我家大门,王婶儿就站在门口,外面的天黑乎乎的,一轮圆月挂在天上,把王婶儿的脸色照的有些苍白。
“王婶儿。”我急忙喊了一声,还没等我让她进来,王婶儿便开口打断了我的话。
“绵绵,你爷爷让我转告你,今晚他回不来了,让你自己一个人在家,好好的不要出门。”
听到王婶儿这么说,我的心顿时一沉,急忙问道:“王婶儿,你见到我爷爷了?他在哪儿?他说今晚会回来的。”
听我这么说,王婶儿脸上划过一抹挣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你爷爷去了哪儿,好像挺急的,应该明天中午才能回家。对了,你爷爷让我转告你,如果你晚上睡觉害怕的话,就把你家黑狗牵到屋子里陪着你。”
说完之后,王婶儿看了看四周:“好了,该转告的我也转告了,你赶紧回去吧,我也要回去了,这么晚了,还真是瘆得慌。”
说罢,像是见了鬼一样飞快的跑回了自己家,隔着老远我都能听到王婶儿关门的声音。
此刻,外面一个人都没有,街道上一片死寂,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看着黑乎乎的外面,我总觉得黑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再也忍不住,‘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回到院子里,我看着我家那条黑狗,他正趴在地上,一双眼睛在黑夜里发出绿色的光芒,似乎带着一抹警觉。
这条黑狗,也是爷爷从外面捡回来的,当时黑狗浑身脏兮兮的,大冬天在外面冻的瑟瑟发抖,爷爷看着可怜把它捡了回来。黑狗特别懂事,爷爷一说话它就能听懂什么意思,看家特别厉害,只要我家没人,谁也不敢来我家,爷爷叫它黑子。
我走到它身边,摸了摸它的脑袋,它顺势舔了舔我的手,温顺的跟昨天狂叫时候的一点都不一样,我将链子解开,就牵到了屋子里。
关上门之后,屋内的光亮还有黑子在身边,我感觉有些安心了。眼看着就要到十二点了,外面还是静悄悄的。
黑子就在地上趴着,我还是有些害怕,忍不住摸了摸黑子:“黑子,你怕不怕啊?”
可是黑子再怎么懂事,也不过是一条狗,它不会说话,也没办法像人那样安慰我。以前我听爷爷说,黑狗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脏东西,如果无缘无故狂叫起来,那就说明看到脏东西了,这几天,那东西一敲门,黑子就狂叫,走了黑子就安静下来了。
爷爷不在家,我只能把黑子当成了全部的依靠。
我手上还带着爷爷给我的那块儿腕表,我看了眼时间,距离十二点还有一分钟。
现在黑子还是安安静静的,那个东西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我刚这么一想,外面忽然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咚咚咚、”
时间,刚刚好十二点整。
原本趴在地上的黑子,骤然跳了起来,硕大的身子猛地就扑到了门上,一边狂叫着,一边拼命的挠着门,听的令人头皮发麻。
一道阴冷到极致的声音从大门外传过来,即便隔着院子还有一扇门,那声音还是听的清清楚楚。
“江绵绵,媳妇儿……”

imgFootRecommend (1).pn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