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雨

2019-5-18 10:58
351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蓝凌凌的天,清凌凌的水,清晨洗衣到河边。从小就习惯了每个假期的上午,背上小背篓,到小河边清洗一家人的衣服,很舒心,很舒服。一直不习惯洗衣机的声音,习惯了自然的纯粹和无瑕,喜欢接近她,亲近她。洗完衣服的今天,老天给了一个好机会:下雨了!夏天的雨一直是那么的狂放与热烈,听着雨声雷声,很窝心。午饭之后的我突发奇想,拉上了两个弟弟,雨中听雨。
雨中的奔跑,雨中的嬉戏,雨中的观察,雨中听雨。开始拿着的伞也渐渐的失去了自己应有的价值被丢在了一旁。其实,雨中的世界,淋湿的自己才是真正的展现,雨中的我像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很是肆意,谈论着属于几岁,十几岁的童言童语:“小时候我觉得人吃饭花也需要吃饭,妈不让我就在吃饭的时候偷偷塞些在衣服里再偷偷去喂花。”
“小时候经常和同学们出去山坡上、小河边、野地里疯玩,到了晚上了几个家长一起出去寻找,回来还不理解地被挨骂”
“也曾经去爬树、中午不睡觉到河里玩水、捉鱼、偷人地里的西瓜。还记得有一次我俩偷人苹果被捉住了,人家罚我俩把偷的还没有熟的有四五个全部吃了...”
“姐,你呢?想什么呢?”
“我啊!很高兴我曾经有的小时候你们也有。我小时候和你们一样经常和村里一群小伙伴一起野,你们干过的我都干过,当然我干过的你们没有。假节日农忙季节我们常去地里帮忙也常拾荒,三五个人我们常去给猪割草,也挖药材卖钱,恩,这个你们做了,白天放羊,晚上捉蝎子。还有一个重要的:洗衣服,差不多九岁开始吧。还有很多很多,想不起来了”讨论还在继续,雨还在一直下,拿起了伞,遮住了沉浸在思绪中的自己...
是啊!应该感到庆幸不是吗?他们的童年没有沉浸在爹宠娘爱的溺爱之中,没有在电脑游戏中不能自拔,更没有在各种补习班里学习度日。原因是——村里家里条件达不到。这代还可以,但是,下一代,再下一代呢?还可以和小伙伴们一起爬树、使坏、嬉戏吗?还能有这样的童真,这样的童事,这样的童语吗?!舍得,舍得,有舍才能得。或许看电视听别人说,他们也羡慕过,羡慕过别人小小年纪就那么优秀,或许他们也曾希望自己拥有会是什么样子的。但是,我想说:NO! 那样度过的童年是很后悔的童年。自己这样的童年才是童年,儿时这样的时光才对得起自己的一生。或许有人会指责我的极端,是的,我承认。但是,扪心自问,童年,儿童时的年华,你想怎样度过?
一次公交车上,电视上的画面令我很难释怀:画面上对比展示的是野外穷苦的山村孩子和各种培训班里的城市里的孩子,伴随的音乐是《童年》。很现实也很犀利的对比,是在批判:城乡的差距,尤其是教育的投资比重;是在讽刺:贫困的“城里人”和同样贫困的乡下人;是在忧愁:中华少年,国之希望所系。如此,该怎样?还有别的意义,但是我不想也不敢多想了。我想问一句:芭蕾室,钢琴房的孩子,你们为什么学?你们高兴吗?我还想问一句:田野里的孩子,你们是不是很想出去?一双眼睛盛满了期待,看的人很心疼....对于向下的孩子,城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比起刘姥姥进大观园还要更甚。我想说:“你们会学会的或许会很费劲,但是,总归是会的。”做事要循序渐进更要在合适的时间做合适的事,过犹不及还不如不做,过多的水能使根腐烂。
最近听到了一些关于孩子们的恶劣的东西:某个地区几个小朋友把自己的另一个小伙伴绑起来,来了个“烤全羊”;留守儿童犯罪率节节攀升;儿童暴力行为与日俱增...各种关于未成年的负面行为的报道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堪。孩子最是纯净的天使,还是最是剔透的精灵,这种行为我们很是诧异、不解和意外。曾几何时,我们亲爱的孩子也像会使魔法的老巫婆一样的邪恶了?本应为天真无邪一天使,但是,很多的他们变成了恶魔,他们经历了什么?你不知道,我不清楚,他也不甚了解。总也不能事事归结为社会,人具有社会性,我们每个人本身就处于社会之中,每个人都是一个小小的社会群体,与其说是社会,不如说是我们自己。
还记得小时候的我们痴迷的动画片是《大头儿子小头爸爸》、《黑猫警长》、《葫芦娃》、《小蝌蚪找妈妈》等等诸如此类的影片,感动于里面的亲情,敬佩里面的勇敢与正义,我们高兴的是正义最终战胜邪恶,雨过天晴,好人终归会有好的结果。当时的我们都固有着那份单纯的傻劲儿,看电视一定要知道谁是好的谁是坏的,好人最后有没有如愿以偿,坏人有没有得到惩罚。当时的我们,眼里只有黑白两种颜色,从来不知道还有一个中间地带叫做灰色。时代在发展,观念在更新,经典也在重现,除了黑猫警长、葫芦娃、大头儿子等的陪伴之外,现在的孩子们有《海绵宝宝》、《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等的新朋友。这些影片原本无可厚非,或许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孩子们的情商也在不断飞快的进步,他们的太高了吧。这种问题终究会是没有一个完整答案的问题的。
雨渐渐地小了,渐渐地停了。低头,流过的水也渐渐地小了,没了,留下了一堆堆的小小的沙丘。抬头,对面的山丘上机器开始挖山,嗡嗡的声音大作...雨,淋湿了衣服,明天的我,还能背着我的小背篓去洗一家人的衣服吗?那一夏池水还能不能洗净那久在空气中的衣服吗?再有一场大雨,还会有人在雨中奔跑,嬉戏吗?弟弟的笑声渐渐闻于耳,很灿烂的笑脸,很好,有嬉戏着跑开了,这样,很好,是吗?这样,还能持续多久?村里依稀有几家炊烟,应该是还没有来电,趁着还有亮光,该收拾了。

811627.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相关帖子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