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葱岁月

2019-5-24 22:27
854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无尽的单相思像野草在我的心底疯长,让我食无味,寝无眠,总是望着村里通往外面的唯一的沙土马路发呆,期盼能看到丹凤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我的眼前。
      又是一年双抢季节,农人们要把早稻收割上岸,又要抢着犁耙水田,插种晚稻 ,家家户户全家总动员像打仗,人人挥汗如雨在田野里忙碌,过了立秋插种的水稻就没有好产量。
     那一天下午,我正在田里插秧,突然听到耳熟的声音传来,一抬头看到了我期盼已久的身影 ,白色的衬衣,袖子卷到手肘上,黑色的裤子卷到膝盖上,那弯腰插秧的样子宛如一只低头觅食的白鹤。我的心像小鹿乱撞,身体像紧了发条的闹钟,一下子感觉浑身有了使不完的劲 ,我飞快地插秧,手像鸡啄米把秧苗一棵棵插进泥里,手指过处留下一行


行绿色的线条,击打出一连串鱼吐水的响声,一下子把我的家人甩到后面。我一心想快点把活干完,去她的田边看看她,借机和她说几句话,以解我长久以来对她的思念之苦。
     太阳下山了,蚊子、蚱蜢成群的飞在头顶,像飞机一样“嗡嗡”轰鸣,田里的人都陆陆续续回家了。
    村东那口碧玉般的池塘,就是一个天然的游泳池,已经有好几个人头在水面上攒动,我回家拿了换洗衣服,脚下像踩着斤斗云,飞奔到池塘,脱衣服,站到南岸边的青石条上,像一只海豚跃入水里,“咚!”的一声伴着水花四溅,一下子褪去我周身的暑热,给我凉爽的快感 ,也让我去却了满身的疲惫。人越来越多,池塘里一片喧嚣,老老少少的男人都泡在池塘里,“咚咚”的击水声在山坳间回荡。
     天快擦黑了,池塘的人都走尽了,我也准备从池塘东边上岸了,突然看到一个好看的身影在池塘西边的放水口出现,原来是丹凤!她穿着胭脂红的短袖衬衣,领口系了蝴蝶结,下穿胭脂红点缀着黑圆点的没膝短裙,刚刚洗的头发梳的油光水滑,手上提了一个小木桶,原来是来洗衣服。她蹲到石板上专心洗衣服,丝毫没有发现对面有我在看她。我深呼吸一口气,一个猛子扎下水,一口气潜水到她的面前钻出水面,吓了她一跳,见到是我,她方才定下心来,柔声问道:“咦!小新哥,你怎么还没有回家?”语气带着一点意外。
    我言不由衷的说:“哦!我才刚刚洗完澡,潜水玩呢!”
     “这么远你是怎样潜过来的?你好厉害!”
    “你一个女孩子又不能下水学游泳,不然我可以教你。”
     “你是在吊我吗?”她冲我白了一眼,她的眼眸黑白分明,胳膊和小腿像莲藕一样白嫩,小葱般的手指抓住一件衣服在清水里汰洗,再放到石板上用棒槌击打,那白衣服被她洗的清清爽爽。
    我鼓起勇气想把我的心事告诉她,却不够自信,怕被她一口回绝 ,岂不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啦?那不是连朋友都没得做?我搜肠刮肚,想了一会儿对她说:“我家里给我介绍一个姑娘,她是家里的女宝,读了初中毕业,是亦工亦农的户口,你说这样的姑娘好不好?”
     我的话意再直白不过,只差没有把名字说出来。
    她随即满面含笑对我说:“小新哥,那恭喜你家里给你物色了一个好对象,什么时候吃你的喜糖啊?”
    我一时语塞,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正不知道如何转圜,她的弟弟走了过来,责怪她说:“姐,你洗衣服洗了这么久,洗完了吗?快点回家吃饭。”
     她弟弟看到我坐在岸边,一脸的不屑,帮他姐姐把衣服提了,姐弟俩一起回家去了,留下我孤独地楞在那里,无尽的黑夜向我袭来,近处田野里蛙声一片,不远处树上知了卖力地叫着,我抬头望天,月亮弯弯,繁星点点,不知道哪里是牛郎织女,哪里是他们一年一度相会的鹊桥。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