亘古祭坛23

2019-6-9 14:06
6630
兴木琰  入门写手 | 来自手机 |阅读模式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第二十三章再拜师门

  风玄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一眼,艰难的提着亘古剑爬出了土坑,这个时候,他才稍感放松,那被压抑许久的心情才得以释放。
  接下来,就是该回帝煞门一趟了。
  一个人失去一切,孤独远行的时候,他最在乎的是曾经和自己有关的人或事,因为那样他才会记得自己曾经的样子。
  从怀中掏出那块平淡无奇的碎石,风玄再也没有感受到什么特别的气息,好像这个时候它真的就只是一块再普通不过的石子罢了。
  一行车队在丛林中翻山越岭,一路上马车晃晃悠悠。
  风玄喜欢半靠着车尾想事情,路上的风景也能尽收眼底。
  马队中有年轻的男子哼着情歌随行,逗得同行的芳龄少女们是又羞又臊,这是他们日常最有趣的事情了。
  风玄时不时的亦是莞尔,这是离开帝煞门后他觉得最轻松的日子了。这个时候他不免想起了一个小丫头,她在身边的时候吧,自己也少了一些寂寞。
  天色渐暗,南陵的某处荒野里射来了一道青光,青光速度极快,如流星一般划破夜色降落在一个巨大土坑之旁。
  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影从慢慢消散的青光中浮现,他头戴紫金冠,身着一套红黑相间的道袍,面容俊逸儒雅,虽是书生气象却又在举手投足间尽显威严。
  “二弟,三弟!”
  中年男子微微皱眉上前查探,一番感应之下他眉梢渐缓,只见他的右手在空中一招,一个白玉葫芦瓶就出现在了手中,他剑指向着二人指去,从白玉葫芦里便射出一道道清光来。
  青光在男子的指引下瞬间进入躺在地上的二人身体,只在数息之间,因受伤严重的二人便幽幽的睁开了双眼……
  “二弟三弟,究竟是谁伤了你们。”
  男子负手而立,他不经意间露出的一丝情绪竟令山风颤抖,大地轰鸣,一道道细密的裂纹从他的脚下延伸而出,瞬间遍布了周围数里。
  他立在那里,就像是天地的中心,一股威严自他的周身散发,令刚刚苏醒的二人都不免心中一惊。
  风玄的返程之路异常顺畅,他隐于车队之中,过起了凡人的车马生活。
  照目前的行车速度,风玄预计还有半个月就能到帝煞门地界了。
  离开的时月不久,此时的风玄竟有了一种近乡情更怯的感觉。想起过往的岁月,他只能长长的饮了一杯酒,对着夜色一叹。
  就在一日前,他听到了一个消息。
  帝煞门六长老的女弟子要出嫁了,所嫁之人他也知道,正是青芒宗宗主的独子——陆忠海。
  初闻这个消息之时,风玄在人群中一呆,直到街上的人都走稀了,他才幽幽醒来。
  曾以为早已放下的人,在得知她即将嫁为人妇之时亦不免心中触动,那渐渐遗忘的感觉好像在记忆深处的某个地方一瞬间全部涌了出来,心中五味杂陈,他夜不能寐,往事仿佛只在昨日,离开前的雨夜到了今日还是记忆犹新。
  那雨亭下撑伞的白衣少女,大雨倾盆之中,雷电划破夜色映照她绝美的脸,那复杂的眼神,那难言的情绪,是那么深,以至于在他的记忆里那么的清晰……
  爱情就像一滴水,当它分开了之后,可能会和别的水珠相融,但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曾经的那滴水了。
  进入帝煞门的地界后,风玄离开车队独自前行,他心中分得清楚,此行前来,只为了获知自己身世的消息。
  至于那个人,他希望自己可以遗忘在记忆之中。
  他没有必要祝她幸福,也没有必要再见她,遗忘如不曾相识,也许才是最好的结果。
  风玄被帝煞门逐出门墙的事在整个帝煞门之中几乎是人尽皆知,所以他没有以着真面目示人,而是打扮成了一个四五十岁留着长胡子的中年道士上山。
  在帝煞门中,每个月登山拜访的凡间道士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所以风玄很顺利的就上了山。一路上还碰上了几个采风的道人,他们见风玄容貌英俊举止不凡,便邀他一同前行。
  一路上众人有说有笑,他们中有人好山野奇闻,有人好吟诗作对,有人好修仙八卦,没一会儿他们聊着聊着就聊到了此次帝煞门与青芒宗的联姻婚礼。
  有人说此次婚礼邀请了所有三门五宗的掌门长老以及门内重要弟子,光婚礼所需的客房就早早提前准备了七个月,各种佳肴更是来自海外深山,传言当中不乏有令人青春常驻,百病不侵的仙家灵果。凡人若是吃下一颗,虽不能腾云驾雾却也能增寿百年。
  风玄无意与他们交谈,一路上的心思都在它处,他一路上都在观察着帝煞门如今的情况,却见打杂的弟子减了大半,余下的人也是垂头丧气,不情不愿的样子。
  “你们听说了吗?新娘子之前可是还有一个情郎,好像是帝煞门中某个长老的弟子,只是后来不知怎么就叛出了帝煞门。”
  就在此时,一个道人对着众人说道。
  众人立即来了兴趣,连忙发问。
  “你从哪里听来的,不会有假吧,快与我们说说。”
  那人喜见众人的反应,不紧不慢的说道。
  “此事我可是听帝煞门中几个外门弟子说的,绝对假不了。”
  他捋了捋胡须,颇有说书人的风范。
  “听说啊,这新娘可是帝煞门中出了名的美人,喜欢她的人多不胜数,这帝煞门的叛徒就是其中之一,为了追到意中人,他连续好几个月都在门前等着,风吹雨打都没间断过。你们知道,这女人的心啊她是肉做的,慢慢的就受不了这种痴情的追击,两个人也就好上了。可是啊,这好景不长,后来……”
  男子说到这里故意拉了一下腔调,心里寻思着先吊一吊众人的胃口,果然众人中立即有人发出了声音。
  “后来怎么样了,你倒是快说快说。”
  男子看着众人急不可耐的样子心中得意,捋了捋胡须后方才缓缓的说道。
  “后来有一天,青芒宗的少宗主登门拜山,这俊男美女相遇那是自然擦出些火花,这青芒宗的少宗主人不仅长得英俊潇洒,就连修为也是甩了同龄人一大截,两相对比之下那熟优熟劣自然一目了然。听说后来这新娘子下山与这青芒宗的少宗主没待多久,两个人就走到一起私定终身了,这不那傻小子在山上还不知道情况,傻傻的登门提亲,果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拒绝了。听说提亲那天,青芒宗的少宗主带着宗门长老也来了。两拨人马相遇,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
  人群议论纷纷,固执己见。
  “哎我说,这情敌相见,怎么着也是分外眼红拔刀相向吧,要是我,奶奶的,看我不削他。”
  对对对,削他!
  “诸位诸位……”
  男子举起双手下压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道。
  “这情敌相见呢,那必然是争个你死我活了,这不在大堂上就动起了手了。”
  对对对,就应该是这样。
  那谁赢了,依我看当然是少宗主技高一筹了。
  说话的男子皱了皱眉头,遗憾道。
  “这结果嘛也不太清楚,后来是双方长老出面阻止了事情的发展,你们知道,这帝煞和青芒一直都是关系比较要好的两个门派。”
  嘿,都这份上了还……
  说话之人见两个帝煞门的弟子走过,赶紧将声音收了回去,大家也都就此作罢,不再在这件事情上过多讨论。
  两个帝煞门的弟子边走边谈,他们的说话内容也没有对外人避讳。
  “师兄,你听说了吗,此次怡师姐的婚礼我们宗门许多长老都去了,唯独三长老那没有一个人过去,害我们还得去打扫值班。”
  两人中那个年纪较长的人嘘了一声,低声道。
  “这话你可别让三长老听到,你才来不久不了解情况,一会到了你啥也不许说,抱怨也不行!”
  “哎呀师兄,什么情况这是……”
  两个人交头接耳的从风玄的身边走过,他们谈话的内容自然是被风玄尽皆都听到了耳中。
  师父……
  风玄的心一颤,仿佛又看到了那个坐在屋前等待自己归来的白衣人。
  他的眼睛微微湿润,一个人抄着小道独自走上山来。
  帝煞门三长老应修郎的住所位于两座小山峰的交界处,这里有翠竹青柳,瀑布山泉。风玄记得,师父最喜欢的事情是坐在瀑布山下的泉中小亭里饮茶悟道,有时候会静坐上来好几天。
  再入此山,两旁风景依旧,但风玄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风玄。
  一种失落与迷茫感弥漫在心间,风玄脚下的步伐不渐觉已经慢了下来。
  往事入心头,如万杯烈酒灼心,再临故土,已成弃子无根。
  幽幽琴声伴着瀑布和鸣,自那两山的交界处传来,风玄脚下一顿,双目通红的看着声音的来处。
  昨夜飞鸟归巢见两燕雀齐飞,万株桃花盛放处酿得一壶浊酒,客人可否前来共饮乎。
  师父!
  那平淡出世之言依如过往的风采,风玄脑海中不禁浮现一道白衣身影来。
  他于亭中抚琴,黑发如墨随风而动,两山瀑布如烟如雾将泉中小亭包裹,恍如世外仙缘。
  风玄寻声而来,不多时已入了亭中。
  应修郎一曲到半,整个人随着音律而动,黑发白衣在音律中共舞,无垢无尘。
  风玄静静的倾听,那琴音仿佛述说着深深的往事,寄托着深沉的思念以及期望。
  琴音在最为激荡之时乍然而止,应修郎身形一顿,双手压在琴弦之上缓缓收势。
  他抬起了头望着风玄,风玄亦是望着他……
  四目相对,万千话语尽在不言之中。
  应修郎倒了一杯酒向风玄递来,二人共饮了这第一杯。
  “我知道你会回来的,只是不知道你会先来这。”
  应修郎饮了杯中酒后对着风玄说道。
  风玄不语,许久之后才道。
  “我还可以像以前一样称呼您为师父吗?”
  应修郎盯着杯中酒,淡淡的说道。
  “只是一种称呼罢了……”
  风玄的心中触动,问了一声。
  “师父,您这几年可好。”
  应修郎手中的酒一抖,他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风玄的脸说道。
  “你,瘦了……”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知道创宇云安全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