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我有个哥哥,比我大四岁,天生就带着痴傻的劲,说的难听点,就是个二傻子,但我爸妈特宠他,而我,脑瓜子活,却备受冷落,从小到大,无论穿的还是用的,我都是捡哥哥剩下的,这让我心里很不平衡。听村里人传,我哥是我爸妈亲生的,我,只不过是他们从外地捡来的。
09年夏天,我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这是天大的喜讯,我灰暗的心亮出了一个希望的口子,但紧接而来的却是晴天霹雳,我父母说没有供我上大学的钱,让我死了这条心,我怎么求他们都没用,只得含着泪认命。
没过几天,我家突然出现了一个女孩,她的皮肤很白,五官精致,特有气质,一看就是大城市来的女孩,第一眼见到她,我的心就噗噗跳个不停,山沟里长大的我,真的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女孩。
后来,我才知道,她叫小玥,是我爸花光全部积蓄买来给我哥做媳妇的,听说,她还是个黄花大闺女!
原来,我爸说没钱供我读大学,是把钱都用在我哥娶媳妇了,以前无论我爸妈怎么偏心我都能忍,但读大学是唯一改变我命运的机会,他们却残忍的把这机会给剥夺了,我不甘心,我痛恨老天的不公平。那晚,我躲在被子里哭了一夜,感觉自己被世界抛弃了。
经过短暂的相处,我发现,小玥是个特安静的女孩。估计是被人贩子洗过脑,她没跟其他买来的媳妇那样大吵大闹试图逃跑,不过,她的安静似乎有点过了,从不说话,从不出房门,就像个木偶一样,成天面无表情,家里人都觉得她是受刺激过度,变傻了,只有我能从她眼神中读出,她是正常人。
很快就到了农历的七月初七,我傻哥哥大婚的日子,这天,我家充满了喜庆热闹的氛围,村里大部分人几乎都过来喝喜酒了,连一些地痞流氓也来凑热闹,他们甚至叫我哥入完洞房把媳妇借给他们玩玩,我哥竟然就傻呵呵的答应了,这些话落入我的耳中,刺激着我的神经,我憋着气不由的端起了酒杯,那是我第一次喝酒!
喝的正有点晕,我哥突然醉醺醺跑到我身边,让我先把他媳妇抱回洞房,他还要继续喝酒,我偏过头,看向了人群中的小玥。
这一刻的小玥特别的美,红晕染上了她白嫩的脸颊让她看起来更有女人味,只是,她的表情是那样的不悦,一群小年轻正给她灌酒,有的还借机揩油,看到小玥那无助的眼神,我心不由的一紧。我二话不说,站起身冲过去一把抱起她就往新房跑,这是我第一次碰女人,感觉全身的热血都上涌了,闻着她身上散出的女人青春的气息,看着她完美无瑕的脸,我越发的不淡定了。
来到洞房,我把小玥轻轻放在了红色的喜床上,想着转身离开,但我根本挪不动步子,外面很吵,新房却很静,静的我都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借着酒精的作用,我的脑海里浮出了许许多多的画面,想到爸妈的不公平,我很不甘,想到我哥马上就要和这么漂亮的媳妇入洞房,我很不爽,一系列的偏激想法不停的涌上心头,我甚至有了先得到小玥的心思。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我突然就扑到了床上,扑在了小玥的身上...
我很狂躁,一上去就吻住了她的嘴,这是我的初吻,很生涩,嘴和嘴的碰撞摩擦让我的心跳越来越快,我完全乱了,理智全无,正当我想着进一步动作时,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把我给推开了,我猝不及防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而此时,小玥已经站在床头,拿着一把剪刀狠狠对准了自己的脖子,她的眼眶里满是泪,眼神尽是失望。
静静的对峙了几秒,小玥艰难的张了张她颤抖的唇:“葛天,我原以为你读过书,会跟他们不一样,没想到你也是个变态,禽兽,你要是再敢动我一下,我立刻死给你看!”说着,她拿剪刀的手一使劲,脖子都渗出了血来...
瘫软的我脑袋突然就炸开了,原来,小玥不是哑巴,原来,她一直在隐忍,而我,竟然无耻的做出了禽兽事,面对愤恨的小玥,我不知道怎么反驳,支支吾吾半天,我才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小玥的眼泪顺着她的脸颊滑了下来,她痛苦而决绝的对我喊道:“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带我离开这里,否则,我立刻死在这里,我宁愿死,也不会如你们家的愿,我不可能跟一个傻子过日子!”看着她白嫩的脖子上渗出的鲜红的血,我的心刺刺的痛,我很慌,很怕,我紧张的张着口,重复着不要。
小玥是个聪明的女孩,她看出了我的动摇,她开始求我,诉说她心里的苦,说了很多,还说只要我放她回去,她家里会给我钱,她的这些话好像准备了很久,好像她早就准备说服我了,而我,其实没有很认真的听她全部的话,我只是感觉到了她的痛,她的难,感觉她和我有着同病相怜的苦楚。
我依旧坐在地上,但我的眼神却开始慢慢变得坚定了,许久,我才抬起眼,深深的看着小玥,一字一句道:“好,我带你走!”
当晚,趁爸妈他们都还在外面招待客人,我拿好手电,带着小玥从后门悄悄的离开了。
一路上,小玥还是一只手拿着剪刀警惕着我,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走到了崎岖无人的山路上,她才放松了对我的警惕。我们村在非常偏的大山之中,一般人根本找不到出路,尤其是晚上,就连我这个土生土长的本村人,走的也很艰难,夜路非常崎岖,荆刺满地。
走了几个小时,我们才终于走出了山路,来到了大路上,因为怕后面会有人追来,所以即使到了大路,我们依旧不敢怠慢,依旧不停的往前走,直到天色开始微微亮,我们才终于看到了希望,路的尽头一辆大巴正朝我们驶来,已经疲惫不堪的小玥看到大巴,眼神立即就亮了,她想都没想,很快蹦到了大路的中央,对着前面的车用力的挥舞着双手,那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不知道为什么,我却高兴不起来,只是轻声对着雀跃的她淡淡道:“车来了,你坐着它可以进城,城里的路我不认识,你自己回家吧,我先回去了!”说完,我转身离开。转身的那一瞬,泪花子从我的眼里闪了出来。
刚走两步,我身后就传来了小玥清脆的声音:“葛天,你不跟我一起走吗?你就这么回家,你爸妈一定会打死你的!”
我顿住脚,回头看着她,道:“不了,这里是我的家,我不能离开!”
小玥的脸色在微光下显得很憔悴,她的眼神里有感激,更多的是凝重,她很认真的看着我说:“可是,我答应给你钱,你不跟我走,我怎么叫我爸把钱给你!”
听到这,我笑了,眼里的泪花都笑落了下来,我猛然加大音量,对着她低吼道:“听着,我放你走,不是为了钱,我不图你什么。我是我家唯一念过书的人,我懂法,我知道买卖妇女是违法的,我放你走只是不想他们一错再错,如果你有心报这份恩情,我只求你,别报警!”说完,我再次转身离开,没有回头!
为了不让小玥看到我崩溃的情绪,我加快了离开的步伐,小玥的声音不停的在我身后响起,但都被停下来的大巴的喇叭声掩盖了,我听不清她说什么,我也不想听。
回去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我要把小玥放走,真是因为怕父母犯法?还是怕小玥死在我面前?亦或是,怕我的癞蛤蟆傻哥哥玷污了她?
多年后,我才想通了,都是因为一见钟情!
刚走回村口,我就被一群来势汹汹的村里人给绑回家了,我家里此时已经人满为患,我爸妈也很快从外面赶了回来质问我,我没做无谓的狡辩,承认一切,我爸妈火冒三丈,提起家伙对我就是一顿毒打,连我哥都疯了一样揪着我的衣服让我赔他媳妇,甚至我家亲戚都气不过,一起愤恨的揍起我来,那个晚上,我被他们打的直接昏死了过去,皮肉开花的痛我似乎都感觉不到了,我只知道,等我醒来,我已经瘸了一条腿!
没人送我去医院,我拖着残废的身躯,还受到了更严重的精神虐待,不仅家人对我恨之入骨,就是村里人都看不惯我,我爸爸从此后走向了酗酒的不归路,每次喝醉他就拿我开刀,打骂都成了家常便饭,我瘸着腿承受所有,活是我干,但饭不给我吃饱,我的生活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但我并不后悔,最起码,小玥自由了,我不用承受着心里的煎熬,我以为,我会在这样的状态下过一辈子,但就在八月底的某一天,无法预测的变数突然来了...

如虎般凶猛的警察闯入了我们村,许多被拐卖的妇女被解救,许多拐卖妇女的村民被逮捕,包括我爸妈,我的生活因此变得更加面目全非,我受到了全村人的唾骂,毒打,所有人都以为是我惹来的警察,他们不允许我这个叛徒再待在村里,我百口莫辩,因为我心里清楚,就算是小玥报的警,那也是我的责任,我已经没法在这个生我养我的村庄待下去了,我只能收拾包袱,带上我存了N年的一点积蓄,如同丧家之犬一样滚出了村子。
越远离村子,我哭的越凄惨,无数种情绪积在胸腔,最深刻的是不舍情怀,我不放心年迈的奶奶,不放心我的傻哥哥,更愧对于我身陷囹圄的父母,我知道,害得我背井离乡家破人亡的是小玥,是她报的警,可无论如何,要怪也只能怪我自己,是我放走小玥,在放她走之前,我就应该想到这一切的后果,这惨痛的代价,都是我自找的。
我像一只孤魂野鬼一样在外飘荡了几天,来到火车站,看着人来人往,看到那些拖着行李箱的大学生,我萎靡的心突然有了一丝触动,老天的捉弄让我不能像个正常孩子一样上大学,可是,那个城市,那所大学,毕竟是我的梦想,就算我没钱报名,但至少,我要去我梦想的地方看一看,想到这,我立马拿出了我连住旅馆吃饭都舍不得用的钱,买了张火车票,踏上了寻梦之路。
开学高峰期,火车里面像个杂乱的市场,各种人挤人,我买的是站票,20小时的路程,我几乎都是站着的,因为火车上的东西太贵,我舍不得买,就那样空着腹忍着渴挨了一路。
终于忍到了终点站,一下火车,火热的太阳就把我照的眩晕,我夹着满身汗来到一家小店,想买瓶水喝,可一掏口袋,我才发现,口袋破了,省吃俭用的钱,一分都没了,顿时,我的双腿一软,整个人瘫在了地上,无助的泪再次落了下来,原来,不仅我村里人坏,外面的世界更是人心叵测,我忽然觉得,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好人。
这晴天霹雳的打击抽光了我仅剩的体力和意志,我艰难的抬头看了眼毒辣的太阳,这一刻,我屈服了,我屈服于现实的生活,屈服于不公的世界,梦想是那么的遥远,身无分文精疲力竭的我,要怎么才能爬到那所梦想的大学?
虚弱的我再也承受不住阳光的直射,我无力的低下了头,被刺痛的眼睛里的泪滴在了地上,这时候的我,连乞丐都不如,乞丐还有乞讨的力量,而我,失去了所有,包括那微弱的希望,我累了,想睡了,可,就在我准备闭起双眼的那瞬,一张十元的钞票如同璀璨的金子一样飘洒在我的跟前。
我顿时明白了,有人把我当乞丐了,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羞耻,相反,我绝望而冰冷的心忽然有了一丝温度,我忽然相信,这个世界并不是完全的冷漠,好心人也是存在的,我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生存的希望,我带着这丝希望,捡起了地上的十元,抬起脸,想跟好心人说一声谢谢。
或许是存在某种感应,在我抬脸的同时,那个给我钱正提着粉红色小行李箱的女孩也突然回头看向了我,当我们四目相对的那瞬,一股激流淌过了我的心头,我傻了,呆了,不远处的那张脸,那么熟悉,她不是别人,正是,焕然一新的小玥。
阳光下的她那么的耀眼,那么青春靓丽,她的美,闪着特别的光,刺激着我的眼,我的心,我的心在剧烈的颤抖,而小玥的眼神里也同样露出了诧异,她不可置信的对着我挤出了两个字:“葛天?”
这时,一个打扮得体的中年男人走到了小玥身边,他随意的打量了下我,再对小玥问道:“玥玥,你认识他?”
我不知道我仅有的意识还能支撑多久,我只知道,我很乱,脑袋像是炸开了锅,我好想冲到她身前,质问她是不是她报的警,问她为什么要害的我连家人和家都没了,可我没有这么做,这事最终都是我自作自受,如今的我像一只狗一样趴在她面前,我不想这么不堪,更不愿在她面前摇尾乞怜。
我艰难的爬起身,用尽全身力气深呼吸了一口气,我没有看她,只是用普通话掩饰住我那一口方言淡淡回道:“对不起,你认错人了,谢谢你的钱!”说完,我转身,一瘸一拐的坚强离开...
这一刻,我不再懦弱,反而有种从心底喷发而出的豪迈感。
小玥并没有叫住我,但我能感觉到,我的后背火辣辣的烫,那是她炙热的眼神在一直注视着我,但我依旧没有回头,只拼尽我所有的力量以最快的速度艰难的走出了火车站。
来到小卖部,我拿出小玥给我的十元钞票放在鼻尖上深深的吸了口气,再递给老板,买了瓶水和一块面包,解了渴,填了饿,拽着找回的零钱,我毅然决然的踏上了去大学的路...
从公交下来的那一瞬,恢弘壮阔的大学校门一下摄住了我的魂,我怔怔的看着源源不断的学子从那气派的大门涌进校园里面,此刻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我多么想和他们一样,满怀着热忱和希望朝梦想校园走进去,可最终,我只能低下头,瘸着腿,在这样欢快的氛围中独自落寞的朝里走!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踏遍了学校的每一寸土地,校园里所有的一切像毒一样牵动着我的心,一栋栋大楼,一棵棵大树,葱郁的花草,热闹的人群,欢声笑语,全部都是那样美好,可这些美好都不属于我,我却舍不得丢弃,我舍不得离开,即使做不了这里的学子,我也要守在这里,守着我的梦想。
想到这,我马上开始了在学校找份工的行动,但,愿望如此坚定,现实却那么赤裸裸的残忍,问过学校商业街的每家商店,去了每一个食堂,最终没一处肯收我做打杂的,也许连他们都不希望我这肮脏的残废,玷污了这圣洁的校园。
磕磕碰碰多少次,受尽了多少的冷眼打击,我还是没有放弃守在这个大学的想法,无家可归的我,似乎已经从心底把它当成了我的第二个家,现实可以击碎脆弱的灵魂,但不能轻易击垮坚强的意志,我拖着无力的身躯不停的寻找,不断的坚持,终于,老天开眼了。
我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饭馆找到了活,老板是一对四川夫妇,也不知道他们是看我可怜还是确实缺人才招的我,虽然工资不高,但我还是很感激。现在正值开学高峰期,菜馆的生意很火爆,我一来就忙的要命,不过,吃饱了饭的我干起活来还算麻利,再忙我也能应付的过来,而且,我读过书,平时还能帮老板记记账。看到我这个瘸子卖命的表现以后,老板主动给我加了200块工资。
就这样,日复一日,我每天忙碌着,吃饭吃客人剩的,住就住在饭馆,也相当于帮老板看店。工作很忙,但只要一得闲,我就会往学校里跑,这是对于我所有的忙碌最好的犒赏,有时候,我偷偷溜进教室旁听,有时候,我会潜入图书馆偷偷看书,而更多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树荫下,看着大一新生军训,感慨万千!无数次,我期待自己是众多迷彩服中的一个,可现实很快就会把我敲醒,虽然愿望仍然是愿望,但现在这样能依偎着学校打工的生活,我也算满足。
很快,我在饭馆工作都半个多月了,老板已然对我深信不疑。这一天,刚好是新生军训的最后一天,我跟往常一样在后厨帮忙,忽然,饭馆仅有的两个服务员紧张兮兮的跑到厨房,说前面餐厅有人闹事,闹的还挺大,她们来这躲躲,我身旁的厨师慌忙去叫老板,而我,依旧一刀一刀,认真的切着我的萝卜!
我表面装的很平静,但我心里一直在祈祷,祈祷那帮人别打到厨房来殃及无辜,我不想自己好不容易获得的平静日子被打破,但,萝卜切到一半,我的身体突然像被电击一样整个顿住了,那熟悉的呼喊声,一声一声的传入我的耳中,我强作镇定的心开始剧烈的跳动。跟中了邪一样,我毫不犹豫的就放下了手中的菜刀,一瘸一拐的跑出了厨房。
此刻的餐厅,混乱不堪,我停在角落,紧张的朝人群中张望,当看到那张脸时,我再也遏制不住的浑身颤抖了起来,火车站一别,我以为我的人生中再也不会有她,我以为我可以和不堪的过去彻底的告别,但我怎么想得到,她又一次猝不及防的闯入了我的视线。

我现在看到的小玥,和上次又有了些变化,一身迷彩服的她显得那么的意气风发,经过军训的洗礼,她的脸上脱去了简单的稚嫩,独留了另一种坚强的魅力,对比她身旁那跟非洲煤矿逃出来一样已经被吓呆的女生,小玥的美更衬得鲜明,但,也许就是因为美的太出众,才招来了那些混子的纠缠。
面对他们的围攻,小玥跟疯了似的完全失去了理智,她的眼里迸发出无穷的怒火,所幸的是,小玥并没有受伤,反而其中一个混子好像受伤了,眼前的景象显而易见,肯定是那几个混子喝多了调戏了小玥,小玥防备心强,用啤酒瓶给那个混子开瓢了。
或许,其他人想不通一个女孩子怎么会这么猛,但我清楚的知道,小玥曾被人贩子拐卖过,她的心里留下了巨大的阴影,没有安全感的她,面对这样的场景很容易就会失去理智。不过,不管小玥怎么反抗,她毕竟是个弱女子,终究抵不过那群无耻的混混!
眼看她被那些人往外扯,我却不为所动,我心疼她,可我没法救她。我深刻的尝过英雄救美的代价,那是断了一条腿又家破人亡的代价,而且,那几个打着赤膊的混子,个个身上都刻着纹身,猛虎在他们身上看起来比真老虎都要凶猛,别说我这个瘸子,就连饭馆外众多健全的旁观者,也没一个敢出头说情的。
我混在旁观者的角色里,眼睁睁看着眼前的一切,但,就在小玥被他们无情的拖到饭馆门口时,疯狂挣扎的小玥突然瞟到了人群里的我,瞬间,她就变的安静了,安静的就像从前在我家那样,我分明看到,她那双注视我的眼里,有惊讶,有恐惧,有无助,更有深深的祈求。
我仿佛在时光穿梭中瞬间回到了我哥结婚的那天,各种情绪再次涌上了心头,我被她那祈求的眼神感染,一股蛋疼的正义感油然而生,情绪的崩塌击垮了我防备的城墙,我忘了曾经惨痛的代价,忘了现在自己的处境,我只知道,这个和我同病相怜的女孩不能被摧残。
我不自觉的捏紧了拳头,突然就张嘴冲着那群王八犊子大声吼出了两个字:“住手!”
我的吼声如洪钟,铿锵有力的那两字直接冲破了人群传到了那群虎背熊腰的混子耳中,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我身上时,我才猛然惊醒,完了,我鲁莽了。
狗都不如的我怎么能充当英雄,但话都出口了,我也不可能把它收回来,没法,我只能挺直腰,一身正气的盯着那群虎狼,希望能用我正义的眼神感化他们,显然,我这个想法太天真了,他们没被我唬住,倒是被我惊到了,其中一个体型魁梧的赤膊男用他的牛眼瞪着我,吼道:“怎么,小子,你想多管闲事?”
他说完,其他混子也一起冲我瞪起了眼,那些凶狠的眼神都能杀了我,连我老板都吓的在我身后轻声喊道:“小葛,别乱来!”
旁边看热闹的人也全都对我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谁都没法理解我这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么敢和那些人起冲突,说实话,这一刻我真的想退缩了,但再次触到小玥那带着喜悦和期待的眼神,我还是不受控制的来了力量,在众人的注视下,我竟然就那样边走向那群人边说着:“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放了那个女孩!”
我不走路还好,这一走,所有人都知道了我是个瘸子,瞬间,那些混混就跟发现了天大的笑话似的全都前仰后合的笑了起来,其中一个头毛染成金色的混子边笑边狰狞着脸冲到我面前,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提着我狠声道:“你个死残废,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你说放就放?那娘们把我兄弟的头打破了,你想一句话解决?你他妈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否则我把你另一条腿打断!”
金毛的话音一落,他兄弟的嘲讽笑声又尖锐刺耳的响了起来。
我咽了下口水,透过他们的笑声加大音量喊道:“你们放了她吧,我可以赔你们医药费!”
这下,所有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们彻底被我激怒了,尤其是金毛,他二话不说对着我的脸就是响亮的一巴掌,我一个踉跄被扇的趴在了桌子上。
这金毛或许觉得我损了他的威严,想拿我立威,扇完巴掌他又过来对我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还边破口大骂:“我他妈让你出头,让你不识相,你个死瘸子,真当我兄弟的头是物品了,说句话赔点钱就了事了?”
我闷着声,扛着打骂,金毛越打越起劲,一直打到我跪在地上,他才弯下腰,轻蔑的拍着我的脸,鄙视道:“软了没,残废,还敢不敢多事,啊?”
我苦笑着抿抿嘴,轻声道:“如果打我可以让你们解气,你们就尽管冲我来吧,求你们放过那个女孩!”
听到这,金毛立即直起身倒吸了一口气,这一回,他彻底毛了,抄起桌上的啤酒瓶就对着我的头狠狠的砸了下来,瓶子碎了,我趴下了,金毛这才骂骂咧咧的离开了。
我软软的瘫在地上,艰难的抬起了头,睁开被血模糊了的双眼,看向了那群混混。原以为,他们拿我撒气了,会放过小玥,可是,我错了,他们依旧强行拽拉着小玥。我也算明白了,这伙混蛋,明显是看重小玥的美色,借着兄弟被小玥所伤为由,光明正大的拉走她想占她的便宜。
我不是没有自知之明,但我实在受不了小玥被欺负,她以前被拐卖过,心灵已经很敏感很脆弱了,要是再受刺激,她就算再坚强也会疯的。
被强拉的小玥这会儿正回头泪流满面的看着我,我不知道她那泪水是因为对自己的无奈还是对我的同情,我只知道,它给了我力量,我就算再渺小,也不能没有血性,这一刻,我好像忽然拥有了男子的气概,蓄积起了所有力量的我,捡起地上破碎的玻璃片,猛地就站起身,像疯狗一样冲向了那伙混子。
我强忍着瘸腿带来的剧痛,飞快的闪到一个穿背心留着长刘海的混子身后,我很确定,这个由始至终一声不吭只在旁边抽着烟的长刘海,就是这伙混子的头头。
而当长刘海听到动静准备回头时,我的一只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头发,另一只手拿着瓶子碎片也在悄无声息间顶向了他的脖子,由于太激动没控制住力道,长刘海的脖子都被我刺破了渗出血来。
其他混子这才发现不对劲慌忙的回过了头,在他们露出惊恐之色的那瞬,我已经竭尽全力发出了愤怒的咆哮:“给我放了那女孩,不然我杀了他!!!”
这声嘶力竭的咆哮穿透了每个人的耳膜,那群刚刚还不可一世的混混瞬间慌了,大家纷纷叫嚷着,让我放了他们大哥,不然剐了我。虽然他们的气焰依旧嚣张,但我明显感觉到那里面少了点底气,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懂,有王牌在手,我怕谁。
看他们还在叫嚣,我握着玻璃片的手不禁加大了力度,玻璃都刺进了长刘海的皮肤,鲜红的血沿着他的脖子流过了他的锁骨,随即,我红着眼,扯着嗓子再次咆哮道:“我说,放了那女孩!”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我这不要命的疯子,真吓坏了现场的所有人,别说那伙金毛红毛,就连一直很淡定的长刘海都惊出了冷汗,他连忙示意他小弟放了小玥,同时还威胁我道:“小兄弟,别乱来,你放了我,这事就这么算了,否则,你赔上自己的性命都不够!”
我没管他,只盯着被混子们松开的小玥,冲她喊道:“你先离开这里!”
小玥哭的比先前更厉害了,我能从她恐惧的眼神里读出,她怕我乱来,更怕我出事,她迟疑不走,只焦急的冲我喊道:“我走了你怎么办?”
我咬咬牙,狠狠道:“我有办法逃走,你快点先离开!快!”
说完,我转眼盯向了跟小玥一起来的小黑姑娘,叫她赶紧带小玥走,已经被吓呆的小黑姑娘这才回过神,强拉着小玥离开,也许是怕我真做出傻事,也许是怕那伙混子反悔再把她抓起来,小玥终于还是一步三回头的被小黑同学拉走了。
直到小玥那充满担忧和感激神色的脸消失在我的视线,我才算释怀,嘴角都不由浮出了一丝笑,这是解脱的笑,更是一种脱胎换骨的笑,从小到大,不论爸妈如何偏心,对我怎样打骂,我都没半点反抗,甚至被同学欺负嘲笑,我都不敢反驳,从来我都是逆来顺受,而今天,此时此刻,我竟然踏出了勇气的第一步,我敢于和别人对抗,我敢豁出命去反击暗势力,我终于在自己身上找到了真正的男子汉气概。
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现在我看到了那群为虎作伥的家伙恐惧的表情,小玥走了,我手上的劲道却一点没放松,他们都怕了,怕我这个疯子真把他们大哥给解决了,连长刘海说话的语气都软了,他不敢再威胁我,还带点祈求的让我放了他,说什么都好商量,他们刚刚只是跟那女孩开个玩笑,并没有恶意。
我不傻,知道我放手的后果,从一开始,我就料到了自己的下场,我逃不掉,也不会逃,毕竟,我要是完好无损的逃了,这伙地痞流氓一定会去找小玥报复,那我反害她了,所以,等确定小玥已经安全回到校园后,我边缓缓的把玻璃片从长刘海的脖子上移开。一边对着那群豺狼般的混子悠悠道:“对不起,我只是不想看到这么多男人欺负一个女生,你们憋了气,就冲我来撒吧,我甘愿承受!”
说完,我轻轻的闭上眼,彷如将死的战士那般充满了豪情壮志!

显然,这群人不会被我的壮志所感动,随着我手中玻璃碎片砰的一声落在地上,气势汹汹的他们疯狂的奔向了我,很快,拳与脚如雨点般击在我的身上,我瞬间就被打倒在地,身体的疼痛已经无法刺激我的神经,任凭他们怎样蹂躏,我依然一声不吭,相比被我爸打断腿的憋屈,感觉这次的摧残,要豪放太多。
渐渐的,我在这样豪迈的疼痛中陷入了昏迷!
醒来后发现自己在一家小诊所,所幸,头脑还清醒,四肢也能动,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正挂着点滴,耳旁传来的是诊所挂钟上秒针滴滴答答的声音,我忽然觉得,这空落落的心里是那么的凄凉,脑海里浮现的还是昏迷前那壮阔的场面,可喧嚣之后,留下的只是一片落寞,还有我这受伤的身躯。
我摸了摸包着纱布还隐隐作痛的头,轻轻的闭上了眼,没多久,厨房同事来了,他帮我付了医药费,等我打完点滴,他便扶着我回了饭馆。
老板亲自到门口迎接的我,顺便夸奖了我,夸我有义气有胆量,好一番夸赞之后,他才低声进入了主题,说我得罪了这一带的地痞,那些人跑的时候都放话说以后见我一次揍一次,而且,警察也拿那些混混没辙。老板怕事,不敢留我了,还给我准备好了一个月的工资,算是给我的补偿。
该来的还是来了,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但仍旧抑制不住的难受,这是我的第二个家,如今又没了,想要的平静生活再一次被毁了。
小玥,似乎是我天生的克星,两次救她,两次让我付出那么惨痛的代价,受伤我不怕,我只怕变成飘零的狗,孤苦无依。从小生长的家没了,我以为我可以依附着这所梦想大学生活,可这个克星却也在这里读书,我真的不想和她再有任何的牵扯,虽然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没法怪她,但如今我只想远离她,越远越好。
从老板手中接过不算厚但对我来说却沉甸甸的第一份工资,背起我的包,再对老板说了声谢谢,我便转身离开了饭馆,暴晒了一个多月的城市这会儿却飘起了蒙蒙细雨,连老天都在为我这悲惨的处境哭泣。
今夜静的出奇,我一个人走在雨中,内心苍凉,这条瘸腿被小混子打了之后变得更加不便了,我忍着痛,迎着细雨,一瘸一拐的朝大学校门缓缓走去。
路不长,我却走了很久,站在校门外,看着里面灯火通明的教学楼,我满面忧伤,泪水不知何时爬满了我的脸,所有的痛和不舍都凝聚在这泪水里,我不敢大声哭泣,只能静静伫立,许久许久,我就这么立在雨中,一直痴痴的凝视着它,凝视着这个承载着我梦想的大学校园。
飘扬的铃声忽然敲响了宁静的夜,我才终于回过神,狠狠的抹了下眼泪,我便转身,准备离开,可就在这转身的一刹那,我看到,雨夜中一个身影正打着一把伞立在我身后。
虽然她换了一套装束,但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也不知道是不是怕混子的纠缠,她在一身黑色运动服的掩饰下还戴了顶鸭舌帽,即便这样,也掩不住她的美,小玥,还是那么的充满魅力,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只是这一次,我无心欣赏她的美,只想快速逃离。
于是,我故作淡然,假装没看见她,低着头,瘸着腿,径直离开。
在和她擦肩而过的那瞬,小玥终于开口了,她轻柔的问道:“葛天,你怎么会来这边工作?”
我转头,发现她那一双乌黑的眼正直直的盯着我,眼神清澈又明亮,我不敢多看她,怕心又动摇,忙低下头,看着被水染湿的地,淡淡的回道:“你放心,我不是跟踪你过来的,我来这工作之前,不知道你在这大学!”从她的话里,我听出了她的一丝疑虑,我不想让她误会我的目的不纯。
良久沉默,她才又开声:“你腿怎么了?在家里的时候都没事,是不是因为我?”
此刻,她的声音变的有些许伤感了。
我依旧低着头,淡漠的回道:“跟你没关系,我自己不小心摔的!”
小玥轻轻的哦了一声,继续道:“你为什么又要救我?不怕有危险吗?”这一回,她的声音已经有些沙哑了。
我还是不敢看她,我只知道,我不能动容,我必须和她彻底告别,不能再有一丝留恋,于是我继续冷冷回道:“呵呵,我不知道那个是你,只是老板说店里有闹事的,希望有人管管,我就出头了,跟你无关!”
小玥听了好像挺失望的,又轻轻的哦了一下。
我实在不想再纠缠下去了,干脆跟她直接道:“没事了吧?没事我就先走了!”说完,我立刻迈开步子。
没走几步,身后就传来了小玥的轻喊声:“你要去哪?”
我要去哪?我能去哪?我没有回头,只是丢给她三个字:“离开这!”
小玥连忙追上我,跑到我前面,伸手递给我一沓钱,边道:“这是我刚取出来的一万块钱,我知道有点少,但我现在只能拿出这么多,如果你觉得少,我可以再叫我爸寄过来!”
钱,对无家可归的我来说是多么重要的东西,可为什么此刻看到它我是那么的难受?它将我最后一点想保留的自尊都彻底摧毁了,如果说小玥先前的那点言语关心对我来说是些安慰的话,那么现在,她用钱来砸我的行为是真的惹怒我了,她到底把我当什么了?
或许从头至尾在她看来,我就是一个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人,为了钱,我在我哥结婚当天放了她,为了钱,我来到这学校,救她。
我承受了那么多,失去了那么多,最终却只是被当成一个连乞丐都不如的没灵魂没高度的小人,我真想扇自己两巴掌,我真想把钱甩到她的脸上,大声的告诉她我救她不是为了钱,一万块,能让我找回自己的家吗?能让我的腿立即好起来吗?能让我所受的耻辱所承担的苦全部消失吗?
怒火在胸腔里迅速燃烧着,我忍不住抬起头,愤愤的看向了小玥,让我蛋疼的是,特么的那张脸依旧是那么纯洁美丽,那眼神甚至还带点关心,我想冲她发火都发不出来,我努力的克制住自己,试着接受这可笑的结果,也许我所做的一切就只能用这一万块来抵消吧!我的失去,我的牺牲,虽然没有得到应有的尊重和理解,但起码不是一文不值。
想到这,我颤悠悠的伸出了双手,接过了小玥手中的一沓钱,咧嘴道:“我帮你做的都是举手之劳,今天也只是受了点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你能给我这么多钱,我知足了,谢谢!”
把钱揣进包里,我立马绕过她,瘸着腿快速的离开,这一刻,我只希望,我们之间的界限能彻底划清,从此,我不欠她,她不欠我,一万块,让我们两清了。
雨越下越大,我的眼泪又抑制不住的流,雨水混着泪水,让我满面仓皇,我不想让她察觉到我的脆弱,我要留着最后的一点尊严来坚强。
我跛着脚,走的很快很快,直到彻底消失在她的视线之外,我才突然仰头,哇的一声冲天咆哮,嚎啕大哭起来....
我的哭声淹没在滂沱的大雨声中,仿佛全世界都在为我哭泣,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不幸的人!!!

拖着狼狈的身躯,我踏入了对我来说陌生至极的酒吧,闪烁的灯光,澎湃的音乐,舞动的人群,疯狂的躁动,我淹没在人群里,独自喝着酒,一杯接一杯,听说酒精可以麻醉神经,让痛苦的人变得快乐,可为什么我喝了这么多只感觉头晕想吐,心中的烦恼也一点没有消除!
舞池里的人越跳越欢,那么多如蛇妖般的美女正围着一个高傲的公子哥尽情的扭着,狂舞着,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仿佛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别人能活的那么自信,而我要活的这么憋屈?未来的路那么长,我该怎么走?我要一辈子这么窝囊的活着吗?
不行,我不能自暴自弃,不管将来的路多么的崎岖,我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活出样子,要想改变这蛋疼的命运,唯有一个选择,那就是,上大学。
以前因为没钱没力量没勇气,我痛失上大学的机会,而今身上揣着一万块,我想,只要有一丝希望,我都要争取这个唯一改变我命运的机会。想到这,我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第二天,我剪了个头,买了套廉价的衣服,把自己整得稍微像个人样就直奔学校去了。
拿着录取通知书,我在学校四处奔走,到处求人,软磨硬泡,最终,学校还是同意接纳我这个迟来的小残废。
手续办好之后,我立马去了分配好的寝室,这是四人寝,我到的时候其他三人都在,一个正玩着游戏,我也不懂,只听到他在那喊着赶紧来A区下包之类的。还一个在电脑上看着电影,画面里的女人没穿衣服,搞得没见过世面的我脸都红了。比起这两个屌丝,另一个就要高大上好多,他穿的就很时髦,此刻,他正对着手机大吼,说不想住这鬼地方,要跟学校申请在外租房。
这三个人,形态各异,却有着一个操蛋的共同点,那就是,把我当成了透明人。我甚至都不用跟他们做个自我介绍,就直接落寞的去了自己的床铺,收拾东西。
真正融入其中了,我才意识到,大学生活并没有我幻想的那般美好,这里的人,也没有我乡下同学那样淳朴,人的脸上都长着一双势利眼,高富帅之类的很受欢迎,像我这种要啥没啥的残废,交朋友都比登天难,人家吃饭上课总是成群结伴的,只有我,总是形单影只。
在别人看来,或许我就是空气,也或许,我是个碍眼的刺,环境让我变得像得了自闭症,我敏感的心能感觉到,很多人都排斥我,为了不碍着别人的眼,我总是躲在最角落的位置,无论上课还是吃饭。连走路,我都挑僻静的路走。
虽然没有感受到任何温暖,但我自己不会放弃我自己,我没有家,没有亲戚朋友,一切都只能靠我自己,我要比别人努力千万倍,才能在这个冷漠的世界生存下去。我认真的听每一节课,去图书馆看很多的书,有空就去做兼职,为明年的学费,为生计而奋斗。
孤单努力的日子过久了,我也慢慢适应了,但有种心情却一直无法消除,那就是,害怕遇到小玥。
一万块,让我和她彻底划清了界限,我原本打算远离她的世界从此和她再无任何遇见的可能,只是,即便再纠结,再想远离她,我也不能因为这个而放弃自己上大学的机会,如今,我只希望,偌大的校园,我和她能成为两条平行线,千万别偶遇。不过,老天不会轻易如你的愿,再相见似乎是必然的。
国庆后的一个傍晚,我和往常一样,低着头独自走在幽静的小道上,忽然,一抹清香沁入了我的鼻中,我不由的微微抬头,一道靓影立即映入了我的眼帘,她,穿着一套白色的休闲服,耳朵上还挂着耳机,看起来是那么的青春时尚,和她走在一起的,还是上次饭馆的那个小黑姑娘,她们俩站在一起,依旧是那样鲜明的对比,但此刻,这一美一丑不约而同的瞪大了眼,露出了诧异的神色。
我们就这样,六目相对了许久,一脸惊奇的小玥一边盯着我一边缓缓摘下耳机,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知道她想问什么,于是我直接拿出我随身携带的学生证伸到她面前,抿嘴道:“我也在这里上学!”
小玥盯着我的学生证,更诧异了,情不自禁道:“真巧!”
我微微点了下头,轻声道:“嗯,那我先走了。”说完,我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走了好一段,我才听到那个小黑姑娘好奇的声音:“玥玥,他不是上次舍命救你的瘸子吗?你怎么不谢谢他呢!”
小黑不知道,但我知道,小玥对我已经无语了,不管我在她心里是个什么样的人,至少,小玥已经感受到了我的冷漠和刻意回避,她聪明的选择了和我从此不相干。
这以后,我们再相见,已经形同陌路,就跟从来不认识那般,连招呼都不用打,这应该是我想要的结果,可为什么真变成这样,我却是那样的心痛,那么的空落落。
回想以前,我真的很犯贱,一味的逃避一味的装逼,她想跟我说什么,我却不理不睬,要么就是用该死的谎言来应付,那个时候只想和她再无瓜葛,只想快速的逃离她的视线,而今两人真的没有半点关系了,我却比那个时候更难受。
我想不通,为什么我要那么犯贱,到底是因为生她的气,还是怕她给我惹麻烦?还是想彻底忘了她?
想了一夜,我豁然开朗,终于明白,我之所以不敢再面对她,我不高兴她给我钱,我老说违心的话,都是因为他娘的两个字:自卑。
自卑和自尊只有一线之差,自卑心太强,只是因为自尊心太强,我那么想在小玥面前保留我该死的自尊,只是因为,从我第一次见她,她在我心中女神的地位就没有变过,我只是,只是不想被女神看扁。
清楚这个事实之后,我总会有意无意的跑到操场,躲在无人的角落,想着偷偷看看小玥,但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花花却不发,有些事一旦刻意,就很难实现,我想看她的时候,总是看不到,或许,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找不回了,包括缘分。
一直到十月底,我的生活照旧孤单而忙碌,没有再见到小玥,也没有发生特别的事,我有点认命了,也真的有些放下了,可是,事情就会在你转变想法的时候突击而来。
那天,我正从图书馆出来,独自走在一条小道上,远远的,我就看到一伙人围在一起,走近些才发现,似曾相似的一幕重演了,又是小玥被纠缠,而纠缠的那伙人,竟然巧合的又是以长刘海为首的一伙混子,他们竟然找到学校来了,我心一咚,下意识的就躲到了一棵树后面。
我隐隐听到混子叫小玥赔钱,说的就是上次他们受伤的事,还说他们大哥差点丢了命,把我的账都一并算给了小玥,显然他们是有备而来,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天生有着运气还是霉气,每次狗血的需要英雄救美的场景总能被我赶上,但是,吃过两次教训,也尝到了严重的恶果,我真的不敢再鲁莽出头了。
那种代价我再也承受不起了,我能在这所大学读书是那么的不容易,我不能再毁了自己的前路,我更不想另一条腿也被他们给打残,几番纠结之下,我还是选择躲在树后面静静的看着。
我想,那伙混子再怎么无法无天也不敢在学校乱来吧,吃了这颗定心丸之后,我更坚定了不强出头的决心,但,这个决心在我看到小玥无助可怜的眼神时又一次动摇了,说实话,对小玥,我真的没有免疫力,就算我再理智再冷静,一旦触到小玥的眼神,我就很容易恍惚动容。
她的美太吸引我,她的神情太勾我,我的心不停的摇摆,而,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正跟混子对峙的小玥突然瞟到了躲在树后面的我,四目相对的这瞬,我彻底按捺不住了,就算我再懦弱再脸皮厚我也没法藏下去了,于是,我缓缓的挪开了脚,正准备朝他们走过去。
但,我这狗熊还没开始拔刀相助,真正的英雄却在关键一刻现身了! 546.jpg 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 铭城阅读 回复数字 546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