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思蜀

2019-6-27 18:36
46987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公元二一零年  
  前言
  “小公嗣!小公嗣!”一个胖嘟嘟的小男孩费力的蠕动过来,连带着脸上的肥肉也跟着颤了颤。
  “张以寻!我说了多少次了别这么叫我,我跟你不熟,叫我刘禅!”刘禅稚嫩的小脸气呼呼的,脸颊整个都红了起来,像染上了天边的那
片红霞。
  “嘿嘿,别这么说嘛,咱俩同窗多少年了,别这么冷淡嘛。”张以寻搓了搓肉呼呼的小手,吸了口鼻涕说道。
  刘禅翻了翻白眼,心想这淮安书院自己也呆了三年了,如果问其他人的话,估计多半都不认识他这个人,平凡的相貌,平庸的成绩,平和
的态度还有那一副逆来顺受天塌下来也砸不到自己的懒散样子。谁会刻意关注他啊,可偏偏他这样的人还是有朋友的,就是这个死缠烂打的
小胖子张以寻。只因为开学第一天刘禅拗不过公瑾叔叔,非要亲自送他来书院,小刘禅当然是千万个不愿意,他生来性子就是这样,不喜欢
受人关注,不喜欢光环围绕,只是想要随性而为,做个忙忙碌碌的普通人。最后在小刘婵的强烈要求下,才最终与公瑾叔叔达成协议,让公
瑾叔叔蒙上面纱送他来上学,可偏偏卧龙诸葛的气质岂是一个面纱可以挡住的。当天,小刘禅看到那羽扇纶巾,素衣墨眉的公瑾叔叔,小脸
都纠结成一个疙瘩了,这是传说中的主角光环么,举手投足间的气质便是素衫逢浊世,雪莲现草芥般卓尔不群。偏偏不凑巧的是,公瑾叔叔
送他去的时候被看到了,更不巧的是看到的还是自己的同班同学,更巧的是这货当了自己三年的邻桌。张以寻家里是个普通人家,但是父亲
是个秀才,所以还是有点书香气的,这突然见到诸葛亮,虽然是蒙着面没有认出来,但那股举手投足间透出的儒雅和运筹帷幄的自信也是让
这个小胖子惊讶异常,况且诸葛亮穿了一身锦缎啊,这这这这这大户人家啊,我平头老板姓几钱银子就揉碎了花,哪买得起锦缎啊。再一看
刘禅,恩?穿的很平民,长的很平民,气质很平民!我滴个乖乖,您老人家这是骗鬼呢,微服私访啊,装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的。随后就是
小胖子一顿死缠烂打刨根问底,还是没问出来,但是小胖子是打定主意要交好小刘禅了,这是大树啊,不会是县令的儿子吧。
  多年后张以寻想到自己那时候的一句微服私访,嘴角里也是泛着苦涩。
  “话说小公嗣,你今天又逃课了,先生听说很生气啊,而且你每次逃课也不是出去玩,就是趴在这摘星塔的顶层发呆,是为什么啊?”张
以寻侧着眼瞥了下小刘禅,又看了看外边,“话说这里好高啊,怪不得叫摘星塔,感觉自己伸伸手就能碰到天空了,不过还是不够高,太阳
要比这高多了,真想到太阳上去啊!”
  “人,处于低处,就想去攀爬到更高层,等到了自己以前所预估的顶峰,见到了更广阔的天空,就想去爬的更高,人的欲望不断变大只是
因为自己得到的不断变多,而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是想在这里吹吹风,和煦的风的律动能让我感觉到我还活着,而我低下头就是全城百
姓,我不想把他们踩在脚下,我只是想更好的看着他们,看着他们所有人安居乐业的生活下去,我想要守护这一切。”张以寻看见小刘禅说
这些话时,眼睛闪着炽热的光,恍惚间感觉比太阳还要耀眼。
  张以寻当时幼稚的小脑袋还不能理解刘禅的这番话,只是感觉心脏里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狠狠的砸了一下,震的整个身体都颤了一下,他没
有理解这番话,但是他在那一天,见到了一种名为信念的东西。
  “你啊,总是说些让人摸不到头脑的话!”张以寻轻锤了小刘禅一下,摆了摆手离开了。“记得帮我像老天祈祷我这次能成功。”
  小刘禅笑了笑,全世界都知道张以寻喜欢秦小清,只有秦小清不知道,但是,她真的不知道么?
  张以寻篇
  “张以寻,你又偷懒。”
  看着面前在树下酣睡的小胖子,书本早已经垫在了屁股下,秦小清气的直跺脚。
  张以寻迷迷糊糊的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眼眯成了一条缝,便看到了一个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但是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看了也心生怜爱
的小姑娘。“小丫头,你管我呢。”
  “要不是先生叫我督促你背书,你以为我愿意管你么?大懒虫!你再背不过,先生打你手心的时候我可不管你了,哼。”小姑娘气的已经
脸色发白了。
  “谁让你帮我求情了,我有拜托你么?”张以寻一副贱贱的样子看着这个邻家小妹妹。
  “你!我再也不管你了!”小姑娘气呼呼的跑开了。
  看着走远的秦小清,张以寻渐渐自责起来,自己也不想的,平常也是嘴皮子挺快的,而且自来熟,挺会跟人套近乎的,就是偏偏遇到了这
秦小清,自己就一下子不会说话了,他知道,自己是喜欢她的,喜欢她每次在先生要责罚他的时候站出来求情的样子,喜欢她生气的样子,
喜欢她噘嘴的样子,喜欢她那大大的眼睛,喜欢她那小巧的鼻子,喜欢她的一切一切,但是为什么见了她后,自己就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
么在说什么,那些不经大脑的话总是惹的人生气的跑开。
  “唉!”少年的无数情绪化为了一声叹息。
  在这个一切都刚刚萌芽的年代,初生的一切都如齿轮一样稳步转动,爱情如是,人如是。
  公元二二零年
  刘禅篇
  刘禅站在房门口,耳边还回响着父亲的话。十年过去,父亲身体每况愈下,连他那中气十足的声音如今也显得那么单薄,单薄的像一个影
子,一点微弱的亮光,就能把他驱赶的歪歪斜斜。
  “孩子,可曾在学院胡闹?”
  “不曾。”
  “考试可曾拔得头筹?”
  “不曾。”
  “可曾名扬?”
  “不曾。”
  “可曾才显?”
  “不曾。”
  “可曾友无数?”
  “不曾,仅得一人矣。”
  “好!好!好!”
  父亲连说三个好,且一声比一声重,众人都不解其意。大抵也只有小刘禅懂得。因为父亲曾说过,庸,便是才!至于朋友,人生在世,真
的算得上朋友的人,大抵不会超过三个,有的时候仅一人,足矣。与民友!与官友!与敌友!众人皆可为友,但又皆不是友。
  不管怎样,我只是想要守护这一切,小刘禅攥紧了拳头向外走去。
  秦小清篇
  月上柳梢,压弯了柳条,也压弯了玉人的嘴角。眼眶朦胧,又浮现出那个胖乎乎的却又可爱的身影。想到昨天张以寻的表明心迹,又想到
自己当时的微微颔首,脸颊上又爬上了几多红霞。
  旋即又撅起了嘴角,这个笨木头,太笨了,居然让自己等了他十年,女孩子心思成熟的都比较早嘛,要不是心系于他,干嘛要管他这里管
他那里的啊,真是呆子。
  “咚,咚,咚。”敲门声也拉回了秦小清的思绪。
  “小清啊,”母亲的声音响起,“那个,那个......”母亲李氏眼神恍惚了一下,拉了拉衣角,“临乡的大户王家有个独子,相貌堂堂,
而且......”
  “家底殷实?”秦小清眼睛都红了,打断了母亲的话。
  “小清啊,你也知道咱们家的情况,咱们根本没有能力跟那些大户人家做对,不是我们同不同意的问题,而是我们不得不同意的问题,况
且。王家那孩子能看上你,也是咱们家的福分,正好也能让咱们跟大户人家搭上线啊,以后也能改善改善生活。过两年,王家会来提亲。”
  “所以,您就不管女儿的幸福了么?妈?我不嫁,我不嫁,我不嫁!”一想到张以寻,秦小清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手紧紧的攥住一
样,勒的无法呼吸。眼泪滑进嘴角,嘴里的苦涩丝毫敌不过心里的苦涩。
  张以寻篇
  “为什么?”
  张以寻错愕的看着自己眼前的秦小清,这个昨天还同意跟自己在一起的姑娘今天却告诉自己,她不喜欢他了。她要嫁给王家少爷。
  “什么为什么,你能给我什么,你有钱么,你那家境能养活自己么,你买得起我的首饰么,你长的帅么,你能告诉我你能给我什么么?”
  望着秦小清的咄咄逼人,张以寻语无伦次的说道:“我,我能给你幸福。”
  “幸福?没有钱哪来的幸福?我觉得锦衣玉食就是幸福,你能给我吗?”秦小清冷笑一声,转身就走。再不走,她怕忍不住眼眶打转的眼
泪。
  张以寻望着佳人离去的背影发呆,“小清,你是这样的人么?你会喜欢那些钱?为什么?”
  公元二二三年
  刘备身亡,刘禅继位,由诸葛亮辅佐。
  摘星塔上,刘禅看着下边熙熙攘攘的人群在办喜事,听闻王家少爷要纳妾,女子名为秦小清,刘禅皱了皱眉头,看着在人群中萧瑟的身影,
多年前的那身肥肉因家境贫寒早已不见,却仍被刘禅一眼认出,只因为在一片喜气洋洋中他的悲伤如此显眼。
  “传圣旨,赐婚!张以寻,秦小清!”刘禅对着身后大声喝道。
  “传圣旨,赐婚!张以寻,秦小清!”
  “传圣旨,赐婚!张以寻,秦小清!”声音一层层传下去,最后响起了得得得的马蹄声跑向了远方。
  兄弟,我只能帮你到这了,刘禅如是想着。
  公元二六三年  司马昭围城
  是夜
  一丝烛火,一卷书籍,一个眉头紧锁的人。
  如今大军围城,战!还是降?
  战!则置万千百姓于水深火热! 降!则背负一世骂名!
  他想了很多,他想到了淮安书院,想到了他在摘星塔顶层吹的风,想到了他看到的百姓安居乐业,想到了他的好兄弟张以寻,想到了那个
惹人怜爱的秦小清,更想到了他自己十年前在心底的呐喊。我,要守护这一切!
  清晨的阳光小心翼翼的爬过来,书房的大门被推开。
  “传我命令,开城门,恭迎司马文王!”
  “传我命令,开城门,恭迎司马文王!”
  “传我命令,开城门,恭迎司马文王!”........


  蜀国就被魏所灭。刘禅投降后,魏王曹髦封他一个食俸禄无实权的“安乐公”称号,并将他迁居魏国京都许昌居住。
  宴会上,嘉宾围坐,司马昭遣人大奏蜀声,且问刘禅。
  “颇思蜀否?”
  “此间乐,不思蜀!”借着酒劲,刘禅笑答,也许酒的辛辣,能为眼角的湿气找一个借口,刘禅如是想着。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