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中闺蜜情

2019-7-12 11:50
1981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人生在世只有短短几十年光景。能够在有限的人生旅途中拥有一个知心的朋友闺蜜,是一件极其幸运的事。生活中的一切痛苦与美好都会一起分享,可以一起哭一起笑,幸福总是降临地如此突然。
母亲是幸运的,在她的身边一直有一位“知己”的闺蜜。她们相识于微时,在新兵的时候就已相识。那一年她们还都只有1415岁,在互相熟悉的一瞬间,就注定了一生的缘分。虽然兜兜转转,依然会相遇。就像母亲经常说的一句话:被缘分牵引之人,无论相隔多远,到最后终归是会再次相遇······
赵阿姨是母亲的闺蜜。是位慈祥¸善良的女性。身上有着一种东北人特有的气质性格豁达,对朋友真诚,在工作上也是一把好手。做起事来雷厉风行,处理事情果断,母亲经常说:别人有事需要找警察,而我有事找赵阿姨就可以了,母亲家里养只宠物,只要宠物有个头疼脑热,不管是在白天黑夜,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赵阿姨,而赵阿姨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而是耐心指导如果该如用药与何护理。经过赵阿姨的指导,母亲心爱的宠物很快康复了。赵阿姨经常调侃地说:“我现在都成了专属宠物医生了!”
因为赵阿姨在医院工作的缘故,人脉也特别广,找她帮忙看病,住院开药的人很多,她都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尽心尽力地去帮助需要帮别助的人。这一点与母亲的个性刚好不谋而合,所以她俩是最契合的闺蜜组合。听母亲说,她们是在那段最青春最美好的青葱岁月相识,三次的偶遇进而成为了好的好战友朋友到好闺蜜,母亲和赵阿姨之间的友情得到了升华。因为当时部队的调动,她们曾经有几次放开彼此的手,又在缘分的牵引下,她们的几度相遇,造就出一朵足以牵绊一生的友情之花······什么叫闺蜜?就是一辈子不会输给时间的感情。而在军营中盛开的友谊之花,会因为缘分的牵引而更加坚不可摧······
第一次的相识时间追朔到四十七年前,一九七一年的四月,母亲和赵阿姨这两个水嫩嫩的小兵,扎着两条发不过肩的小辫子,穿着宽松肥大的军装,一颗红星头上戴革命红旗挂两边,踏着父辈的足迹(就是现在说的军二代),从两个不同的驻军医院,来到了海南岛通什市五指山市山脚下海南军区制药厂。通什市位于海南岛中南部五指山腹地,药厂坐落于通什昌好公社地域,被群山环绕,厂内绿树成荫,芭蕉、木瓜、菠萝蜜密密实实的围绕整个厂子,药厂由制粒车间、浓缩车间、压片车间构成。母亲和赵阿姨一同分到了浓缩车间,就此,她们在这里第一次的相遇了,成了并肩作战的战友。听母亲说,也许说因为各自父母都是军人的缘故,她和赵阿姨第一次见面就特别投缘,虽然那时候在药厂工作很艰苦,但是每当一天工作结束后,她们都会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从父辈们对他们成为一名优秀军人的期盼,再到对于未来生活的美好期待,还有各自家庭的趣事笑话······就是在这些充满期待与温暖的话语中,她们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走上了长长的闺蜜之路。
生活因你而精彩,友情因你而美丽。母亲跟我说过,她永远忘不掉和赵阿姨一起调皮捣蛋的日子。完美诠释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的真正含义-----一九七一年她们这批军队特招的小兵,年仅1415岁,在家里都还是一群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不懂事的孩子,不知道什么叫责任,见到黄澄澄熟透了的芭蕉、木瓜挂满枝头,带着那股侵犯性香味儿的菠萝蜜,已是抵挡不住的诱惑,恶作剧就此开始,与同当值的战友,把车间灯一关,带上部队发的那些个“家当”毫不犹豫的加入了采摘队伍,把摘来的果实藏在草药包里,结果第二天全穿帮,还被那个有名的“麻子厂长”狠狠地被领导批了一顿。她们这群芳华似花的小兵,给本来沉寂的药厂填写了数不胜数的趣闻趣事------
记得那是个有惊无险的早上,事情就发生在浓缩车间,这个车间的工作是把制粒车间提取的草药水引入三口大锅,再浓缩成膏状输送到压片车间,她们要站在锅边边用铲子搅动,边观察压力表,把压力控制在安全警戒线下,防止过度的压力导致锅爆炸。那天是母亲值夜班睡觉,压力表已超过警戒线一周全然无知,轰的一声具声,厚厚的钢锅鼓得像打了气的气球,就差点爆炸,当时赵阿姨和其它战友迅速冲入车间,技术员即刻断电,那时的锅真材实料,质量真好,这才使在场的战友幸免遇难。这时候母亲才从梦中醒来,全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当赵阿姨看着睡眼惺忪的母亲,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说:“亲爱的,你不是在上班吗?咋就睡着了?”
在药厂工作的日子是充满了青春活力的年代,母亲与它的战友常在工作之余常常挂在口头的小段子“一个毽儿踢吧踢,马兰花开二十一,二五六二五七、、、、、、”“大麻子死了二麻子埋,三麻子四麻子抬棺材、、、、、”顺口溜母亲一直都记得,那时候她们一到周末休息日是这女兵最高兴的事,军用挎包左肩右斜,两人成排三人成纵的上通什逛街。这,就是她们这对患难与共的闺蜜共同经历的日子,而这些日子,也成为她们终身难以忘怀的日子。的确,青葱岁月里发生的事,是值得一辈子珍藏的记忆,不应该忘却······
和闺蜜相处的点点滴滴,永远定格在母亲的心底深处,自我懂事以来,那些青葱岁月的往事从母亲的嘴里娓娓道来,犹如一汪清泉滋润着我幼小的心灵·····
半年后,母亲结束了她在药厂的工作,她和赵阿姨就相继离开了药厂。这对要好的闺蜜分开,回到了各自的医院工作,在分开的几年里也几乎是断了联系。虽然在当时那个没有网络的年代,所以即便有书信往来也是极少的,但她们在心里一直牵挂着对方。分开十年后母亲和父亲结婚之后,母亲因工作关系又调到赵阿姨同一家医院,而且又是在一个科室工作。在见到赵阿姨的那一刹那,母亲心里涌起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那是她俩闺蜜分开后的第一次的故友重逢,的确带给母亲巨大的惊喜,她们又像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互相倾诉着分享着对方的小秘密,谈论着分开后的生活,同时心底对未来的生活有着无限的憧憬。心底的喜悦之情,正在欢快地跃动着,这种惊喜依旧在母亲的心里持续着······
在她们相遇后,赵阿姨调往珠海的一家部队医院工作,母亲也结婚后调到父亲部队工作,俩闺蜜又再次分开,虽然内心充满不舍,命运使她们又再次失去了联系。在我刚满一岁的时候,母亲因工作关系也调往珠海的部队医院工作。而她和赵阿姨的第二次重逢,就是母亲到新的工作单位报道的那一天,竟然看到赵阿姨穿着白大褂,笑盈盈地站在眼前。她们快步走向对方,紧紧地握着对方的双手,相互拥抱着,相拥的那一刻,似乎已经读懂了对方。已经不需要过多的语言修饰,她们,就已经读懂了对方······
看着眼前熟悉的那个最熟悉的人,母亲笑了,感慨道:“这世界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没想到我们这对多年的老战友居然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下再次重逢,太好啦!”因为母亲刚到陌生环境工作是不太适应的,产生了想回原单位的想法,情绪比较低落,因为有赵阿姨在身边陪伴,母亲才能在逐渐放开心胸的心境下慢慢适应了新的工作与生活。看着赵阿姨的笑脸,母亲似乎回到了她俩青葱岁月的年代。
母亲和赵阿姨每天一下班就结伴而行,她们边走边聊,回忆着那些再也回不来的青葱岁月,两人的心中都涌起了无限的感激之情-----感谢上天让她们再次相遇,能够在今后的岁月里有彼此的陪伴同行,就已经很满意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到了1991年。母亲在这一年彻底脱下了军装,转业到地方工作,再次和和赵阿姨分开,各奔前程在各自的单位工作。这时候的网络已经很发达了,又有了电话,所以母亲并不寂寞,可以常和赵阿姨在电话里互相间候,也把在工作上遇到的各种问题向对方倾诉。这时的她们,因为命运的安排落户在了在同一个城市,心贴地更紧了,注定了再也无法分开的坚固友情,也注定了我们两家的一种没有血缘胜似血缘的关系········
2004年母亲疑似卵巢包块,要去广州手术,赵阿姨亲自把母亲送上车,望着渐渐远去的车,泪水在她的眼眶里打转,因为怕母亲伤心所以一直强忍着,可是在心里突然油然而生的生离死别的感觉,体会了一次牵肠挂肚。母亲感觉这一去还能不能平安出院,会不会是永别?手术那天赵阿姨守在手术室门口,冰冻切片报告良性囊肿,看到躺在病床上的母亲伸出两个示意胜利的手指,赵阿姨全身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眼眶一热,在心里说着:“感谢上帝保佑你平安。全世界只有一个你,叫我如何舍得你,叫我如何不珍惜·······”
两年后,赵阿姨再一次偶然的例行检查中脖子上出现可疑包块,但是在当地的医院没有检查出是什么性质,需要到广州大医院进行详细检查。知道这个消息的一瞬间,母亲的心陡然一沉,在她的内心深处似乎出现了某种不祥的预感,这也许是作为一个学医之人的特殊感应。但是母亲却不敢在赵阿姨面前流露出丝毫的异样,尽管当时母亲的心海早已波涛汹涌,但是依旧笑着对赵阿姨说:“放心吧,一定不会有事的,去大医院检查只是求个安心而已,加油啊!”
赵阿姨在广州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她脖子上的的包块是甲状腺结节,需要手术。在赵阿姨手术那天母亲因为有事不能亲自到医院为她加油打气,但是就在赵阿姨手术的当天早晨,我见母亲静静地站在窗前,眼睛望着前方双手握在胸前默默地为她的好闺蜜祈祷,期望赵阿姨能够挺过这一关。
也许是母亲的诚心感动了上苍,又或许是母亲虔诚的祈祷起了作用,赵阿姨的手术非常成功,赵阿姨出院回家的当天,母亲马上赶了过去。赵阿姨笑着说:“我们也有太多的相像的地方了!连手术的次数都相同!”在见面的那一刹那,母亲和赵阿姨的眼里都留下了欢喜的眼泪,互相握着对方的手,母亲笑着说:“亲爱的好闺蜜,感谢你的平安,谢谢你能回来,····
在这近乎一辈子的相处中,赵阿姨就是母亲专用的“密语垃圾桶”,母亲所有的欢笑的悲伤都会在第一时间跟她一起分享,当然也包括心中最私密的一些秘密。而母亲,也是赵阿姨的的“私话筒子”。所以在她们各自退休之后,经常会聚在一起谈天说地。家长里短的趣事,夫妻之间的小话题,都是她们茶余饭后聊天的主要话题。
可是即便是像母亲和赵阿姨这种“中国好闺蜜”,也有吵架闹别扭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因为一件小小的家事,母亲有点想不通,所以打电话给赵阿姨“诉苦”,也许是因为在赵阿姨给母亲做思想工作的期间,话说得稍微重了一点,正好戳中母亲心中那个最柔软的秘密,母亲当场在电话里不停地对赵阿姨大喊大叫,情绪相当激动,最后干脆就把电话撂下了,之后还郑重地警告我:“以后赵阿姨来电话就说我不在!”我默默地答应下来,在心底早已笑翻了天,心想:“毕竟都是几十年的闺蜜老朋友了,看你们还能气多久?”
果不其然,第二天刚好是周末,母亲还在床上蒙头大睡。家里的电话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忽然铃声大响,我拿起电话一听,果然是赵阿姨的电话,赵阿姨在电话里说:“你妈在家不?”我按照母亲昨天的吩咐,说:“赵阿姨,不好意思,我妈不在家,她刚出去了。”没想到最后那个“了”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赵阿姨就在电话里大声说;我知道你妈在家,“赶紧叫你妈来接电话,星期天早上她肯定在睡觉,根本没出去!
我顿时哑口无言,心里一片释然,想:“真不愧是闺蜜,赵阿姨也太了解我妈了,连她的生活习惯都一清二楚,实在佩服!”我也不多说,马上到母亲的房间把睡眼惺忪的母亲从床上强拉起来,强忍着笑意对母亲说:“老妈,起床吧!你那点小伎俩早就穿帮了,赵阿姨早就摸透你啦,别装啦! ”,母亲没办法,只好屁颠屁颠地接电话去了。看着母亲满脸的无奈,我心里想:“老妈和赵阿姨那么多年的闺蜜,哪有那么容易就闹翻的?我还是少担心得了!”
闺蜜就是闺蜜,不管吵过闹过什么都好,过不了多久又和好如初了。母亲和赵阿姨就是最好的例子,也就是因为生活中有这些打打闹闹的小事,也使得她们那朵独一无二的友谊之花开得更加绚丽多彩,靠着心与心的联系,相信她们的双手会在缘分的牵引下握得更紧,走得更远!
  如今,她们已步入老年,但是依旧是那么充满活力,到了休息日有时她们会相约逛街,为了陪对方买到心仪的商品,扫描商场的每一层,母亲喜欢带着父亲的卡,刷!!!她们会为尝尽美食走遍城市的大街小巷。
如果说亲人是上天赐予的礼物,那么闺蜜就是我们自己选择的亲人,母亲和赵阿姨,她们是最了解对方的人,那种默契,已经达到心灵相通的境界。人海茫茫中,她们一次相遇三次的重逢,已经铸就了最久远、坚不可摧闺蜜情,铸就了她们的姐妹情深。
  
亲爱的闺蜜,请记住我们的约定,时光不老,我们不散,等到七老八十,我们还要在一起,再续闺蜜情,直到地老天荒!
    时间如白驹过隙般走过一年又一年,在我们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时光的齿轮已经快要走到2020年了。明年是这对“中国好闺蜜”初入军营50周年的纪念日。她们的友情,是军营枯燥生活中的一道最亮丽的风景,同时也成为了我们两家的心永远相连的一座桥梁。这座桥,是以爱之名搭建的,存在于我们两家每一个人的心中。只有心中充满爱的人,才能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它的存在,而那些军营中的美好回忆,也将成为母亲和赵阿姨心中永恒的回忆······
  在八一建军节这个特殊节日即将到来之际,祝愿这朵以爱浇灌的友谊之花能够永远茁壮成长,也希望母亲和赵阿姨的身体健健康康,只要爱在,这朵友谊之花便会永远留存在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永远不会有凋谢的一天!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相关帖子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1 个回复

倒序浏览
jqplr  初级写手 | 2019-7-13 07:48:01
m.zfyml.com/suanming/9289.html
m.zfyml.com/suanming/9290.html
m.zfyml.com/suanming/9291.html
m.zfyml.com/suanming/9292.html
m.zfyml.com/suanming/9293.html
m.zfyml.com/mingli/hunyin/9294.html
m.zfyml.com/mingli/hunyin/9295.html
m.zfyml.com/mingli/hunyin/9296.html
m.zfyml.com/mingli/hunyin/9297.html
m.zfyml.com/mingli/hunyin/9298.html
m.zfyml.com/mingli/xueshu/9299.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00.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01.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02.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03.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04.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05.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06.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07.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08.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09.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10.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11.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12.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13.html
m.zfyml.com/huangli/9314.html
m.zfyml.com/quming/baby/9315.html
m.zfyml.com/quming/baby/9316.html
m.zfyml.com/quming/baby/9317.html
m.zfyml.com/quming/baby/9318.html
m.zfyml.com/quming/baby/9319.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20.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21.html
m.zfyml.com/mingli/xiangshu/9322.html
m.zfyml.com/mingli/hunyin/9323.html
m.zfyml.com/mingli/hunyin/9324.html
m.zfyml.com/fengshui/zzfs/9325.html
m.zfyml.com/fengshui/zzfs/9326.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27.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28.html
m.zfyml.com/mingli/caiyun/9329.html
m.zfyml.com/fengshui/hyfs/9330.html
m.zfyml.com/fengshui/hyfs/9331.html
m.zfyml.com/fengshui/hyfs/9332.html
m.zfyml.com/fengshui/hyfs/9333.html
m.zfyml.com/mingli/hunyin/9334.html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