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我现在的感觉好像是鬼压身一般,有感觉却连个手指头都动不了,难受的不行。浑浑噩噩的让我很想摆脱这种感觉。
实在太憋闷了,天旋地转的,脑子也乱糟糟的,什么都记不得,就是突然难受起来,还有一些恶心欲吐的感觉。
让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想,就想拼进尽全身的力气,挣脱出来。
慢慢的随着我不断挣扎,就也好了一些,可以动了,然后终于睁开了千斤重担一般的双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玻璃柜一般的透明容器盖子,还有一些黏黏的溶液包裹在我身体周围,而外面则是满是灰尘、蜘蛛网遍地,好像是几十年没人动过一般。
让我非常迷茫,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这里,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就先自我反应的艰难挪动了赤裸的身体,“碰!”的一下子推开了盖子,走了出来。
却是让我更加的百思不得其解。
我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是一个地下设施,虽说有光,却是夜光灯一类的,在黑暗中自我发光的东西,不是灯光。
“这到底怎么回事,我怎么到了这。”
这里的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研究所,各种仪器都有。
而我也突然想起来了,我不是因为枪杀长官被枪决了吗?怎么到了这里啊,脑子好像睡了很长时间啊。
难不成没被枪毙,被当做小白鼠参加活体实验了?
这里是实验室,很有这种可能。
可我还是想不出一些具体的事,就使劲敲打自己的头部,希望把事情旅顺。
我就大声呼喊起来:“人呢,人都死哪去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他妈的出来和我说一声,我怎么到了这。”
呼喊的结果依然是无人应答。
幸好,找到了几桶水,先洗了洗,然后还翻箱倒柜的找了一身衣服,才总算让我舒心一些。
可肚子又咕咕直叫的饿了,身体也依然很虚弱。
我就也猜到了,这个研究所应该是把我当做小白鼠,做实验了,结果出事了,因为里面有几具尸体,一个活人也没有。
我灵光一闪的,就赶紧想办法逃出去,如果逃出去,那可就是逃出生天啊,不用在执行死刑了。
真是老天帮我。
“对,对,对!”
我立刻激动拖着疲惫的身体,一点一点的找,终于是找到了出口,封闭的很死,一道一道的锁,里面不开,外面基本进不来。
等都打开了,我就踩着楼梯一层一层的往上走,可结果却是越往上我的心就越凉。
死人遍地,各种死法都有,比下面还多,而且已经变成了骷髅,还乱七八糟的。
让我眉头紧锁。
可当走到外面看到外面蓝天和高楼大厦时,却什么都不想了,可以逃走了,让我心潮澎湃的伸开双臂。
“太好了,太好了,居然还有生还的机会,太好了。”
老天帮忙,阴差阳错的居然可以生还,立刻跑了出去。
可却又让我吓了一跳,这里高楼林立,四通八达,都是现代化顶端的建筑物,可给人的感觉却是已经许久没人动过,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好像进入了一个空城。
这下我彻底傻了,不明所以,一边跑,一边放声高喊,“人呢,人在哪里,我现在在哪里?!人呢,他妈的人呢,怎么一个也没有啊。”
我激动的乱喊乱跳,四处去找人,疯狂的跑,整个城市似乎都空无一人了,我就玩了命的呼喊:“人呢,人呢,他妈的人都去了哪里啊。”
整个街道空荡荡的,也都很破旧,好像经历了一场战争?
没错,战争,有可能发生了战争。
作为当兵的我,闻到了这种气味。
有可能是发生了战争,把我这个小白鼠的事忘记了,要不然一个死刑犯,怎么可能这么轻松的出来。
那么这个城市,岂不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让我依然很高兴,因为我自由了。
可这时,我的前面,突然出现了三只小猫,脏兮兮的好像是流浪猫,个头却很大,将近半米多,在那走了过去,让我非常兴奋。
终于是见到了活物,肚子也饿,抓来吃了,先解决温饱,总归是好的。
然后在想办法离开这里,重获自由。
我就跑了过去,而且还正好,另外两只去了别处,留下一只在那溜达,一只黑色的猫。
我就悄悄的摸了过去,一把抱住了,非常的沉,是只肥猫,可以大快朵颐一番,笑呵呵的就说道:“猫有九条命,我就一条,先拿你打打牙祭,要你一条命,救我一条命,你值了。”
哈哈笑着,准备下手。
猫却不喊不叫,一双大眼睛非常诧异的看着我,冷静异常,让我非常不解。
死到临头还这么冷静,这猫牛比。
不怕死。
结果这时,我傻逼了。
那只猫突然开始变形,“唰!”的一下子冒出了舌头似的触手攻击我的脸部,吓了我一跳,幸亏我反应快。
躲过了。
结果那只猫,居然快速的变成了了一个八爪鱼似的东西, 好几个触角,并不是很大,一米多一点,就是有一个长长的大嘴,像是食蚁兽,反正是不是猫,而且是蓝色的,非常吓人。
变异了,让我目瞪口呆。
这是怎么回事啊。
可这时一个巨大的力道,突然把我扑倒在地,然后就见那只八爪鱼似的东西,扑向了我,没有得逞。
这个巨大的力道救了我一命。
之后就见,是一个女孩,一头金发,碧眼高鼻梁的不是中国人,可却字正腔圆的说的普通话,斥责道:“你傻啊,见到了蓝怪,还不跑,还在这傻看着,赶紧跑。”
拽着我就向远处跑去。
我则终于看到了我苏醒之后的第一个人,满脸的欣喜看着她。
想从她那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她跑起来娇喘的则有些喘息,胸前一对酥胸,上下起伏,再加上修长的身材将近一米七,一双大长腿被牛仔裤包裹,纤细修长,又长了一张漂亮娇嫩的脸蛋,是个动感美女。
这时她看我一直看她,还皱了皱眉头,嗔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啊。”还扑哧笑了,“傻眼了吧,吓到了吧,哼哼,刚才要不是我救你,你必死无疑。”
小鼻子一哼,骄傲的很。
可这时后面那个变异猫,蓝怪却快速的追了过来,“撕啦!”“撕啦!”的乱叫,让人受不了,玻璃都碎了,声音非常尖锐。
我不禁连忙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一个猫,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她非常诧异的说道:“你说什么呢,什么怎么回事啊,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啊。”
我激动的一把攥住她的肩膀,道:“我刚刚苏醒过来,我应该是被人当做小白鼠做实验了,什么都不知道,你能不能说清楚一些?这到底发生什么啊,怎么我一觉醒来,猫都变异了啊。”
她眨巴眨巴着一双蓝蓝的大眼睛,看着我,挠了挠头想说。
可那边突然一阵躁动,“撕啦!”“撕啦!”声不绝于耳,
我们回头一看。
原本那种变异的蓝色怪物,这次又冒出来了十几个,而且不是猫变异,还有很多狗、和老鼠之类的,都变成了这种东西。
正在快速追击过来,跑起来好像是八爪鱼,又好像是食蚁兽,怪异的厉害,浑身骨架都变形了。
紧追不放,“撕啦!”“撕啦!”的叫。
她立刻害怕的直接就往前跑,还冲我招手呢,“先别问了,先跑,跑啊,不跑就来不及了。”
我立刻紧随其后,跟着她钻进了旁边的一个大楼。
可那些蓝怪却“撕啦!”“撕啦!”的如电影里的外星人进攻地球一般,连崩带跳的紧追不放,非常凶猛,不能力敌。
让我再次傻眼。
只能随着那个女孩,顺着大楼的楼梯一直往上,“砰!”“砰!”“砰!”的往上爬。
我就也问了问,“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啊,你还没说呢。”
她气喘吁吁的回头啐道:“它们变异物,专门杀人,还吃人呢,如果不小心被感染,也会变成那个样子,蓝蓝的八爪鱼似的,都变异了。”
之后就气喘吁吁的继续爬楼梯。
而那些蓝怪速度也不慢,紧随不放的也到了楼梯口,还跳跃似的一层一层的往上追,好像极难甩掉。
如果我原本的体力应该是没问题的,可现在饿得要死,跑的有些累,就问道:“这样跑得跑到什么时候啊,好像很不好甩掉。”
她就回头喊道:“你就跟我来吧,我有办法。”然后继续砰砰砰的踩着楼梯向上。
我只好听她的,希望她有办法甩了他们。
而身后那些蓝怪依然死死的追,还有一个个子高的,二米多,也在追。
让我哭笑不得,也完全没有想到,我一觉醒来,什么都不知道呢,遇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砰!”“砰!”“砰!”的爬楼梯,躲避这些乱七八糟的变异物、感染体。

我当过兵,当的还是特种兵,饿肚子、身体削弱爬楼梯这都是小儿科,这次还是生命威胁,被变异物追,虽说又累又渴,可依然能忍得住,就迈着大步子的快速往前冲。
这个女孩的体力对于女孩来说已经很好了。
因为我们这时已经跑了十三四层了,她气喘吁吁的除了一对丰盈胸脯起伏的厉害,却还是跑的够快。
但还是有些力不从心。
我就拽住了她的手,往上拽着跑,道:“到底要跑到什么时候啊。”
她气喘吁吁的说:“这里二十层那,有一个和另外一个大楼相连的通道,可以跑过去,然后把通道大门关死,就有机会了。”
是个办法。
我就拽着她快速跑。
可后面那些变异物虽说速度不快,可他妈的穷追不舍,“撕啦!”“撕啦!”的还乱叫,还在追。
低头也可看见,让人害怕的紧。
但终于还是跑到了二十层。
她捂着腰的指了指路,道:“往那里跑。”
我立刻拽着她继续跑。
她已经有些不行了,嚷嚷道:“好久没遇到这些变异物了,跑都跑不过了。”在那捂着腰,大口,大口喘息,浑身是汗,虚弱了。
可后面就是那些变异物。
我无奈的只好一把抱起她,啐道:“是你胸部太大了。”
抱着她向着通道那边跑去。
通道很长,但只要跑到另一个大楼,就没事了,我就咬着牙抱着她坚持跑。
后面,变异物已经出现了,看见食物一般,红了眼“撕啦!”“撕啦!”叫着,大触角快速的追,近在咫尺了。
我就玩了命的跑,玩了命的跑。
女孩在我怀里也激动的喊,“快,快,快,跑过去,快,快,快,关上大门就没事了,赶紧快快。”
我使出吃吃奶的力气,终于是看到了出口,三步并作两步的直接跑了过去,然后把她往地上一放,立刻回身,关上那个大铁门。
也很顺利的“碰!”的一下子关上了,大铁门很厚,让我气喘吁吁的靠在那呼哧呼哧乱喘。
她则直接躺下,丰满的胸脯上下起伏的快要死了似的。
也幸亏我练过,要不然都得死。
而大铁门外面,不一会儿就想起了“撕啦!”“撕啦!”的叫声,还有“砰!”“砰!”的撞门声。
让我害怕,就问道:“这样没事吧。”
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没事,没事,那些普通感染物弄不破。”依然在那躺着,喘气,我就信了。
可又冒出一个感觉,这种变异物,太虽了吧,有把枪,我全能办了,怎么这里就没人管啊,让他们肆虐。
我就问道:“政府呢?军队呢,怎么不管啊,怎么不把这些东西收拾了啊。”
她立刻啐道:“哪还有什么军队、政府啊,全球都被这些东西占领了,军队也不行,而且已经几十年了,军队、政府早没了。”
“什么几十年了。”
我蒙圈了,怎么就几十年了,我这一觉怎么就几十年了,连连问道:“现在是20几几年啊。”
她在那躺着吐槽道:“什么20啊,现在是2120年,生物变异第20年。”
2120年.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我是2020年被判处枪决的,然后就记得被拽了出去,带上面罩,被直接死刑了,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怎么现在一觉醒来,就到了2120年呢。
我怎么就睡了一百年啊。
我傻了,立刻问道:“也就是说,2100年,世界发生的这种变异是吗?但就是这种东西,看样子应该好消灭啊,怎么就没被消灭呢,让他们肆虐了二十年啊。”
她非常好奇的快看着我,但还是说了,“你太小瞧他们了,这些是最小的蓝怪,只是轻度感染者,还有更大的,母体,是他们的几百倍大,强悍的不行,是他们打败了人类,而这些小的就负责巡逻,找藏起来的人,杀死,或者传染上。”
“原来如此。”
还有更大的存在。
我就理解了,原来居然有军队都打不过的感染体,那么全球都这样,就也可以理解了。
可又突然让我想起了刚才看到的那个大了很多,两米多的蓝怪,先问问,道:“那两米多的呢,厉害吗?刚才我看追咱们的那些蓝怪中也有一个。”
“什么,两米多的,二级感染体,我的天啊,你怎么不早说啊,赶紧跑,这个大铁门挡不住二级的。”
她一下子激动了,拽着我就往下。
果然,这次的撞击声更大了。
“砰!”“砰!”的直接出了凸显。
必然是那个二级的动手了。
我立刻随着她往楼下跑。
可这样能行吗?
我脑子乱糟糟的,还为沉睡一百年郁闷呢。
但当兵的我,还是意识到了危险,那些八爪鱼的蓝怪,往上跑,不如我们。
如果往下跑,我们可不行,我就直接拽住了她,道:“往下跑就是死,不能跑,咱们跑不过他们,他们一跳一跳的直接一个楼层,咱们跑不过。”
她也意识到了,连忙带着哭腔的问道:“那怎么办,那怎么办。”
在往上很有可能已经来不及。
我左右看了看,是个办公楼,非常大,就问呢,“这些蓝怪感染体凭什么追咱们啊,是眼睛,还是其他。”
“眼睛,还有气味。”
我立刻脱外衣,和她也说道:“你也脱,赶紧的。”
她不傻,能在这种时代下活下来,立刻明白了,也脱,快速脱的只剩下三点式,然后被我卷在一起顺着楼梯的口,直接扔到了最下面。
我只穿着一个内裤,带着只穿了三点试的她,跑向了办公楼最里面,找了一个靠近窗户的房间,把窗户打开了,吹散我们的气味。
让我们衣服的味道吸引它们。
不一会就听外面,果然撞破了门,快速的冲了下来,“撕啦!”“撕啦!”的声音响彻楼道。
让我俩提了一个心,之后听见声音小了,才长出了一口气。
下去了,没追过来。
她瞬间瘫软在了那里,叹道:“好险啊,幸亏你聪明,要不然就完了。”
如释重负的在那笑着。
我则大风呼啸的探出头去看了看整个城市,高楼林立,这就是一百年后的世界,我怎么就一觉睡了一百年,这是怎么回事。
让我想要怒吼,心中憋闷的不行,不明白,我怎么突然睁开眼睛就过去了一百年,想要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可眼前的城市却是一个人也没有,像是死城。
谁也回答不了。
让我非常郁闷,就问道:“这个城市里现在还有多少人活着啊,有没有活了很大岁数的人啊。”
我想找个岁数大的问问,有可能有信息。
她在那坐着的说道:“不超过100人,都在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岁数大的也有,你有什么事啊。”
我就准备说一下我的事。
结果外面又发生了动静,“撕啦!”“撕啦!”声音不大,可还是在向我们这边来,让我和她都傻眼了。
“怎么办,怎么办,他们发现了,怎么办啊,你快想办法啊。”
她紧张的在那直跺脚。
我也快暴走了,怎么又追来了。
看了看外面,这里还有十五六层楼,跳下去也是死啊,在一看,倒是有了办法,有一个地方可以站人。
不知是这个时代的什么机器,反正是在楼层外面,像是空调,但感觉不是空调,很大,可以站在那里,躲过搜寻。
我就说道:“那,那,咱们出去,踩在那,一蹲下,它们就看不见了,风大,气味也淡,把玻璃嘘掩上,一定没事。”
“什么?去外面?”
她害怕了。
十五六层,大风呼啸,被吹下去怎么办,就看了看那些没人要的柜子,道:“藏柜子里面吧,它们没准也找不到。”
“他们既然可以找到咱们的气味到这里,藏在那里,就必死无疑,赶紧的,可以占两个人。”
我已经到窗户上,把腿迈了过去。
这时不狠点,就得死人了。
冲着她招了招手,如果她不来,非要钻柜子我也不管了,因为声音越来越近了,似乎追过来了。
她呢,想了想,最后还是一咬牙的过来了。
“我,我跟你过去。”
我就把她拽上,然后自己先踩了过去,是他妈的挺吓人的,一踩空就有可能死人。
她呢,吓得身子都颤抖了,但我已经站稳,就抱住了她的腰,顺了下来,然后直接蹲下了。
里面正好也传来的“撕啦!”“撕啦!”的声音。
已经进来了。
也如我们猜测。
它们开始在里面翻箱倒柜的乱找,乱找。
如果女孩躲在里面,必须无疑了,再加上这时被我抱着的很稳,她还冲我甜甜一笑,表示感谢,然后缩进了我的怀里。
因为大风呼啸的她穿着三点式,不冷才怪。
我也一样,就抱着她,稍微抬着头的看着外面,结果却吓了我一跳,居然那个二级的蓝怪也来了。
身高二米,只要往外看,很有可能看到我们,到时就是死,让我心一下子提了起来,不知道它会不会看。

我立刻缩的更紧了,身子也开始颤抖,她也同样,比我还害怕,我就对着她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意识,有问题,蓝怪来了。
她就更加紧张了,大气都不敢喘。
我俩就这般缩在那里,贴到了墙边,不敢抬头去看,注意着里面的动静。
结果慢慢的倒是没有声音在来窗户附近,而是里面的动静越来越大,越来越大,去翻箱江倒柜了。
让我们到是长出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情。
之后又过了一会儿,声音就小了,似乎是走了。
这下让我们俩才总算放心,可也不敢轻举妄动啊,如果这时候出去,再遇上,那就没得跑了。
我就凑到她耳边,小声问道:“这些变异物,如果追不到目标,是随便在哪住下,还是有自己的大本营,立刻死啊。”
我怕这家伙留在这里,不清楚他们的习惯,才有此一问。
她已经冷的不行了,颤抖着说道:“他们,他们会回大本营,会回到母体那里,天一黑他们就走,白天只是来巡逻的。”
现在刚下午,天黑还得好一俩个小时呢。
以我们现在的状态在这里带几个小时肯定不行。
大风呼啸,太冷了。
这时正好,她突然指了指,道:“你看,他们走了。”
楼下,刚才追我们的那群蓝怪,看没追到,就迈着八爪鱼一般身体离开了,还有的已经变成了圆形,猫、狗的,去了别的街道。
让我们欣喜若狂,可似乎没看到二级的。
我就问了问她,“你看其中有二级的吗?”
我们现在十五六层高,那些八爪鱼不大,二级的一级的从空中看根本看不出来,她摇了摇头。
我就叹道:“在等几分钟,做到万无一失,咱们在上去。”
她冷的连连点头。
可情形却已经快不行了,因为风真的很大。
我呢,同样如此,只穿着内裤,就抱着她,看着她金发碧眼的一张标志面盘,还有一般东方女孩无法到达的婀娜玲珑身材。
我就咽了咽口水说道:“倒是忘了问了,咱们俩也算一起出生入死过了,还没自我介绍的,我叫李唐,你呢,你叫什么啊?”
她颤抖着说道:“我叫夏盈盈,我父亲是中国人,我母亲是爱尔兰人,所以我是混血儿。”
却冷得牙齿都打颤了。
我就说道:“我有一个取暖的办法?!”
“什么办法啊,你快说啊?”
她眨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非常好奇,还有些激动。
我咧嘴一笑,说道:“我们互相抚摸对上的身体,就不冷了?比自己搓强。”
我的手还顺势放在了她的肩膀上,一揉搓的,那软软糯糯的身体,立刻让我血液加快的暖了几分,“你看不冷了吧。”
她不傻,知道必然还有其他动作,眉头一紧,可大风呼啸的太冷,虽说地方还算大,不至于吹下去,可身体都白了。
她就把手伸向了我的身体,直接胸膛。
抚摸我棱角分兵的腹肌和胸肌。
那嫩嫩的小手指一碰触,我瞬间有感觉了,丹田处冒出了一股热气,暖喝了一些。
我就也随之直接往后一用力的摸住她的丰满臀儿,丰满异常,滑不留手,立刻上下其手,把她抱紧我的怀里,开始揉搓。
人不风流枉少年,我这次真是做鬼也风流了。
不过这招还真管用,我们身体这么互相一碰触,一股股热气从旗下三寸冒了出来,虽说尴尬,可真管了用。
她似乎也一样,被我抚摸的脸颊都出现了红晕。
就也让我乐不思蜀。
大享手足之欲。
待,快把她扒光了时。
她这才嗔道:“差不多了把,别乱摸了,该好了。”
我这才嘿嘿一笑,又给送了回去,还在她额头吻了一下,然后探起了身,道:“那我先去看看,你稍微等会。”
站了人家便宜,就得男人一点。
而这时往外一看,还真没什么事了,那个大家伙走了,我就一用力的把嘘掩的玻璃打开,跳了进去,然后四下一瞧,几乎把柜子什么的都弄坏了,也随之走了。
就过去和夏盈盈说道:“没事了,走了,把手给我吧。”
伸出手,把她拽了上来。
屋里自然是暖暖的,再加上地上翻仍的衣服,找了几件穿上,就也好了。
我就问道:“现在它们走了,没事了把,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吧。”
她眉头一紧的嗔了我一眼道:“应该不会,这些家伙不常来,肯定是你倒霉,也连累我。”似乎对我刚才的抚摸有些小反感了。
我也没理会她。
因为我刚才稍微想了想,我得回刚才我醒来的实验室一趟,那里肯定有线索。
我不能这样平白无故的活着,不能就白白的昏睡了一百年。
就和夏盈盈说道:“我想去我昏睡的实验室看看,你来吗?”
“昏睡?实验室?!”
这下夏盈盈来了兴趣,还嘀咕呢:“在这里生活了这么久头一次听说有实验室,行,我跟你一去看看。”
我俩就往门外走。
结果当走到楼梯口时。
我和夏盈盈都惊呆了,差点吓尿,那个二级蓝怪居然没走,正在楼道口的一个房间里,对着一个看似已经死了很长时间的身体,在大肆咀嚼。
像吃烤羊肉串似的。
我俩瞬间傻逼了。
它也停下了看向了我们。
夏盈盈立刻“啊!”的一声惊呼。
二级蓝怪就“撕啦!”巨大的一叫,扑了过来。
“我就日你仙人板板了。”
倒霉的日子还没结束。
我立刻拽着夏盈盈跑,快速的狂奔,一下子窜到了楼梯上。
夏盈盈还想往下,我一把拽住她,啐道:“你胸大无脑缺心眼啊,往下跑是可以出去,可咱们下楼跑不过它,上楼。”
夏盈盈一想,对,差点把这个忘了,就立刻跟着我往上。
二级感染蓝怪,“撕啦!”叫着,立刻追了出来,八爪鱼一般的身体,快速的上楼。然后“撕啦!”“撕啦!”的叫个不停。
我就问道:“这栋楼到底多高啊。”
“34层,在跑下去马上就要到头了。”
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快想办法,你快想办法啊。”
我他妈的也不想死,就问道:“你说这些变异物可以感染别人,不能碰,咱们也打不过,那它们有没有什么害怕的东西吗?你生活了二十年,不可能一点都没发现吧,还是他们一点缺点都没有啊。”
她气喘吁吁的说道:“有,这些蓝怪,身上变异之后,有电,“撕啦!”“撕啦!”叫声就是因为有电,可以把人电晕,感染上,但电怕水。”
这很正常。
我一下子就笑了,呵呵说道:“那行,你先一直往上跑,记住,我在三十层等你,到了三十层,你就往里面跑,我快些跑,去找水,然后拿水堵截他,要不然咱俩准完蛋,咱俩的体力不如他,只能这么办了。”
把水往地上一泼,我感觉就行,他浑身是电,就让我们有了机会,或许可以逃出生天。
夏盈盈却一把攥住我道:“你不是想丢下我自己跑吧。”
我笑道:“我要想丢下你,还和你说,我自己跑就行了,你按我说的做就是了,不会骗你的,还有,你这对大咪咪,我还没玩够呢,不舍得你死。”
笑呵呵的抱住她,在她胸部上使劲一抓,还亲了一口,就加快了步伐,咬牙着的快速往上。
二级蓝怪,爬楼梯不快,和夏盈盈差不多,只是体力很好,所以我一加速到是拉开了一些,然后看到了30层楼的标志。
直接往里跑。
四周乱看的找水房。
就算没水了,也应该有水壶之类的饮水机,气喘吁吁的来回乱看,结果发现了一个大秘密。
他妈的,一百年后的很多东西,都不认识。
我双手挠头快要暴走了,什么都找不到。
结果这时,老天帮忙的出现了一个好东西,一个巨大的鱼缸。
没错,就是鱼缸,养鱼的,里面有海草,有污垢,还有鱼的尸体似的东西,虽说贴在墙壁上很大,而且是全封闭的。
但是鱼缸没错了,只要搬过来,往地上一砸,里面的水就会撒出去,也够多,绝对可以让那个二级蓝怪吃一壶呢。
我就立刻行动。
过去挪动,比我想象的要重很多,就玩了命的往前推。
“天无绝人之路,我既然苏醒了,就不能死,不能死,不能什么都不知道呢,就稀里糊涂的死。”
咬牙着的推动。
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向外面推去。
可却已经来不及。
因为我们相差并不是很远,也没想过推什么鱼缸,这时夏盈盈已经开始呼喊了,“你在哪,你在哪,它追过来了。”
我立刻把头探出去道:“在这呢,有个鱼缸,有水,可就是他妈的推不动,你来帮忙。”
这时楼梯楼的二级感染蓝怪也爬了过来,“撕啦!”“撕啦!”叫着,触角还噼噼啪啪冒电。
夏盈盈害怕了,喊道:“那赶紧跑吧,别推了,再想别的办法。”
我们现在的体力,是逃不了了,直线距离也不如他快。
再一看鱼缸已经到了门口,就喊道:“进来,进来,用鱼缸堵上,这样能行。”
把夏盈盈一把拽了进来,然后道:“赶紧的,赶紧推,鱼缸大,一定能堵上。”
夏盈盈快要吓哭了,急的也不知做什么好了,就听我的,跟我一起帮忙推。
鱼缸非常大,斜着才能出去,这时一横过来,把大门堵的死死的。
想着,蓝怪一冲进来,一推它,必然倒地,到时都是水,就能阻拦。
让我们有了喘息的时机,
可房间里,我们怎么逃跑,就又是个问题了。

我立刻急切的上下左右乱看,想办法,怎么在这个房间里,逃出去,也念叨起来,“我不能死,我不能死,赶紧想一个办法,想一个办法,我不能就这么死。”
夏盈盈也一样,哭了都,害怕的不行,“你赶紧想啊,它马上就要来了,我也不想死,我也不想死。”
这时,还真是灵光一闪的想到了办法,看到了一个大柜子,道:“先上去,先上去,赶紧上去,在那里能稍微先躲一躲,他碰不到。”
一把拽着她,到了柜子边,托着腰,往上一举,就上去了。
可二级蓝怪已经冲了过来,“撕啦!”一叫,震耳欲聋,脑袋上一个滴溜溜乱转的眼睛看到了我们,然后直接往前冲。
巨大的触角一推,如我想象的一样,鱼缸“碰!”的一下子被他推的砸在了地上,碎了,水全流出来了。
蓝怪不知道,还往前一冲,这回傻了。
顿时全身上下触电了。
他只是触角上有电,这回全身都是电了。
在那打激灵,立刻往后退去。
我就有了一丝机会,被夏盈盈“啊!”“啊!”尖叫着拽了上去。
蓝怪已经近在咫尺了,她完全傻了,尖叫个不停,“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我就在她屁股上一掐,道:“哭有个屁用,赶紧想办法。”
鱼缸水多,下面已经水漫金山。
而二级蓝怪的能力虽说被水联电,但一会儿就好了,就又过来在那探着脖子“撕啦!”“撕啦!”狂叫,想进攻,可他的触角上有电,也不行。
正在伺机而动。
我们那。
夏盈盈哭泣着,问道:“怎么办,怎么办啊,到底怎么办啊。”
“你原来就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我也有些发懵,知道水肯定有干的时候,我们在柜子上,只要它一进来,我们就死,也着急不已。
夏盈盈哭啼啼的说道:“没有,没有,这里沦陷了二十年了,早就没有那么多的感染变异物了,都是你倒霉,遇上这么多。”
在那一个劲的哭泣。
我呢,啐了一口吐沫的,无奈赶紧想办法,上看下看的,看到了天花板,倒是有办法了,然后喊道:“别哭了,赶紧找东西,把天花板弄碎,看看能不能上去。”
办公大楼,房顶都有隔层。
我看了看这个似乎也一样,一百年没怎么变,就站起来,还真够得着,我一用力,推不开,应该是没人动过,这么长时间锈了。
就在那乱找的看见了一个硬物,直接拿他砸。“砰!”“砰!”“砰!”的立刻灰尘遍地,但还是砸开了。
夏盈盈看有了希望也跟着帮忙,“太好了,太好了。”
把一个天花板砸开了。
我俩欣喜若狂,就说道:“我托你上去,然后你在拽我,知道吗?”
“嗯,嗯。”
她连连点头。
而二级蓝怪看我俩要逃跑,“撕啦!”“撕啦!”叫,水也快干了。
我俩得赶紧完成了逃跑大计,我扶着她的腰,猛的往上一送,她立刻钻了进去,然后稳住身形的,伸出手臂拽我。
我沉了一口气,往后退了一步,直接一冲的,一跃而起,扒住了一个边缘。
夏盈盈用力的拽我的一个手臂,慢慢的就也爬了上去。
让我气喘吁吁。
夏盈盈却呲牙咧嘴的笑了,“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这回好了,这回好了,这回没事了,你太聪明了。”
抱住了我。
而下面,二级蓝怪已经冲了过来,开始毁坏柜子,然后居然还拿东西砸我们。
我们立刻往里爬,还对他笑着挥了挥手,“撒由那拉了您那,变异大傻逼。”
算是逃过了一劫。
也不管了,反正是个隔层,可以安身立命,就继续往里爬,慢慢的也不知爬到了哪,没光了都。
但这样也挺好,最起码安心全了,等晚上,天一黑,这些蓝怪不就撤退吗?
那不就行了。
终归是保住了一命。
我俩就捂着嘴,缩着脖子,坐在那,不动了,叹道:“刚才太他妈的惊险了,爬楼梯,站在大楼的外面面,然后又到了隔层,才他妈的消停,太不容易了,一觉醒来就遇到这个,太不容易了。”
夏盈盈也连连点头:“我好几次都已经咱们要死了呢,幸亏你办法多。”还感叹呢,“你脑子好聪明,身手也灵活,真适合在这个时代生存。”
我骂了娘,我可不希望。
但一开始如果不是她,我或许就被那个猫感染体杀了或者感染了,就笑道:“咱俩是互相帮忙,没你我也不行。”
我俩就都如释重负的笑了。
而外面,这时又传来若有若无的“撕啦!”“撕啦!”的叫着,肯定是发疯了,再找我们,可这里干燥的厉害,满是灰尘,我们的味道它们不可能闻道。
所以应该没事。
我就又问道:“现在几点啊,得等多长时间天黑啊。”
这里黑漆漆的,昏暗无比,还没有表。
她就想了想,“我从聚集地偷跑出来时,已经三点多了,咱们这么一跑,一躲的,应该得将近四点了,这些家伙基本五点半之后就会退,在等一个小时便可。”
“一个小时,那就一个小时。”
这风吹不着,雨浇不着,就是空气不好,所以能忍。
我就捂着嘴,忍着,她也一样。
她还微微的向我靠了靠,靠的更紧了。
我就抱住了她,软软肉肉的身子,旖旎诱人,让我有些心猿意马,两只手就有些管不住自己的去摸索她婀娜的身子,纤细的腰肢,硕大的胸部,平坦的小腹,丰满的臀部,再加上修长的美腿。
让我反而不觉得寂寞了。
她也任由我了,还回应的微微的往我怀里缩,想起了微微享受的吟声,配合我。
我就问道:“你们这里女孩是不是都很开放。”把胸部拿了出来,白白净净的饱满异常,一只手无法掌握,像个大白馒头,就把玩着,问道:“是不是胸部也都很大。”
她立刻打掉了我的手,嗔道:“什么话啊,你是我的菜,我喜欢东方男人,你又救了我,所以我才愿意的,要是别人自然不行。”
然后缩进我的怀里,还抬头吻我,继续和我调情。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她又这么漂亮,这么可儿,我也不知以后的日子怎样呢,一觉醒来遇上了她,就先抱着她好好享受了一下这个混血小美女的情调。
待,一个多小时过去,天黑了,我俩从那个口又走了出来。
为了以防万一!
我还小声问道:“你确定吗?天黑他们就走,二级的也走。”
夏盈盈连连点头,“我见过三级感染体,五米高,会放闪电,也走,放心吧,天一黑肯定走。”
这下我就放心了,跳了下去。
可在上面全是尘土,我俩变成了小黑鬼。
我就拽着她手,说道:“走,跟我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洗洗。”
我还是想着实验室的事呢,不回去弄清楚事情,我心里不安,就拽着夏盈盈一直往下,蓝怪果然走了。
应该天一黑,太阳没了,它们似乎需要热量或者说是能量,所以才会回去的吧。
我不懂,只是胡乱一想,然后到了楼层外面。
夏盈盈就说道:“先和我去聚集地吧,那里什么都有。”
我摇了摇头,“我想去我昏睡的地方看看,不弄清楚,我心不安,你跟我来吗?”
她想带我去聚集地,如果不带我,现在分开就是分道扬镳,可一想起刚才的是,她咬了咬嘴唇道:“行,我陪你去。”
我俩向着来时的方向跑。
不是很远,跑了一会儿就到了地下室。
这下她惊奇了,“原来这有地下室啊,我还没注意过。”
之后是那道大铁门,就也进去了,夜间照明灯依然很亮。
我就立刻道处翻,到处找。
我最想找的东西是实验室的档案,因为按照规矩,这些单位,必须得用纸面书写,存档的。
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必须得找一个说法,不能这样稀里糊涂的,可不管我怎么拼命的找,就是没有。
反之,夏盈盈从一个死尸身上翻出了一个薄薄的本子,翻了翻,喊道:“这有线索,有线索。”
把我叫了过去,递给我看道:“你看,好像是这个死人的日记。”
我一看,还是汉字,也认得,就从第一页翻看。
第一页就写道:“我不是一个爱写日记的人,也从没写过,这时写只是太索然无味,聊以寂寞的自言自语而已。因为我实在太寂寞了。虽说我知道,我在做的事情是能让人类跨越一大步的科技革命,可这个工作,还是太无聊了,所以我就产生了写日记的想法。
而按照规定除了需要上面交的资料以外,个人是不能随便记的,所以我就写在了贴身的小笔记本里,来解乏我的寂寞。”
之后也差不多是这类事情,全是他聊以寂寞的自言自语,没写多少实验室的事。
也没和我有关的事。
但当翻到一半时,就有了变化。
“地球上的生物,突然发生了变异,好像是某种研究的特殊研究基因丢失了,到处都是那种病菌的感染体,到处都是死人。
我的天啊,所有人都在说,这是上帝的惩罚,人类做了太做违背太多上帝的事,所以才会这样。
但我知道,这个世界不存在上帝,这都是人们在乱说,我认为,人类能都打败变异物,一定能。”
这时就开始出现感染体肆虐地球了
看日期是二十年前。
然后就是写人类开始陷入战败之中,原子弹都用上了,但似乎还是不怎么行,这些感染体似乎可以吸收能量。
他对人类能否守得住地球也开始疑问。
最后几页写道。
“上海也马上要沦陷了,从海里来了更多感染体、变异物,守是守不住了,我自己眼前看到了上千米高的巨大感染体,他们无所不作,好像就是上帝派下来惩罚我们的。”
然后最后一页。
“我们已经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封锁了大门,感染体是通过气味寻找人的,我们把这里封闭了,暂时安全,可食物短缺,能源也是在使用蓄电池,我们感觉我们要死了。
至于那个被冰封的人,我突然想到了一句话,他从黑暗中来,却走向光明。”

我拿着笔记本,久久说不出话来,因为他里面什么都没说,就提了一句被冰封的人,似乎是我。
而他们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为什么冰封我,却什么都没说,就一句什么从黑暗中来,走向光明。
断断续续的让我一头雾水,怔怔出神,看不出个究竟,没有线索。
夏盈盈在旁边则看的清楚,大概猜出来了这本二十多年前的日记说的就是我。
惊讶过后,便连连安慰道:“你现在苏醒了,终归是好事,别多想了,就当和我们一样,是活在这时代的人。反正这里比你想象的安全很多,不是常有蓝怪过来的,而且实验室也毁了,找不到活着的人了,你在想也没用,不如现在好好活着,就当穿越了时代。”
还笑道:“至于其他的,你不要担心,吃住的问题,我来安排,这里有聚集地,还有很多人,都非常好,你跟我来吧,我带你去见他们,到时那里就是你的家,他们一定会把你当做家人看待。”
“家?!”
这个词让我心中一动。
我现在无处可去,什么都不知道,两眼茫茫,根本不知道要干什么,所以以目前的情况只能听从她的,先安顿下来是最好的选择。
便无奈的点了点头,“行,我跟你走,听你的。”
收好笔记本,又看了看这个实验室,看没什么可找的了,才重新关好大铁门,走了出去。
这时月亮已经出来了,好像还是一百年前的月亮,可我却已经不是一百年前的我了。
一路上几乎大脑空白的随着她一个街道一个街道的走,最后在月亮的下,慢慢的进入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停车场,还是地下三层的停车场。
我就也见到了他们所谓的聚集地,一下子也是出现了不少人。
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一应俱全,都在这里。
点着篝火,正在聊天,忙碌。
夏盈盈立刻问道:“我爷爷呢?我有事找他,我带了一个新的人回来。”
“新人?!”
这个词对于这里来说,太过于惊讶了,因为好久没有发现存活下来的新人了,立刻看了过来。
看我高高的个子,一米八五上下,挺魁梧的,就都露出了笑颜。
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说道:“在里面,正好,刚才还问你呢,就怕你出事,如果在不回来,就该让人去找你了。”
还冲我笑着点了点头。
非常的和蔼,看样子对能在末世存活下来的人来说,有点同是天涯沦落人的,都非常平和。
这也是这座偌大城市里唯一的一些人了。
我的心就慢慢安定了许多,随着夏盈盈往里走,一边走,一边听她介绍,道:“我爷爷活了七十多岁了,是这个聚集地,最早的创建人之一,大家都听他的,我家我爸爸、妈妈、奶奶都死了,就我和爷爷相依为命,她很溺爱我,一定会留下你的。”
笑呵呵进了一个房间。
里面正做着一个老人,老人前点这一个火堆,上面正煮着粥,在那添火,旁边还有一个黑人,宛如一个黑塔一样,在那坐着。
老人一看到我和夏盈盈进去,就眉头一紧。
夏盈盈笑呵呵的介绍道:“爷爷,今天我在外面遇到了危险,幸亏他,救了我,他一个人,我就把他带来了聚集地。”
然后过去做到了他爷爷身边,娇滴滴的说道:“爷爷,我知道我自己乱出去跑,很不好,我知道错了,下次再也不自己乱出去了,一定听你的话。”
笑呵呵的想让她爷爷收留我。
她爷爷,已经一头白发,还有一缕白色胡须,站了起来,已经微微有些佝偻。
看了看我,道:“多谢你救了我孙女,我叫,夏风,欢迎你来聚集地,坐下吧。”
倒是很痛快,直接收下了我,让我一喜,坐了过去。
可我一坐下,就看到了旁边那个黑人小伙子,魁梧的不像话,浑身都是肌肉,正在那吹火,一看我看他。
还露出了两排洁白的牙齿,呲牙笑道:“你好,我叫泰坦,我是夏爷爷捡的孤儿,一直在这里长大。”
标准的普通话,肯定是从记事起就在这里了。
要不然不可能黑人说的这么顺。
我就点了点头,道:“我叫李唐,我•••••••”
往后的话,我却不知该如何开口了。
夏盈盈就在他爷爷耳边说了说。
夏风有些惊讶,但还是晃手道:“泰坦,你去收拾收拾你的房间吧,一会儿李唐去你那里住。”
“嗯,爷爷。”
泰坦露着两拍洁白的牙齿,站了起来走了。
身高超过两米一,魁梧的感觉就像一个方块人,全是肌肉,宛如一坐小山。
让我不由多看了两眼。
这时夏风则直接问道:“盈盈说,你被冰封二十多年,被人当做小白鼠在我们旁边的实验室,做实验,今天才苏醒,而且完全不知道末世的事?”
刚才的内容夏盈盈都看到了,但一百年的事,我没说。
不过现在他们是唯一收留我的人,而且他今年七十多岁,我正好可以问一问,或许有线索。
就认真说道“应该是这么回事,但不是二十多年,而是被冰封了整整一百年,2020年,我被冰封的,一直到现在,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为什么被冰封,我为什么会在现在醒来,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一切的一切我都不知道。”
还叹了口气,“我也想知道,这是为什么。”
然后又问道:“您活了七十多,赶上了很多我不知道的事,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人被冰封啊,什么科技研究,他们似乎在上海了很长时间,你不知道。”
夏风惊讶的目瞪口呆,没想到我比他大,被冰封了整整一百年,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我没听说过,也从不知道就在我们不远处,居然有科学研究所,如果不是盈盈遇到你,我都不敢想象,有人可以被冰封一百年,而且还出现在了我的明前。”
伸出苍老的双手,摸了摸我的眼袋,笑道:“一切的一切都很好,你的身体也恢复的很好,真不敢想象,你现在一百二十多岁?”
哈哈的笑了,“比我还大了差不多一倍呢。”
夏盈盈也惊讶了,但还是撇嘴说道:“什么啊,他就顶多二十五,被冰封了,身体也没变化,就是这个时代的人,就二十五。”
坐到我的边上,拱了拱我。
我现在满脑子全是我为什么会被冰封的事,原本想找个人问问,结果也是无人知晓,就低下了头。
夏风看出了我的感觉,说道:“你先不要着急,不是刚刚苏醒吗?就先住下来。盈盈刚才说的很对,你现在还是二十五,命运既然让你复活,你就是生活在这个时代下的人,我们聚集地的一份子。”
哈哈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很热情的收纳了我。
我连连点头,感激的说道:“嗯,我会慢慢适应的,也很感激你们的收留。”
但我知道,以我的性格,我一定会去找寻我的秘密,所以这里绝对不是我长久的安身之所。
我不能这么稀里糊涂的,在这里是不可能有答案的,必须找到政府,政府那里或许会有资料。
可这时,我的肚子又咕咕叫了。
从我醒来,就喝了几口水,还没吃饭呢,蓝怪一闹倒是忘记了,这时又响了起来,而且还非常的响。
一下子全都笑了。
夏风就说道:“先吃粥,吃粥,还有,馒头,先吃饱,吃饱了才是大事。”
递给了我。
我也没在客气,热乎乎的立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馒头是新蒸的,粥也不错。
不知从什么地方弄来的。
我也没管,虽说味道有些发霉的感觉,但还是大口大口的吃了。
夏盈盈也没管自己,一个劲的帮我盛:“慢点,慢点,没人和你抢。”
我就擦了擦嘴说道:“你也吃,我,我是饿极了,身体似乎一遇到饭,就全都被激发了一般,饿的不行。”
“那就吃,别管我,我不是特别饿。”
笑呵呵的继续帮我。
夏风也连连挥手让我吃,很高兴,一个劲的点头。
我就狼吞虎咽的吃了四个馒头,七八碗粥,才总算饱了,一下子心情也恢复了,整个身体暖洋洋的让我呲牙笑道:“现在才找到活在当下的感觉。”
哈哈笑了。
夏风、夏盈盈也笑了。
之后,夏风就说道:“你的事,太诡异,就咱们三个知道就行了,不要和别人说了,如果聚集地的人问起,你就说,是从外地来的,无依无靠,路过上海,救了盈盈,就行了。”
这是怕我被孤立,让我不舒服。
我心里明白,这是我的秘密,点了点头。
夏风就又说道:“那就去找泰坦吧,先住一晚,明天开始新生活,什么事都需要一步一步来。”
夏盈盈就站了起来,拉着我道:“我带你去泰坦的房间,看看你住的地方。”
咯咯笑着带着我走了。
我则对着夏风老人又点了点头,多谢他的收留,才离开。
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 铭城阅读  回复数字 911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