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锄草的老头

2019-8-12 19:43
258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天坛外,午后35℃的烈日下,有一个约么五十岁的老头,敞开衣衫蹲在地上锄着花坛里的草。我坐在十米开外的凉亭,守着酣睡的儿子,汗流不止。 图片1.png
天坛,明、清两代帝王祭祀皇天、祈五谷丰登之场所,占地270万平方米,装修极尽奢华,反正我逛了一下午没有全部走完,整个天坛公园铺满了整块的大青石和汉白玉,古树参天,奇珍皇木,在几百年后的今天看来,依然看得我目瞪口呆,有种叹为观止的感觉,奢侈!名义上天坛是祭祀天地之用,天地者,道家老子曾经讲过: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想既然上天对待每个人都是平等的,那天地应该也不是贪图享乐之辈啊,即便真有天地之灵,那也因该不在乎这祭祀的场景和奢侈的形式吧?所以,自命天子骄子的皇家不过是以借祭祀天地、祈福百姓之名大兴土木,享尽奢华罢了。
那个时候的皇家祭祀出行,应该左右拥戴,群臣伴随吧,我想这种兴师动众的大型活动,应该一年当中也不会有许多次吧,而园林平常的护理应该是时时刻刻有人在做的,应该会有一群太监佣人日常守护和打理着,这一刻,我想到了那个锄草的老头,准确的说,应该是看到这个锄草的老头,我想了很多。冬来暑往,几百年的光阴转换在弹指一挥间就完成了,那些年的午后,是不是也有一个,或者一群人在天坛外的花坛蹒跚着,匍匐着锄草。这光景应该也不会有多少不同,至少在我这个凉亭下的过客来看,他们是一样的,一样顶着炎炎烈日,汗流浃背,为着那份差事,或许是公差,或许是劳务,终归是为生计,又有几分差别?
  从下午两点到四点,儿子一直睡得很好,尽管很热,也有蚊虫,我在旁边尽力的守护者,不是舞动着手中的折扇,但是儿子身上的汗水依然留个不停。锄草的老头半蹲着,衣衫早已被汗水浸湿,细致地在花坛里摸索着,几乎不曾抬过头。也许是想躲避太阳的刺目,也许是已习惯这埋头下力的工作。我不时的静静的看着他,心中闪过一丝哀叹,也有不少无奈。同为这世间的人和事,个体和群体差别真的是太大了。如当年,有人贵为天子皇丞,命重泰山;有人却贱如丫鬟太监,薄如蝉翼。看现在,时代即便进步了,连太空我们也能探索了,人的工作和命运的轨迹却天差万别。工作,大体的分为脑力劳动者和体力劳动者,脑力劳动者也许一度绞尽脑汁,也许也曾忙的毫无头绪,不可开交。但是对比体力劳动者的日常,体力劳动者付出的是身体,不可否定的说,在中国当前的环境,甚至在可预见的未来,体力劳动者不管从社会地位还是认可度,整体上,还是向脑力劳动者倾斜的。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个社会整体上掌握在脑力劳动者手中。我毫无抨击和偏颇的意思,不论是脑力劳动还是体力劳动,绝大多数都在创造价值,都在奉献社会,我只是觉得在某些境况下,我们可以对体力劳动者多一些关爱。劳动创造幸福生活,劳动值得尊敬,劳动值得关爱!
  这个午后,皇家园林的墙外。那个锄草的老头,让我看见了些许的无奈!
(喜欢的朋友请微信关注:读书与悟道)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悟天地之道。(所有文章均自创,版权保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