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远风未至

2019-8-12 21:58
342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她,叶知秋,本该有着平凡的一生吧!但直到遇到了闪闪光芒的他....
那一年,杏花微雨,他们相知,相遇.....
十里长街,雾色正浓,路上有些白蓝交错的小点,穿过一行一列的砖瓦房,每个孩子都是这样,默默地却又暗自努力地度过这学生时代的春秋冬夏,知秋也是这样,不过学生时代的她,因为原生家庭所带来的自卑,总爱低头独自走自己的路,一直后来的初遇,显得十分尴尬。
初遇
那天,知秋很早就从家里出发了,那时,天空还有一轮弯月,几颗稀疏的衍星,废旧的路灯忽隐忽现,路上鸟儿的啼鸣相伴,知秋一人在默默着走着,粉嫩的指甲刮过青石板墙,留下那一行行尖细的印记,
一阵阵滋滋而又刺耳的鸣声,这大概是知秋想留下她来过这个世上的印记吧,知秋是家里的老二,是个女孩,一心求子的父母为了儿子多年来忽略女儿的感受,知秋不受宠爱,且每天父母外出后挑起家庭里的家务及照顾弟弟的重任,她一向自卑,性格软弱,遇到了委屈只会以哭作为发泄,那天,朝阳很迷人,四周的五彩朝霞伴随着朝阳的升起,在天空中如昭凤展翅,也许是被这迷人的景象感触到了,知秋难得的,探起了头,欣赏这美丽的清晨,也至于沉迷进去,走着走着,竟撞进了一个人的胸怀中。
知秋忙低下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真对不起。。”
一串卑微的道歉词后,那个男孩却说道“你一直在道歉,可我不知道你哪里错了,应是我撞到你才对,不是吗?”知秋涨红了脸,“我....我...我...对不起...”
“你为什么不抬头看看我!”那个男孩又说道
“我.....”最终知秋还是羞涩地抬起来头,那一刻时间仿佛被定住了,那是一张俊秀而又白皙的一张脸,在被昏暗的路灯照射下的白衬衫映衬地明亮的双萌,那是多么好看的一张脸,以至于往后余生,叶知秋,都难以忘怀!
"我、、、的模样,吓着你了吗?恩?”
“没,,,,没有,我,,,我只是,,,”知秋满脸通红,一时语塞。
“没什么,一个女孩子走在这偏僻小路总归有点不安全,我陪你你一起走吧!”那个男孩说完,
又是莞尔一笑,那一笑,倾覆了所有时光,如四月天的月光般明朗,如寒冬月的阳光般温暖,知秋仿佛从原生家庭的冰窟里看到了一缕暖阳之辉,使她猛然从谷底站起。
“好,,好!”知秋道,也回至那男孩一笑,不失礼节,也不失尴尬!
他们一路走着,朝阳也随之渐渐升起,余晖照在他们脸上,拂过他们发梢,,知秋笑了,是的,她笑了。如冰山融了一角。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吗?”
“嗯!”
“我,我叫叶知秋,落叶的叶,叶落知秋的知秋,你呢?”
“我啊!我叫林远枫,双木林,远方的远,枫桥夜泊的枫!”
“哦,我记住了”,是啊,她记住了,林远枫这三个字如烙印般多年来深深烙在的知秋的心里,一直挥之不去。不知不觉,也到了学校门口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依然没有成为阻挡他们的那道深墙,
“我们快要分别了,是吗?”
“是啊,你在哪个班?我们还会再遇吗?”
“恩,我在初二八班,我走啦,,”随着,林远枫一路小跑远离了她的视线
八班,是学校里的尖子班,我们,还会再遇吗?
再遇
又是一天的清晨,朝阳如往常一样会升起,花儿如同往常一样会绽放,可知秋心心念念的人儿,却始终也没出现,知秋似乎要过往以前的生活---他没出现的生活,可生活又如一潭平静的死水,一粒石子又让它掀起了波澜.
当知秋以为那人再也不会出现时,他又如神灵一样再度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知秋刚关上她家里那厚重的铁门,铁门吱吱呀呀地似乎诉说它的不甘,此时不远处的那栋楼房突然亮起了灯,一个女人的声音撕破了这份清晨的平静,“远枫,牛奶你带着!”
远枫,是那个,令她沐浴春风的那个远枫吗?她慢慢地向前走着,似乎相信自己是幻听,不敢相信这一切
“知秋!知秋!是你吗?”她一怔,停了下来,呆滞的目光慢慢恢复了温度,开始有了光泽,她猛地回头一看,是的!是的!是他朝思暮想心心念念的远枫!没错,是他,欣喜难以溢于言表,她一路
小跑了过去,“远枫,,远枫,,我,,,你,,”呼吸的急促难以掩平她心中的喜悦,这些日子他想对远枫说的话,难以用几句话就能表达出来。
“别急,慢慢来,很久没有看见你了,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恩恩,一切都好,你呢?”
“恩,我最近都没看见你,每次都想在你经常走的路上遇见你,可真不巧。”
“是啊,可真不巧。。”知秋不会告诉他,知秋也在那条路每天在一个时间点起很早地床,只
是为了遇见他,可知秋不知道那天只是林远枫头一次那么早去往学校,可为了遇见他,却耗费了知秋半
月的早晨,
“清晨的露香,应该很好闻吧?!”远枫打破了正尴尬且有沉寂的局面,
“嗯,是啊!”内向不善言辞的知秋只有一句“是啊!”,一句是啊,道尽了她的思念,她
的期许,她的希望,可远枫又怎会知道呢?
远枫当然不会知道了!
“哦,我这几天都比较晚,因为忙于参加学校围棋社的对外比赛,要多加练习,才能取得个
好成绩!”
“哦!”知秋低下头独自一人向前走,知秋有些恼,他的心里只有他的学业吗?有没有过他
?有,还是从来都没有?
林远枫也马上追了过来,“知秋,你,你怎么了?”
“我,我没怎么啊?怎么了”知秋强咽下心中的苦涩,勉强对他挤出了一丝笑容。
“哦,那就好,话说,我们两同一个学校的,你是几年级的?”
“初二。”
“哦,太好了,我们一个年级的,家又这么近,我们可以一起回家了呢。”
“是呀!太好了”知秋笑了笑。
“恩,我跟你讲,我们班来了位插班生,,,她叫夏若,,,,,”知秋细心的听着
,她不知道,夏若会是她与林远枫之间一堵厚实的墙,隔在他们之间,是知秋难以接近,难以诉说,她
对远枫年少的喜欢,和爱。
在这漫长而又短暂的初二里,远枫大概是知秋的唯一挚友了,他与知秋讲世界上许多有趣的
事情,告诉知秋物理化学的奥妙,数学的美丽,知秋的成绩也提升了不少,从年级四百五十八到年级一
百二十三,这个过程她的努力只有她自己知道,而她离年级第五的远枫虽有差距,但她依然会努力,为
了离他近一点,为了与他在同一所高中,甚至一个大学!
初三的升学礼依然同往年一样,五星红旗也如往常一样升起,一年的时光过去,远枫和知秋初
三了,带给他们的只有无尽的考试与升学的压力,每个人都在奋力的在题海中奋战着,为了自己的未来
努力着。
“知秋,我要去参加学校给我报的D省数学竞赛了,可能这几天,我不能向往常一样和你上下
学了!”
“好!”
“恩,我先走了!”
“等,等一下,是不是,还有夏若!”
“是的,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没,没什么,问问,只是问问而已”
“哦没什么事,我先回去写题了”远枫有些不耐烦地说道
“恩”
知秋早该明白她与远枫不该是同一个世界的人,相比年级第八,钢琴一等奖,且长相好看的
夏若,她该如一粒微小的尘埃,低到了骨子里,她时常害怕失去远枫,但那份骨子里的懦弱告诉她,她
会失去他的
远枫去竞赛已经是第二天了,她沉默地看在窗外,盼望着远枫会像往常一样经过他的窗外,
她既盼望着远枫带着好成绩归来,可又害怕他的优秀使他们差距又拉大了一步,她很矛盾,也很仿徨
第三天了,他们回来了,不负众望,远枫获得了赛区第二,而夏若,赛区第四,学校特地为
他们置办了颁奖晚会庆祝,在颁奖晚会上,台下众多学生中的知秋默默看着颁奖台上闪闪发光的远枫,
及夏若,在同学们的言语里,他们是多么般配的一对啊,郎才女貌,而夏若,远枫是同学们传言中的“
学霸情侣”,知秋听到了这些,默默低下了头,他们如同个金子般在闪闪发光,而知秋呢,像一粒,卑微
的,卑微的尘埃,砂砾,如这些普通的人们一样.低如尘埃里。
“叮叮叮......”当中考最后一门考试科目的终结声敲响,许多学子都如释重负,远枫也是
这样,他开心的向知秋讲述试卷的容易,可知秋一点儿也听不进去,她只担心能不能和远枫进入同一所
高中,能不能高中三年陪伴在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人的身边,她心里,很矛盾,她深知,远枫和夏若一定
会考进同一所高中,她想和远枫在一起,但她又不想看见远枫和别人在一起,就这样,,,,,不知不
觉得,,放榜的时候到了,,,,知秋在她妈妈的鼓励下,鼓起勇气的看了榜单,她兴奋着,雀跃着,
她和远枫进了同一所高中,但,夏若也进了!
离别
几个月之后,高中生后也正式开始了,知秋满怀自信地踏入校园门,那是她第一次这么自信,
她对她和远枫上同一所大学满怀了畅想与期待,盼望着那一天早点到临,但她没想到的事,有很多,甚
至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你听说了吗?林远枫已经一礼拜没来学校了,听说他转学了。”女生A说道
“是吗?他可是我们学校的尖子生,学校舍得放他走吗?”女生B说道,她们兴致勃勃地议
论道,这大概是学校当时最大的舆论了。尖子生抛弃C中孤身转学。
“你不知道吧,夏若早在他之前就走了”女生A又说道
“你们,,你们说什么?”知秋说道,这是她的眼眶中凝聚了泪水,她不相信,不相信远枫
会这样,这样无情的抛弃她。
“林远枫转学了,跟夏若去的。”女生A说道
“不,不,,你们在骗我,,”随着,知秋捂着眼睛孤身跑去,她就这么奔跑着,旷了
一下午的课,独自跑到了寒江边,一个人默默着看着江面,,这个消息大概是她受到的最大打击,如雷
灌顶,也就是说,她以前对和远枫一起的未来成了泡影。如梦消逝在江边。
知秋是在知秋妈妈和老师的喊声中找到的,当时这个人完全没了朝气,如一滩死灰
般沉祭,知秋的妈妈没发现,她的女儿如一具死尸般死气沉沉,她没有发现,,大概青春期的女孩很会
隐瞒自己的所有,包括恋爱,心结,知秋没说,知秋妈妈也没问。
知秋如平时一样都走在那条小路上,盼望着远枫会再度出现,,在学校时,她也会不停看
向窗外,希冀远枫会像平时一样从她的窗口走过,因此,她成绩也从年级八十八掉到了四百五十八,知
秋妈妈不知道,只知道知秋成绩下滑,不停地责骂她,,于是知秋,退学了
没错,知秋,她,退学了,不是因为对生活失去了信念,而是她偶尔得知了林远枫一支半
点的消息,听他们说,林远枫回了G省,她之前听远枫提起过,那是他的家乡,他的故土,不知他是因为
什么而离开,知秋都要找到他问清楚,为什么他!这么残忍!
为了瞒着父母知秋要去找林远枫的事实,为了攒去往G省的路费,知秋一天打两份工,可G省这么大,她该怎么找呢?知秋心急地哭了出来,“怎么办?”是啊!她该怎么办?于是攒着对林远枫的希望,他决定,每月去G省的一个地方,直到寻到她心中思念的人为止,就这样,每次她只身前往G省时,都瞒骗她的家人,说公司组织旅游,就这样,她的生活,这样,一直持续了两年,可依然杳无音讯。知秋的心如石沉大海,直到,那一天.......
音信
不知不觉,也到了知秋远枫高考的时候,数千学子努力十载只为这一刻,知秋沉默了,这难熬的两天终于过去了,她又像往常那样度入这平凡而又平庸的生活中,她,值吗?她!甘心吗?只是为了找那个人,等那个人的出现吗?为了他放弃了一切,搭上自己的人生,她心甘吗?
高考过了许久,八月了,也是众多学子收到录取通知书的那一黄金八月,对有些人来说或许是灾难,但对于更多人来说,是福音!
这一天的清晨,露水夹杂着花香,飘进了那浅浅的百叶窗里。
“知秋,知秋,醒醒,有你的一封信!快打开看看!”
知秋睁开了睡意朦胧的眼睛,“嗯........什么啊........信?哪来的信?”
“姐姐,快看看,是不是远枫哥哥给你寄来的”知秋的小弟弟道,连他的弟弟都知晓她的心事。
“恩,好!”知秋回道,果不其然,如知秋弟弟所说,是啊,是远枫寄来的,他在这信中简短讲述了这三年他度过了什么,成绩如何,遇到了新的一切,也结交了许多新朋友,无疑是在说,他过得很好,没有知秋,一样很好,信的最后,他告诉了知秋,他的高考分数令他考上了他小时候曾与知秋讲过的他梦寐以求的F大,是的,他考上了,最后,他还问道,“知秋,你怎么样?高考如何?能跟我一起来F市吗?”是啊,甜密的过往不及两张一模一样的录取通知书,知秋开始后悔了,她该怎么回答远枫?告诉他,她为了寻找他的踪迹不惜赌上了一切,还是告诉他,她现在没有读书,早早辍学在外打工了呢?她后悔了,真的,她不该这么傻的,早知一切,可哪有后悔药呢?
知秋没有回信,可她以为这一切都会过去时,林远枫又给她寄了一封信,他在信中说道,“知秋,为什么不回信,你怎么了?这三年过得怎样?我过几天回去看你,好吗?”知秋依然没有回信,她知道,她与他从此以后,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了,她与他之间的差距,距离只会越来越远,他和她,这辈子,终究是不可能了!她很懊悔,当初,为什么一意孤行,这样做,然而一切,都晚了。
重逢
这一天,中午格外燥热,也暗示他们的重逢与最后的离别,知秋还是在三年前的那家餐厅刷着盘子,突然,后厨走进了一位同事,他大声告诉知秋“叶知秋,有人找!”
知秋忙褪下自己的塑胶手套,用手在身上围裙上擦了擦,急忙跑出去,看看是不是母亲带着弟弟来找他,但她没想到的是,是一个如三年前风度翩翩身穿白色衬衫,但比往年成熟的身影矗立在门前那颗梧桐树下,她没猜错,是他,肯定,一定是,她慢慢走了过去,轻声叫道“远枫。”
那人回了头,果真,是他!林远枫,他满怀欣喜地走向知秋,并问道“知秋,你这身,是在打暑假工吗?”
“是..........是...........是啊”知秋眼神看向一旁,口齿不清地回答道,
“我们去我们以前去的枫林怎么样,我还想看看那里,是不是还像我们小时候一样”远枫说道。
“好,........好啊,我也很久没去过了不如今天我们一起去吧,我也正好有话对你说。”
“好”
枫林还是如以前一样没变,可变得,是他们!没错,他们变了!
知秋首先打开了话题“远枫,听你说,你过得挺不错的”知秋笑笑,仰头看向天,似乎想阻止她脸颊上滴落的泪花,为了不让远枫发现!
"是啊,你呢?怎么样?”
“一切,都好!”是啊,她能说的也只有这句话了,真的,只有这句话了,
“恩,我家乡的学校很不错,看来我当初的选择,是对的”远枫道,知秋苦涩地笑了笑,是啊,他,林远枫,那会有错的时候呢?
“远枫,有些话,我不该瞒着你”
“什么?你说,你没跟我考上一个城市吗?”
“不是,是别的,自从你走后,没多久,我辍学了”
“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哼,,,,哼哼”知秋仰望着天空,苦涩地干笑着,
“没有为什么!我与你,你们,你和夏若,本就不该是同类人。不是吗?”
“知秋,你为什么,,,,唉”远枫低下了他原本一直高高昂起的头,是啊,怎么会这样,自从他离开什么都变了
“我需要冷静一下,知秋,我们先回去,好吗?”远枫说道。
“好!”
第二天,天气似乎比昨天好了许多,秋风萧瑟,但令人凉爽,知秋从妈妈那里得知远枫要跟她在枫树林再见一面,她心里很犹豫,也很欣喜,远枫准备接受她了吗?
但她没想到的是,竟是这样的结果,
“知秋,你很好,真的,但我们以后,也许会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吧!”林远枫说完这句话,随之他的就消失在了这片枫林里,树叶被风刮的嗤嗤作响,似乎在嘲笑知秋,她的一厢情愿,最终换来的竟是这个结果。“哈哈,,哈哈哈哈,,,”知秋在枫林里边哭边笑着,如同一个精神病人在展示她不堪的一面,她颓丧地回到了家,知秋妈妈问她怎么了,她也始终不说,只是笑笑,于是一个人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默默地无声地哭着,知秋妈妈不由得觉得知秋疯了,是的,她是疯了,她的心疯了
过了一天一夜,知秋终于才把自己从房门里放了出来,她想了许久,终于鼓起勇气对父母说;“爸,妈我要回去读书。”知秋的父母不由得欣喜,这才是他们的女儿昔日的样子,她终于振奋了,他们并不是不支持女儿,而是希望女儿能够找到她自己,知秋她自己,本就是一束光,一束照亮自己的光。
三年后,,,高考结束后一月,放榜的日子,知秋如愿以偿的被自己喜欢的大学录取,但和那个他早已无关,大学生活中,她结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她慢慢变得开朗,她爱上了读书,爱上了摄影,她的生活变得很充足,这大概就是一个完美的她吧,在离了他,她变得更好了,所以知秋叫我告诉青春期的女孩子们,不要因为一个人而放弃了自己,不值得!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