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里永远少个人

2019-8-13 16:40
265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那天我正在家里玩电脑,突然右下角的QQ不断闪烁着。打开以后却发现群里闹翻了天。
“今天是光棍节,我在群里发起了一个投票。所有男生女生都可以负责投票。大家选一个觉得谁高中三年找不到女朋友。就可以投给他。谁得票最多,将受到惩罚。以十分钟为限,大家都要投票啊。”陈风的号在群里说道。
然后群里果然多了一个投票。上面写着一大堆名字。全都是班级里面的男生。
“草,谁不知道你陈大班长是万人迷。女朋友多的数不过来,兄弟们听我的。一起选陈风!”齐佳伟的号起哄道。周围的人纷纷响应。谁不知道陈风是我们班级数一数二的高富帅。跟他交往的女生就有好几个。
“对,都选择陈风,让他刺激咱们单身狗!”
“兄弟们,报仇的时候到了!”
在群里不断有男生喊道。然后陈风的票数在不断增加。这本来就是一场玩笑。谁也没有当真,很多人都选择了陈风,我虽然跟同学关系不密切,也因为觉得好玩跟着一起投了陈风的票。
投票很快就结束了,陈风以绝对领先的票数高挂在群投票当中。陈风想不到搬了石头砸自己的脚,在群里打了一个大哭的表情就下线了。
第二天,陈风刚进屋就被堵了一个正着,一群男生不怀好意将他围的团团转。陈风这才意识到什么,脸色大变道:“你们想要干什么?”
“我们的大班长,愿赌服输。别忘了昨天群里的投票。”秘小雨冷笑道。
高震也说道:“对,别给我装。昨天你可是说了,得票最多的人将受到惩罚。”
“对,说的没错。大家必须制裁他!让他接受惩罚。”
一群人跟着起哄道,气氛极度热烈。
陈风脸色有些哭笑不得,看着周围期待的同学,他无奈道:“行,我愿赌服输,大家决定给我什么惩罚?”
“既然昨天是光棍节,我们给你的惩罚就是高中三年都要打光棍。”班级里最爱闹的一名女生梁小雅喊道。随后其他人也都纷纷响应。
“草,让我打光棍,我还不如去死。好了,大家别闹了。”陈风笑骂道。然后挥手拨开人群,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其他人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就各自散去,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一切都开始平息下来,大家也没当回事,反正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
班主任走进教室,我们开始继续上课。连续两节课,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班主任的课还是讲的让人昏昏欲睡。而我则跟同桌开始聊天。
两节课结束,马上就要课间操了。伴随着老师的离开。我们做完眼保健操,就打算去操场。
就在这时有女生关切问道:“陈风,你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太好啊。”
我们这时目光汇聚在陈风身上,陈风脸色煞白,神色也有些恍惚。他摇了摇头:“我没事。只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要不要去医务室啊。”一名女生关切说道。她的名字叫王丹,暗恋陈风好久了。这是班里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陈风摇摇晃晃的站起来,他的脸色惨白的吓人。紧接着他颤抖的伸出手,在我们所有人诧异的目光中。他开始撕扯起自己的脖子来。
“喂,陈风你干什么?”旁边的王丹急忙想要拉扯陈风的手。想要阻止他诡异的行为,但是陈风理都不理他。他的双眸呆滞,喉咙中发出如同野兽的吼声。他此刻的状态很奇怪,满脸恐惧,双眸呆滞。呼吸困难,双手却在不断撕扯自己的喉咙。
“快点住手,你到底在搞什么?”旁边的人急忙喊道。伴随着他的喊叫,本来打算离开教室的同学,注意力都被他吸引了。
陈风脸色恐惧,双手却在不断撕扯着自己的脖子。鲜血已经不断从他的脖子上流淌而下。他的手指深深陷入脖子当中。口中不断吐着血。
一群同学再也忍不住了,急忙扑过去抓住了陈风的手。但是已经来不及了。陈风的脖子已经是血肉模糊。脖子的大动脉也已经断裂,鲜血正以惊人的喷溅出去。
王丹猝不及防,被鲜血喷个正着。她的身上脸上到处都是鲜血。样子看起来格外的骇人。
“啊!”王丹反应过来,直接被吓的瘫倒在了地上。而被众人拉住的陈风,脸上抽搐了一下,然后身体重重的倒在了地上。伴随着落地的声音,他的身体再也不动了。
“啊,死人了!陈风死了!”一些女生情绪失控喊道,而担心的女生更是直接被吓晕过去,周围的男生也被眼前的惨剧惊呆了。每个人都脸色惊恐,许久之后才有学生反应过来。
“怎么会这样。死人了?”
“谁有手机,快点报警啊。”有男生提醒道。马上有人醒悟过来,开始用手机来报警:“是警察吗?我们这边死人了,你快点来啊!”
很快警察就来了。法医也对陈风的尸体进行了鉴定。我们这些人全都跑到教室外面,一个个心惊胆战的看着这间教室。而在教室里,班主任正在跟警察交涉着。一旁的警察还不是盘问目击者。
我们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彼此之间都在小声翼翼的讨论着。陈风为什么会做出那么恐怖的事情。竟然当着我们所有人的面,把自己的喉咙撕开了。
“陈风为什么要那么做?用那么残忍的手段来自杀?”
“会不会是因为他有精神疾病,我刚才看见他精神状态不太好。”
“不可能啊,陈风在咱们班已经一年多了。也没有发现他有什么事情啊。”
而很快警察走了过来,给了我们一个解释。
“根据查明,陈风应该是患有癔症,在上课的时候突然发病,因此才会神志不清,自杀而亡。”
很快这件事情落下了帷幕,陈风的尸体被拉走了。而我们却不敢回班级,因为那里刚死了一个人。班主任也没有强求。而是让大家下午不用上学。全都在外面活动。
走在操场上,我的心情却一直没有平息。陈风刚才自杀的时候我就在旁边。当时陈风给我的感觉,并不是精神混乱。而是仿佛有一个人在背后勒住他的脖子。而陈风是为了挣脱出来,才不断的挣扎,想要用手撕开束缚。这才导致了他的死亡。
想到这里,我顿时感觉毛骨悚然。我摇摇头,将这个荒谬的想法抛出脑后。但是这股念头却如影随形,让我心中有些不安。
“喂,张伟你没事吧。”突然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这让我吓了一跳。原来是我的同桌李莫凡。李莫凡不仅是我的同桌,也是我在高中最好的朋友。
“没事,就是有些害怕。”我摇了摇头道。
“是啊,谁能想到陈风突然死了。”李莫凡说道。
“算了,我们去那边聊天吧。”我无奈道。
之后的整个下午,我都在跟李莫凡聊天。而陈风的死所带来的风波,却远远没有结束。在班级没有打扫之前,没有人敢回到班级。而其他班级的同学也在议论纷纷。这种诡异的气氛一直到了放学后。
放学回家后,我匆匆吃完饭,就开始坐在床上玩手机。就在这时QQ响个不停,原来是班级的QQ群发的信息。我漫不经心的打开以后,脸色猛地发生了大变。我感觉我浑身都在发冷。身体更是不断哆嗦着。
原来在班级的QQ群里,早已经暗淡的陈风QQ的头像突然亮了起来,竟然在群里说话了。
“我准备发起新一轮的投票,整个高二五班都可以参加投票。投票胜出的人,必须在二十四小时内完成选项的内容,否则将受到惩罚。”
“这是怎么回事?”我喃喃自语道,感觉背后一阵发凉。今天上午陈风诡异自杀,而到了晚上,他竟然上线了。除了我之外,也有其他人注意到了。群里瞬间闹腾起来。
“你是谁?怎么登录陈风账号的?”这是一个叫隔壁老王的网名说的,他正是王武,班级的体育委员,跟陈风的关系非常好。
“你到底是谁啊,怎么上陈风的号?”
一群同学在群里议论纷纷道,但是陈风并不回答。而是发起了一个群投票。群投票的主题只有一句话:以下两个选项必选其一。
选项1,李雨璇要当着班级里所有的人学狗叫。
选项2,张文静要当众向自己的暗恋对象表白。
群投票上面显示的有效时间是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后,群投票会自动终止显示结果,投票是匿名的,也就是说其他人无法知道。
李雨璇是我们班级的班花,长相成熟,身材丰满。而张文静也是一个漂亮女生,跟她的名字一样。她是个恬静的女生。在班级里也有不少男生追求她。
“我草你麻痹,你到底是谁?敢用陈风的QQ号开这种玩笑,有本事你站出来。信不信我弄死你。”这是王武的回复。
“谁这么缺德,陈风同学都去世了,还拿他的号来开这个玩笑?”这是齐佳伟的回复,他也是个高富帅。在我们班级当中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当然跟王武的关系并不怎么好。
“还弄个什么投票,管理员快点删掉。”肖楠说道。

“麻痹,我们的管理都被下了。现在就陈风是群主。”群里马上有人大呼小叫起来。整个班级群群主是陈风,其他人也有管理的。但是他们突然发现,群主全部撤销了他们的管理员权限。现在根本没有任何管理员了。在谩骂当中,陈风的头像逐渐变成灰色。
我看了一眼投票,然后摇摇头关掉手机继续睡觉了。这种投票我才不想去参加。而且本能的,我对这个投票产生了畏惧感。一种连我自己也说不出的感觉。
第二天清晨,我醒过来之后马上打开手机上QQ,却发现群投票已经结束。选择李雨璇的人最多,那也只有三票而已。看来群里大多数人对这个投票不感兴趣。
回到教室里,大家已经准备上课了。王武正在教室里咆哮。他对着周围的同学怒吼道:“群里的投票是谁干的?是谁在上陈风的号?有本事给我站出来!”
没有人回答他,每个人都在窃窃私语着。李雨璇坐在座位上,脸色有些愤怒。
“你们说昨天的投票是怎么回事?真的是恶作剧吗?”
“我看不是吧,毕竟陈风已经死了。”
“该不会是闹鬼吧。”
“不可能啊,咱们这个学校也没有出现过闹鬼的情况。”
“如果上面说的是真的,那么不按照选项内容去做,说不定真的会死呢。”
班级里的人窃窃私语着,李雨璇却对此不屑一顾。随后班主任走进了班级,她有些阴沉的看着我们,然后无奈开口道:“我知道大家心情很悲痛。但是陈风的事情真的只是一场意外而已。以后都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大家还是把心思放在学习上。”
说完她开始讲课,一切如常。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直到下午,李雨璇都好好的,并没有出现什么意外。这让我们都松了一口气。
就在这时,几个女生悄悄对李雨璇说着话。
“你还是按照群投票里面的做一下吧,说不定真的会有事。”
而李雨璇毫不留情的摇摇头,她皱眉站起来喊道:“够了,这只是一场恶作剧而已。大家不要都疑神疑鬼的。”
旁边的关瑶也站起来说道,她正是班级里面的另外一名校花。此刻她精致的脸上带着愤怒:“说的没错,群里的投票肯定是班级里的某位同学干的,他上了陈风的号来吓唬人。大家千万不要上当。”
“说的没错。”其他几名男生也同样附和道。
随后,同学们开始继续上课。 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晚上群里也没有出现新的投票。这让班级里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晨,我刚到班级里就看见李雨璇正在得意在她的朋友面前吹嘘。
“我早就说了吧,群里的投票只是一个上了陈风号的人干的。不过咱们班级的群是不能用了。干脆我新建一个新的好了。”
“那就这样吧,雨璇姐你真厉害。当时群里陈风上线后,我都吓傻了。还以为是鬼呢。”
“什么鬼啊都是假的,别开玩笑了。”李雨璇绝美的脸上不屑一顾道。然后她在众多女生崇拜的目光当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整个上午什么事情都没有,下午第二节课,在课间的时候。班级里闹哄哄的,正在各自聊天。
我们高二五班是文科班,男生除去已经死了的陈风,还有十八人,女生则有三十五人。可以说女生的数量近乎是男生的一倍。我们班级大多数男生都有女朋友。
不过很可惜,我跟李莫凡属于没有女朋友的少数人。
“李雨璇今天该轮到你擦黑板了,”在讲台上,关瑶拿着黑板擦道。她是班级的生活委员。
“知道了。”李雨璇扭过头无奈说道。她正在座位上跟几个朋友聊的开心,自然有些不情愿。她从座位上慢吞吞站起来之后,就走向了黑板。但是来到关瑶身边后,她并没有接过关瑶手中的黑板擦。而是径直走过去。来到了窗户的地方。
“真是的,不想干就直说嘛。我来擦好了。”关瑶皱了皱眉头,但是她性格温柔,也没有责怪李雨璇。只是转过头打算自己来擦黑板。
这时,李雨璇突然打开了讲台左侧窗户。并且是完全打开。这在教室是不允许的。因为很容易发生意外。
“你打窗户干什么,”关瑶问道。
李雨璇并不回答,从刚才到现在,她没有说过一句话。而我看着她的动作,心中却涌起一阵强烈的不安感。而这种不安感,正在逐渐增加。
“不好,快点拦住她!”我急忙站起来说道。
班级里其他人也已经发现了不妙,急忙起身想要拦住李雨璇,但是这已经来不及了。李雨璇转过头给大家留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惨淡微笑后。然后从窗户中纵身跳了下去。
“不要啊!”周围的学生迅速想要拉过来,但是这个时候为时已晚。李雨璇的身体消失在了教室当中。
“李雨璇跳楼了!”
教室里响起了同学们惊恐的声音,还有外面重物落地的声音,伴随着沉闷的响声,班级里面的人,都疯狂的向着窗户看去。
我们的高二五班在五楼,这个高度已经足以致死,更别说李雨璇是头朝下坠落的。地面上李雨璇的尸体血肉模糊,尤其是她的脑袋已经碎裂,鲜血不断从她的身体上流淌而下,地面上到处都是血液。现场惨不忍睹。看着眼前的惨剧,每个人的脸色都是极为苍白。
李雨璇为什么会突然跳楼,明明前几分钟,她还在跟朋友们聊天。看样子聊的还很开心。而现在,却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我感觉浑身发冷,身体都在不停的颤抖着。就仿佛冥冥之中有一股力量,它在背后操纵着教室里面的一切。
“是群里的诅咒啊,先是陈风的死,接下来是李雨璇的死。然后就轮到我们了。”一名精神失控的女生突然疯狂喊道。而周围的同学一个个脸色大变。
李莫凡拉着我的手,声音颤抖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我也不知道。”我惊愕的摇摇头道,死亡笼罩在教室里每个人身上。才这么短短两天的时间,竟然死了两个人。
原本只是一场玩笑的投票,却造成了连续不断的惨剧,到如今已经逐渐演变成让我们所有人都无法逃离的噩梦。
就在这时,旁边的女生一脸惊恐喊道:“你们看群里,又增加了新的投票!”
一些有手机的同学,急忙打开手机上QQ。我也急忙打开手机。果然在QQ群里,新的群投票又开始了。依旧是由陈风发起的,投票主题还是跟昨天一样:以下两项任选其一。
选项1,肖楠必须当着全体同学的面前跳一段舞蹈。
选项2,冯晨晨必须从教室中跳下窗户。

“这是什么?”看着眼前的选项我忍不住说道,旁边的李莫凡脸色奇怪:“竟然让肖楠在大家面前跳舞?另外一个就更离谱了,让冯晨晨从教室窗户中跳下去。这不是让她自杀吗?”
肖楠是个长相甜美,性格温柔的女生。此刻她脸色惨白的看着手机。声音恐惧道:“这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吧?”
而另外的冯晨晨更是已经被吓傻了,她看着自己的手机,嘴唇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李雨璇的死亡,整个下午班级停课了。老师正在忙着跟家长们协调,整个走廊不时传出 李雨璇家长的痛哭的声音。
警察也不断的找人来问话,我们所有人都坐在教室里。一个个被警察叫去,然后又一个个回来。我们就仿佛等待死亡的死刑犯一样。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比的难熬。
很快就轮到我了,一个空荡荡的办公室中,两名警察正坐在办公桌上,一名瘦警察正在抽烟,而另外一名肥胖的警察,对面前的我问道:“闲话不多说,我就直入正题了,你跟李雨璇的关系怎么样。”
“没什么关系,只是普通同学。”我小心翼翼说道。
“最近一段时间,死者有过什么不正常的表现吗?比如和某人发生争执,结仇,亦或是情感失意?”警察问道。
“这些我都不清楚。我跟李雨璇并不熟悉。”我摇摇头道。李雨璇可是班花,我跟她简直是两个世界的。平时也从来不说话。
“那么最近,你有没有听说过她想要自杀?”
“没有。”
“那么你觉得她的自杀有什么蹊跷。”
“没有什么。”
胖警察连续问了我几个问题,我都如实回答。
“你们班级最近就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吗。”这名肥胖的警察突然问道。我瞥了旁边已经快速抽完一根烟,正在抽第二根烟的瘦警察一眼。然后急忙回答道:“什么怪事都没有。”
“哦,这样啊,那你就先出去吧。”胖警察有些失望开口道。我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等我将办公室的门关闭后,我的冷汗顿时就下来了。
回到班级,班级里一片的死寂,每个同学都沉默着。恐惧着。不时传出女生的哭声。
“大家安静一下,”关瑶走上了讲台。
“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确认了,我们整个班级被诅咒了。”关瑶摊开手说道。然后那双美眸望向我们:“所以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想出解决的办法,否则接下来要死的人可能就是我们当中任何一个。”
“你说这么多废话干什么,直接说解决的办法不就行了吗。”台下王武嚣张说道。
“其实我也没有太好的办法,我只能想到一种。”关瑶无奈开口道:“那就是退群。”
她的话一说,顿时让周围的同学眼前一亮。没错,诅咒是因为群里的投票才开始的。如果退出群,说不定一切都结束了。
但是关瑶的下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打消了退群的想法。
“当然谁也不知道退群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敢试,哪位同学愿意试一试?”关瑶望向周围,每个同学脸色都微微一变,却一个个都默不作声。
谁知道退群之后会发生什么,万一死了呢。没有人会愚蠢到这种地步。现在李雨璇尸体还在楼下呢,谁也不希望成为下一个她。
王武听到这样的话,脸色微微一变。突然想到了什么,从座位上走下来,然后走向了班级后面。在每个班级里,班级后面的座位毫无疑问都是给那些差生的。我也是其中之一。
看着王武向后面走过来,我知道了他要做什么,急忙低下头。不过万幸的是,王武并没有搭理我,而是走向了一个瘦弱的同学面前。
这个人正是赵明明,在班级当中他是最受欺负的一个。身体瘦弱,长得难看,并且父亲死了,母亲还是农民工。从高一到高二,他没少被欺负。
果然,王武来到赵明明身边跟他说了几句后,伴随着赵明明的摇头,王武勃然大怒,狠狠一耳光扇在了赵明明的脸上。
“妈的,不就是让你退个群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行,我不能退。”赵明明将手机护在怀中,声音微弱的说道。
“吆喝,你竟然敢反抗我了。我看你是找死了。”王武冷笑说道,然后又给了赵明明几个耳光,伴随着啪啪的声音,赵明明的脸顿时肿了起来,不过他依旧默不作声的低下头。怀中的手机护的紧紧的。
王武又连续给了赵明明几脚,将他踹在角落里。这才脸色阴沉的回到座位上。
关瑶皱眉看了王武一眼,却没有说什么。毕竟她也管不了王武。她继续说道:“除了这个办法,我暂时也想不出办法来。我们只能继续投票了。大家认为我们该选什么?”
“那还用想什么?当然选肖楠。难道选冯晨晨让她自杀吗?”齐佳伟马上说道。他的话顿时让周围的人眼前一亮。
的确,眼前这两个选项选肖楠是最没有压力的。选冯晨晨的话,相当于让她在我们面前自杀。
“是啊,只能选肖楠了。”旁边的男生说道。
肖楠听到这样的话,有些犹豫道:“可是我不会跳舞啊。”
“那你就是让我死了。”冯晨晨站起来怒气冲冲站起来道,她在班级里是小太妹,平时经常跟男生瞎混。同时在外面还认识很多混子,因此在女生当中也是一霸。
“不是这样的,只是我。”肖楠有些怯懦说道。
“还说不是,我看你是欠揍了。”冯晨晨气势汹汹要冲过去给肖楠一个耳光,不过马上被身边的女生拉住了。
“如果没有别的办法,看来也只能这样做了。”关瑶无奈开口。她其实也不希望选择肖楠,但是另外一个选项实在太残酷了。她根本没有开口的勇气。
“大家还等什么,快点投票啊。难道大家都希望我死吗?”冯晨晨喊道。她在班级里很有人气,跟不少男生都相处的很好。所以周围的同学犹豫了一下。都点了点头拿出手机准备开始投票。
伴随着群投票开始,最终肖楠获得了胜利。全班到现在一共有52个人。而肖楠一共获得了34票,除了部分的人没有带手机后,其他人全都投票了。
群投票原本还有四个小时的截至时期,但是在34票投完后,投票立即开始结束了。这让周围的同学都为之一愣。
“这次的投票怎么结束的这么早,这才只有几分钟。”
“是啊,这才几分钟就结束了。上次投票可是足足持续了四个小时。”
“我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我突然站了出来说道,周围的同学一个个转头看着我。而在讲台上的关瑶直接问道:“张伟同学,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因为投票已经到了半数,大家想想看,我们班级一共有54人,除了死去的陈风跟李雨璇我们还有52人,而现在选肖楠的票已经高达34票。也就说剩下的票还有18票。就算这些票都选了冯晨晨,也改变不了最终的结局。最后肖楠还是要以34比18的结局胜出。也就说剩下的票已经失去意义了。投票自然结束了。”
“这样说的话也没错,毕竟票数已经有一半了。”关瑶摇摇头,目光望向肖楠。“肖楠,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肖楠点点头,颤颤巍巍的从座位上站起来,陈风和李雨璇两个人的死亡,已经证明了,如果不按照投票选项去做就会死的铁律。
为了活下去,她也只能这样做了。她缓缓走到了讲台上,开始跳起舞来。她的舞蹈很僵硬,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骷髅架子在挥动一样,
但是没有人笑得出来,每个人脸色都是怪异无比。这一次轮到了肖楠,下一次说不定就要轮到了他们。每个人都有机会被投票。死亡的恐惧笼罩在所有人的脸上。
肖楠跳完了舞蹈后,如释重负的回到了座位上。而关瑶走上讲台,脸色沉闷道:“我们不能这样坐以待毙了,光是靠警察是没用的,我们必须自己调查。我决定了,班级里每三个人组成一个调查小组。否则调查这个学校到底发生了什么。然后每天照常进行投票。直到找到凶手为止。”
“好,就这样干吧。”
“对,我们只能这样做了。”
“那大家就组成调查小组吧,要三个人为一组。”
“就这样干吧。”

随后班级里热闹起来,大家都互相组队。而我跟李莫凡自然是一组。
“还缺一个人,”李莫凡说道。
“随便找一个吧。”我满不在乎说道。就在这时,一个怯怯的声音响起:“我能不能加入你们。”
我愣了一下,抬起头一看是我们班的叶若雪,是我们班的校花之一,她性格活泼开朗,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之间,她都十分有人气。
“你为什么要加入我们?”我结结巴巴的问道。叶若雪那张精致的脸上浮现起一丝俏皮的神情,声音狡猾道:“当然是因为你刚才说出那番话,我觉得你很聪明。咱们合作,说不定能发现什么。”
“那好吧。”我点点头道。就这样我们三个人算是组成了一个调查小组。现在整个下午已经停课,有大把的时间让我们调查。
叶若雪长得眉清目秀,性格活泼可爱。让我频频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我们三个人走在学校里。整个学校并没有因为两个人的死亡而有任何的沉寂。其他班级的人,都在操场上活动着。
“你说为什么其他班级没有像我们班级一样呢。”叶若雪向我们问道。
“谁知道,不过真羡慕他们。”看着操场上正在打篮球的学生,我无奈说道。相比他们,我们简直生活在地狱当中。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投票会降临到谁的身上。
“咱们班级为什么会被诅咒呢。刚开始的投票只是一个玩笑而已。”叶若雪说道。
“不清楚,不过咱们还是在学校周围调查一下吧。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我这样说道,然后我们几个人在学校里面闲逛起来。
“阿姨,你知道整个学校以前发生了什么吗?”叶若雪在食堂里蹦蹦跳跳的问着,她问的人都是在学校食堂里干了十年以上的老人,他们应该知道学校过去发生了什么。
“没有啊,学校里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名女厨师回答道。
“那么以前学校里死过人吗?”叶若雪问道。
“这个我哪里知道,小姑娘现在还不是开饭的时间。如果你没事就出去吧。”这名中年女厨师脸色明显变了一下,随后将叶若雪赶了出来。
叶若雪无奈的从食堂中走出来,正好看见已经等待的我们。
“你问到什么情况了吗?”我急忙问道。
叶若雪摇摇头,神色无奈道;“什么事情也没有问出来,但是我有感觉,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只是故意不告诉我。”
“你这么确认?”我好笑问道。
“当然,我可是看了五百集柯南,掌握了三百多种密室杀人办法的人。”叶若雪得意的摇晃着脑袋,不经意间露出的顽皮。让我心中一动。不过她可是校花,我这样的屌丝她根本看不上眼。想到这里我摇摇头,跟她刻意保持了距离。
除了我们的小组外,其他的小组也展开了调查。一个下午我们有着充足的时间。整个学校很大,教学楼众多,同时还有很多废弃的仓库。
在操场上逛了一大圈,我们问了很多人,但是基本回答都是一个,那就是不知道。
“怎么办,全都不知道。这可怎么办。”叶若雪焦急说道。
“再找一下吧,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我说道。
“那该去问谁呢。”李莫凡问道。
“去找烧锅炉的老头问一下吧。他在这个学校呆的最久。”我沉吟了一下说道。随后我带着叶若雪和李莫凡。来到了烧锅炉的地方。
烧锅炉的老陈头,是整个学校最老的人。皮肤粗糙,面如黑炭,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大家都叫他老陈头。至于他的具体名字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在这个学校他已经呆了超过二十年,他孤身一人没有老伴。早就把学校当成了自己的家。每天都居住在锅炉房旁边的小房子里。
当我们来到他住的地方时,他正在看电视。对于我们的到来。他略微有些惊讶。
“老陈头,我们来看你了。”叶若雪蹦蹦跳跳的走过来,她性格活泼,哪怕是不认识的人,都会很快成为她的朋友。这也是她在我们班级受欢迎的原因。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情啊?”老陈头看着她微笑道。
“我们有些事情要问你,”叶若雪开门见山说道。
“什么事情就说吧。”老陈头不假思索道。
“我们想知道,整个学校以前有没有发生过怪异的事情。比如死人什么的。”叶若雪问道。
“这个嘛,是有的。”老陈头沉吟了一下子说道。
“真的太好了,到底是什么事情。”叶若雪惊喜说道。
“那是在三年前了,三年前女生宿舍,突然有一个女生跳楼自杀了。然后整个宿舍里,经常在半夜12点听到女人的声音。”老陈头说道。
“你这样说,我倒是想起来了。的确有这样的事情。据说是那个女生想不开自杀了。”叶若雪突然说道。
“没错,就是这件事情。后来宿舍楼不再使用,就在那里。”老陈头指了指外面,在整个学校当中,有好多废弃的建筑,其中一栋曾经就是女生宿舍。如今已经变成了学校的体育器材仓库。
我在旁边认真听着,目光却放在了老陈头的房间里,这间小屋很小,除了一台电视和一张炕,墙上挂着一些东西外,其他什么都没有。炕凌乱无比,而在一个角落里,我意外发现了一个黑色的蕾丝内-裤。上面有着白色的痕迹。
我摇摇头收回目光,老陈头依然在讲述着。据说自杀的女生很优秀,无论是成绩还是长相都十分不错。说到这里,老陈头还叹了一口气:“好好一个娃,突然自杀了。”
“原来是这样。”叶若雪点点头,仿佛有了大发现一样。眼神不断闪烁着。
“好了,我们该走了,有空我们再看你。”叶若雪说道。过了一会,叶若雪跟着我们走了出去。我临走的时候瞥了老陈头一眼,然后转身离开了。
回班级的途中,叶若雪美向我问道:“你们说,那个女生自杀跟咱们班的诅咒有没有关系?”
“应该不是。”我摇了摇头道:“就算那个女生死后变成厉鬼要复仇,也应该跟咱们没什么关系。那个女生自杀是三年前,而我们三年前都在上初中。”
“哎,这么说没用了。”叶若雪垂头丧气道。
“起码知道一件事情,这个学校肯定不像他们所说的那么太平。一定发生了一些事情。让他们不得不隐瞒。”我冷静的分析道。
“你说的没错,我一定不会放弃的。”叶若雪说完,脸上的颓废一扫而空。她自信满满的挥舞着拳头。挺起胸脯让我不由一愣。
看着我直勾勾的望着她,叶若雪这才发现不妥。羞怒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走在最前面。她蹦蹦跳跳走在最前边,那头乌黑的长发随风飘舞,看着她青春美丽的身体,我的眼神有些痴迷。
旁边的李莫凡说道:“张伟,你喜欢她?”
我愣了一下,然后苦笑的摇了摇头,自嘲道:“我哪有喜欢的资格。”
回到教室以后,陆陆续续的同学也开始回来了。他们分别带来了一些消息。这些消息有的只是小道消息,有的则是道听途说。
很快教室里面的人开始全部坐满了,这关系到全班人的生死攸关。哪怕是最爱开玩笑的人,此刻也保持了一脸的严肃。
“大家把打听到的消息都说出来吧,”关瑶站在讲台上说道。
“我先说,我打听到了在三年前,女生宿舍楼有一个女生自杀了。”叶若雪最先伸出手喊道。然后其他人也纷纷响应。
“我也打听到这个消息,同时我还知道这个自杀的女生就是上一届的学生,而且同样是在五班。”高震说道。
“这算什么,我来告诉大家一个最劲爆的消息。”最爱出风头的王武,猛地站了起来。然后得意洋洋道:“我刚跟我表哥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派手下去查一查这个学校的住址。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这个学校以前是一个坟场!”

学校原本建在坟场的事情,让我们教室里所有人都大吃一惊。不过随后有些人问道:“那又怎么样,很多学校都是盖在坟场上的。这很奇怪吗?”
王武一时间语塞,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急忙说道:“这个学校以前据说是一个坟地,不知道埋了多少人。据说修建这所学校的时候,不知道挖了多少具尸骸。说不定咱们班级的诅咒就跟坟地有关。”
“不可能,如果真是这样。全学校这么多班级,为什么只有我们遭受诅咒?”齐佳伟说道。王武愣了一下,却哑口无言。
“群里的投票第一次是陈风发起的,但是自从陈风遇害后。投票发起人就不是陈风了。有个人代替了他。我们想要终结这场诅咒,就要想办法找到那个人。”端木轩突然站起来说道。
有着偶像剧一样的名字,同时还有一个偶像剧一般的背景。这就是端木轩。长相瘦弱帅气,更是有一个大集团老总的父亲。家里资产起码有数十亿。
同时他还是个学霸,成绩全年级第一,每天其他班级不知道有多少女生在打听他。他并不天天上课,有的时候还跑去外出,但是班主任对此听之任之。虽然他平时在班级很低调,但是没有人敢质疑他的影响力。
“可是该怎么找到那个人呢?唯一可能知道真相的陈风,也已经死了。”高震说道。
“班级里谁知道陈风的账号密码,也许可以通过登录他的账号,解散群来结束这场诅咒。”端木轩说道。
“这样说的话,跟陈风关系好的几个同学,或许可以知道他的密码。”高震惊喜说完。我们的目光汇聚在王武身上。在这个班级里,他是跟陈风关系最好。
“你们别看我,我虽然跟陈风关系好。但是他的号密码我也不知道。”王武耸耸肩说道。其他跟陈风关系好的,同样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那可怎么办,难道任由投票继续下去吗。现在已经死了两个同学了。”关瑶无奈说道。
“目前看来只能这样了,在没有找到幕后黑手之前。”端木轩冷静说道。
“大家一起齐心协力调查,说不定就要有机会的。”关瑶打起精神道。端木轩只是微微冷笑了一下,就不做声的回到了原来的座位。
台下的同学议论纷纷着,距离下一次投票越来越近,每个人心中都是忐忑的。生怕下一次投票轮到自己。李莫凡也正在跟我聊天。
“你说接下来的投票我们该怎么选?”李莫凡说道。
“当然是跟今天一样,选择伤亡最小的。”我说道。
“说的没错,大家统一一下意见,这样就不会再有人死了。”李莫凡说道。
我点点头,却对他的话不以为然。那个投票发起人,绝对是一个恶魔。他绝对不会让我们好过的。说不定明天还会有人死亡。
商议了一个下午,班级里面的人也没有找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最后直到放学。教室里还在议论纷纷。在临走的时候,关瑶说了一句话:“大家千万别把诅咒的事情泄露出去,说不定会有什么不测。”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的脑海中翻江倒海。不断思索着。三年前跳楼的女生,老陈头床上的女性衣物。废弃的宿舍,还有环绕在整个教室的诅咒。
这些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关联,但是我有一种预感。这些线索连续在一起。说不定能让我找到事情的真相。
回到家中,我依然想着这个问题。我家是普通工薪阶级,生活并不算富裕。坐在餐桌上,我一边思考一边吃着晚饭。
我爸看着我心不在焉的样子,问了我一下学习的情况,就不再说话。我闷闷的吃着饭,突然想到了什么,对我爸问道:“对了爸,你知道我们学校最近发生了什么吗?”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我爸诧异问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什么事情都没有。”
吃完了饭,我转身回到了卧室。这是只属于我的卧室。虽然只有不到二十平米。却是我私人的小天地。关上门打开灯,我神色顿时严肃起来。
刚才我爸对我的话一脸诧异,就说明他不知道我们教室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这两天已经死了两个人,事情不可能传不出去。我爸又是个百事通,经常喜欢看一些小道消息。
这让我隐约发现了什么,但是仔细思考了一下,却又想不出来。这个时候我的目光偶然之间触及到墙壁的照片,瞳孔为之一缩,眼神顿时凝固了。
墙壁上的照片是我们班在军训完毕后拍的照片,在这张照片里,我们班级全体同学都在里面。我急忙端详起这场照片,顿时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里面的同学们正微笑着,一个个整齐的站在一起。最中央的是班主任,之后是一些老师和教官。而在这些人当中,我找到了陈风和李雨璇。
他们的模样有些怪异,陈风的脸色是苍白的,皮肤如同死人的颜色。陈风的脑袋稍微后仰,脸上是一副痛苦的表情。但是即便是这样,他的脸上依然绽放出狰狞的笑容。
而李雨璇同样脸色怪异,她的皮肤同样是可怕的苍白。脑袋向前倾,嘴角勾起一抹森然的微笑。除了他们两个,其他人都是平常的样子,并没有什么变化。我看着眼前的照片,感觉背后一阵毛骨悚然。
这就是班级的诅咒,将我们一个个拖向死亡。这张照片里面的陈风跟李雨璇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张照片本来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自从陈风李雨璇死后。这张照片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
照片里狞笑的两人,跟周围微笑的同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看起来分外骇然。我颓然的坐在床上,我知道,如果想不出办法,那么早晚有一天,我也会出现在这张照片里。同样以惨白的皮肤和渗人的笑脸出现。
第二天,我拖着沉重的步伐来到教室里。教室里的同学一个个脸色惨淡,这一次所有人都带了手机,就连赵明明也拿着一个小米手机。
第一节课是英语老师的课,英语老师走了进来以后,发现班级里的气氛不对。她也没有多想,开始继续讲课。但是这一次,哪怕是最爱学习的学霸,也不举手回答问题了。
英语老师无奈的摇摇头,教了我们一些单词之后,就让我们下半节课自习。等到她一走,班级里顿时热烈起来。
“新的投票还没有开始吗?”一名同学一边说着,一边打开了手机。其他人也将目光投向手机。
“开始了,新的投票出现了!”突然一名女生说道。
班级里面的其他同学,急忙打开QQ群。果然新的群投票开始了。
“以下两个选项必选其一,可以放弃投票,如果两方票数相同时,双方都必须执行自己的选项。否则将给予斩首的惩罚。”
“选项1,苏雅必须在今天之内跟张伟发生关系。”
“选项2, 刘天天必须在今天之内跟赵明明发生关系。”
“怎么会这样。”我目瞪口呆的看了一眼选项,今天的选项实在让我目瞪口呆。苏雅是谁,她也是班级里最漂亮的女生之一。并且她身材高挑性感,并且穿着也是极为成熟。在我们班级里,可能最漂亮的女生不是她,但是最性感成熟的肯定是苏雅。
想不到选项一,竟然是让她跟我发生关系。这绝对是天大的好事情。

至于刘天天,虽然名字好听,但是实际上却是我们班最丑的女生。她身材肥胖,性格豪爽,脸上甚至还有胡子。是最典型的女汉子。
在班级里,我们都喜欢叫她刘哥,她对此也没有什么反应。反而经常跟男生打成一片。同时她的战斗力惊人,打架能力更是让男生都望尘莫及。因此班级里没有人敢招惹她。
至于赵明明还用说吗?班级里最受欺负的男生,窝囊废的代名词。在班级里也就只有我跟李莫凡几个人,跟他的关系好一点。
眼前的选项让班级里所有人都议论纷纷,每个人都脸色古怪。不少人的目光忘在了我的身上。
苏雅更是直接站了起来,指着我脸色阴沉道:“我告诉你张伟,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汗毛,我找人打残你。”
我看着她鄙夷的目光,心中顿时涌起无尽的怒火。我知道苏雅看不起我,平时我走在她身边,她都一副厌恶的样子。
我脆弱的自尊心,在苏雅面前被层层的剥离。不过很快我站了起来。神色冷静道:“我是无所谓啊,反正选项里面仅仅是指定你而已。我又不会受到惩罚。”
我的话一开口,周围的同学纷纷点头。他们仔细看了一下选项,然后说道:“没错,群选项指定的只是苏雅跟刘天天两个人而已。”
苏雅俏脸一白,随后冷冷看着我道:“我就算死也不会跟你做的,你这个垃圾。真是恶心。”说完她头也不回的坐在了椅子上。
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想不到她竟然如此讽刺我。看着周围幸灾乐祸的目光,我无奈的坐回位置上。
关瑶无奈的来到了讲台前,声音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才艰难开口道:“大家只能投票了,没有别的办法了。”
“那我们该投给谁呢?”一名女生说道。关瑶愣了一下,那张清秀的脸上浮现起一抹尴尬。这两个选项,无论怎么选都会得罪人。
台下的同学也开始议论纷纷,而两个当事人,更是脸色难看。刘天天还好,苏雅精致的面容已经面如死灰。
“这场投票还有四个小时才能结束,大家先思考一下,到底该选谁吧。”王武说道。
旁边的一名高富帅赵晨赫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他是苏雅的追求者,苏雅对他也是另眼相看,他跟苏雅的关系班级里所有人都知道。也难怪他如此敌视我。
他收回目光平静对大家道:“我建议选刘天天。”
“赵晨赫,你是不是想死了?”座位上的刘天天勃然大怒,猛地站起来喊道。她的声音如同狮子一样,浑身的肌肉发达。让人感觉到如同一只母狮子一样。
赵晨赫并不畏惧,他冷静开口道:“你初中的事情我可是全都知道。如果你不想让我说出去。最好不要动手。”
原本如同暴龙一样的刘天天,听到赵晨赫的话后,脸色顿时一变。她看着赵晨赫喃喃自语道:“这怎么可能?你都知道了?”
“当然,那件事情闹的那么大,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赵晨赫冷笑开口道。而本来一脸死灰的苏雅,听到这样的话,神情惊喜的望着赵晨赫。那双眸子满是激动。
“你想怎么样。”刘天天警惕的看着赵晨赫,赵晨赫捏住了她的把柄,让她一时间有些应付不过来。
“没什么,只要你放弃投票。让大家都选你。你的事情我绝对不会说。”赵晨赫微笑道。
刘天天肥胖的脸上满是悲愤,却并没有说什么,又回到了位置上,看样子是默认了这个提议。
“赵晨赫你用这种手段不是太卑鄙了吗?”旁边的关瑶恼怒开口道。
“卑鄙,这有什么卑鄙的?”苏雅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她的面容愤怒望着关瑶:“这可是关系到我的贞操啊,这东西对于女生不是很珍贵的吗?既然你这么伟大。不如你来代替我跟张伟那个搓货做啊。”
关瑶不禁愣了一下,那双清澈的眸子望了一下我,然后转过头,清秀的脸上浮现起一抹尴尬。
“哼,不就是个伪善者而已。”苏雅厌恶的瞥了关瑶一眼,然后转过头道:“好了,大家开始投票了。记住都要选我。到时候少不了大家的好处。”
她的话刚说完,群里就瞬间多了几票。一场投票开始了。而我正在后面正在鼓动投票。我已经决定要让苏雅因为瞧不起我而付出代价。
李莫凡自然是选了我一票,而后面几个人也正在跟我谈话。
“我一定要选你的。我现在就给你拉票。”赵明明说道。如果这场投票输了,他可是要跟刘天天发生关系的。这绝对不能忍啊。
而他的同桌朱荣也同时承诺去拉票,他是一个身材肥胖,性格猥琐的胖子。在女生当中也不怎么受欢迎。
“嗯,我一定要让苏雅哭着求我。”我露出一副小人得志的表情道。
然后整个教室开始热闹了,一群人开始互相谈论。而群里的投票也在继续着。目前为止,苏雅占据压倒性的优势。选择2选项的已经有十五票,并且还在增加。
我四处去游说男生,打算让他们支持我。不过效果却基本没有。
“王哥,你没事选我一下呗。”我嬉皮笑脸在一个男生面前说道。
“张伟啊,我选你也没用。现在情况已经很明显了。而且赵晨赫刚才跟我们说了。如果我们选了刘天天,回头请我们吃饭。你是明白的。” 王武笑眯眯道。
我的脸色尴尬的点点头,我自然清楚他口中的明白是什么。但是我就是个屌丝,家里也没有什么钱,别说请这么多人吃饭了,就算是请每人一个方便面我都没钱。
失落的走了回去,看着群投票越来越多,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我们这群屌丝徒劳的挣扎,根本没有任何用处。
现在选苏雅项的只有5票。而选刘天天的已经接近30票。就算我们再怎么拉票,最终结果还是一样。因为我们班级到现在为止,只有52人。
投票结束了,最终还是以苏雅的胜出而告终,这就代表着刘天天必须跟赵明明发生关系,否则就要死。这是无法更改的诅咒。
“哈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个镜子看看你这搓样。”苏雅跟赵晨赫走了过来,苏雅依靠在赵晨赫的怀中,那双美眸鄙夷的看着我。而赵晨赫更是嚣张的搂着她的蛮腰。目光高傲的俯视着我。
我咬紧牙关,强忍着一拳砸在他的脸上的想法,无奈的低下头。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
“小子,看到你的无力了吗?在这个班级里,可没有你的位置。等着吧,下次投票,所有人都会选你。”赵晨赫在我耳边轻轻说道。
我听到之后脸色一变,正如他所说。以他跟苏雅的影响力。如果投票有我的话,那么我肯定是必被选中的。到时候倒霉的就是我了。
看着我脸色铁青的样子,赵晨赫哈哈一笑,狠狠在苏雅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微笑道:“宝贝,今天晚上我等你。”
“嗯。”苏雅娇羞的低下头说道。然后她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拉着赵晨赫转身就走了。
我看着他们的背影,心中气的咬牙切齿。当然除了咬牙切齿外,更多的却是羡慕。
赵晨赫可是标准的花花公子,据说班级里跟他发生关系的女生有好几个。并且也跟外班的班花也有不少的关系。每周赵晨赫都要带着女生去学校外面开房。从高一到现在,他已经不知道换了多少个女朋友。跟多少个女生在外面开房了。
对于赵晨赫我是羡慕嫉妒恨的,但是跟他相比我在任何方面都是差距太大。他每次跟女生发生关系,据说从不使用安全措施。都是直接给女生买最高档的避孕药。
这种避孕药光是一片就要八十块钱,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八十块钱已经是我一周的饭钱加零花钱了。对于赵晨赫我是发自内心的羡慕。

[size=17.1429px]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 铭城阅读 回复数字 625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