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我的父亲

2019-8-16 15:18
223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近来,我时常想念我的爸爸,想的让我难受。
父亲离去的那年我上高一16岁,正在课间休息,本家一个哥哥忽然而至,说家中有事儿,喊我回家,同他前来接我的是本村一个断了腿的叔,开着他改装了的摩托三轮,我紧张而又不安的反复询问着我哥,出了啥事儿,他闭口不言,直说回家便知,我猜想有坏事要发生,我心下烦乱,胡乱的揣测,各种的可能性搅得我心神不宁,摩托车的噪音,颠簸的路面,无言的车厢,漫长的等待。
车停到离家不远的街口,我步下车,向家的方向走去,我的心跳动的厉害,喘着粗气,我不知道我即将要面对什么,脑中一片空白,恐惧。家就在巷子的中间,从巷口到家门前聚了许多熟悉的面孔,是些街坊四邻的叔叔大爷们,他们都望着我,默默地抽着烟,我的出现让他们全都噤了声,在巷头初见的几位长辈,我还遵着晚辈的规矩,向他们打招呼,越向里走着,人越来越多,我来不及向他们一一致意,他们的眼神让我浑身不自在,我像是不小心误入一群正在聚会的熟人之间的陌生人,他们的眼神看得我如芒在背,我加快了脚步往家里走去,不再留意他们的眼神。
我确定家里肯定出事了,但我不敢想。
我步进院子,迎面出现了我的邻居家的大娘,大娘一把将我搂住失声痛哭,“快去看你爸一眼吧”,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是我爸,紧绷的神经突然断了,大坝找到了出水口,我哭了,叫喊着“爸爸”,进入屋子,我看到爸躺在用板凳支起来的简易床板上,盖着秀面的被子,穿着跟被子相似材质的衣服,我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衣服,脸色蜡白,无声无息的躺着,我在见到我爸的这一刻,我才知道,爸死了。
这个判断的得出,对我来说太突然,也太残忍,你们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不断的喊着“爸爸,爸爸”目光望着爸爸的脸,不管我怎么喊怎么叫,爸爸还是那样无动于衷的躺着,那样的安静,我不知被谁拉起,带到隔壁的卧室,我看到我妈,被几个婶娘扶着,坐在床上,泪流满面,嚎啕着,放声悲哭,我妈看到我,把我搂在怀里,哭声愈发的响亮,仿佛我的出现让她更加的悲伤,她哭喊着朦胧的话语“以后这日子怎么过啊……”,我也跟着一起痛哭起来,但我当时无法真正体会,妈妈的悲痛。婶娘们赶紧把我拉开,劝慰我妈,我被拉到客厅一张沙发上,我这才发现客厅里坐满我的至亲,我大爷家叔叔家的姐姐妹妹,我姑妈家的表弟,他们眼中带着泪痕,明显已经炽烈的哭过,他们带着期待甚至是好奇的眼光看着我。我小时候参加过别人的葬礼,当时跟着长辈,像是在看热闹,如今,躺着的是我的父亲,突然的变故让我不知所措,我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在哭,我甚至不知道在哭什么,我在心里告诉自己,爸爸死了,爸爸死了,但是并没有让我的悲伤更加重一些,我不知道我到底失去了什么,我不明白我妈为何如此的伤心欲绝,多年之后,我才慢慢体会到这种悲伤。我坐在沙发上,抬头望着我爸,我想站起来,走到爸的身边仔细看看他,但我没有动,我知道这样做,满屋子的人都会盯着我,我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得体。我只是坐在沙发上像个木偶一样空洞的呜咽。
我是家里的独子,爷爷奶奶的独孙,爸妈生我的时候赶上计划生育严苛,听奶奶说过,曾经我上面有个哥哥,长到两岁的时候夭折了,当我稍微记事儿的时候,约莫三四岁的样子,妈妈再次怀孕,村里把我们家一应家具存粮全部拉到村委的大院里逼迫爸妈放弃这个孩子,在动辄拆房的X省,这算是轻的,后来迫于计划生育政策的压力我妈怀的第三个孩子被强制引产了,我奶奶忧伤的告诉我,也是个儿子。
我从小得到爷爷奶奶的宠爱,这让我的其他三个姐妹们愤懑不已,回顾我的成长,虽然没有锦衣玉食,但父母和爷爷奶奶对我呵护备至,年夜饭我从来是在爷爷奶奶的主座中间夹坐。虽然我从小也跟父母下地劳动过,放学后也打过猪草,但那好像是极短的一段记忆,上了初中后就没怎么出过力气。我成长在90年代,从小顺顺当当,没遇到大的挫折,爸妈用他们的勤劳为我营造了个丰衣足食的环境,妈常说,别人家买一斤苹果是三个孩子吃,咱们家买一斤就你一个吃,我快乐地享受着我童年的安逸。但这仿佛让我多了一分懦弱少了一分坚韧,当爸爸过世的事实摆在面前时,我只是像一个傻子似哭泣,而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让我内疚和自责。
从小到大印象中待我最好的是我的奶奶和爸爸,奶奶总是慈眉善目,待人温和,奶奶虽过世多年,但我回忆中的奶奶总是笑着望着我。也许是爸爸随了奶奶的脾性,爸爸很少对我严厉的发脾气,总是笑容满面,爱笑的他眼角早早的有了皱纹,作为农村里劳力,在炎热的夏季,爸爸喜欢打赤膊,上身肌肉紧实丰满,油亮而光滑。他的头上有一从白发,在一头的黑发中,一眼就能发现,我这两年在相同的位置也起了零星的白发,这让我照镜子的时候常常想起他。
爸爸生前的最后一面,让我余生都在内疚和自责。那一天,爸爸来到我就读的高中来看我,我不知道他怎么来的,也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的宿舍,想必花了些周折,他的出现让我惊讶,爸爸带着一顶老式的鸭舌帽,一身朴素的装扮,稀疏胡子零星的挂在嘴角,有一种沧桑感。我在班里表现积极活跃,平时颇为注重自己的形象,青春期的我既敏感又骄傲,爸爸想必是换了干净的衣服整理了装扮才来看我的,但爸爸的出现仍让我感到尴尬和难堪,我匆忙把爸爸从宿舍带到楼下,嫌弃的问“你怎么来了?”爸说“专程来看看你”,爸爸想必感受到了我的嫌弃,带着失望和伤心离开了。后来我听大姑说,爸爸从我这走后去了大姑家,心情不太好。爸,我对不起你,我伤害了最爱我的人,我没有来得及向您当面表达我的歉意,您就离我而去了。我悔恨自己的无知和虚荣,如果时光倒流,我一定热情的向我的室友们幸福的宣布,看,这是我最好的爸爸,他来看我了。
爸爸过世两年之后,我去上了大学,妈妈去了北京做家政供我读书。
时间过得很快,我大学毕业后回到济南工作,我追求多年的姑娘终于接受了我的爱,我们的日子过得清贫而又快乐,2011年因为机缘来到成都,同年年底结婚,我们两个在完全陌生的环境里扎根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努力,刚开始的日子是艰辛的,慢慢的也安定了下来,白手起家攒了钱买了房,在这个城市有了自己的一个小窝,并渐渐爱上这座城市,15年宝宝出世了,妈妈搬来同住,生活中的事情很多,紧张忙碌而又充实,这段时间我好像有意不去想我的爸爸,但他偶尔会出现在我的梦里。
有了小宝贝的家庭是热闹的,充满欢笑的,但少了一个人的感觉,让这幸福缺少了一份圆满。随着年龄的增大,自己当了爸爸之后,我时常会想起我爸,每一次想起都有一种悲伤,压抑在心头,让我想搂住爸爸放声大哭,我想大声告诉他“爸爸,我爱你,爸爸我想你!”而这些无法对人言说,之前的顶梁柱是爸爸,现在是我,作为一个男人有泪不轻弹,我已经好久没有哭过。
爸爸过世这么多年,我也慢慢成熟起来,渐渐体会到失去父亲的悲伤,我也能体会到妈妈当年丧夫的悲痛,这种悲伤像时间的刻刀,慢慢地在心灵深处雕刻,越刻越深。爸爸,我终于知道我失去了什么,我失去了所有需要你存在的欢乐,我失去了你的拥抱,我失去了一把保护我的伞,我失去了永恒的爱,我失去了你,我的爸爸,爸爸,我爱你。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