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宋轻歌从ICU病房出来时,窗外正下着小雨,冬天的夜晚来得早,不到八点,已经暮色蔼蔼。
走出医院,她俯身坐进了车后排,“老钟,去罗家。”
她拿出化妆包,仔细的补了补妆,确认面容完美无瑕后,方才作罢。
雨夜的山道,冷清得有点渗人,很快,车子驶进半山一座别墅,下了车,寒流袭来,她里面只穿了一件细吊带的性感裙子,冷风直往她脖子里钻,于是她攥紧了大衣的衣领,“老钟,你先回去,不用来接我了。”
开门的保姆很意外,“宋小姐,你怎么来了?”话很客气,可她的手却把着门,大有不让人进去的意思:“琛少不在家。”
宋轻歌扬眉,她明明看见罗世琛的车子停在外面。
世风日下啊,现在,罗家的保姆都可以把她挡在门外了?她不由分说推开保姆,大步走进去,迎面扑来的暖气,让她微微一颤,她没有片刻停留,踩着柔软的地毯,径直往楼上走去。
保姆追过来,语气不大好,“琛少不在,”她拉着轻歌的胳膊,“宋小姐,这是罗家,你不能随便乱闯啊……”她卯力使劲一推,轻歌一个趔趄,差点摔下楼梯。而她,像门神一样堵在楼梯口。
“让开!”轻歌站稳后,理了理微乱的大衣,眼神冰冷的看着保姆。她没忘,之前她来时,这个保姆是如何的狡尽脑汁讨好她。
“琛少真的不在……”
“你到底让不让?”轻歌眸微扬。她不是故意要为难一个保姆,而是,确实没有其他办法,因为,有三家银行的贷款明天就到期了,她急等着用钱。
保姆脸色一阵白一阵红,悻悻的让开,等宋轻歌走过后,她在后面嘀咕着,“傲什么傲?看你还能得瑟多久!”
二楼最左边的房间是罗世琛的,轻歌有点紧张,大脑将之前酝酿好了的话再过滤了一遍之后,然后她将大衣钮扣解开,露出里面性感的裙子,深吸了口气,敲门。
“谁?”一道不耐烦的声音伴随着开门声。
罗世琛已然站在她跟前,湿漉漉的头发下是一双幽冷的眼眸,他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
宋轻歌抬头,唇一展,强装笑颜,“世琛。”
罗世琛惊讶,当看见她深V的领口,还有那呼之欲出的诱人时,唇上扬,戏笑,“你怎么来了?”
“是谁啊!”女人甜腻的撒娇声从房间里传来。
宋轻歌微怔,她一直知道他在外面有女人,却没想到他会带回家,之前所有酝酿过,绕在唇里的开场白瞬间哽在了她的喉咙里。
“咦?这位是……”罗世琛的手臂被一只白皙的纤手挽住。
宋轻歌的目光落在与罗世琛相携而立的女人身上,同样穿着浴袍,长发发梢还滴着水滴,一股跟他身上相同的沐浴露的香味袭面而来。
至于这张脸,宋轻歌丝毫不陌生,著名的主持人董丛姗,经常能在电视上看到漂亮端庄的她。
看着穿着情侣浴袍的他们,还有他们身后凌乱的大床,用脚趾头想,也知道他们刚才在做什么。
宋轻歌感觉恶心,换作往常,她肯定会给罗世琛一个大耳光,然后转身就走。可今时不同往日,她想想自己来的目的,竟然跟其他女人一样,想爬上他的床,得到他的钱,她羞愧不已,顺手拢了拢自己的大衣。
“世琛,你已经约了我了,”董丛姗看见轻歌大衣里那性感的短裙了,对她来的目的了然于心,于是旁若无人的撒娇,“怎么还叫别人来?嗯,我不喜欢玩太复杂的。”
罗世琛亲呢的揽过她的腰,亲了亲她的额头,“我是那种人吗?”
“谁知道?”董丛姗娇嗔的轻捶他肩一下,那漂亮的眸微微闪,瞟了瞟轻歌,“那她是谁?”
“宋轻歌,”罗世琛漫不经心的说,那目光,审视着轻歌,惊讶于她的好身材,却苦于他是她的未婚夫,却从来没有睡过她。
“宋轻歌?好熟悉的名字……”董丛姗眉一扬,惊呼,“你的未婚妻?”
未婚妻?
“这你都知道?”罗世琛玩味的抚摸董丛姗的脸。
宋轻歌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可她没忘她来的目的,努力让自己平静:“世琛,我找你有事。”
“你看,”罗世琛揽了揽怀里的女人,“我现在没时间……”
宋轻歌及时挡住了即将要关上的房门,祈求道:“借我三千万……”
“你拿什么还?”罗世琛看她。
宋轻歌深呼一口气,“我们明天对外发布婚讯,然后举行婚礼。”在宋氏出事前,他迫切想要娶她,可此刻,她自己都不信,这还可以作为借钱的筹码,可除了她自己,她还有什么?
罗世琛却打量着她,她美得很耀眼,身材也是相当不错,用普通男人的眼光看,的确是个不可多得的尤物,可现在,这个尤物是烫手山芋,父亲再三告诫他,她是万万碰不得的,便嘲讽道,“婚礼?真是笑话!你还以为你是那个高高在上、目空一切的宋大小姐吗?你难道不知道宋氏就要破产了?你马上就要成为一个债务缠身的穷光蛋了!我娶你?图什么?花瓶?还是宋家的债务?”
“世琛,”宋轻歌眼底隐隐有涩意,若不是无路可走,她又何需如此低声下气求他,“帮帮我,”曾经,他不是爱她爱得发狂吗?可一转眼……
“你还不走?”罗世琛轻浮的看着她,“穿得这么性感,难道……你想留下来跟我们一起……”
“嗯嗯,世琛,”董丛姗撒娇,“不要,好恶心的……”
“放心吧宝贝,”罗世琛笑了,不无嘲讽的说,“就她,白送给我我还嫌有腥臭,我现在呀,只对你有兴趣,”那只手,毫无避讳的拉开董丛姗的浴袍里,头一低就埋进去。
“世琛,你这样子,会不会太过分?她毕竟是你未婚妻。”董丛姗往后扬着头,露出胜利者的笑容,
“未婚妻?呵呵,明天就不是了!”
门徐徐关上。

曾经的宋轻歌,骄傲不可一世,即使与罗世琛订了婚,面对他的主动亲呢却总是说“最美好的要留在新婚之夜”,这令他每次捉急得不行,今晚,当她撇下所有矜持投怀送抱,可他却搂着其他女人寻欢。
早听说他是花花公子,早听说他在外面不止一个女人,可他却信誓旦旦的说,只会爱她一个。既然要嫁他,那么就要信任他,所以,那些“听说”她一直不以为意,却没想到,树倒猢狲散,建立在利益上的订婚,面对困境时,竟然脆弱得不堪一击。
那保姆站在楼梯口看见了之前的一切,眼神里全是轻蔑,“宋小姐,叫你别进来,你偏不听,你看吧,打扰了琛少的好事,还自取其辱!”
呵呵,宋轻歌冷笑,不错,她是自取其辱。
“还不快滚,”保姆也不掩饰了,放肆的斥责,对宋轻歌连拉带推的。
砰的一声,别墅大门关上。
里面,温暖如春;
外面,寒如冰窖。
曾经,她是个不谙世事的宋家大小姐,除了去琴行和画室外,其她的时间都在福利院。虽然自小失去了父母,可在家有姑姑宋雅茹宠着,出门有未婚夫护着,当时,她最大的烦恼,是大提琴某首曲子拉不好,还有画画创作时遇到瓶颈,现在想想,那时的生活,简单纯粹又幸福。
一年前,宋氏集团董事长宋雅茹跟非洲一家公司签合同挖矿,投入宋氏所有的资金,还在几个银行都贷了款,起初,这事还在Z市报纸上热炒了好多天,宋氏的股票也是蹭蹭蹭的往上涨。
可就在一夜之间,那几个非洲人消失得无影无踪,宋雅茹回过神来,立即报案,可后来查出,那几个人是骗子,用的全是假名,出示资质证件全是伪造的,当然,矿也是子虚乌有的。
也就是说,宋氏投入的巨额资金打水飘了,得知真相后,宋雅茹中风了,住进了ICU。后来,不知道是谁把这事透露给媒体了,之后,Z市报纸披露事件真伪,一时间,网上风传宋氏集团即将破产,而后,股票连续跌停,最后被迫停牌。
宋轻歌作为宋氏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临危受命,被推上了代理总裁的位置,可她面对的,是一大堆烂摊子。她一点经验都没有,慌乱,手足无措是她最初的真实写照。渐渐的,在特助和宋氏老臣的帮助下,日常事务渐渐顺手起来,可这银行贷款,就难了。
通过财务,她才知道,为了挖矿的事,宋雅茹分别从三个银行借了一个天文数字的资金,不要说本金,就连利息都已经拖欠三个月了。
于是,她开始四处借钱。
当时舆论炒成那样了,加上宋氏根基本来就薄,一时间,亲戚朋友,商业伙伴对她避之不及。她屡吃闭门羹,甚至,未婚夫罗世琛都开始不接她电话,避着她了。
眼看着银行的贷款明天就到期了,她去找银行谈延期,银行一口否定了,甚至说,明天若是还不上,就申请法院查封宋氏。她问过评估师了,即使拍卖了宋氏集团所有资产,都无法还清银行的本金。为今之计就是先把欠银行的利息还清,到时再跟银行谈延期,至少,有了转圜的余地,不会立刻查封宋氏。
所以,才有她今晚精心打扮,投怀送抱,厚着脸皮找罗世琛借钱的事。原本怀揣着一线希望,可却被无情的打碎。
她真的走投无路了。
姑姑宋雅茹是她在世上唯一的亲人,疼爱,爱她,比亲生母亲还亲。她现在在ICU,宋氏集团又是她一手创建的,是她的心血,要是她知道宋氏即将被查封……宋轻歌实在不敢去想象后果会如何。
夜色笼罩,细雨迷离,她不知道是怎么离开罗家的,环山路上,没有路灯,一片漆黑。
其实,她很怕。
怕黑,
怕冷,
怕孤单。
细雨朦朦里,由远及近的车灯,像是迷途里的指航针。
她招手,车停在她面前。
司机是个男人,脸色有点冷漠。
可她没得选,哆嗦着:“我能搭你的车下山吗?”
男人打量着她,语气有点冷,“上车。”
她淋了雨,大衣、头发、脸上全湿了,这一遇到车内的暖气,便冷得唇齿轻颤,她缩成一团,垂着眸,瑟瑟发抖。
见她满脸的雨水,那模样,又冷得可怜,他解下脖子上的围巾递给她,“把脸擦擦。”
围巾是羊绒的,软软的,她握在手心,那上面,还带有他的体温。
“怎么不擦脸?”
“怕弄脏了你的围巾。”她吸了口气,侧头看他。
车里没有开灯,夜色里,隐隐的,宋轻歌能看清他五官的轮廓,他应该长得还不错,不像刚刚那么冷漠。
握着手里的围巾,暖暖的,蓦的,她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今晚她不想一个人渡过。
若注定明天将会袭来一场毁灭性的风暴,那么,今晚,她想在风暴前寻找片刻的温暖,“我们去开房吧!”
急刹车!
男人有片刻的沉默,而后看她,“深更半夜,在半山公路上搭车勾搭,你也够拼的!”
“是啊,”轻歌语气很轻,挑衅道,“要不要去?”
他打开车灯,灯光下她无所遁形,他暧昧的挑起她的下巴看看,“身材怎么样?对女人,我很挑的。”
宋轻歌不得不承认,虽然他脸色有点冷,可他长得很不错。她解开大衣,那深V领的小吊带裙,“36D,还满意吗?”

车停在山脚下的大酒店,她跟在他身后进了房。
“先去泡一会儿,”他推开浴室门,淡然冷漠的说,“我可不想搂着一块冰。”
套房的浴缸很大,就像一个迷你游泳池一样,躺在里面,温暖又舒服。
水雾氲氲,迷离了宋轻歌的眼,她趴在浴缸边,望着浴室的落地窗外,那半山上最高的那些灯光,是罗世琛家的吧。
浴缸的水位升高了,她还没回过神来,那个男人已然从抱了上来,低头在她脖子上一吻,手也没闲着,低低的嗓音带着迷惑人的性感,“没错,36D。”
从来没有跟男人这样亲密过,宋轻歌轻颤,欲推开他。
他却细细的咬她耳垂,让她无力反抗,“你叫什么名字?”
那半山别墅里,罗世琛应该抱着董丛姗颠龙倒凤好几次了吧,她回过身来,抱他,“不要问我是谁。”对于救宋氏,她无能为力,可对她自己的身体,她是有决定权的,而此刻,她需要的,只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温存。
她吻他,却不料被他反客为主,吻得晕头转向,只听他轻蔑的声音,“主动送上门的女人很廉价。”
他的动作一点也不温柔,甚至,有点狠。可她早已经不管不顾了,浴缸、热水,还有他,已经给她营造了一个很温暖的氛围,身体诚实的反应是骗不了人的,只要她能放松,管他是谁呢?她顶嘴,“我又没说要收费?”
“你也不问问,我是谁?”他咬她的脖子。
很痒,她轻笑,“重要吗?”眼底有薄雾,他的容颜有点模糊,可却特别好看。是啊,只要能让她快乐,是谁都无所谓。
温度,上升。
暧昧,升级。
他抱着她,那双岑冷的眼睛有瞬间的柔和,“如果你不愿意,就此打住。”
宋轻歌唇一抿,轻嘲:“都这样了,你以为你还能做柳下惠?”说罢,调侃,“还是……你根本不行?”
她只是想找个男人过一夜,这一夜,让她可以暂时忘却自我,忘却烦恼,可以有短暂的快乐。
“我不行?”他眼底,燃着火,有着掠夺。
她想,这个男人一定身经百战,是个调情高手。这样也好,她不会有太多的痛苦。
可接下来痛得宋轻歌眉拧成一团。
“处?”他皱了眉。
她抱紧他,豁出去了,轻描淡写:“早不是了。”
他没再怜香惜玉。
其实,他也没必要怜香惜玉,毕竟,他们只是陌生人,今晚,不过是场偶遇。
浴缸里,一抹淡淡的红湮化在水里,消失不见。
吃干抹净!
不可否认,他的经验很丰富,除了起初的不适外,后来的过程里,她很快乐。
----
或许是背负了太沉的心事,即使这场快乐让她耗尽了体力,可她仍旧浅眠。窗外蒙蒙亮时,她就醒了。
宋轻歌的身体就像被车轮碾压过似的,散架了,动弹不得,某处的疼痛提醒着她昨晚的快乐。
她混沌的思绪清醒过来,身边的男人正酣然沉睡,此时的他,面容少了岑冷,多了份安静平和,像个孩子,完全不像昨晚那样具有掠夺性。
她强撑着起床,找到她的衣服,一件件穿好,身子又酸又痛又疲惫,昨晚太放肆了,贪欢的下场。
她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一点声音都没有,甚至,在离开房间时,她都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现在天亮了,各走各的。
昨晚的事,就像一场梦,终会烟消云散,她也会不记得的。
凌晨五点过,小雨仍旧在稀稀沥沥的下着,天色还是灰蒙蒙的,似乎,离黎明还很遥远,酒店外,停着出租车,她坐上去,她要先回家换身衣服,然后去面对那即将到来的风暴。
是的,是场风暴,宋氏破产,她背上巨额债务。
而她,薄弱的身体,却无能为力。
可是,她还是得面对,不是吗?

回到家,宋轻歌泡了个澡,洗去一身的疲惫与颓废。浴室里热气散尽,镜子里她皎好的身形渐渐清晰。
脖子上的印子是什么?
何止脖子,还有好些地方,都有或深或浅的印迹。
这就是传说中的“草莓印”?
蓦的,她脸色绯红。
该死!这是昨晚贪欢的证据。
她选了一件立领衬衣,刚好可以遮住脖子上的印迹,扎上马尾,换上黑色小西装和一步裙,典型的职业套装,再踩着黑色细跟高跟鞋,她深呼吸,上战场吧!
手机响了,是她的特助安妮,语气一如往常的平静:“宋总,罗氏集团今天在报纸上发了声明,跟你有关。”
宋轻歌立刻找到了当天的报纸,罗氏的声明大意是“因价值观与生活习惯有差异,罗世琛与宋轻歌共同决定取消婚约,祝各自安好”。
起初,在宋氏集团爆发出经济危机时,就有媒体在网络上猜测两人是不是会分手,可当时,罗世琛却信誓旦旦在媒体上说,“我会支持轻歌!我会是她最坚强的后盾。”
虽然,他从未做过实质性帮助宋氏的事,可这句话,却让她感动了好久。也让银行和催货款的供应商们一再给她留有余地。
而现在,这则声明,无疑是压垮宋氏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
她突然记起,昨晚董丛姗曾说:“她毕竟是你的未婚妻。”当时罗世琛回答,“明天就不是了”。原来,他早已经打算放弃她,这则声明,应该是早已经拟好,只等今天发布了。而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宋总?”听电话这边好久都没有回音,安妮试探的叫了声。
轻歌回过神来,她把报纸搁在一旁,“声明我看到了,不用管。”
安妮继续说,“宋总,莫少那边的人回话,好像有那几个非洲人的消息了。”
“他们在哪儿?”宋轻歌眸底微亮,小小的激动,找回非洲人,就能追回被骗的款项,那么,就可以挽救宋氏了。
安妮语气平静,“莫少说,要见到你再说。”
左莫,在Z市恶名昭彰、声名狼藉的黑道人物,宋轻歌曾见过他一次,想到他色迷迷的眼神,还有那脸上狰狞的疤痕,和那恶心龌蹉的话语,她有点害怕,“什么时候?”
“今晚十点,银河九天。”
她心微颤,“我知道了。”
安妮有稍臾的沉默,“宋总,银行那边,今天会派人去法院申请查封。”
宋轻歌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安妮,我的私人物品处理得怎么样了?”
“手袋已经处理得差不多了,不过珠宝就慢一点,”安妮说,“到现在,你帐上共回款一百二十多万。”
杯水车薪,不过,有总比没有好吧,宋轻歌已经有了想法:“安妮,待会儿我去银行,你就待在公司,如果法院来查封,你一定要稳住他们,尽量拖延时间。”
正准备出门时,琴嫂慌慌忙忙的过来,“大小姐,不好了,外面来了好多记者,说是要采访你。”
果真,那雕花大门外围堵着一群记者。
这样的场景,自从宋雅茹中风住院以来,宋轻歌已经遇见多次了,从最初的慌乱无措,到现在的淡然。
“老钟,备车。”她在职业装外穿上一件浅驼色中长羊绒大衣,“我要去银行。”
五分钟之后,一辆黑色奥迪A8驶出宋家。
不知道是谁说了声,“那是宋轻歌的车”,紧接着,那一大群记者围拢过来,堵在车身周围,车子被迫熄火。不过,车玻璃贴了膜,只能隐隐的看到车后排坐着一个人。
记者争先恐后的挤过来,各种声音齐聚:
“宋小姐,罗氏集团今天发声明说你和琛少取消婚约了,这事你事先知道吗?”
“在宋氏困难的时候琛少取消婚约,你会不会觉得是落井下石?”
“琛少是不是迫于家族的压力才跟你取消婚约的?”
“取消婚约是琛少先提的吗?”
……
宋家大门乱成一团时,一辆宝马悄悄的从后门驶出来,绕过大门这边,往市中心驶去。
“我看见宋轻歌在那辆车上!”不知谁说了句。
刚刚还蜂涌而上的记者们全部散去,开车的,骑摩托的,一溜烟向宝马驶走的方向追了过去。
正在宋轻歌松了一口气时,无意从后视镜里发现了追来的记者,她心一慌,重踩油门,闯红灯。
一路上,她左转右拐,慌不择路,绕了好大一圈,终于,把那些记者甩开了,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砰的一声,她撞上了停在街边的一辆车。
没有丝毫防备,巨大的惯性让她狠狠的撞向方向盘,还好有系有安全带,不过,胸口却被安全带勒得生生的疼。
还好,她开的是越野车,车头好像没有大碍,而被她追尾的那辆宾利欧陆,也只是简单的擦伤。
奇怪,都被追尾了,前面车里的人怎么不下来看看?
宋轻歌叹了口气,是她追的尾,自然她是全责,可她还急着去银行,没时间等保险公司,于是拿了张名片。
她凑近宾利欧陆的车窗,那玻璃的反光印出她的面容,她仔细瞧了瞧,好像里面有人。
她轻叩车窗。
车窗缓缓降下来。
她将名片递进去,扬起职业的笑容:“你好,这是我的名片……”蓦的,笑容僵硬,她脸莫明其妙的红了,接下来的话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了。
“一大早就出门招揽生意?”是昨晚熟悉的低嗓音,此刻,他戴着墨镜,那薄薄的嘴唇说出来的话,带着调侃与不屑,“你也真够拼的。”

宋轻歌怔住,Z市那么大,怎么转眼又遇上他?
“昨晚有人说别让我问她是谁?”他轻哼了声,“一转眼又来发片名?”盯着她,“生意很差吗?”
提到昨晚的事,她浑身不自在,没回过神时,他已然从她手里拿过名片,放在眼前,微哼了声,玩味的看着:“宋轻歌……”
他嗓音低沉醇厚,念出她的名字时,诱惑力十足。她听得心跳不平,脸发烫,极不愉快的瞪了他一眼,却不料,发现有闪光灯,天啦,记者追过来了。
她一慌,蓦的抢过名片,仓惶的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看着红色的宝马慌不择路的急速离开,顾丰城取下墨镜,那眸微眯,薄唇泛过一丝冷笑,“宋轻歌……”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她以为,她还能逃得了吗?当然,他不介意花点时间陪她玩一出猫抓老鼠的游戏。
猫抓到老鼠,先是把玩,玩到老鼠筋疲力尽、奄奄一息的时候,再咬死它,最后自然是吃得皮毛都不剩。不过,那结局似乎太过血腥了,他得改一改玩法。
闪光灯迭起,有人惊呼:“是顾先生!”
闻言,顾丰城冷脸,车窗缓缓升起,一踩油门,宾利欧陆很快离开了记者们的视线。
---
宋轻歌赶到银行的时候,看见银行的人拿了材料,说是要去法院,她阻止无果,说要见行长,可接待的人说:“高行长正在开会。”
在她看来,很明显,这是推诿。
迫在眉睫,她必须要见到高行长,于是心一横,推开了会议室的门。
果真在开会,齐刷刷的目光看向她。
当然,宋氏欠了那么多钱,银行的人都认识她,看她的目光里,有同情,有轻蔑,更多的是不屑。
是她莽撞了,宋轻歌有些尴尬,硬着头皮说:“高行长,关于宋氏贷款的事,我想跟你谈谈。”
“没看见在开会吗?”那高行长冷哼了声,根本没给她好脸色,“滚出去!”
当着那么多人,这个“滚”字让她涩涩发紧,她勉强扬唇,“高行长……”
可不待她继续说下去,已经有两个人过来,按着她的肩,将她推出去,紧接着,会议室的门砰的一声关上。
这样的遭遇,不是头一次了。这一个月来,她经历了数不清的催债,也被好些曾经称谓叔伯大哥的伪亲朋拒之门外,她尝尽人间冷暖。
手机响了,是好友许婉,“我这有一百万,已经汇到你卡上。”
“你哪来这么多钱?”宋轻歌惊讶,许婉只是一个十八线,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前一段时间还入不敷出的。
许婉嗓音有点沙哑,“钱不多,你先救急,姐们目前也只有这个能耐,再多的也没有了。”
“小婉,谢谢你,”宋轻歌哽咽了,在这树倒猢狲散,四面楚歌的时候,连未婚夫都避之不及的与她解除婚约了,可许婉,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却主动向她伸出援手。
“这么矫情做什么?”许婉故做生气,激将她,“宋轻歌,你给我听好了,这钱不是白给你的,可是要还的。”
怎么办呢,不能让最好的朋友为她担心,轻歌擦掉眼角的泪,故意说:“要是还不出来怎么办?”
“看我不剥了你的皮!”许婉笑道。
轻歌抿抿唇,“剥皮就算了,我怕疼的。要不,我以身相许,陪睡抵债?……”她无意对上一双幽深的眸,她心跳一滞,倏地就红了耳根子,想到她刚刚说的话,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根。
手机里传来许婉的轻嗔,“去你的,我又不是拉拉!对你没兴趣的,好了,知道你忙,我先挂了。”
不会吧!怎么又遇到他?宋轻歌拔腿就想逃,可刚走了两步,就被他的手臂挡住了。
宋轻歌身高165,脚还踩着七厘米的高跟鞋,可却比他足足矮了一个头,她仰视他,见他的身材挺拔,肩宽腿长,那深驼色的羊绒大衣更衬得他像从杂志上走下的男模。
她突然发现,他渐渐靠向她,竟然还低头了……不会吧,他要吻她?她呼吸有点紧,耳朵发烫,眼一闭,头一偏,想要推开他,却不料双手竟然摸在他胸口上。
“你干什么?”他嗓音一如之前的有磁性。
她倏地的伸开眼,视线里,那镜面的墙壁上赫然映着他们的身影,都穿着驼色的羊绒大衣,那暧昧的姿势,还有——他被她袭胸了。
她悻悻的收回手,脸红,横眉犟嘴,“你要干什么?”
“你头发上有个东西,”他神色泰然,手伸向她的头发,那动作,好像真的帮她拂去了什么似的。
“我又不认识你,你跟着我干嘛?”宋轻歌恼着,怎么回事,她走哪儿都能碰到他?
“你不认识我吗?”他眉头微挑,明知故问。
“不认识。”她趸了趸眉,不是天亮就分手,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吗?可现在,他离她,是不是太近了点,好像……已经把她逼到角落里了,“别再跟着我了。”
“你以为我想跟你,”他呵呵一声,“宋轻歌,咱们还有笔帐没算呢。”
她的名字从他的唇里说出来,怎么就那么好听?“什么帐?”她吞吞吐吐的,难道,昨晚的事他要收费?可看他的穿着打扮,还有他开那车,不像是出来卖的。
“你还真健忘!”
宋轻歌有点烦躁,会议室随时都有人要出来,他这样将她堵在墙角,让人看见了多不好,他要钱,好啊,她给,索幸打开包,拿出一千块塞到他大衣的口袋里,“够了吧。”
“就这点?”
赶紧把他打发走了,她咬咬牙,将包里的钱全塞进他衣袋里,“这样总行了吧。”
他没动。
还不够吗?召个牛郎竟然这么贵?她不悦,硬撑着,“我看你昨晚的表现也只值这个价。”

她把他当牛郎了???
他有种被女票了的感觉。
顾丰城脸色有点阴暗,极度不爽,黑眸盯着她,锐利如箭。
宋轻歌被他看得开始发热,直冒冷汗,气势稍稍弱下去,哪儿还敢跟他讨论“技术”问题,只是悻悻的说:“你收了钱,总该放开我了吧!”
顾丰城恨得牙痒痒的,“我既然收了你的钱,就有义务让你舒服。可我怎么觉得你对我昨晚的服务不太满意,这样吧,我再免费送你一次,如何?”
调戏她?哼,谁怕谁?她眉头一扬,不屑的说:“算了吧,你就是倒贴钱给我,我也不想要。”
他气得不轻,“你说得真贴切!”
他给她太过严重的压力感了,宋轻歌隐隐觉得不安,这种男人很危险,还是离得越远越好,“钱货两清,我们以后,就当从来没见过!”
他不怒反笑,“真难相信上过床了,还可以做陌生人?宋小姐,你以前找男人也这样吗?”
“是啊,天亮以后就各走各的,”宋轻歌横了心,“我最讨厌拖泥带水,纠缠不清的男人。”
突然,会议室的门打开了,高行长一行人走了出来,看见了顾丰城将宋轻歌堵在墙角的暧昧姿势。
尴尬!
“走开!”宋轻歌咬牙低斥,她声音不大,可在这安静的办公楼里,却清晰极了,高行长他们听了,面面相觑。
顾丰城却并未恼,反而伸手替她理了理衬衣的衣领,然后凑近她耳畔,轻言低语,“遮严了,可别把昨晚嫖我的罪证露出来了。”
草莓印?
她脸刷的红透了,攥紧了领口,恼怒的看着他。
顾丰城抿抿唇,无辜的扬扬眉,忽略她的愤怒,转身离开。
“咳咳咳,宋总,你不是要跟我谈贷款的事吗?”高行长的话打断了宋轻歌的尴尬,“去我办公室谈。”
面对高行长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让宋轻歌有点难以置信。
接下来的事,更让宋轻歌惊讶,高行长竟然亲自给她泡茶,跟她说话也和颜悦色,甚至,她提出暂时支付二百万的利息,而宋氏的贷款延期一个季度,当时,高行长虽然有点皱眉,但是最终还是答应了。
拿着延期协议之后,宋轻歌还有点不相信,悄悄掐了自己的大腿,强烈的疼痛让她清楚:是真的。
以前求过多少人,来过多少次了,不是吃闭门羹,就是被强硬的拒绝。
要知道,宋氏集团欠这家银行的利息就有五百万,可现在,只付了二百万利息,竟然轻轻松松的就将巨大的危机延迟了。
这就像是天上突然掉馅饼,而她突然走了狗屎运。
可宋轻歌却丝毫不敢松懈,虽然延期了,可毕竟是实实在在的债务,必须要还的,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如果能找到那几个非洲人自然是最好的,不管多少,总能追回一些钱吧,还有更重要的是找投资,将宋氏那几块闲置的土地利用起来……
----
住在ICU的宋雅茹情况突变,宋轻歌赶到时,看到的是医生下达的病危通知书。
“病人情况很不好,今天出现了短暂的休克。”医生脸色很平静,“虽然抢救过来了,但情况还不太稳定,宋小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宋轻歌浑身一软,“我能进去看看她吗?”姑姑疼她爱她,比亲生妈妈还亲,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
“现在不行。”医生直接拒绝了。
走出医生办公室,她靠在医院的走廊里,半天没回过神。
“宋小姐?”一个甜腻的声音带着几分惊讶。
宋轻歌抬头,看见一张端庄漂亮的脸,是董丛姗。她忘不了,昨晚罗世琛埋在董丛姗胸口的那一幕。
董丛姗拉住她的胳膊,笑意融融,语调上扬,“宋小姐,你脸色不大好,”她穿着白色的洋装,长卷发披在肩上,相当漂亮,“是因为今天罗氏发的取消婚约的声明吗?”
看到她虚情假意的笑,轻歌想到了罗世琛的落井下石,脸色微冷,“我的事,不烦董小姐费心。”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董丛姗继续笑着,唇角勾起,得意洋洋,“昨晚你走后,我可是很担心你的,深更半夜的,你一个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我本来想去找你,可世琛一直缠着我,宋小姐,你可能不知道,他这个人吧,有的时候热情起来弄得我腿都发软……”
宋轻歌觉得恶心,她跟罗世琛毕竟做了两年的未婚夫妻,听到这些,说没一点情绪,是假的,“你像只鸡一样,到处卖弄炫耀的样子,他知道吗?”
董丛姗没想到宋轻歌嘴里会说出这么难听的话,一时间怔住,后来脸色沉了沉,收起那虚情假意的笑,“像只鸡又怎么样?他就喜欢我这只鸡!你是宋家大小姐又怎么样?也不同样为了钱主动送上门让他睡吗?”她嘲笑道:“只是,昨晚你穿得那么性感,他连碰都不碰你一下就撵你出去了,那种滋味不好受吧!”

[size=17.1429px] 1545188784612_2076645614.jpg 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 铭城阅读 回复数字 325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