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我见到最大型的吵架

2019-8-18 10:01
2810
小菩提  初级作家 | 来自手机 |阅读模式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战争让女人走开不仅仅是出于对妇孺的保护,或许女人的天性也是原因之一。

虽然少数铿锵玫瑰有着惊艳的阳刚之美,但是更多的女人在条件的制约和本能的天性之下会选择不流血的唇枪舌剑分胜负。

那是我刚被分配到乡村工作的时候,由于其时水利的基础设施还不够理想,适逢天干大旱。

毗邻的L村和Z村都共用一条水渠,在平常的时候,这条水渠浇灌这两个村子的水田绰绰有余,任向人任何时候放水都不会有任何争议。

可是在那一年原本欢快的潺潺流水却变成了若隐若现,仿佛有气无力般的涓涓细流。 倘若谁家的田放水浇灌了,那么其他人家的田就一滴也得不到。

这样,稍处上游,有着地利优势的L村就可享受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好处了。

Z村的人面对付出了辛劳,再过十天半月就抽苔开花的作物自然也不甘心被晒干枯萎。

于是,在夜半时分会偷偷地让水越过上游的田地,引流给地处下游的自家田浇灌。

对于地处上游L村的村民而言,那一点涓涓细流不是水,而是一年的收成,是饱腹充饥的粮食。

所以Z村人夜半的所作所为很快就被发现并制止。 不甘坐以待毙的Z村人认为既然暗的行不通,那么就干脆当面公开引流这水浇灌。

可L村人认为凡事都有先来后到,不可能在上游都不够用的情形之下,要先去满足下游的使用。

这样两个村之间围绕着这点水资源,由争吵发展成了械斗。 最后在各有伤亡的情形之下都被带走调查拘押,以至两个村一时都见不到男人了。

就象清官难断家务事一样,两个村的械斗的伤亡彼此都认为错在对方,在男人被带走调查后,女人们就开始了互相指责和争吵。

最先引发这种女人战争的是家中有伤亡的家属,她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指责着对方的不是。

随着声声指责,那些男人被带走调查的女人也越想越冤,气恼之下,纷纷加入了叫骂阵营。 


或许女人似水的缘故,或许有械斗的前车之鉴原因,她们谁也没有象男人那样上前动手,而是自觉地遵守着楚河汉界的限制,都站在自己的地盘上向对方叫骂。

不过,随着双方加入的人越来越多,场面也越来越壮观。

初始是怀着满腔的悲愤,象是长跑运动员起跑用力抢赛道一样,从丹田运气而出的铿锵叫骂。

然后,随着气力的消耗,也象进入状态匀速跑步的长跑运动员一样,既不急,也不燥地一声接一声数落和叫骂。

仿佛就象情歌对唱一样,这边的这个人一句,然后那边的那个人接一句。 两个村的女人们都非常默契地礼尚往来着象说唱一样抑扬顿挫的数落和叫骂。

这场骂仗从男人们被带走调查开始,一直到她们的男人陆陆续续被放回来才渐渐结束,整整持续了大半天时间。

那是我截止目前所见过参加人数最多,持续时间最长、最大型的吵架。(捉妖首发)





timg-20_mh1566093308032.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