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第一章:狐家野事
我老家在东北,1998年,大雪,我妈上山套野鸡,三天都没回家,被人找到的时候,已经死在了山上的雪地里,身上衣服被撕的稀烂,翻着白眼,身上血淋淋的一片,十几只山里的赤毛狐狸就不怀好意围着我妈转,身上都染着我妈的血,见生人来了,那群畜生一哄而散,而那些将我妈从山上抬回来的人说,是山上的胡皮子把我娘给糟蹋死的。
我妈死的时候,我才三岁,但是从我三岁的时候就知道,在我们东北,山上的狐狸会害人,那些在山里修炼的畜生,每天吸取日月精华,久而久之,就能把人模仿的惟妙惟肖,但是不管怎么像,畜生的本性却不丢失,不仅报复心强,还异常团结,只要是谁惹了它们,轻的不得安宁,重的全家死绝。
那时候我还小,根本就不懂全家死绝是什么概念,我妈的尸体抬回来后,家里人给我妈办丧事,因为死的不光彩,家里也没钱,就简简单单的给我妈买了口薄棺材,把我妈埋在了我家屋后的山岭里。
本来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可没想到,我妈的死,只是一个开端,更可怕的时期还在后面……。
我妈下葬完的当天晚上,爷爷去棺材铺还棺材钱,晚上没回来。家里就剩下我爸一个男人,还有我和奶奶。
我爸是我爷爷的唯一独子,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脑子有点不灵光,家里人凑钱,才买了我妈这个如花似玉的媳妇,可结婚四年来,却只生了我一个丫头,于是屯子里的人都说是我爸是个傻子,所以才生不出儿子。可在今天爷爷不在家的晚上,我看见爸爸向着奶奶的屋里走进去了。一整个晚上,我爸都没有从奶奶房里出来。
第二天早上,天微微亮,奶奶屋里忽然传来一声凄厉哭嚎声,惊破了天边的鱼肚白。我起床出来看,只见奶奶手里拿着一把血淋淋的柴刀,发疯似得从房间里冲出来,尖厉的哭着,着向屋外的冰天雪地里跑了出去,满屯子的跑,拉都拉不住,最后吊死在屯口的歪脖子树上。
天大明后,爷爷赶着马车从雪地里回来了,看见奶奶就像是个倒挂的蝙蝠似的,就吊死在屯口的老树上,顿时就大叫了一声,赶紧把我奶奶从树上抱下来,见我在奶奶身边守着,就大声的问我爹呢?
“我爸在你屋里睡觉呢。”我回答了一句爷爷。
爷爷带着我赶紧回家,一掀开盖在我爸身上的老棉被,一股狐狸的骚气冲鼻,只见被窝里全都是血,我爸早已经死透了。
爷爷看见这场景,一时间连气喘不过来,忽然间又哭又是笑,疯疯癫癫起来,跟奶奶一样,向着屋外跑出去,一边跑一边嘴里咒骂着一些歹毒的话:“你们山上那群畜生,还想做什么神仙,我要剥了你们这些畜生的皮,把你们丢进粪坑里,让你们遗臭万年!做你们的狗屁神仙!”
而爷爷这一出去,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等屯子里的人发现爷爷之后,已经是在傍晚了,他被淹死在屯子里厕所后面的粪坑里,身上的皮被剥了个一干二净,满身都是蛆,粪坑周边的雪地上,一片密密麻麻的狐狸脚印。
全家死的就剩下我一个,整个屯的人都知道是我家是遭了报应,山上胡皮子下来报仇了,吓得屯子里没有一个人敢给我家人收尸,后来只有一个姓胡的老太,见我一个人哭,就过来跟我说:“秀秀,你爷爷罪大滔天,放火烧山,烧死了山上胡二爷一家老小,现在胡二爷要弄死你全家,为他家人报仇,你在咱们屯里留不住了,我现在叫人送你去市里你远房表姑家里,先留着一条命,但是你记住,十八年后,你一定要回来做个了结,不然,你这辈子的下场,就跟你爷爷一样!”
胡老太跟我说着这话,伸手指了下我被淹死在粪坑里的爷爷,然后再叫人把我送离开了韩家屯。
时间飞逝,十八年的时间过去,我如今已经二十一岁,马上大学毕业。可接受了十几年的无神论教育,也无法将我童年的记忆给冲洗干净,这些记忆,伴随了我十八年。
学校放假的时候,我和照顾了我十几年的表姑商量了一下,决定再回一趟老家韩家屯,毕竟我表姑也怕我不履行若言,连累她们一家,也遭到可怕的报复。
时隔十八年,我几经周转回到这个偏远的小山屯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月亮东升,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就站在黑乎乎屯口边上,见到了我就说:“我等了你十八年了,没想到你还敢回来送死?!”
这男人打扮的普通,二十六七岁,血气方刚的年纪,一双狐狸媚眼,粉白脸膛长得挺美,只是他的那双眼睛,此时正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我看,似笑非笑,神情像极了山上的那群修炼的畜生。
“你是谁?”我有些警惕的问这男人。
男人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上下打量我的身体:“胡老太叫我来接你,没想到你长得,就跟你十八年前死的娘一模一样,就是不知道玩起来是不是也跟你娘一样。”
这男人说话十分轻浮,又没丝毫禁忌,说完后再扫了我几眼,然后就转身带我去胡老太家里。
我对这男人有些反感,但也还是跟在他和面走。到胡老太家后,胡老太正坐在家里的炕头上等我,虽然十八年的时间过去,但是胡老太和我记忆里的音容相貌,一点都没变。
胡老太见这男人带着我过来了,于是便抬起头,问这男人:“胡老二,今天老韩头的孙女回来,就是为了来跟你了结十八年前的孽事,你有什么条件,就尽管说,我来给你们做公证人。”
十八年前,我爷爷放火烧山,烧到了山上的狐狸洞,把一窝狐狸都给烧死了,因此才跟那群畜生结下怨恨,现在这胡老太要我跟这个男的做个了结,难不成这男的就是当初胡老太口中所说的害死我全家的胡皮子?
胡皮子变成人,我还是第一次见,浑身上下,除了外貌上生的得狐媚俊美,根本与我们正常人毫无区别。
“胡老太,看我们之间也有点亲戚关系的份上,给你点面子,想让我放过她也不是这么难,我胡家的子子孙孙,都让老韩头一把火烧死了,只要你把他孙女嫁给我,给我当牛做马,为我胡家添丁传后,兴旺香火,我就留下她这条贱命!”
他这是要让我给一只杀我全家的畜生传宗接代?
我顿时就有些不乐意,可这胡皮子歹毒,害我全家,若是我不同意,恐怕就只有死路一条。我转头看向胡老太,把希望寄托在胡老太身上,希望她能帮我。
可胡老太此时尽管她脸上露出不情愿的表情,但似乎也没了别的什么办法,转头看向我,对我说:“秀秀,当初是你爷爷犯错在先,这胡老二方圆几百里内也没谁敢惹,你嫁给他还有条活路,要是不愿意,我这个老太太,也救不了你了。”
连胡老太都没有啥办法,我还能怎么办?
我抬眼看了这男人一眼,可能我知道他是胡皮子变得,连看都有点害怕看,这能活着,谁又愿意去死,于是我就回答胡老太说:“只要不害我,我愿意嫁给他。”
见我答应了,这男的这才又冷笑了一声,向我走了过来,伸手往我屁股上拍了一下,阴笑着对我说了一句:“既然同意了,那我们今晚就入洞房,你要是生不下胡家的种,你的下场,就跟你娘一样。”
第二章:母猪变美女
这人跟畜生,怎么能生下孩子,这男人分明就是存心整我。他当初害死了我一家人,现在又要来害我了。
胡老太见我们两个已经妥协,我的命保住了,可能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因此她也没再多说什么,从炕上起来,跟我们说:“这西屋还有间房,今晚留给你们当婚房,睡一觉明早起来就是夫妻了。胡老二,你最好是不要出尔反尔,要是以后老韩头的孙女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这老太婆也绝对不是这么好惹的。”
“出不出什么事,就要看她怎么表现了。”男人一边口角含笑的回答,一边看了眼西屋,见我一直都站在地上没动,于是就问我说:“怎么还不进去?难不成你还指望我抱你进洞房?”
从前我想过我今后会嫁给一个什么样的老公,会有一场怎么样高逼格的浪漫婚礼,现在看见我眼前这个畜生变得男人,别说婚纱戒指,这睡一觉就完事了,这跟动物有什么区别?想到我这一生都要被他毁了,心里一时间百感交集,想哭又哭不出来。
胡老太看我难过的模样也有些无奈,于是对着男人说话的声音都软了下来:“我们整个胡家,就属你报复心最强,你已经把她娘给糟蹋死了,差不多也够了,人家姑娘年纪轻轻,经不起你折腾。”
尽管胡老太的语气很恳求了,但是显然这个男人并没有把胡老太的话放在心上,反而是轻薄的回答胡老太:“她娘是她娘,她是她。你放心,这么水灵的妞,我怎么可能不惜着点。”
虽然回答的不是什么好话,但这男人话里,也并没有要害我的意思,听了他这回答,胡老太就算是再不放心,也没啥法子了,跟我们说她明天还有香客要来看事,要早起,她先睡去了。
胡老太进屋后,男人带我进西屋,西屋里没灯,那畜生也不在乎,直接带我往炕上滚,见我羞臊,便越是兴奋起来,打趣的问我说:“还是个雏?”
我把头扭到一边,懒得搭理这男人,感觉又恶心又憋屈,就恨不得能一刀杀了这畜生。
男人见我不回答,又笑着对我说:“不过马上就不是了,不过这一回疼,二回麻,三回四回小虫爬,让你体验了其中妙处,以后你得求着我。”
一整个晚上,我都疼的心肝都在发颤,都想过要不我就这么死了吧,死了一了百了,不用遭这种罪,但又有老话说早死不如赖活着,这畜生杀我全家,我不能白受欺辱,让他这么逍遥自在。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胡老太家门口就响起了一阵汽车鸣笛的声音,这声音把我吵醒,我转头一看,那畜生已经走了,我身上一股子狐狸的臊气,一掀开被子,被子上都是粘着狐狸毛的斑斑血迹,本想起身,但却特别疼,好不容易站起来,我无意看到炕上掉了一根明晃晃的金链子。
我趴过去伸手把这链子拿起来,只见这链子上吊着一把长命锁,锁上写着寿比南山。
昨晚我躺下的时候,炕上也没啥链子,难不成是昨晚那畜生掉的?
这链子和锁头都还挺沉的,就那畜生还想寿比南山,做梦去吧。捡到那畜生的东西,我当然不会拾金不昧,掉了是他活该,我立即把这链子收了起来,然后这才向着屋外走出去。
此时屋外对着胡老太家门口,就停着一辆看起来就很豪的奔驰,还有一男一女的两个中年人从车上下来,男的穿的随便,但是大腹便便,女的打扮的倒是很讲究,盘着头,脸上带着淡妆,虽然不是青春年华,但却十分风韵优雅。
胡老太对这两人倒是很热情,见我从屋里出来了,赶紧叫我进屋招呼这一男一女坐。
看着这两个人的打扮,也不会是我们普通人,非富即贵。我原本以为胡老太就是一个懂点道道的老太婆,毕竟她昨晚我跟那畜生谈事情的时候,那畜生说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胡老太一点的办法都没有,但现在看这么有钱的人都来找胡老太看事,让我都有点怀疑这胡老太是不是对外乱打广告招摇撞骗。
不过我请这两人在炕头上坐下来后,胡老太也在她们对面坐了下来,这男的开始还挺客气,问问我是谁,又对胡老太说了几句客套话,但是那女的有点急,坐不住了,客套话也懒得讲了,直接就对胡老太说:“胡仙姑,我们也是经过别人介绍,才知道您有神通的,你帮我看看我爱人怎么了,你要是不帮他看好的话,他的前程功名,可就全完了。”
当女的一说这话之后,我就有点猜到了这女人的丈夫是干嘛的,无非就是宝盖头一竖一双口,吃皇粮的。
“想让我帮你们看事也不难,但是你们得先把事情由来亲口跟我说。”
本来我站着就很疼,现在见胡老太要看事了,也怕我打扰她,正想转身找个地方休息,没想到胡老太忽然转过头来看向我,跟我说:“你就在这站着看,这件事情完了后,我有话要对你说。”
估计是有点难以启齿,起先这两个来看事的人,都有点不好说,不过可能真的是遇到了什么要命的事情,还是那女的就替那个男的说:“几个月前,我爱人下乡视察,住在一户农户家里,那天晚上我爱人出来夜尿,看见农户家旁边的河坝上,站着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都怪我丈夫色迷心窍,竟然过去与这个女人搭讪,结果就顺理成章的就在河坝好上了,当时我丈夫还把他手上那块江诗丹顿的表,送给了那个女人,戴在了那个女人的手腕上,并且跟那女人约好第二个晚上再出来幽会。”
看着这女人愁眉苦脸的为她丈夫说着这些话的时候,她老公就像是个孩子似的,坐在这女人旁边一言不发,生着闷气。
“继续说吧,只有你把事情讲清楚,我才好帮你解决。”
胡老太此时神情倒是严肃了起来,看起来俨然已经是一副大仙的派头。
“可谁知道,到了第二个晚上,我丈夫又去了河坝上,那个女的没来,我丈夫不甘心,又连着去了好几个晚上,都没看见这女的,后来回来的时候,经过那农户的猪圈,看见他送给那女人的表,正戴在猪圈里一只正在睡觉的母猪的猪蹄上!”
第三章:请胡仙
尽管我知道此时我不该笑,但这女人的意思,是怀疑那天晚上跟她丈夫发生关系的,是头老母猪吗?
“那后来呢?”我不禁多嘴问了一句,在问完了之后我顿时就觉得我有点唐突,不过可能是这女人把我当成了是胡老太的徒弟或者是什么,也就接我的话回答我。
“后来我丈夫回来后,行为就变得跟猪一样,每天都要喝馊水,吃猪食,乱拉屎尿,有些时候发起疯来,胡言乱语,还说那只猪跑到我们家来了。胡大仙,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您能不能帮我解决这件事情,这关系到我丈夫今后的发展,求求你了,要是您肯帮我们,我和我丈夫这辈子,一定拿您当亲娘孝敬。”
我这一生都没遇到暴富的事情,当我听到这女人跟胡老太说只要救了她老公,那就拿胡老太当亲娘孝敬的时候,我顿时就感觉胡老太这是要靠着一单生意,就让自己摆脱贫困,摇身变成富老太,走向人生巅峰了。
不过此时胡老太倒是没有急着跟这女人承诺什么,思虑了一会,才叫我先去灶前提一桶馊水来,说是一会有用。
胡老太真是一点都不把我当外人,但这救人一命,再生父母,我这条命就是她救下来的,就算是她让我给她养老送终,那也是正常的。
在我去提水的时候,我听见胡老太又在跟这夫妻两说那猪仙一会就会过来,要她们做好心理准备,要是缠的松,一切都好说,要是缠的紧,那就要另请高明了。
在我们东北,我们把修炼的动物,都统称为仙,猪仙鼠仙黄仙,这是对那些修炼动物的尊称,但不是所有的仙都是好仙,不然那姓胡的,也不会要把我全家杀绝。
灶前的馊水,估计是昨晚胡老太早就准备好的,满满的一桶洗锅水,里面还装满了已经臭了的烂菜叶和没吃完的饭菜。
胡老太该不会是想让那男的喝这桶里的馊水吧,这看着都恶心,更不要说喝了!
不过反正又不是我喝,胡老太叫我怎么做我按照她的意思办就好了。
当我把水提到东屋去之后,只听见胡老太此时正对着一片空气厉喝:“你这母猪,不好好修你的成仙大道,出来害人做什么?!”
胡老太喝完,空气里没有半点的反应。
我昨天晚上跟我睡觉的那个畜生,也是由动物变成人的,我心想这猪仙等会出来的时候,是不是也会跟那畜生一样,变成人的样子大摇大摆的走出来?
这刚当我想完,屋里忽然刮进来了一阵风,这风起先是绕着整个屋内旋转了一圈,像是在选人似的,忽然就猛地往我身上冲了进来,一瞬间我只觉得我头晕目眩,又饿又渴,看见我身边我刚提过来的馊水,觉的香的很,一脸就扎了进去!
这时候我的意识还是有的,当我看见我自己不受控制的就向着这装着满是烂菜剩饭的水桶埋脸冲进去要吃的时候,我顿时就慌了,这猪仙该不会是附到我身上来了吧!
刚我看见这么恶心的一桶馊水,还庆幸不是我吃,可没想到自己搬起来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好在就在我要张嘴在这馊水桶里胡吃海喝一通时,胡老太赶紧的从炕上下来,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衣领,将我埋在桶里脏乎乎的脸给提了出来。
胡老太的一个巴掌顿时就扇在了我脸上,我这么被她一打,神智就清醒了很多,也不再想喝馊水了,但是转眼却是眼泪汪汪,向着正坐在炕头上的男人走过去,瓮声瓮气的跟他说:“我不漂亮吗?你怎么就忘了我?你还送了表给我,还说要跟你老婆离婚,要我当你正房太太。”
这男人一见到我接近他,顿时就吓得赶紧的往他老婆身后躲,但却也理直气壮的反驳我:“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是老母猪,我怎么会跟猪结婚?!”
可能是仗着胡老太在,男的老婆虽然也害怕,但是却也不满的反驳:“先不说你是猪,就算是你是个人,我老公有今天的成就,全都是靠我娘家人提携?他怎么可能为了你跟我离婚?他没了我什么都不是,我劝你还是不要自作多情,想攀我男人,享受荣华富贵。”
再好看的女人,在争夺男人的时候,也是丑陋的;再清高的男人,在弱懦靠女人的时候,也是令人不齿的。不过我身上那只猪仙,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女人说完这话之后,她也没了刚才那副楚楚可怜的语气,顿时就变得狰狞了起来:“那我们就走着瞧!”
说着,我身体里一轻,那阵风向着这男人的身体里刮了进去,顿时我满脸臭气熏天,那男人就开始疯疯癫癫,从炕上滚下来,做猪爬的模样,向着馊水桶跑过去,因为这男的比较肥胖,趴在地上吃着馊水的时候,那模样真的就像极了一只老母猪,让人看着十分不舒服。
“你这畜生真是胆大包天,还敢到我家里来作乱,看我怎么收拾你!”
胡老太见这猪仙这么猖狂,顿时就从神案上拿起一道黄色的符,嘴里念了几句咒语,向着这正在吃猪食的男人身上贴上去!
只是没想到这符贴在男人背上后,黏了还没一会,又自己掉了下来,那男人从桶里转过一张油腻腻的脸,对着胡老太说:“老猪我皮厚,你的符对我不起作用!再说我修炼三百年,你不是我对手,今天我非得讨回一个公道,不然我就不走了!”
这一句话,顿时就把这男人的老婆都吓哭了起来,赶紧的求胡老太救救她老公。
我对胡老太也不是十分了解,她有什么本事,我也不是很清楚,现在这猪娘们就在家里撒泼,要是胡老太弄不走她,脸上还真的有点挂不住。
估计是真的不好对付这猪仙,胡老太想了一下,就拉我去了门外,偷偷的跟我说:“胡二爷呢,他起床了没,你去叫他帮我这个忙。”
这时候胡老太对那畜生的称呼都变了。
“他早走了。”我回答了一句胡老太。
“那你替我赶紧请他回来,这猪妖性子泼辣,我这个老太婆,制不住她,你别看胡二爷看起来跟平常人没什么两样,他可是咱们方圆几百里内的二把手,本事厉害着呢,只要他一来,别说动手,就对着那猪娘们骂几句,都能把她吓的魂飞魄散。”
见这会胡老太又开始吹嘘昨晚那畜生,让我又气又无语,问她说:“那你制不住为什么要接这单生意?”
“你没听说只要我救了那男的,她们夫妻两就把我当亲娘。这夫妻两人来头都大,国家的人,有正神庇佑,也就这种不懂规矩的猪脑子仙家敢惹,现在好不容易遇到同一个,我胡老太没个儿子女儿,起码得要为我百年后做准备。”
“可是那畜生走都走了,我怎么请他回来?”
虽然我不想见那畜生,但是还是有点想帮这胡老太。
“只要借你的名号就行,我来。”
胡老太说着,从我头发上拔下一根头发,然后放在她的手心里,打了个结,然后嘴中念念有词。
这胡老太看起来虽然没啥本事,但是她念咒语的模样,凸着一张腮帮子,看起来很像是一条老狐狸。
在胡老太念了好一会之后,我看见一条硕大的赤毛狐狸,飞快的从远处向着我们跑了过来,尖着嘴,拖着条尾巴向着胡老太的身体里一跃,胡老太顿时就背挺腰直,整个人气质立马就不一样了。
“我看你是找死,别以为老子睡了你就会对你好,把我这么着急的叫过来干什么?!”
胡老太这一挺身之后,立马就把我臭骂了一顿。
这特么,我都有一种我是不是被胡老太坑了的错觉,不是被猪附身吃馊水挨巴掌,就是被这畜生训。
“你以为我稀罕找你,是胡老太找你,她想请你帮忙,有个猪仙赖在她家里赶不走了。”
听我说我不稀罕找他,胡老太脸上那不满的表情又差点欲要发作,但是往屋里一瞅,于是就大步流星的向着屋里走了进去,看见正在地上给滚来滚去的男人,二话不说就往这男人撅着的大屁股上用力踢了一脚,并且嘴里骂道:“哪里来的畜生,还不快滚!”
第四章:出马弟子
在地上打滚的男人听到胡老太的厉骂,满不在乎的抬起头来,看向胡老太,以为是胡老太还是要赶她走,但是当她定睛看向胡老太的神情的时候,像是已经认出来了胡老太是什么身份,忽然整个人都开始颤抖起来,赶紧的从地上爬起身,一把就跪在了胡老太的跟前,语气满是惊慌:“胡、胡二爷不应该在青山古洞修炼吗?您、您怎么来了?”
“难道我去哪里还要跟你打报备?赶紧滚,别扰老子的清净。”
这畜生语气粗暴,蛮横的就跟电视里那土匪头子一样,这真是人有人性,畜生也有畜生的脾气。
不过这畜生吼的那么一两嗓子,倒真的很有效果,刚才那猪娘们见胡老太斗不过她,赖在家里撒泼不走,现在连说话的语气都变了,有些不甘心,嘴唇欲开又欲合,想跟胡老太解释一些什么,但一看胡老太满脸对她不耐烦的表情,也便知道了没什么希望,也就放弃了。
再说她自己先害人在先,自作自受,于是哭着一转头,一阵轻风从我们眼前这男人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向着屋外逃去了。
这猪仙被吓走了,胡老太的脸上顿时就露出了喜上眉梢的表情,扶着地上的男人起来,跟他和他老婆说了一声,叫他们在东屋等等她,她还有件事情要办。
这男人和她老婆都见胡老太有本事赶走猪仙,现在自然是什么都听胡老太的,而胡老太就拉着我进了我昨晚和那畜生睡觉的西屋,跟我说她去端点茶水来孝敬胡二爷,说完掀开帘子出去了。
而昨晚那个男人从胡老太身上下来,身材挺拔,满脸不悦,弯着腰在炕上翻来翻去,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畜生一大早就心情不爽,估计是在找他掉了的金锁链子,可能是我一直都没把这畜生当人看,当我看见他半跪在炕上翻来翻去满脸不开心的模样,想象着一条狐狸还有人样子,都不禁嘲笑了一声。
男的听见我嘲笑他的声音,估计是注意到了他自己的失态,于是就赶紧挺直了腰站了起来,站在我面前,比我高了一个多头,犹豫了一下,问我说:“你昨晚有没有看见一把长命锁?”
这畜生掉了的长命锁就在我包里,看他这么着急,应该还是挺重要的东西,但我就是对他摇了下头,说:“没看见。”
男人又狐疑了起来,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不满的跟我说了一句:“真是赔钱货,跟你睡一觉,把我锁都睡没了,你跟我等着瞧,这锁值多少钱,我就要把你睡多少次,睡到够本为止。”
出生就是畜生,他当是去嫖吗?昨天一晚上,那东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怜香惜玉,或许他根本就没打算过要温柔体贴,害的我倒现在还疼的很。
这谁愿意总被一只狐狸欺辱,我在考虑要不要把我捡到的链子还给他,不过这会胡老太端着茶进来了,见到了这畜生,就笑盈盈的喊他:“凤楼,来喝点茶,我还为你准备了些上好的烟丝,也一起孝敬孝敬您。”
凤楼?
狐狸都姓胡,难不成这男的叫胡凤楼?
真是人不如其名,名字婉约,性子粗鄙,可却长了一张粉面白皮的好相貌,老天真是不公平。
估计是胡凤楼也知道他那长命锁找不回来了,于是这会心情也平静下来了一些,但还是有些郁闷,盘腿坐在炕桌边,胡老太就把茶和一包金黄色的烟丝放在了炕桌上,并且拿起一根细长的玉嘴烟斗,递给胡凤楼。
胡凤楼看了眼胡老太给他递过的烟斗,没有很快就接,估计是想不抽,但是又有点想抽,于是就伸出几根保养的白皙纤长的手指,接过胡老太递给他的烟杆,就用几根手指随意的托着,这细长褐色烟杆把他的手衬托的修长精巧。
也真不愧是狐狸修炼成人的,外貌形态简直跟我们人就不是在同一个档次。
胡老太见胡凤楼接了她的烟杆,就赶紧的为胡凤楼的烟斗里装上烟丝,一边为胡凤楼点火,一边对他说:“二爷你在古洞修炼上千年,就没有想过要在人间找个出马弟子,帮您修满人间善缘,好早日修成正果,得到飞升啊。”
胡凤楼杀我全家,他竟然还有机会得道飞升?我心里顿时就有些暗暗不爽,那我爸妈我爷爷奶奶是白死了吗?
胡凤楼吸了一口烟,寥寥的白色烟气从他脸上徐徐升腾了起来,窗户外面刚升起的朝阳透过窗户,就照在他罩着轻烟的脸上,把他的面皮照的白皙通透。
这吸上一口烟,赛过活神仙,胡凤楼的郁结也没了,对着胡老太说:“这得看缘分,我跟那些凡夫俗子没半点的因果缘分,要有机缘。”
“谁说没缘分了,谁说没机缘了?你看老天不早就安排好了,这不就是吗?”胡老太转头看向我。
当我看见胡老太看着我的眼神的时候,我立马就感觉到事情不对,赶紧的跟胡老太说:“奶奶,你别坑我啊,我一直都拿你当救命恩人的,你不能出卖你自己的良心啊!”
胡凤楼听到胡老太说起我的时候,也抬眼向我看了过来,看着我的眼睛,又上下扫了我全身几眼,像是要把我看透似的,回答胡老太说:“昨晚我还在想我要找个什么法子治她,不过她玩起来倒也十分舒坦,让我都舍不得这么早杀了她,经你这老太婆一提醒,好像也真是这么回事,老韩头放火杀我全家,我又杀了老韩头一家,现在就剩下我和这娘们了,这就是因缘,她替她爷爷赎罪,我替我自己赎罪,一举两得。”
什么叫一举两得,我爷爷犯的错,为什么要我来偿还?而且这畜生已经害死我一家人了,他还想怎么样?
“二爷您说的是,我知道您对韩秀还怨恨着,您要是真带了韩秀做你的出马弟子,她能活好这辈子,您也能为百姓造福,若是他年二爷得了正果,可记得要提携一下我这老太太。”
胡老太这马屁拍的,都让我有些听不下去了,这胡凤楼不是说了只要我嫁给他,他就不杀我了吗,现在又怎么出尔反尔?
我被这畜生和胡老太气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干脆扭头就往外走,不想和他们有过多纠缠,要是在古代,这灭门之仇大于天,我要是再帮胡凤楼修成正果,怎么对的起我死去的家人。
胡老太从我身后追了过来,在走出胡老太家好远后,胡老太赶紧的叫住了我,骂了我一句:“你真是傻,你真以为胡凤楼叫你嫁给了他就会放过你,他不过就是为了更好的报复你,让你跟你家人死的一样惨罢了,你跟他又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按照他那歹毒性子,他凭什么要放过你?我是在救你不是在害你,那个猪仙我怎么不能对付,我是在为你们两个提供机会,你一家人都死了,但你要活着,只有活下去,才能做你想做的事情。”
“我想做什么事情?”我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不过此时胡老太却没明确的跟我说,只是回答我:“以后你就明白了,你做了胡凤楼的弟马,对你的好处要大于他得到的好处,我在你三岁的时候就救了你,到现在也没理由害你,你若是再信我这老太婆一回,那就跟我回去,我给你传帮兵决口诀,立堂口,以后你就是一个出马弟子,摒弃歪门邪道,为民造福!”
第五章:你没洗澡
胡老太把这话说的,就像是我答应了做胡凤楼的弟马,就能成为盖世英雄,拯救世界似的。
不过在外寄养了这么多年,也养成了我逆来顺受的性子,见胡老太坚持,我拗不过她,只好同意了。
凡事往好处想,胡老太接一单生意,就都快成为上流人士亲娘,现在大学毕业后工作多难找,要是我答应了出马,是不是也可以靠着胡凤楼,发家致富?
胡老太在我答应下来之后,这才把心放了下去,带我一起回去。
再回到家里之后,胡凤楼还坐在炕上抽着烟,喷云吐雾的,见胡老太回来了,便磕了下烟斗,问胡老太说:“她答应了吗?”
“答应了答应了,有我胡老太出马,秀秀还有什么不答应的,我这就去为秀秀准备立堂口……。”
“不用了,堂口我来立,你不用操心了。”胡凤楼打断了胡老太的话。
这立堂口,一般都是要有领马师带着弟子为其他弟马立的,胡老太听胡凤楼说要亲自立,愣了下神,不过也赶紧点头:“二爷本事厉害,怎么样都行!”
说着对我招了招手,叫我随她出去,她有东西要给我。
胡老太在厅里的桌子抽屉里,拿出一本手抄的本子,还有一张黄色的符。
胡老太将这本子递到我手里,我翻了一下,里面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字迹,一段段的,像是什么咒语法术。
“这本帮兵决,你要背熟它,以后才能请帮兵出马,给别人看事。”
说着,又给了我那张黄色的符,然后悄悄跟我说:“这符咒,是我老祖宗的令符,在这方圆几百里,胡凤楼的本领算第二的话,我老祖宗就是第一,只有我老祖宗才能对付胡凤楼,以后要是胡凤楼想害你,你就拿着这符咒,念帮兵决,把我老祖宗请出来帮你镇压胡凤楼。”
刚才我还怀疑胡老太是不是坑我,但是我看了看我手上的这张黄符,想不到胡老太还给我留了一手,这符咒就跟孙悟空的紧箍咒一样,让我心里不禁宽慰了很多,于是赶紧的对胡老太说谢谢。
现在这夫妇两人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的事情也解决了,正好这夫妇两和我是同一个市里的,所以胡老太就要这夫妇两把我一起捎回去。
我这次回去,自然是要带着胡凤楼,我要给他出马,他肯定要跟我在一起,只不过为了方便,他变成了只赤毛大狐狸,娇气的很,还让我抱他回去。
这都修炼了多少年的老妖怪了,还得了公主病似的,要不是我打不过胡凤楼,我肯定得一把将他甩地上,牵狗似的牵他回去!
在我们回去之前,趁着夫妇两人还在屋里跟胡老太告别,我坐在车里,狐狸就给我安排我们立堂口需要准备的东西。
“后几天就有个黄道吉日,你把我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一套你能稳定下来的房,猪头羊头鸡鱼各一只,红布,朱砂毛笔、香烛若干。我们开堂口,所谓堂口,就是集合很多仙家,每个仙家各有分工的给人办事,就跟你们人开公司一样,祭过天,拿到上头的营业许可证,我们才能营业,你就准备我跟你说的这些东西,别的我来做就好了。”
狐狸跟我说的这些,我大概也能理解,只是要准备一套房,这让我有点为难,这我从三岁开始,就住在我远房表姑家里,她家一室三厅,还有一个女儿,加上我正好够住,本来我住在她家就小心翼翼,要是我把这狐狸带回去,在家里搞各种鬼鬼怪怪的东西,她们肯定是不乐意的,再说我大学都还没毕业,哪里拿的出钱来去买房。
正当我发愁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捡胡凤楼的这链子,这链子少说也值个五六八万的,我要是拿去卖了,租个稳定点的房子,在我们市里好的地段,也能住上个两三年,再说这链子不出手,要是到时候被胡凤楼发现我在骗他,那还不得活劈了我。
“租房行吗?我还没这么多钱买房。”
当狐狸听到我说租房的时候,顿时就抬起它那张尖尖媚脸看了我一眼,嘴里不屑的对我吐了一句:“真是个穷鬼,要你做我弟马,真是拉低我胡二爷的身段。”
不过说完这话,胡凤楼也懒得再跟我计较,倒在我身上,闭目养神。
胡老太帮这对夫妇两赶跑了猪仙,他们在送我回家的路上,也是十分的热情,一会说我的狐狸养的真漂亮,一会又要留我电话号码,还叫我去他们家玩,并且一直把我送到我表姑家小区门口。
我抱着狐狸下车的时候,我对这夫妇两说了句谢谢,然后往表姑家里走,在回家的路上,正好碰见从市场买菜回来的表姑。
表姑看见了我,顿时就有点惊讶,用手捂了捂菜篮子里刚买的一些鲜虾大肉,问我说:“你怎么活着回来了?”
我不活着回来,难道还要跟我爸妈一样死在山屯子里头吗?不过这些年来,我住在表姑家里,让表姑一家人时时刻刻的担心胡仙来找她们报复,能养我这么久,已经是仁尽义至了。
“嗯,我把家里的事情解决了,就回来了。”
“怎么解决的?”表姑有些怀疑的问我,然后又看了眼我怀里抱着的大狐狸,又问我说:“这大狐狸是哪里来的?”
“这狐狸就是当年害我全家的狐狸,我供奉了它,以后就要给它出马,化解我们之间的怨气,它就不害我了。”
我尽量把事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跟表姑说,希望她别害怕。
但是表姑一听说我把害我全家的狐狸都带回来了,顿时就大惊失色,赶紧的远离了我几步,骂我说:“你还真是条白眼狼,我辛辛苦苦养你这么久,你还把你仇家带回来害我们,赶紧走,你现在也这么大了,别去上学了,去找个工作,随便租个房子,养活自己吧。”
说完表姑就像是躲着瘟神似的,匆匆的就从我身前跑了过去。
“表姑,我……。”我向着表姑追上去,但是话还没说完,就被我表姑打断了。
“你别跟着过来了,你要做弟马要做什么别的,那是你的事情,不关我什么事,以后别回我家了,赶紧走吧。”
看着表姑远走的背影,我心里五味陈杂,怪我命不好,三岁的时候就死了爹妈。
“看你表姑,都巴不得你死了,你就怎么哭都不哭一下?”狐狸看我被骂,心情十分的爽,见我脸上没什么表情,就打趣的问我。
“有什么好哭的,从小到大都是这样,早就习惯了。”
“真可怜。”
我懒得搭理他,伸手摸了下包里,还好出门的时候带了身份证,还有我攒的三百六十四块钱,也够维持到我把狐狸的链子卖了换钱的时候,不过我得先找个地方把狐狸安顿下来,要是让它跟着我,我的链子肯定卖不出去。
我找了家宾馆,开了个房,把狐狸放在床上,准备出门一个人偷偷的去干这件事情,不过在我出门的时候,狐狸悠闲躺在床上,跟我说:“你昨晚没洗澡吧,身上这么大的味就出门,你也不怕熏死别人?”
我身上有味?我赶紧的将我的手臂拿了起来,闻了闻,也没啥味道啊,但是已经被这臭狐狸说的尴尬,顿时就不满意的跟他说了一句我还没嫌弃他身上的狐狸臊味呢,胡老太家里又没浴室,我怎么洗澡。
说着就走进浴室,脱了衣服,准备洗完澡再出去,毕竟做人还是要脸的。
只不过当我打开花洒的时候,一道身影,忽然就从我身后抱了过来,一道十分无耻的话就在我耳边响了起来:“我来帮你洗吧。”
第六章:掌堂大教主
这胡凤楼是有病吧,以为是在大澡堂子里一群老爷们在搓澡吗?
“你快给我出去!”我赶紧用手挡住该挡住的,转头对胡凤楼喊。
只见此时胡凤楼媚眼如丝,顶着那张比城墙还厚的脸,跟我说:“我这进都进来了,衣服都被淋了,还出去干什么?再说,我没想到你这么多年来,爹不疼娘不爱的,过的这么惨,今天你胡爷爷我就大发慈悲,补可怜可怜你,让你爽快爽快,知道什么是上人间天堂。”
上妈的鬼堂?他怎么这么不要脸?
既然这畜生不要脸,那我要脸总行了吧,他不走我走。
我挣开胡凤楼的手臂,正想出了浴室门,只见胡凤楼又从我身后跟过来,按住了我的肩膀,往门上一压,就上来了。
就跟胡凤楼说的一样,我家祖上肯定是没有积半点的阴德,不然我怎么可能会遇见这样过无耻又下贱的畜生。
完事后,胡凤楼才心满意足,痞里痞气的靠在门上,看着我说:“这是你胡爷爷我,看你受了这么多年的苦上,给你的补偿,怎么样?感觉妙不妙?”
这种低俗的话从胡凤楼口中说出来,大白天的,听得我又羞又脑,想骂又骂不出来,只能忍气吞声。
“哼,你还生气了。”胡凤楼顿时就笑话了我一句:“你还真不是个好东西,得了便宜还不知好歹。好了不为难你了,等过两天我不碰你,看你心里不急的慌。”
拉倒吧,我都忍了二十一年,怎么可能忍不过这几天,就算是急了又怎么样,随便去外面找个男人,也比胡凤楼这动物好吧。
胡凤楼说完刚才这话之后,他就再跟我说他去把我们要开堂口的相关证件都办一下,并且叫我准备他交代我要准备的东西,等一切都弄好了,我们就开张接活了。
虽然胡凤楼平常挺没脸没皮,但是说到堂口的时候,还是很正经的,我当然也不会自讨没趣的跟他对着干,毕竟花的又不是我的钱。
在胡凤楼走后,我找到了家私人的金店,把胡凤楼的金链和锁头,全都一股脑的给卖了,本以为胡凤楼这链子又粗,锁头又重,暴发户土豹子带的货色,本来我还以为能值个七八万的,但是没想到,老板最多开三万,多了就不要。
虽然不甘心只卖这么点,但三万就三万了,不是自己的东西,怎么糟蹋都不心疼,我又拿着这三万块钱,在我们市里租了房,剩了一万生活,买这买那。
胡凤楼回来找我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我提着一只猪头羊头回家,他就凭空出现在我面前。他这次回来,身上的衣服也换了,穿的仪表堂堂,头发也打理了一下,那张脸蛋本来就不大,被他这么一打扮,越发显得精致动人,看他这幅得意洋洋的样子,真是外看一朵花,内看是草包。
就像是秀他打扮似的,胡凤楼在我面前晃了好几步,见我一个人提着这么多东西,累的半死,他也没打算帮我,而是直接问我说:“我交代你的事情都办妥了吗?”
“办好了。”我没好气的回答了一句胡凤楼。
“房子呢。”
“租的。”
我带胡凤楼回租的房子,三室一厅,还挺大,位置也好。
胡凤楼看了下房子之后,勉强觉的满意,于是就问我说:“租了多久啊?”
“一年。”
小城市,租房房价也不比大城市,但是这价钱,对于我这个还在上学,又寄宿在亲戚家不受待见的穷鬼来说,一天之内,还拿得出这么多钱来租房,让胡凤楼有点惊讶:“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偷得。”
我说完,看着胡凤楼盯着我看的狐疑眼神,我生怕他会怀疑我,心都提起来了,于是就又对他解释了一句:“这钱是我这么多年来,省吃俭用攒下来的,胡二爷,你就看在我这么尽心尽力孝敬您的份上,以后我就托您的鸿福,请您多多照顾我了。”
虽然胡凤楼眼神里对我的怀疑一点都没消去,但是听我说这话后,而也接过我的话说:“既然你这么听话,今天我就不追究你这件事情了,明天各路仙家都要来,我给你交代一下我们要做的那些事情,还有要注意的事项,明天要是出错了,你就活不了。”
见胡凤楼岔开了话题,我长松了一口气,认真听胡凤楼给我交代的事情。
这立堂口,就像是胡凤楼说的一样,就像是一个公司开张营业,接的都是鬼神之事,说的牛逼一点,就是降妖除魔,跟鬼怪打交道,为民造福,而一个堂口能开张营业,也跟公司一样,需要有各个部门的人。
仙家大体主要是五教和杂仙,五教就是很普遍的狐黄白柳灰五教,而杂仙就是除了这五教动物之外的仙家,就比如我们在胡老太家里遇到的那个猪仙,包括其他的王八仙啊,鹿仙啊,这些都分为杂仙。
我们开堂口,五教仙家要到齐,并且一个堂口,都需要有一个掌堂大教主,也就是管理整个堂口的仙家,整个堂口里的大哥大,堂口所有的仙家都要听他的,坐这个位置的仙家,必须是道行最高的,除了掌堂大教主外,还要有十位分堂教主,也就相当于部门主管,每个部门掌管的事情都不一样,有看病的,看风水的,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比如圈财啊、就是让弟马发财啊、还有后勤啊,掌旗大使啊,这些,等等。
一个好的堂口,有几百个仙家都不足为其,堂口越大,仙家们的本事越大,看事就越厉害,而我们弟马就是负责仙家与人的沟通,作为一个媒介的存在,借用仙家的力量,为人驱灾去魔。
其他的胡凤楼也没跟我多说,估计是怕一下子说多了,我也记不全,不过有一点他说的很明白,就是这掌堂大教主的职位,必须他来坐。
虽然我不愿意,但是又能怎么样?我又打不过胡凤楼,只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并且在他回来后,第二天我们就要开堂了,在开堂的时候,我们买的那些东西,一是为了祭天,二是为了祭祀四方仙家,让那些仙家来围观,如果是愿意留下来的,就由胡凤楼选人,然后再安排愿意留下来的仙家,在堂口中担任什么职务。
当天晚上,我和胡凤楼把所有要准备都给准备好了,布置好了教堂,他首先就用红纸,写了他掌堂大教主的名号,贴在了整个供仙堂的最上面,
做好一切准备后,我们上床睡觉,胡凤楼已经跟我有关系了,我们就睡同一张床上。
虽然我不乐意,但也没法子,晚上胡凤楼躺在我身边的时候,他身上一股男人好闻的气息迷漫整个被子,加上他睡觉故意穿的少,露出一身结实光滑的身躯线条,看得让我一晚上都心猿意马。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我总感觉家里像是挤进来很多人,这种感觉十分压迫,让我睡的很不舒服。
胡凤楼比我醒的早,跟我说那些仙家们已经来了,还来了不少呢,叫我赶紧起来。
可就算是来了不少仙家,我一个都看不见,就是感觉到一股压迫,感觉连我床上都是人。
胡凤楼见我一会还没反应过来,便直接向着我的身体里一倾,顿时,我的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擦亮了一般,喉咙里就像是憋着一颗珠子类似的东西,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十分难受。
“我现在上你身了,你喉咙里卡着的是我练的丹,你不舒服是自然反应。”
说着,胡凤楼控制着我的眼睛睁开,顿时,我的天,只见家里,密密麻麻的,都站着一些穿着各种各样的衣服的人,男的女的,老老少少,全都有!

[size=17.1429px]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 铭城阅读 回复数字 225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