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编者的话】在成都举办的第五届中国网络文学论坛暨首届四川网络文学周,以“新时代 新课题 新作为”为主题,由中国作家协会主办,240余位网络作家、评论家、文学网站负责人等代表与会。“思想精深、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日益成为网络文学界的自觉追求,网络作家责任意识普遍增强。”恰如中国作协副主席李敬泽所说,网络文学在提供新的想象方式、讲述方式、讲述角度,从而传达中国人对时代和世界新的认识,讲好中国故事方面担负着极大责任。如何把网络文学自身类型化特点和新时代相结合是当下需要思考的重要课题。
06155145h1se.jpg
文学周期间,阿菩、丁墨、爱潜水的乌贼等网络作家结合创作经验和行业观察展开探讨。经授权,分享作家阿菩的发言如下:
06165625rued.jpg

一、文学的风雅之别

中国的文学一定意义上可以说起源于《诗经》,而《诗经》分风雅颂,其中尤以风、雅最为重要。所以中国传统上常以风雅来指代诗经,甚至指代文学。

今天我们提起风雅一词常常并列,但实际上学过文学史的人都知道这是两个东西。

风是国风。那是诗经所记载的先秦时期的民歌,其中有相当部分是情歌。在文学的属性上,国风有非常明显的、强烈的民间性,是文学中的俗的部分。虽然经过孔子的删减、整理而登殿堂,但是国风的精神仍然是民间的、大众的,是属于人民的文学。它的表现形式是通于俗情的,也就是最早的通俗。通俗虽然有个俗字,但它是通于俗情的意思,也就是能得到人民群众响应的意思。文学中的通俗不是庸俗,更不是低俗、媚俗。国风的内在精神是与人民群众的情感、情绪相呼应的。统而言之,国风就是以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来表现人民群众的情绪和情感。

而雅分大雅、小雅。如果说国风是人民群众所唱之歌,那么雅就是贵族或者士人——也就是知识分子群体——所做的诗。《诗大序》说:“雅者,正也,言王政之所废兴也。政有小大,故有《小雅》焉,有《大雅》焉。”雅是畿内之调,畿内就是首都圈,是贵族与其外围群体所居住的地方。

雅从诞生的那一刻起就有明显的贵族性、官方性、崇高性,甚至歌颂性。其中代表士人精神的小雅有一部分是反应民间的,但它与国风截然不同。国风是以人民之眼看人民之事,以群众之口唱群众之歌。而雅是以士人——也就是以知识分子的视角去看民间,然后以知识分子的审美去反映民间。而大雅又更进一步,那是明显的殿堂化的文学,有一部分的大雅已经接近颂。

在百年的维度,雅文学因为更接近殿堂,所以更容易得到更高的地位,但从千年的维度看,风的成就与地位是比雅更高的,这是文学史上的定论。

二、现代文学的雅俗之别

现代文学从一开始就是雅文学。我们现在所推崇的现代文学的鼻祖们,无论是鲁郭茅,还是巴老曹,都是那个时代的知识分子,按传统的视角看,他们都属于士。他们所书写的内容包囊那个时代的万有,但基本上都是以知识分子的视角、判断、情感来观看书写这个世界。这些是现代文学书写的主体,也可以说是阅读的根基。

而以更加广大的庶民为阅读对象的,比如张恨水、还珠楼主,这些人在狭义的现代文学研究者眼中,甚至连文学都算不上。张恨水、还珠楼主,乃至到近期的金庸,在近二十年他们文学地位的抬升,是通俗文学与通俗文化的社会影响力大到传统文学圈不得不正视的结果。但即便如此,在现代文学的评价体系中,这些通俗文学大师仍然处于相对边缘的位置上。

金庸尚且如此,网络文学就更不用说了。

三、网络文学的时代责任

哪怕到了现在,我还是会听到一种声音说:网络文学不是文学。但不管评判者心里怎么想,我们也必须承认,以网络文学为代表的俗文学,就是给老百姓看的。

无论是从表现形式上,还是所抒发的情感情绪上,我们可以很明确地看出,网络文学的性质,与还珠楼主与张恨水相通,与《三国演义》《水浒传》《西游记》为代表的明朝四大奇书相通,与宋元话本相通,与《诗经》中的国风相通。

在或许遥远或许不远的将来,如果承载网络文学的土壤健康的话,那么有一天必定会催生出《西游记》那样的想象之作,《水浒传》那样反映人心世情的故事,《三国演义》那样描写历史的厚重篇章,“关关雎鸠”那样抒发爱情的美好诗句。

《诗经》有风雅之分,但风雅应该是一体的。文学有雅俗之别,但雅俗应该是齐头并进的。我们期待着中国的雅文学在未来能够获得更多的国际荣誉,但我们不宜以雅文学的标准来要求俗文学。

不管我们承不承认,俗文学与俗文化的战争阵地就在那里,这个阵地永远不可能用雅文学与雅文化去占领。能去跟漫威宇宙、哈利·波特争夺市场的不可能是莫言先生、阿来先生,只能是孙悟空或者哪吒。

如果我们不用我们中国的俗文学与俗文化去占领这个阵地,那么占领它的,就只会是欧美的俗文学与俗文化,是变形金刚,是超人与蝙蝠侠,以及隐藏在这些西方通俗作品背后的西方价值观。

网络文学从一开始就有草根性、民间性、大众性、人民性的特征,无论是它的情感、它的需求、它的读者,都是这样的。它未来的征途,不是诺贝尔文学奖,而是用更真诚的故事,来与全中国的人民群众,乃至全世界的人民群众产生呼应。网络文学的历史责任也不是去征服西方的知识分子群体,而是要以世界人民喜闻乐见的形式出海,去与承载了西方价值观的好莱坞大片抗衡。

作者:阿菩,来源:文汇网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