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双枪女英雄陈昌秀

原创作者:刘兴平(笔名“锄禾游民”)(15870567368)

第四章

江湖正邪不两立

(之一)与赵唯密谈

当师长醒来时,众宾客皆已散去,师长气的是:当掀开红盖头时,竟然是自己的老娘,老娘的嘴被人用臭袜子堵上了,当副官给师长老娘松了绑、扯出师长老娘嘴里臭袜子后,师长老娘猛扇了儿子一记耳光:“你这个畜生,每年都要娶一房姨太太,你的仇家拿老娘出丑,你不羞老娘还要脸。”师长老娘话音未落,一头往墙柱上撞,副官眼明手快,拉住了师长老娘,才免去了一场血光之灾。

师长搞不明白的是:金枝与老娘到底是谁调了包?!

突然,师长猛醒:“妈呀,遭哒!我的大肥狼啊?!”

当师长一行赶到地下室,地下室防盗门已撬开,所有金银财宝被掏空。

“可惜我的金枝啊!可惜我的大肥狼啊!······”国民党师长有气无力干嚎。

这次参与“狸猫换太子”行动计划的绿林好汉:陈双枪、秋菊、李昆、张师爷、张角梁、金班主(因金班主与金枝没有地方可去,索性率领金家班加入了48槽)。

在与师长警卫兵的打斗中,张角梁中了一镖,手臂受伤了,本无大碍,可恨的是这镖头喂了剧毒,煮过鹤顶红,张角梁刚回48槽,毒性剧烈发作,全身乌黑,口吐白沫而亡,时年28岁,张角宝、张角望以及众兄弟们感念张角梁忠勇,皆含泪送别!

有了云海山庄的财宝,好汉们重新修建了窝棚。

义父李昆带信至杉木尖,邀约陈双枪至宫王顶议事。

陈双枪至宫王顶时,义父早已等候,带她到一处密室。

密室里,坐着一位28岁左右的男青年,长得结实而憨厚,但眼睛炯炯有神。“这就是巾帼英雄陈双枪吧?”想不到那男青年开门见山。

“正是我义女陈昌秀,今年17岁了。”李昆道。

“我是赵唯。”男青年自我介绍。

“赵唯?铁姐姐的老师也叫赵唯,难道是你?”陈双枪有些莫名其妙。

“那个赵唯不是我,也是我的老师,我和你铁姐姐是同班同学,说来话长,赵唯是我老师的化名,也是我现在的化名,我本名赵学曾。10年前,我的老师赵唯被国民党反动军阀残忍地杀害了,一起遇害的还有你的私塾老师张先生,其实张先生也不姓张的,这些都是你的义父告诉我的,为了纪念和怀念我的恩师,我自恩师遇害后,就化名为赵唯,以此来继承恩师没有完成的事业······”陈双枪听得有些“云山雾里”。

“我准备发动一场工农武装大暴动,听说你与你的义父与国民党反动派有深仇大恨,我就打开天窗说亮话,48槽里,你们要防备那个大当家肖鹏飞,据我的内线情报,肖槽主与国军师长有勾结······”赵唯放低声音说。

李昆道:“三当家张角梁刚仙逝,我们想办法让陈昌秀当上三当家,就有力量控制肖鹏飞了。”

“最好是比武当选,我凭硬本事赢,让兄弟们心服口服。”陈双枪斩钉截铁。

“这个办法稳妥,张角望是张师爷的爱弟,是我们自己的人,他不会参战,你的劲敌是五当家,五当家是肖鹏飞的心腹,此人阴险毒辣,爱使阴招、损招、毒招,你要小心为妙,毕竟你还是一朵含苞欲放的鲜花,江湖经验没有五当家老辣。”李昆望着义女道。

“义父放心,我会用上12年锤炼的所有本领对付五当家的。”陈双枪挥舞着双枪道。

“我也是玩双枪的。”赵唯也拔出双枪挥舞着。

陈双枪递给赵唯一个包裹:“这是上次端了盐场,义父建议肖槽主奖励我的100块大洋,你拿去做大暴动经费吧。”

“我代表云阳甚至是下川东九县人民感谢你啊陈双枪。”赵唯感动得双手“跳舞”。

李昆取掉夹墙的一块木板,拿出五支短枪,递给赵唯:“这是云海山庄缴获的战利品,肖槽主还不知道,你拿去武装工农群众吧。”

“我代表全体暴动工农向48槽二当家敬礼!”赵唯毕恭毕敬行了个军礼!

当李昆、陈双枪提出也要参加工农武装大暴动的要求时。

赵唯诚恳地说:“我知道你们想离开48槽干革命,但现在还不是时候,你们要继续留在48槽,争取机会为共产党革命队伍提供后勤保障,你们的作用早已超越了一个营。”


1935年1月19日,赵唯领导的云阳工农武装起义爆发,但由于敌众我寡,起义失败。游击队员们分散隐蔽。2月初,农坝乡长沈伯亮与恶霸许旭率领保安队追击赵唯、赵藤芳、谢隆宪等游击队领导。李昆、陈双枪担心赵唯等的安危,早就带领几个绿林好汉暗中在保护赵唯等,在万分危急之际,李昆、陈双枪等绿林好汉阻住追兵,打跑了沈伯亮、许旭等。李昆、陈双枪等绿林好汉将赵唯率领的游击队员们护送到徐家沟、三百岭一带隐蔽。

赵唯与李昆、陈双枪依依惜别。

因恐48槽有变,李昆、陈双枪等披星戴月,风风火火赶回了48槽。




Img272656757.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