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妖录

2019-10-5 17:44
94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禁妖录

我随以捞尸为职业的父亲去上南村捞尸,不料竟被请求与一位名叫灵灵的女孩成亲,村长称近年来上南村死人无数,是因阴阳河有河妖作怪,这女孩是河妖的女儿,村里一位姓房的神婆说只有与灵灵成亲,方可让上南村平安……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上海龙华寺附近有条阴阳河,有人称,这河里有河妖作祟,每当阴雨天气,便会兴风作浪夺人性命。
当然,也有人说,这条河,是阴阳两界的媒介,河里有条阴阳路,专供阴人行走。曾经有人看到一支声势浩大的船队行驶在河面上,可几秒钟,那船队消失得无影无踪。
很多人,对它充满畏惧,但是我却不以为然,我家祖上三代都在阴阳河边住,对这条河早就了如指掌,至于这些奇奇怪怪的事我一件也没遇上,然而直到我老婆的出现才让我改变了看法。
这件事还得从我爸那说起,他是一名捞尸人,从小在水里打滚,人称小浪里白条,专门负责阴阳河捞尸工作。
端午节快到了,这几天接连大雨,阴阳河里的水涨了好几寸,凶猛异常,淹死了不少人。
这天下午,我爸刚在旁边村捞尸回来,有人说上南村又有人落水了,叫他再去捞尸。
以往我爸出去捞尸,从不带我去,今天却破天荒地把我叫上了,他说我长大了,该是锻炼我胆魄的时候了,以便将来子承父业。
我们刚到上南村,便看见很多村民围在村口,一看到我们,立马迎了上来。
奇怪的是,他们的焦点并不是我爸,反而朝我望来,甚至伸出手来朝我身上摸,还连声说:
“干的,身上是干的,连鞋子都是干的。”
“就是他了!”
我感到莫名其妙,我爸对一位年纪较老的人问:“在哪落的水?我现在就去捞。”
老人却说:“捞人不急,我们有事要跟你商量一下。”
接着,他们把我们拉到了阴阳河边的一座宝塔里。
这宝塔叫镇邪塔,俗说,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传闻早些年里阴阳河里有妖,而这镇邪塔正是为了镇压河里妖怪所建。
我以为尸体已被打捞上来放在宝塔里,谁知我们进去后,却发现宝塔里不但没有尸体,反而在宝塔门前贴了一副大红对联,里面也贴了不少大喜剪纸。更古怪的是,宝塔里还放着一顶红色的花轿。
花轿较为破旧,红色绸缎做成的轿衣有些泛黄,上面绣着“百年好合”“双燕齐飞”喜庆图案。
“这是?”
我怔住了。咱们不是来捞尸吗?怎么反而有一种来参加喜庆的感觉?我爸也是眉头微皱,显然也是感到意外。
老人是上南村的村长,解释说,这几天阴阳河涨大水,淹死了不少人。村里神婆说,这是河妖作怪。今天一早,又冲走了三个人,一对母女,外加一个男人。其中女人和男人不知所踪,而那女孩却被水冲回来了。
那女孩叫灵灵,今年十七岁,村里人都管她叫小河妖。
至于为什么大家要叫她小河妖,这还得说说她的身份,其实灵灵并不是本村的,十二年前,有人发现河里飘浮着一个人,捞上来一看,是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长得白嫩嫩地,还有气,她从哪里来,无人得知。村里人本打算将她送去政府,正巧村里一个叫春满的女人,孤身一人,她说她一直想有个孩子,昨晚梦见观音给她送来一个孩子,想必就是这个女孩了。
于是,春满领养了这个女孩,因为女孩聪明伶俐,一双大眼睛水灵灵地,就给她取名灵灵。
本来这事儿大家还挺高兴,可渐渐地,大家就发现不对劲了。
自从灵灵来了本村后,村子每年都会被河水淹死十几个人。而且,都是死在当年发现灵灵的那片区域。
有人说,灵灵其实是河妖的孩子,她是来夺命的。
村里人惊恐不安,想要将灵灵送走,可是春满不同意。
今天早上,村里一个小孩看见春满与灵灵及一个男人在水中挣扎,不大一会儿,三个人被河水淹没。
村里一个小孩看见这一幕,立即去找大人。
待村里人赶来,河面上哪还有人的踪影?
村长立马打电话给我爸,叫我爸来捞人。
没想到没多久,一条纤细的身影被河水冲到了岸边。大家上去一看,发现竟然是灵灵!
灵灵昏迷不醒,嘴里却在说着胡话。大家面面相觑,不知这是什么意思。有人置疑,河水那么凶猛,灵灵落水后,只能是被水冲到了下游,怎么还会被水给冲回来?
出现这诡异的情况,那么只有一个可能,是河妖将她送回来的!
大伙更加不安,有人建议将灵灵扔进河里,但是村长于心不忍,于是去找房神婆。
房神婆我是知道的,她摸骨看相、通灵算命,远近闻名。
房神婆算了一卦,看了看灵灵两眼后,神色凝重,长久不语。村长等得急了,再三催问,房神婆说天机不可泄露,所以有些话她不能说。但是,从灵灵的那些话中,是有解决事情的法子……
房神婆说,其实法子就在灵灵的口中。灵灵看似在说胡话,其实她说的是一首诗:
愿此河永安,生灵乐每天。郎骑白马来,花轿簇红鲜。洞房花烛雨,相守依婵娟。
言下之意,偌若要阴阳河安静,不再害人,就得给她找个新郎,与之成亲。
村长一阵头大,这是给阴阳河找新郎,还是给灵灵找新郎?
神婆说是给灵灵。
“果然是她在兴风作浪,她当真是河妖!”
一旁的村民听了,各个义愤填膺。
“当初悔不该收留她!”
“更不该从河里救上她,若当时让她在河里淹死,也不至于死那么多人!”
……
村长问房神婆,这给灵灵找的新郎,可有什么讲究。
房神婆叫村长去村口等,那新郎属龙,今日申时在村口出现,并且那人出现时,身上不沾一点水,包括鞋子。
村长与村民立即到村口等新郎。结果,等来了我和我爸。我们到村口时,将近下午四点,并且我身上的确滴水未沾,于是,他们认定我就是河妖所选的新郎,请求我跟灵灵成婚。
“我们已将灵灵换上新娘衣装,就等着你家孩子跟她成亲了。”村长指着一旁那顶花轿对我父亲说道。
听了村长的话,我很好奇,想过去看看那个灵灵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
我爸朝花轿走去,我赶紧跟上。
待到了花轿前,我拉开门帘,只见里面坐着一个女孩。
那女孩约摸十七八岁,身穿红色嫁衣,挺清瘦,脸蛋儿较白,乌黑的头发下,两道弯弯眉的秀眉,犹似月牙。
不过她闭着眼睛,坐在座背上,像是睡着了。
她长得倒是挺漂亮,我可不信她是河妖。在我看来,河妖应该是长着章鱼一样的触手怪,狰狞无比,哪有这么秀气的?
“怎么个成亲法?”我爸放下门帘问。
村长说:“只要你家孩子和灵灵同坐花轿在河上过一晚就可以了。”
“胡闹!”我爸的脸顿然沉了下来,“河水那么凶,花轿在河上过一晚,那还有命回来么?”
“这……”村长面露难色。
这几天连连暴雨,河水猛涨,咆哮如雷,别说一顶旧花轿了,就算是一船大船,恐怕在河面上也支撑不了一个晚上。
村民们急了,纷纷围上来央求我爸。我爸说他要先去问问房神婆。
“我在这里。”
一个女人从门外走了进来。我定睛一看,这女人看起来五十多岁,脸上布满皱纹,衣着简朴,跟一般的村妇倒是没什么两样。只是她的一双眼睛很小,微陷,从中射出一道精光,令人看了极不舒服。
房神婆大概发现我在看她,沉目朝我望来。我的目光与她一对上,怎么感觉她看人的样子阴森森地,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我爸直接问:“你所说的河妖嫁娶,可有什么依据?”

“怎么,你们怀疑我在胡扯?”房神婆这才看了我爸一眼,面露冷霜。
村长等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我爸哼道:“有没有胡扯,你心中有数。”
“既然不相信我,又何必来找我?你们想怎样就怎样。”说罢,房神婆转身就要走,村长等人忙跑了过去挡在门口,脸上陪笑向房神婆赔礼道歉。
我暗想,这房神婆真是好大的脾气,好像别人跟她有仇。
我爸的脸也挂不住了,“那河里当真有妖?”
房神婆看了我爸一眼,冷笑道:“怎么,你怕妖?”
“若真有妖,倒也不怕,只怕人比妖更可怕。”我爸针锋相对,“河水凶猛,你觉得两个孩子能在河上呆一个晚上?”
房神婆反唇相讥,“贪生怕死,那又何必多言!”
说罢,房神婆转过身,背对着我爸。
“这个妖婆!我们走!”我爸转身就走。
村长等人忙将我爸拦住,苦着脸道:“这关系到我们全村人的性格,宁先生,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啊!我们村不能再死人了,若再死下去,整个村子将会没人了!”
我爸不以为然,“你们当真相信那疯婆子的话,以为河里真的有妖?”
村长说:“不管有没有妖,我们按照房神婆所说的去做,自然不会错。”
“那若是我这孩子与那女娃被河水淹死了呢?”我爸问。
“这——”村长顿住,半晌才说,“若这样,我愿以命赔命。”
“哼!”我爸转过脸去。
“求求你了,你就帮帮我们吧。”说着,村长在我爸面前跪了下来,“宁先生,你一向宅心仁厚,临危不惧,为人捞尸,就算再危险也会义不容辞。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也要帮帮我们啊,这关系到我们全村人的性命!”
其他村民也纷纷跪下,苦苦哀求。
“宁先生,你帮帮我们吧!”
“我们村不能再死人了啊!”
……
我爸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不是我不肯帮你,而是,房神婆她的话,不可全信。若有河妖,为什么我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遇到?而且,这关系到我孩子的性命。若是我,倒也豁得出去,但孩子……”
说到这儿,我爸朝我望来。
我知道,我爸是担心我的安危。其实我也一直在考虑,到底要不要帮他们。我也不信这世上会有河妖,也不信那些神神道道的东西。而且河水汹涌,我是亲眼所见,虽然我水性还好,但不能保证我能在河上呆一个晚上而安然无恙。
毕竟,一顶旧花轿在如今的阴阳河上,跟一片落叶没什么区别。
但是,看见村长以及村民下跪求我爸的这一情景,我的心紧紧揪了起来。
这时候,在他们眼中,我们就是他们的希望,若让他们失望,实在于心不忍。
“爸,您从小教我,捞尸人要身正气正,渡人渡己,既然村民有求于我们,您还是应了吧。”我考虑之下,答应了下来。
我爸赞许的看着我,又微微叹了一口气,向村长点了点头。
村长和村民对我们父子二人千恩万谢,我急忙过去将村长和村民扶起来。
房神婆转过身来,冷着脸,“宁家父子,既然你们答应,便不能反悔,一切都要听我安排,成婚事宜不能有任何差错,否则,惹恼了河妖,你们谁也承担不起。”
父亲冷哼一声,“我们父子是看在村民的面子上才应了下来,我们可以听你安排,要是两个孩子有半点差池,我必让你赔命!”
村长急忙横在父亲和房神婆中间,让两人消消气。
接下来村长组织村民张罗我和灵灵的婚事。
晚上十一点,村长牵来一匹白马,新郎骑马,六童迎亲,正是应了灵灵口中‘郎骑白马来,花轿簇红鲜’这首诗。
我骑着白马在众人的拥簇下来到宝塔旁,房神婆搀扶我下下马,进入宝塔,宝塔中,有些昏暗的轿子内铺着红枣、花生、桂圆、莲子,寓“早生贵子”之意。
灵灵静静的坐在轿子中,她还是昏迷不醒,身穿玫瑰香紧身上衣,下罩大红纱散花裙,腰间用金丝腰带系成一个大大的蝴蝶结,头顶着龙凤呈祥的盖头。
我有些非常紧张,抱着昏迷的灵灵,两人一起出轿,在宝塔里拜堂成亲,房神婆说过,婚礼礼俗,一样都不能缺,不然是对河妖不敬。
虽然是喜事,可我看到父亲的脸上并没有多少喜意。
这几天河水大涨,谁也不知道去河上一晚是祸是福。
房神婆是婚礼主持,她让我宣读了婚前誓词后,开始拜堂。
村民们搀扶着灵灵拜堂。
拜堂后,新婚庆典拜天地仪式圆满礼成,送新郎新娘入洞房。
所谓洞房,正是宝塔花轿之中。
我拉着灵灵的手坐在轿子中,房神婆叮嘱我,只有到了河面后,才可以掀开新娘的盖头。
村长早已准备了一只渔船在港口,四个村民抬着轿子在村民的拥簇下上船。
这只船是那种老式的木船,没有船舱,只能手动划桨前行,船上三米多高的船帆泛黄,有些破旧。
房神婆解释,婚船只能按照传统,不能用大船和铁船,水生木,木接地,地衍水,必须用宝塔花轿,木船成婚。
父亲亲自用粗麻绳将花轿牢牢绑在了渔船上,将船帆调整好,详细检查了几遍,确保不会出现问题。
临走时,父亲再三叮嘱,一定要小心,照顾好灵灵,等天亮后,他会第一时间将我们接回来。
晚上十二点整,在村民们一片祈祷声中,船在河水的冲击下,犹如离弦之箭向远方飘去。
很快,听不到岸边村民的声音,掀开轿帘,已经看不到灯火,只剩下冰冷的月光在河边上闪烁。
九盏烛光将轿子里照的一片通亮,我拿着准备好的秤杆小心翼翼的挑开了新娘的盖头。秤杆,代表称心如意。
映入眼帘的是灵灵标致的脸,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一头乌黑的发丝翩垂芊细腰间,发出淡淡的清香,腰肢纤细,四肢纤长,如仙子般脱俗气质。
灵灵本来生的美,打扮之下,变成了世间最美的新娘。
我心情有些激动,将灵灵搂在怀中。
可是……灵灵一直昏迷,到现在,她还不知道我是谁。
房神婆交代过,一晚上不能离开轿子,船顺风在河边上自由飘荡,其他村民也不能跟来。
虽然是夏季,到了深夜,河上还是有些冷意,我紧紧的抱着灵灵,生怕她冻着。
不多时,外面的风刮着轿帘猎猎作响,河边开始起大风,船身微微抖动,轿子中的烛光全部被风吹灭,四周一片昏暗。
我掀开轿帘,月光照在海面上,好像一抹抹碎碎的银子在水面上哗哗闪烁飞舞……
“轰!”
突然一声炸雷回荡在耳边,紧接着,倾盆大雨倾泻而下,水浪一次次冲击着船只,船开始在水中颠簸,我左手抓着绳子,右手紧紧搂着灵灵,惴惴不安。
河水开始咆哮,水流很急,一道道水花从轿门涌来,撒了我和灵灵一身。
我暗叫不好,这种木船,根本无法承受较大的风浪。
“灵灵!灵灵!你醒醒!”我使劲的摇着灵灵的身体。灵灵眉头紧锁,似乎很痛苦,还是昏迷不醒。
船开始疯狂打旋,我拼命抓紧绳索,我们两人在轿子中横冲直撞,根本无法控制,如果这样持续下去,很快会翻船!
如果翻船,灵灵绝对会淹死!
我冲出了轿子,海水和雨点疯狂的在我身上敲打着,船只在狂风的推动下向下游快速飘去,好像大海中的小舟,已经不受控制。船右侧在河水的冲击下疯狂倾斜,船随时会翻!
我一个箭步冲到了船帆前,立即降帆,调节航向,确保顶风航行,船身稍稍稳了下来。
正在我松了一口气时,一股巨浪从左侧袭来,船猛然一个趔趄,船尾离开了水面,然后狠狠的砸在了水面上。
我立即拉紧船帆,控制船身。
突然,我听到轿子里传来了一声尖叫,紧接着,一个人影从轿子中飞了出去,落入了水中!
我大吃一惊,“灵灵!”
转眼间,河水里已经看不到灵灵的影子!
我心急如焚,稳住船帆,正要跳水救人,船又一个颠簸,突然发现两只脚从轿门下伸了出来!

是灵灵的脚!下一刻,脚又缩了回去。
我冲进轿子,灵灵就好像一只受惊的小兔子在轿子中蜷缩着,抓着轿子的靠背,浑身发抖。
“灵灵……”我一脸担心的看着灵灵,她终于醒了。可她怎么还在轿子里?难道我刚才看错了?可是,我明明看到一个人影被甩了出去,掉进了河里!
船上没有船舱,只有一个轿子,除了我和灵灵,没有第三个人。
“你是谁?你不要过来!”灵灵一脸惊恐的看着我。
突然,船又一次颠簸,我脚下不稳摔倒在地,不偏不倚,压在了灵灵身上。
灵灵想将我推开,船向一边斜去,我大喊,“我们在河里,不要乱动,抓住绳子!!”
我左手抓住绳子,右手紧紧的搂着灵灵,灵灵也吓的花容失色,紧紧抱着我。
一道道水浪冲击着船,风雨交加,越来越大,我必须出去控制船,不然我们会葬身在此。
“抓紧绳子,我去外面!”我大吼道。
灵灵重重点头,抓紧了绳子,缠在了腰上,我出去控制船。
河水就好像一头愤怒的狮子,狠狠的向船扑来,一道道水浪冲击在身上,就好像重物砸在身上一阵阵生疼。
我已经调整好了船帆,船会顺风前行,可是风浪太大,就是怕再出意外。
花轿开始在河水的冲击下变形,突然,嗖的一声,绑着轿子的绳子一滑,轿子从船上落下……
“灵灵!!”我大吼一声!
灵灵和轿子被河水淹没,转眼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心中一痛,此刻跳水救人,无疑是找死。
我咬着牙,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救灵灵!
我正要跳水时,一只发白的手从后面抱住了我的腰。
我吓的一颤,立即转身,是灵灵!
“我怕……”灵灵缩在我的胸口,“我……我被淹死了么?”
我心中疑虑重重,“你刚不是落水了么?怎么……突然出现在船上?”
我已经先后两次看到灵灵落水,要是第一次是看花眼,第二次还会看错?
灵灵说:“我没事,刚才轿子变形,我早就出来在船上趴着,我脱掉了外套,那外套黏在身上行动不方便,刚才和轿子落水的……应该是我的外套。”
灵灵确实没有穿外套,难道光线昏暗,我真看错了?
天空的炸雷渐渐消失,海水也渐渐平静下来,船只终于使出了风雨区域,我和灵灵坐在船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我介绍了自己,然后将房神婆的安排和我们的婚事告诉了灵灵。
“谁说要嫁给你?”灵灵咬着嘴唇,眼中含着泪,一副生气的样子,“我都不认识你是谁,我还小,我还没成年,我不是小河妖,都是你们欺负我,所有村民都欺负我!”
灵灵之所以是小河妖,是她来村子后,每年都死十几个人,尤其是昨天早上发生的怪事,灵灵和养母春满还有一个村民三人落水,灵灵被被发现时,被河水冲到了上游,房神婆才安排了这场婚事。
我解释给灵灵听,她满脸是泪,我想给她擦眼泪,被她一把推开,她不让我碰她。
“今早,我和我妈去打鱼,顺便喊上了李叔帮忙,我在船边坐着玩手机,我妈和李叔还没有过来在收拾工具,突然……后面有人把我推了一下,我掉进了河里,我妈和李叔发现后下来救我。”
“我水性也很好,但是河下面好像又什么东西拽我的腿,就好像是一双手,我根本游不到水面,然后,呛水,眼前一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河下面有一双手?怎么可能?但看到灵灵一脸认真和后怕的表情,她没有说谎。
我问道:“那是谁将你推下水?”
灵灵的脸色更加可怕,“没有人……”
“没有人?”我不解的问道,“你刚不是说有人推你么?”
灵灵说:“是有人推我,而且力气很大,一下子就把我推下船,可是……当时船上只有我一个人,并没有其他人。”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虽然我不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但灵灵这么一说,我心里发毛。
我又询问,“这些年,你们村每年都死很多人,尤其一到夏季,死的人很多,每次死人,听说,你都在那片区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别问我,别问我了!”灵灵一脸的委屈,“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不知道,他们都是打鱼遇到涨水,或许游泳被淹死了,和我没有关系。”
说着,灵灵的眼泪夺眶而出,大声的哽咽着。
我没有再问下去,我明白,灵灵这些年承受村民的指责,谩骂,冷眼嘲讽,她不愿意的就是有人提起这个话题。
船已经飘到了浅水区,再不会有风浪了。
灵灵离开我身边,坐在船尾,她说想一个人静静,不让我打扰她。
我在一旁坐着,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突然,什么东西在我身后,很冰凉,按住了我的后背。
我心中咯噔了一下,猛然转身,月光下,一个披头散发身穿白衣的女子从水中冒了出来,伸出了双手抓住了我的胳膊!
是灵灵!
我尖叫了一声,灵灵的力气非常大,一下子将我拉下了船。
落水后,我呛了几口水,水下一面黑暗,我拼命向上游去,可是我感觉脚下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不……应该是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脚,使劲的往下拽!
我拼命挣扎,挣开了下面的东西,脑袋刚浮出了水面,水下那东西再次抓住了我的右脚!
“快,抓住绳子!!”
上面传来了灵灵着急的声音,我看到了一团绳子在我眼前,我急忙双手抓着绳子。
灵灵使劲向上拉,我双脚在水下乱蹬,终于甩开了下面的东西,脑袋露出了水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我游到了船边,灵灵拉着我上船。
我软在船上,惊魂未定,吐了几口嘴里的水,怒视着灵灵,“你……你为什么将我拉下水!”
灵灵一脸不解的看着我,“你胡说什么?我救了你的命,我什么时候把你拉下水了?”
眼前的灵灵,穿着黑色短袖,头发还是结婚时盘的头,脸上的妆花了。
刚才拉我下水的女子,穿着白衣,披头散发,从水里冒出来的。
船上并没有其他衣服,灵灵刚才一直在船尾坐着,不曾离开,那拉我下水的女子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和灵灵长的一模一样?
我心中在发颤,难道是河妖?
我将刚才的事告诉了灵灵。
灵灵说,她刚才没有看到什么白衣女子,只听到我一声尖叫,就落水了,然后看我在水中挣扎,就丢下了绳子,将我拉了上来。
我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想起今晚的事,越想越害怕。
先是看到灵灵落水,我冲到轿子中,灵灵在轿子里;然后轿子和灵灵一起落水,灵灵却在船上,只有轿子落水;刚才是和灵灵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把我拉下水,水中有什么东西在拽我的腿,灵灵救了我。
这一切,怎么解释?
灵灵的脸上也充满了惊慌,急急地说道:“走吧,这里是浅水区,我们划船回去。”
我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一秒钟了!
可是想起房神婆的交代,必须在河面上呆一晚上,再者,村民下跪求我,我和父亲答应了下来,要是现在回去,怎么向村民交代?
我将这些事告诉了灵灵。
灵灵白了我一眼,“是我们的小命重要,还是这些事重要?你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想着救别人?”

想起刚才落水的画面,我心有余悸,要不是灵灵救我,恐怕,我已经被淹死了!
灵灵说的有道理,要是继续待下去,小命没了什么办?
这里已经是河下游的浅水区,距离河岸不远,我说,只要找到河岸停下来,在那边呆到天亮,然后回去。
这样不会得罪村民。
灵灵道:“你怕得罪人,我不怕,我给村民交代!再说了,河里这么危险,上岸是最好的选择,要是继续呆在河里,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
可是问题来了,船上没有船桨,我记得父亲亲手将船桨放在了船上,跟我说如果遇到致命的危险,就不要管那么多,划船逃命。
难道刚才在风浪中,船桨落水了?
可是船桨在船里卡着,怎么会落水?还是说,有人提前将船桨拿走了?
我和灵灵只能在船上等待,十分钟后,突然船剧烈地晃了一下。
平静的水面,怎么可能晃的这么厉害?
“那边……水下有人!”
灵灵突然指着一个方向,声音在发抖。
我爬在船边,灵灵指的方向并没有人,只有淡淡的月光照射着水面,泛起一阵阵银光。
“你是不是看错了?”我问灵灵。
灵灵说:“没有,绝对没有看错,我看到一惨白的双手伸出了水面,抓住了我船的边沿,我喊了一句,又不见了。”
难道真是河妖作怪?
“呼!”
船体又开始晃动,越来越剧烈,灵灵紧紧的攥着我的手,我紧紧的抓着船上的绳子,我们背靠背站着,只要发现任何异常,立即告诉对方。
船四周的水花开始荡动,似乎船下面有什么东西!
我惊慌不已,难道阴阳河中真的有河妖作怪?我从来不相信这些东西,可是今晚发生的事,已经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
突然,我感觉自己脚下湿漉漉的,灵灵也发现了。
我们所站的位置,出现了一道道裂缝,河里的水开始渗了进来。
刚才船还好好的,怎么会渗水,船虽然是木头做的,但船底非常厚,要将船底打穿非常困难,难道是水中的东西打穿的船底么?可是我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根本没有东西可以堵住渗水的地方!
水开始越来越多,窟窿越来越大,我们也没有办法将水弄出去,这条船是我和灵灵的婚船,没有任何可以用的工具!
如此持续下去,船迟早会被河水淹没,我和灵灵会落水……
正在我们心急如焚时,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呼喊声。
“宁缺,你们在哪!!”
“宁缺!”
是我爸的声音,我看到一道道光线在海面上晃动,很快听到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
“爸,我在这边!”
听到我爸的声音,就好像找到了救命稻草。
奇怪的是,我爸来以后,我脚下的船也不抖动了,水面也一片平静。
我爸是一个人来的,偷偷开走了村长的船,村长的渔船是柴油发动机带动,片刻间到了我们这边。
我和灵灵上船,我控制不住情绪扑到我爸怀里,哽咽了起来。
“孩子,别怕,有爸在这里,什么妖魔鬼怪都不用怕。”
我爸说着,脱下了外套给灵灵披上,灵灵乖巧的道:“谢谢叔叔。”
我将之前发生的事告诉了我爸。
我爸面色凝重,说,“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神神鬼鬼的东西,宁缺,我们祖上三代是捞尸人,遇到各种离奇古怪的事很多,十有八九都是人为,总之,不做亏心事,什么都不用怕。”
人为?可是我看到的一切怎么解释?
“真的有河妖吗?”我问我爸。
我爸没有回答我,让我拿着手电筒打光,检查木船中的窟窿和裂缝。
但是下面有很多水,加上光线昏暗,没有办法详细检查。
“出发时,我详细检查过船,这船虽然破旧,但没有任何问题,我们把船拖回去,这么大的窟窿和裂缝,说明有人提早在船下做了手脚,我们只是检查了船上面,船一直在水中,没有检查下面。”
“爸,你的意思……有人想害我吗?” 看完整版关注wx公众号 文鼎网  回复数字 12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知道创宇云安全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