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天是一门职业(二)

2019-10-5 23:52
142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本帖最后由 一鸣惊人 于 2019-10-6 16:16 编辑

        步入2020年之后,社会上产生许多新职业。其中有一种专门和人聊天的职业。大家称这种职业为聊手。本来人和人聊天都是生活中稀松平常的事情,但是现在聊天成为了一种职业,也是现在很多年轻人的解压方式。
        这是当初聊手创始人在失业之后情绪烦躁又找不到合适的人排遣的情况下突发灵感创建了聊手公司。有聊天需求的人大多数是失业、找不到对象、对前景感到迷茫的年轻人。
        阿杰是小区的一个物业管理员,在这个小区干了两年后,阿杰越来越感觉到很多小区业主和社会上的各类人群缺乏对这个行业的一个起码的尊重。特别是前几年阿杰和前妻离了婚,离婚后也找过几个对象,相处得还不错,结果就是问到阿杰工作的时候,一听说是在小区物业工作,收入也不高,对方立马转身就走。眼看到了年底,阿杰想着换一份工作。于是阿杰利用休假时间四处打听工作,因为自己一没人脉,二没技术,三没学历,找工作也是处处碰壁。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在物业干下去。
        一转眼到了2021年,阿杰家所在的镇上开了一家聊手公司,公司的广告牌上写着智兔聊手。阿杰试着登录了聊手平台,找到了这家智兔聊手公司所有聊手的信息。智兔聊手公司的聊手大多是兼职聊手,收费不高,以退休职工和货车司机为主。所有在线聊手的年龄、样貌、收费标准以及他们的工作经历都能在平台上查到。
        阿杰家离这家智兔聊手很近,步行只需要二十分钟。到了门口,一个年纪大约在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坐在凳子上昏昏欲睡。
         “你好,请问李阿让李师傅在不。”
         她看了看表,“快十一点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我刚刚下班。”阿杰不好意思的说。
          这个女人是前台的服务员,她把他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有一张架子床。上面堆放着杂物,下面放满了衣服。架子床的旁边摆着两个凳子。靠墙角的地方,有一张不足一平米的小圆桌,上面放着一个热水壶和两个玻璃杯。圆桌下面散落着三三两两的烟头和槟榔渣。
        阿杰找了个凳子坐下。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见有人在喊:“你怎么能把人带到这个房间,我还没收拾呢。”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推开房间的门,“不好意思,这房间太乱了。”他找来一个扫帚, 把地上的烟头和槟榔渣全都扫得一干二净,然后又从另一个房间找来一把椅子。椅子左边的扶手已经脱落,右边的扶手是用铁钉固定上去的。他让阿杰坐在椅子上,自己找了个凳子坐着。
         “租金便宜的地方都是这样,我们聊手公司也是小本生意,兄弟,你就将就一下。”
         “我习惯了,不瞒你说,我宁愿在这种地方工作。”阿杰坐在椅子上问:“你抽烟吗?不介意的话来一根烟吧。”
        阿杰给他点燃了香烟。
        阿让师傅: “你有什么烦恼,说来听听。”
         阿杰的两只脚搭在另一根凳子上,香烟在他嘴里过滤之后,在空中冒出一团白色的烟雾。
        “我感觉我现在很迷茫,我觉着我就是未来很容易被社会淘汰的那一类人。十年前我第一次参加高考,才考了两百分。复读了三年,总共考了四次,后两次高考的总分加起来才刚好够二本的分数线,等到第四次高考的时候,考到一半。我的父亲突然病重,于是我中断了高考。”
        说到这里。阿杰手里的香烟已经燃烧了半截,手指间掉下来的烟灰全都撒落在了地上。
         “你的意思是,如果没有你父亲的那次意外,你应该会考上理想的大学?”
        “后来我的老师告诉我,我的理综考了108分,现在这么多年过来,我突然觉得有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有的人参加高考考了八年,也没有超过500分。”
        阿让师傅微笑着问:“你打游戏吗?”
        “从来不打。”
        “那你为什么没有考上大学?”
        “能不能考上大学好像跟打游戏没有太大的关系吧。”
        “继续讲,四次高考后你又做了什么?”
        “高考过后,我进了一年的厂,然后又当了两年的兵。有人说当过兵的人,出来之后会比之前混的好一点。我退伍之后,又进了一年的厂,我感觉我像是回到了原点。”
          说到这里。阿杰手里的烟已经燃烧殆尽。“我可以把烟头扔到地上吗?”
       “随便,反正这里从来就没有烟灰缸。”
       阿杰用脚踩灭了在地上的香烟。有继续说道:“后来我有一个同样高考落榜的同学在重庆开了一家火锅店,生意很好,在重庆,一家一般规模的火锅店,一年毛收入就能超过百万。除去成本,净利润也有四五十万。”
        “后来怎么样了?”
         “后来他想扩大规模。但是还缺一笔资金,他希望我能跟他合伙,只需要出50万,恰好当时遇上农村拆迁,一个户头就有20万的拆迁费。我父亲死的早,一个家庭的生计全都要靠我母亲维持。我瞒着母亲把这笔拆迁费偷了出来,一共60万,有50万用在扩大火锅店的规模上。另外10万自己挥霍了。”
        说到这里,阿杰用手猛烈地击打自己的胸脯。“我真是个败家子!我是混蛋!”
        阿让师傅并没有阻拦他,而是找来一个玻璃杯。冲了一半滚烫的开水,又冲了一半凉水,放在小桌子上。
        “刚开始的时候,老城区开火锅店的也就四五家。到了第二年,老城区开火锅店的,突然有二三十家。以前旺季的时候,我一个月就能按股份分到3万块钱。淡季的时候,我每个月都要亏损3万块钱。最后我连本金都没捞得回来。”
        “你母亲有原谅你吗?”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把这件事情告诉她,我不敢告诉她是我偷了这笔钱,也许她知道这笔钱是我偷的,我是他唯一的儿子。”
        “我可不可以说你母亲对你是溺爱,因为你是他唯一的儿子。”阿让师傅拿了一袋槟榔,剥开一颗,把它放到嘴里。
        “可以这么说 ,小时候,我的家境并不怎么好。可是在班里只有我一个人有一本漫画书,有一个崭新的文具盒,还有一个可以插卡的游戏机。”
        “后来你又做过什么。”
        “进厂,送外卖,在工地当过学徒,时间最长的是做过烧烤。摆个烧烤摊不需要多少本金,两三万就够了,那时我刚好有几万块的积蓄。”
        “摆烧烤摊的话。按道理来说是不会亏本的,只是说一般利润不会太高。你为什么没有继续坚持?”
        “其实摆烧烤摊很辛苦,每天凌晨三点才睡觉, 有的时候一晚上才赚不到100块钱,还不如一个打工仔。而且在我们那条街,摆烧烤摊的就有好几家,我们看到城管就像是耗子看到了猫,有时候真感觉活的一点尊严都没有。”
        “你有过妻子吗?”
        “有过,也就是那个时候我认识了我的前妻。她经常到那条街吃烧烤,并不是因为我的烧烤味道做的不错。而是是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我把我之前的经历说给她听,她觉得我是一个能够吃苦的男人,后来她成了我的妻子。”
        “为什么它会成为你的前妻,这是不是你自身的问题。”
        “她这个人有洁癖,每天都要洗澡,每天都要洗头,衣服自多穿两天就要换一次,她不单单是自己这样做。还要求我这样做。我忍受不了如此严重的洁癖,我们因此经常吵架。当然,这不完全是离婚的原因。”
        “那你对你的前妻有什么样的评价?”
        “能力一般。长相一般。有点儿小洁癖。”
        “你觉得这样的女人配不上你吗?”
        “是我配不上她,我一直想挣快钱,跟她过日子也就凑合,你知道,摆地摊做烧烤挣不到快钱。后来我就经常去赌博,有一个晚上我赢了两万块钱。我把钱花到另一个我喜欢的女人身上,可她并没有想要跟我结婚的意思,她还提醒我好好对待自己的女人,我当时一点儿也没听进去。”
         阿杰点燃一根香烟。又继续说道:“后来一个晚上,就一个晚上我就输了十几万。我把我这些年来挣的积蓄,全都赔了进去。我没敢把这件事情告诉我妻子,我想着第二天,一定能翻本。把输掉的钱全部挣回来,我把房本儿也偷了出来做抵押,就一个晚上,我一无所有。”
        “你该怎么去向你老婆解释?”
        “我没有那个勇气向她解释,直到一个月后我告诉她我们要搬出去住。这件事情再也瞒不住了,我以为她要跟我离婚。但那一次她选择了原谅。但我没告诉他,我把两万块花在了另一个女人身上。”
        “那你是做了什么让你老婆不能原谅的事,导致你们两个人婚姻破裂的。”
        “在之后一年的时间里,我和妻子一直都租住在地下室。晚上继续摆烧烤摊,到了深夜,又累又困。后来有一个朋友推荐我到某个平台上去炒股。具体怎么操作只需要交给他就行了。我只需要投入我的本金。最开始还赚了点儿小钱。后来我把我和我妻子所有的积蓄全部投了进去,最后落得个血本无归。等我知道这是个骗局的时候,我这个所谓的朋友已经音讯全无。”
        “你老婆是当时是支持你还是反对你这么去做?”
        “她并不知情,即便她知道也会反对我这么去做。我把积蓄输光以后,就玩起了失踪,这一次。她没有选择再原谅我。”
         “就我个人认为,你跟他离婚,未必是一件坏事,对她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对你来说这也是一件好事。从内心上你也不喜欢她,从客观上来说,这也是在浪费她的时间。”
        “你觉得我是不是像极了一个渣男?”
        “以前是不是渣男,现在已经不重要了,最重要的你现在是不是一个渣男?”
       阿杰看着手指间的香烟沉默不语。
       “你偷了那笔拆迁费之后,后来你母亲怎么样了?”
        “安置房没了,拆迁款也没了。没有积蓄的她就嫁给了我们隔壁村的一个木匠。木匠的左眼在一年前受了伤最后就瞎了。”
        “一分钱也没有啦,这些年她没有积蓄吗。”
        “我和我的前妻是五年前认识的,也就认识了半年,我们就订婚了。她的父亲是一个正直善良的人,他愿意把女儿嫁给我,那时候我母亲还没有改嫁,我和母亲一直租住在郊区,我的岳父告诉我要拿20万出来才把她的女儿嫁给我,否则就取消婚约,这我能够理解。”
        “你不是有一个烧烤摊吗,它一年能给你挣多少钱?”
        “有一个朋友找我借了五万块,再除去自己的花销,偶尔请客吃饭,交完房租水电费之后也剩不了几个钱。”
        这时候突然进来一个打着哈欠的服务员,端来几杯茶水。阿让师傅接过一杯茶水。“另一杯把它换成白酒,他不需要茶水。”
        “那个要另外算钱。”
        “算我头上。”阿让师傅回答。
        “你那个朋友是你什么朋友,靠得住吗?”
        “当兵回来在厂里认识的朋友,经常在一起喝酒,他从我这里借到5万块钱之后,差不多只过了半年时间,我就联系不上他了。”
        “那你结婚的事怎么办,你连5万块钱都拿不出来。”
        “如果不是因为这20万,我母亲也不会嫁给那个独眼龙。我说过我岳父是个善良正直的人,其实他拿到20万之后,又添了一部分钱,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这都是为了我和她的女儿有个定居之所。”阿杰踩灭第二支烟,整个人像吸了大烟一样,无力的躺在椅子上。
       “那你继父是个什么样的人?”
       “倒不是说他是一个坏人,当年我和我前妻结婚的时候,他出了一部分钱,要不然也凑不齐20万。他有攒钱的习惯,我母亲知道他有钱,我母亲每次向他要钱。他都从来不给她,一来他是害怕我母亲最后把钱花在我的身上,他对我向来没有好感;二来他是害怕我母亲拿到钱之后就离开他。”
        阿让师傅站起身来,接过服务员手里的白酒,把它放在那张小圆桌上,然后又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你继父对你母亲怎么样?”
        “我告诉过你,我的这个独眼龙继父是工地上的一个木匠,他每次都把拿到的钱放进一个挂着锁的箱子里,除了必要的生活开支之外,他一分也不多给,他是一个老实内向的人。只不过在经济这方面,他是一个精明的人。”
        “也许你很讨厌他,他害怕你母亲把钱花在你身上。”
        “他曾经在跟我母亲的谈话里说我是一个没有出息的人,他对我是又讨厌又恐惧。我当然对他也没有好感。 只不过他倒不是一个坏继父,除掉生活必要的开支之外,他把剩余的钱都攒起来。去年他就用攒了十年的钱在县城买了一套房子。”
        阿杰抬头看了一下窗外,然后把酒杯端在手里,又继续说道:“虽然我知道那房子不是留给我的,但是他是一个真的对我母亲好的人。我母亲现在在一家超市打工,每个月只有两千块的收入,她总是偷偷每个月给我一笔钱,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儿子,她下半辈子唯一的指望。”
        “你觉得她能指望上你吗?”
        阿杰看着酒杯沉默不语。
        “你在物业一个月有多少钱?”
        “只有3000块钱,我想辞掉这份工作,我才29岁,我当然知道我应该学门有出息的技术。”
        “你觉得在物业干有出息吗?”
        “这还用问吗,阿让师傅。”
        “那你觉得什么有出息?”
        “开公司有出息,只要有大量的客户资源,有一定的规模。”
       “你做得了吗,你会开公司吗?”
       “我的表姐夫就是开公司的,他们公司专门做平面广告的效果图,我可以先到那里去学。”
        阿让师傅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站起身来把手放在阿杰的肩上。“如果有一个金矿,早就被人家给发现了,等到你再去的时候。你觉得你还能捞到的金粒会多吗,做什么事情,千万不要跟在别人后面才开始做,要是那样的话,你还不如继续在物业干。”
        “你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武断!”阿杰的腮帮抖动着,他不喜欢别人浇他的冷水。
        “你花钱来找我聊天,不是为了让我拍你的马屁,你只看到别人开公司挣钱,却不曾看到别人背后的风险。阿杰,我个人认为,以你的性格,不要做一些冒险的决定,当然,这只是我的经验之谈。如果你什么事情都能做到谨慎,再三的思考,今天你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阿杰从烟盒里抽出最后一根香烟点燃。“这个工作我还是辞了吧。”
       “你就这么看不上这份工作。”
       “干这个有什么出息?”
       “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如果一个人做什么事都没有耐心。只想着挣快钱。别人开店稍微挣了点小钱。他就不假思索的去投资,跟别人合伙。或者是走别人的老路。这种人多半是很危险的。”
        阿杰一脸烦躁的点了点头。
        “也许我说的不对,但是我可以告诉你,1000个人就是1000个例子。不要去追逐别人的成功,你要找到自己的定位。马云做淘宝能够赚钱,如果每个人都去做电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挣钱。”
       “不知道。”
       “千万不要回答不知道或者随便,凡事要动动脑子,我不喜欢回答不知道或者随便的人。”
        阿杰沉思了那么一会儿说:“也许能做到像马云那样的人,只有马云。”
        “也许你会感觉难以置信,我也是一个学什么都学的很慢的人,小时候我的独立能力差,八岁才学会系鞋带,九岁才学会自己穿好裤子,十二岁才学会自己洗澡,所以说你起码比我优秀,当然在另一方面慢并不意味着是一件坏事,慢才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做事情千万不要太急躁,急功近利。”
        “谈谈你的梦想,你曾经有过什么样的梦想。”阿让师傅又问。
        “我曾经有一个梦想,我特别喜欢长跑,我总是觉得我很有天赋,我的梦想就是当职业运动员,去打破五公里的世界纪录,可真的参加过几次国内比较正规的比赛之后,我就只做一件事情,就是老老实实上班挣钱,不再幻想能成为什么职业运动员。”
        “我也有过梦想。”阿让师傅站起身来,拉开窗帘,望着外面的车水马龙。又接着说:“我曾经梦想成为职业篮球运动员,我的父亲非常支持我打篮球,他收入不高,在工地上做一些简单的体力活。我们那儿有一个篮球培训学校,学费很贵,我父亲攒了一年的钱,才够交一期的学费,在那里,我学了一年。”
        “我自认为打篮球这条路不好走。”
        “我还幻想能够去NBA打球。”阿让师傅笑得很诡秘。“直到有一次我们有幸和CBA的替补球员打球,我才真正看到了差距,能够及早认清现实是一件好事儿。这个社会极少能有人把兴趣做成自己的职业。所以努力并不一定能够实现梦想,但对自己有清醒的认识比努力更加重要。”
        “听起来很残酷,但说实话我听完之后反倒觉得心里要好受些,其实大家活着都不容易。”阿杰端起酒杯呡了一口,然后皱着眉头说:“这要是啤酒就好了。”
        “知道我现在做什么职业吗,说出来你就会觉得其实我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说出来听听。”
        “新区去年新开了一个楼盘,那些工地没有食堂,工人觉得进餐馆又太远,于是我和我妻子花了一千多块就从别人手里头买了一个有些旧的餐车,七点我就要到菜市场买菜,十点要把自助餐全部做好。十一点保证工人可以用餐。”
        “赚得多吗?”
        “你只需要付七块钱,四道肉菜四道素菜你随便选,生意还不错,也不需要支付租金,投资也少,性价比还算比较高吧。”
阿让师傅拍了拍他的肩膀。      
        “哪个工地?”
        “城南小学对面的工地,如果你想来照顾我生意的话,就多叫几个朋友来。”阿让师傅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最后给你一个忠告,当你愿意放下面子去为了生活赚钱的时候,你就是一个真正成熟清醒的男人。”
         说话的功夫,阿让师傅已经在水杯里泡好了枸杞。“人老了,不怎么会去教年轻人去做一些励志的事情,成功是需要有人买单的,不要去走一条没人买单的路,还有,年轻人,健康永远才是第一位的。”
        “那我到底要不要换一份工作。”
        “你有晋升的空间吗?”
         “干得好的话,两年内我可以做到主管。”
          “如果没有更好的发展方向,我建议你踏踏实实做下去,要是每个人都做有面子的工作,那谁来送外卖!谁来扫大街!谁给你送来了快递。做人千百条,踏实第一条。”
        “噢,对了。”阿让师傅突然拍了拍脑袋。“你那个所谓的朋友我估计也是一个不太厚道的人,下回碰到借钱的事情一定要谨慎。也不是说不借,如果一个朋友你才认识不到半年,他就找你借5000块,你借还是不借?”
       “我明白你的意思,就像你说的那样,这个社会比我的脑细胞还要复杂。”阿杰沉思了那么三秒又问:“如果我想开一家面馆,你觉得我能行吗?”
       “自己有把握的事情尽全力去做,自己没把握的事情弄清楚了再做。”
        阿杰走出智兔聊手公司以后,径直走到自己租住的地下室,调好闹钟,此时他什么也不想思考,只想一觉睡到天亮。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失败的次数决定成功的份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知道创宇云安全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