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双枪女英雄陈昌秀

原创:刘兴平(笔名“锄禾游民”)(15870567368)

第四章

江湖正邪不两立

(之六)大雁坪隐士

东大爹爹和马祖婆婆的窝棚就在大雁坪的山梁上,大雁坪属于国民党巫溪县百步乡川山保最北端最偏僻地界。二位老人是隐士,村民们没有注意万山老林里还有人居住,唯有几个猎人偶尔见过两位老人。虽然东大爹爹、马祖婆婆的名号传遍了全村全乡,但几乎所有人一生还未与二老谋面,所以全村全乡人将二老奉为“神灵”。所有人不知道东大爹爹真实姓名,至于马祖婆婆,原本就没有名字,按照晚清朝有些穷乡僻壤重男轻女的不良恶习,妇女是不能取名字的,或者是有名字也不能叫唤,只能称所有妇女为某某氏。但乡民们对东大爹爹、马祖婆婆的狭义热肠有所耳闻。乡民们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是:(话题一)二位老人有个儿子,因参加了共产党云阳县工委领导的武装起义,半年前被国民党狗特务残忍地杀害了;(话题二)东大爹爹有三绝,一是草上飞,二是铁布衫,三是五雷掌;(话题三)马祖婆婆有三功,一是石磨功,二是铁脚功,三是易容功。

东大爹爹五岁开始练功,已练功60余春秋;马祖婆婆六岁开始练功,已有58个春秋;东大爹爹生于1870年,马祖婆婆生于1871年。

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是在1890年结婚的,马祖婆婆的父亲是湖北施南建始有名的镖师,因父亲杀死了一个大贪官,被官府诛连九族、满门抄斩,东大爹爹拼死救出了马祖婆婆,两人相恋成婚。1915年,湖广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随难民流落到巫溪,夫妻俩到大宁盐场当了背夫,就是巫溪人喊的古老名号“盐背子”或“盐背老儿”。1917年,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目睹了豫军王安澜部在巫溪的烧杀抢掠:王安澜部吃了败仗,匆匆如漏网鱼,急急如丧家犬,溃不成军。当时士兵衣衫烂、鞋子破、军帽脏,军中已无粮草,征战所用的战马,全部杀了充饥。王部逃到巫溪地界时,士兵们已面黄肌瘦。

王安澜的士兵们连走路都一摇二晃三跌荡,还谈什么打仗争地盘,已是其他军阀砧板上的肉了。于是,王下令:抢夺巫溪老百姓的粮食、衣物、钱财、牲口。满城百姓嚎叫连天,呼爹唤娘,不绝于耳,连士兵强奸民女王也不管,老百姓骂他叫“王淹烂”。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在盐运古道上,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营救了许多民女。

王部驻扎在巫溪,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有藏进深山老林里,依赖野草树皮度日。当时的巫溪县令逃进四川总督府,请求援军。1918年,就在苏联布尔什维克领袖列宁吹响号角的那一年,四川派遣川军第一军但懋辛率部驱逐豫军。

1918年,川军第一军但懋辛与驻扎在巫溪的豫鄂军首领陈金祥展开大战,结果陈金祥大败,节节败退,从巫溪古城退至北门外九层楼地段,陈金祥钻进了但懋辛扎好的口袋,陈部损伤无数。陈金祥拼老命撕开一条口子,逃进宁厂古镇,为了逃命,为了阻住但懋辛部追击,陈金祥放了一把火,烧毁宁厂镇数十间民房,老百姓家破人亡。大宁盐场也在劫难逃,盐工盐背子也纷纷逃命,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也随着难民西逃,进入尖山坝后,然后向南翻山越岭逃至云阳双土、桑坪一带的无量山中,在无量山中隐居16年。直到1934年,东大爹爹的儿子与共产党人频频接触,又在1935年1月与共产党员赵唯接头,参加了云阳工农武装起义。引起了国民党的恐慌,国民党特务秘密杀害了东大爹爹的儿子,国民党兵包围无量山,要抓捕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只好冲出包围圈,一路向北翻山越岭,选择深山老林隐居,尖山坝川山保大雁坪,地形崎岖复杂,是“三不管”地带,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决定在此隐居。


天刚蒙麻亮,东大爹爹起床,出了窝棚,脚踏大雁坪顶,凝神定气,身体突然旋转,像极陀螺旋转,离地三尺有余:

起步如矫燕

展翅似雄鹰

点水赛蜻蜓

落地树生根

“好一个草上飞!”这是一个十八岁妙龄女子的称赞声。




Img272656757.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知道创宇云安全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