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9月23日,著名网文平台——轻文轻小说宣布因非可抗因素,主站将于即日停止运营。

多个疑似轻文前员工和利益相关方在知乎上表示,尽管今年以来网站做了众多努力,包括加入广告系统、增加书库、征文联运等活动,但最终依旧融资不畅,走向了资金耗尽、关站停运的结局。

轻文轻小说创办于2015年,创始人朱周易(花名“尼窝”),曾任AcFun(A站)CEO。轻文轻小说曾获得九合创投、创享投资的数百万元天使投资;2016年获得高榕资本、B站的千万元融资,2018年获得爱奇艺、光谷人才基金的千万元融资。

作为与SF轻小说、轻之文库同列国内轻小说领域中的头部平台之一,轻文轻小说的倒下,在2019年原本就动荡的网络文学领域增添了一道新的伤疤。一位备注为SF轻小说副主编的用户在”如何看待轻文轻小说的停运“问题下写道:

“线上付费阅读这种“小农”模式虽然钱不多但是健康。养不活自己,靠讲故事烧资本的钱,不是长久之计。如今的国内轻小说市场虽然过了最艰难的冰天雪地的时期,但是土地仍然在一个早期需要拓荒的时候,不是圈块地种子一撒立刻亩产万斤,不可能的。”

轻小说平台有护城河吗?

轻小说在中国有市场吗?

在解答这个问题之前,或许需要更加明确一点:轻小说是什么?

参考飯田一史《ベストセラー ライトノベルのしくみ キャラクター小説の競争戦略》的定义:

—轻小说是一种商品分类,是营销层面的概念,和「体裁」没有联系。简单来说,就是「出版社说是轻小说就是轻小说」。

—轻小说主要的目标人群是小学高年级学生和初高中生,同时轻小说的竞争对象绝对不是传统小说,而是漫画、游戏和动画。出版社针对这点对轻小说有一整套的营销运作策略,产品和运营方式共同构成了「轻小说」的概念。

—轻小说中的「轻」,是出版社对产品的一种宣称和承诺,让读者对产品有一种预期——我希望找点轻松不费脑子的消遣,轻小说可能很适合。这是从市场、产品类别整体上来说的,而不是具体轻小说作品必然具备的属性,不能说某部作品读起来不轻松愉快,或者基调很压抑,就不是轻小说。

轻小说突出的特点包括:规格是「文库本」、采用萌系风格的插图、文章要简短易懂、以御宅族店铺为铺货中心、更短的销售时限、有相对固定的出版间隔、以多媒体化的方式促销;

但亦有反驳观点认为:不应该抛开文本谈营销本身,而将轻小说定义为“为了让读者更快地理解角色,所以使用插画等表现手法的一种小说技巧”。

纠结轻小说的定义的原因在于,在中国市场,轻小说的市场该如何安放?

在日本,轻小说与漫画一起作为动画改编的源头,从早年的《凉宫春日的忧郁》、《灼眼的夏娜》《刀剑神域》《冰菓》,到近年的《Re:从零开始的异世界生活》《overload》《为美好世界献上祝福》、《我的妹妹不可能那么可爱》,轻小说改编的动画在日本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不仅诞生了天闻角川、电击文库及富士见“轻小说御三家”,各大出版社也纷纷加入这一战场,共同推高了轻小说市场。

而受日本的影响,在纸媒时代,中国也有不少影响广泛的轻小说杂志诞生诸如以青春和感动为主题《火星少女》、以幻想为主题的《幻想1+1》、《公主志》等等。

但与动漫画领域的长期荒芜不同,传统网络文学这一领域的兴盛,让轻小说在市场中的地位极为尴尬。

从属性上,轻小说属于ACGN的“N”这一环节,具有明显的二次元属性,但一方面日本翻译的轻小说以其“免费”和“优质”的内容已经占满了这部分消费人群的时间,而中国的轻小说作家远没有成长起来;而另一方面,网文与轻小说的边界在一定程度上也十分模糊,从作者角度,无论人气还是收益,选择传统网文这一赛道远比轻小说来的有前景。

据Anitama作者谢枫华,援引日本网站数据库的提取的轻小说标题来看,“异世界”、“转生”、“世界(末日世界、征服世界)”、“公主”、“骑士”、“剑”“魔法”等都是轻小说标题的高频词。   

1570502069562.jpg

“轻小说”这个词似乎区分除了一个不同于网络小说的读者市场,如果将此类作品与网文起点中的作品进行对比,对于读者的爽点把握又有什么不同呢?主打轻小说平台的护城河又何在?

从日本传统的轻小说来看,大部分得以成名的作品都是都是是作者、编辑、画师,三方甚至多方共同协作完成的产品。但在中国国内,轻小说特色之一的插画,却由于绘画的价格远超于写轻小说的收入,而很难复制日本模式。甚至有用户吐槽:轻文APP首页上推荐小说的封面,至少有一半曾经在P站(指日本)看过,甚至还含有各种热门新番人物。

而网文平台能够给到轻小说的流量和声量支持,更是轻小说平台所无法给予的。头部诸如起点文学、晋江文学同样设立了轻小说频道,仅起点轻小说频道就有近11.35轻小说的储量。

1570502088619.jpg

以起点在二次元赛道中跑出的几部代表作品——《大王饶命》、《放开那个女巫》为例,其订阅成绩和热度都证明了,这类能够将二次元内容与本土写作结合起来的创新式作品,所产生的市场潜力。

但这一切无不是在平台本身流量基础上所建立的。看似轻小说平台定位差异,实则与传统网文难分彼此;对资本讲出的美好前景,远远不足以支撑一个轻小说平台走下去。

网文大监管时代来临

对于网文行业而言,最为凌冽的寒风仍然要数今年以来“扫黄打非”的监管行动。

9月2日,同属于二次元网文赛道的白熊阅读宣布将于当日起将逐步对站内作品进行审核排查,审核期间将会涉及到一部分作品下架。如涉及您的签约作品更新,请联系责任编辑了解处理方案。

随后,白熊阅读创始人郭笑驰发布微博称,平台遇到审核上的困难,需要一段时间整改,恢复时间不定,但不会关站。而据其近期的微博动态显示,目前白熊的解约工作还在陆续处理中,下架作品的退款和提现问题还需要一段时间。

白熊阅读创立于2015年,是二次元领域和女性阅读平台中发展十分迅速的平台,曾获得丰厚资本3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4月,获美盛文化领投,创业接力天使跟投的900万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2017年获敦鸿资产、头头是道千万级A轮融资;2018年获丰厚资本、中融金控A+轮融资。

而在更早之前,不少网文网站已经经历了一轮关站潮。7月15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责令晋江文学城网站及移动客户端自7月15日20时起停止更新、停止经营性业务15天。

7月16日,米读小说发布公告,称自16日起,米读小说APP将进行整改完善,暂停新内容引入和经营性活动。同日,番茄小说也发布整改公告称,为给用户提供更好的阅读服务,创造风清气正的网络阅读环境,从7月16日至10月15日,番茄小说APP将进行技术升级改造,暂停内容更新和经营性活动。

一家今年被整改的网络小说平台运营负责人告诉数娱梦工厂,在最近召开的一次内部谈话上,有监管负责人明确表示,“以前你们这些企业都是先发展再管理,然后拿着你们的发展规模来跟政府要话语权和政府对你们的兼容和包容,对吧?但是现在没有这种先发展后治理了,现在治理这件事情本身就是放在同步去进行。”

而在本轮监管中“不论什么平台、规模大小,违法行为一经查实,一律严厉追究责任”的态度再一次被强调。

“其实我之前的心态是上面还有好多公司给我顶着,政府监管可能对我们中小网文平台也不是非常了解,等到他们什么时候来找我们再说。但事实证明不是这样的。监管者其实很了解行业都在干什么,第二就是现在是不论你有没有所谓的影响力,很多部门包括:网信办、网安办、扫黄打非办公室、青少年保护工作的政府部门,他在一次一次的行动里面,都可能来查你。”

目前网文圈里流传这么一个案例,足见查的有多严:有一个政府扶持的纯文学领域的网文平台,在一次网安行动也被约谈整改,原因被认为涉嫌非法收集用户信息,最后交流后得出的问题是“在作者提现的时候需要提供身份证”,所以网络安全部门要求平台提供对身份证信息的保护措施——等级保护如何进行,有什么保密措施,如何应对攻击防止泄密等等问题。

但本轮“扫黄打非”监管中针对的价值观问题依旧是高悬在各平台上的利剑,“事实上从来明确的文件告诉过你什么是可以的,什么是不行的。它更像是一种自查和平台对内容尺度的一种把握。”上述网文平台的运营者感慨称。

尺度的进一步收紧,让题材问题的监管“黑名单”似乎变成了“白名单”。过去,大多数在模糊边缘游走的内容,“而现在都可能有一定问题的,需要接受整改的。”

比如典型的历史虚无主义,类似于中国人在抗日战争的时候战胜日本,然后比如说中国把日本打得头破血流;没有弘扬正确历史的宫廷戏、或是刑侦法医题材在价值观上对于“暴力血腥”“反派类型背景”的设定上,这些难以通过系统过滤词、敏感词处理的作品,成为目前平台自查中困难的部分。

而一个诡谲的现象是,在本轮监管中,尽管据业内统计,男频内容遭受的监管力度和损失远远超过女频,但最终高高挂在微博热搜上的始终是“晋江关站”。

“女频受到的关注度和传播度远远超出了她们原本的体量。”上述负责人认为。即使整顿期间,《陈情令》依旧热播,C端用户的付费破亿,女频版权的交易依旧火热,耽美作品改编的呼声一部高过一部。“现在监管是个普遍的态度,不是题材的问题。”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知道创宇云安全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