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双枪女英雄陈昌秀

原创:刘兴平(笔名“锄禾游民”)(15870567368)

第五章

出生入死锄奸路

(之一)助徒孙二老相随

农历10月19日黄昏,陈双枪正在大雁坪练习“铁布衫”绝技,“盐背佬儿”陈三娃一行五人登上大雁坪,陈三娃一行每年贩盐从大雁坪翻越红池坝过城口,这是一条古老盐道,陈三娃是陈双枪的家门,两年前认识的。陈三娃告诉陈昌秀:“他们经过48槽山外路口时,看见成千上万的国民党兵,浩浩荡荡地向48槽方向进发,这已经是两天前的事情了······”

听闻此消息,陈双枪心急如焚,她又不能将此消息告诉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她不能连累年迈的二老,走时又不能让二老知道,怕二老跟着一起走。她忍受着难熬的时间慢慢过去,只有等待夜晚二老睡着了,好悄悄的离开。

直到夜深了,东大爹爹、妈祖婆婆的窝棚里响起了鼾声,那声音均匀有力。陈双枪看了看地上和身边的山岩上,猴毛草上结满了冰冷的白霜。陈双枪轻手轻脚,走进窝棚,从背篓里拿出双枪别在腰间,穿上火红色的披风扎紧绑腿,然后轻轻关上窝棚的门。

一轮山月洁白发亮,冷如冰霜。

山路上的花草、落叶、路旁的籽实浆果在月光下发出冷飕飕的五彩亮光,寒霜的肆掠让她们不屈不挠。这条山路她走过一次,那一次是农历5月12日,那天晚上没有月亮,而是月黑风高,那一次是保安司令率领保安大队袭击了48槽,她和兄弟们被冲散,在保安兵的围追堵截下,她与义父、金枝、秋菊、夏荷等十多个兄弟拼死杀出一条血路,由西向东奔波两百四十多里来到大雁坪,在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的照应下,在大雁坪休整了十多天。她和兄弟们返回48槽的那天晚上,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送了很远很远,一直送到云巫边境。

山路上突然传来了脚步声,打乱了她的回忆,她不敢回头,怕一回头耽误了48槽兄弟们宝贵的生命。绿林兄弟们都叫她“陈飞腿”,她跑起山路来,糅杂了轻功、气功、硬功、软功,兄弟们都不是她的对手,只能望尘莫及!

“等等我,”是马祖婆婆的声音,夹杂着“呼啦呼啦”的破空声:“说好一起去48槽报仇的,一声不吭就悄悄溜了。”

话音未落,马祖婆婆已站立在陈双枪面前,陈双枪停止了脚步:“我不能连累您,师祖婆婆。”

“我当然要去,怕你师祖爷爷发现,偏偏他今天睡得晚,我装打鼾他才睡。”马祖婆婆解释。

二人边跑边说话。

“要去报仇,怎么少得了我?”东大爹爹的声音从天而降,话音未落人已站立在二人面前:“你师祖婆婆打鼾了,我才假装打鼾,哪知她听见我一打鼾,就悄悄出了窝棚。”

月光倾泻在三人脸上,发出金灿灿的光芒,在三张脸上闪亮着。

三人向西而行,很快过了川山保,沿途经过太平保、庙塘沟、黄泥、大井、敖家垭口、龙洞湾、上沟湾、谭家屋场、李家包、大硝洞、小李家湾、桃树梁······两天时间,大约走了240多里山路,终于到了48槽地界——碾盘沟。这时,松林里远远地传来一阵铃铛的响声,陈双枪打了个激灵,迅速拔出双枪,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也埋伏在一块山石后。

陈双枪卧倒在地,用一个大树櫈作掩体。山路上的响声越来越大,马祖婆婆小声道:“怎么回事?过去看看吧?”东大爹爹小声道:“嘘,别动,快到身边来了。”

那铃铛响声更大了,三人定睛一看,沟坎上竟然站着一匹高头大白马!陈双枪击了三下掌,那白马仰天长啸一声,走到陈双枪的身边,那马儿眼里闪动着晶莹的泪花,陈双枪睹物思人,抱着马头,眼泪潇潇下。

“这是昆儿的战马吧?”二老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嗯”陈双枪点点头。

大白马完全听懂了三人的话语,晃着项颈上的铃铛,领着三人上了路。

大白马领着三人走了好一会儿,来到一条幽深的山谷里,终于停了下来,大白马低下了头,好像有无尽的悲伤,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扑面而来。

陈双枪打眼一看,禁不住叫出声来,那叫声有些凄苦有些苍凉:“48槽出事了,好多兄弟睡(死)了。”



微信图片_20191009181430.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知道创宇云安全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