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我的出生,对我的家人来说是场灾难。
妈妈怀上我的时候还是姑娘,连个男人都没有,七月十五鬼节那天夜里突然失踪,第二天在坟地里被人找到,赤身裸体,身上满是痕迹。
当时村长提议报警,但是姥姥不肯,说丢不起那个人,妈妈事后就知道哭,连话都不肯说,所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本以为这事也就这么过去了,可谁知道两个月后妈妈竟然查出怀孕了。
姥姥差点疯了,要带妈妈去打掉,妈妈不肯,一直跪着求她,最后她只好同意妈妈把我生下来。
十月怀胎,许是因为压力大,妈妈瘦的很厉害,到了我出生的时候,已经是皮包骨,拼尽全力生下我,还没看我一眼就去了。
姥姥有多爱妈妈,就有多恨我,她一直认为是我害死了妈妈,而且在我出生的当天左右两个邻居竟然同时中了邪,还多亏村里的半吊子道士瘸子把他们给救了回来。
本就有人怀疑是鬼把妈妈给睡了,才怀上了我,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所有人都觉得我晦气,让姥姥把我丢掉,免得招惹祸患。
姥姥看着女儿的尸体,一咬牙就要把我扔到村头的河里去。
瘸子拦住她,把我要了去,说他可以养我,他懂行,可以化解我的煞气,把我养到十八岁再还给姥姥,到时候等姥姥去了也能有个人上坟。
就这样,我刚出生就跟了瘸子,一个四十多的老光棍。
瘸子的姓名我不知道,只因为他瘸,所以村民们都那么叫他。
我跟着瘸子住在村东,每天去村西头的学校里上课。
这天,我放学后刚出校门就被好朋友王星叫住。
“你又去捞鱼了?你看这一身的水,会感冒的。”我拿出瘸子给我帕子,给王星擦脸上的水。
他笑嘻嘻的,把手里的娃娃塞到我手里,“送给你了。”
那娃娃已经很脏了,塑料做的脸上一层的黑,身上的衣服也破了,这是王星城里的妹妹送给他的,他一直是当成宝贝,都不让别人碰。
“我可不要,你自己留着吧,我长大了会自己买的。”虽然心里很喜欢娃娃,但是也不想跟他抢,他已经很可怜了。
说完,我抬头挺胸的往前走,觉得自己做的很棒,瘸子肯定会夸我的。
王星追上来,走一步,一个水脚印,“咱们还是不是朋友?”
我看了他一眼,总觉得他今天有些怪怪的,“是啊,你今天怎么了?”
他又把娃娃塞到我怀里,说:“你留着吧,我想送给你,陆冉,咱们永远是好朋友,你不能忘了我。”
我坚定的点头,手里拿着娃娃,心里挣扎着要不要还给他。
看我这样,他开心的笑了,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说:“你回家吧,我先走了。”说完就往村外跑。
“哎,你傻了,你家在这边呢。”我大喊着叫他。
他跑的很快,留下一串的水脚印,背对着我摆摆手。
我小心的把娃娃放到书包里,想着就玩一晚上,明天就还给他。
刚回家,一进门就看见瘸子拿着包袱脸色凝重的走出来。
“瘸子,你要干啥去?”我问他。

他直接拉着我往外走,说:“正好,跟我一起去王星家,他出事了。”
我当时心里一凉,急忙问道:“他出什么事了?是不是感冒了?”
“不是,他掉进河里,淹死了。”瘸子沉声说,说话的功夫我们已经来到王星家。
我们两家是邻居,就隔了一道墙。
王星的奶奶正坐在地上哭,王星躺在她面前的草席子上,身上湿漉漉的,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星啊,你怎么丢下我这个瞎老婆子走了,我以后可怎么办啊?”王星奶奶哭嚎着,拼命的拍打着王星的尸体,“你快起来吧,别躺着了。”
我站在院门口,身上一片冰凉。
王星死了?这不可能,刚刚在村口他还跟我说话呢,把他最宝贝的娃娃送给我。
瘸子看我不动,以为我是害怕,也就没再管我,直接上前说:“先把孩子抬进屋里去,擦干身子,换身干净的衣服。”
邻居们忙着找来木板,抬进屋里,开始忙活着。
瘸子得空走到我旁边,“丫头,怎么了?”
“瘸子,我刚刚在村口还看见王星了,他还在娃娃送给我了。”我眼泪哗啦流了下来,哭着拿出书包里的娃娃,给瘸子看。
瘸子吃了一惊,“你真的看见了?”
我拼命的点头,“真的,我还给他擦脸上的水了。”
“快跟我进来。”瘸子把我拽到屋里,把娃娃放到王星的尸体旁边,然后从拿着的包袱里拿出一根金色的香点上,围着王星转圈。
我认识那香,听瘸子说叫回魂香,可以把人的魂找回来。
直到香烧尽了,瘸子才停下来,摇头叹息。
王星的姑姑问:“瘸子,怎么了?”
“他不肯回来,现在只能看头七回魂了,他要是还不回来就去不了阴间了。”瘸子叹气说。
他这么一说,我眼泪流的更凶了,拔腿就往外跑。
刚跑到院子门口被瘸子一把薅住领子,“你跑什么?”
我抹着眼泪,说:“我要去找王星,他刚刚还在村西头的,我要去找他。”
王星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能让他就怎么死了。
“他已经走了,你现在去了也没用,好好地待着,不要给我添乱。”瘸子说,抓着我不让我走。
我扑到他怀里,哭的嗓子都哑了,“瘸子,我刚刚应该把他带回来的。”
从小跟着瘸子长大,对于人死之后的事情,我也是知道的,现在一想刚刚王星是特意来看我,把娃娃给我做个念想的。
瘸子抱着我,安慰我说:“不要哭,你现在应该坚强,你难道不想知道王星为什么会突然出事?”
“你不是说他不是掉进河里淹死的吗?”我吸着鼻子问。
瘸子冷笑两声,说:“本来是,可是我刚刚一看他的尸体,这里面蹊跷大了。”
“什么蹊跷?”我咬牙问,心里十分愤怒。
瘸子回道:“王星是个多子多孙长寿的福相,现在他突然横死还不算,魂还叫不回来,这中间肯定有事。”

我拿着娃娃,哭的更凶了。
慢慢的竟然感觉头晕,瘸子在我眼前转圈。
我伸手推了他一下,“瘸子,你转啥……”可话没说完,脑子里嗡的一声,就晕了过去。
……
“瘸子,我咋啦?”我慢慢的睁开眼,就见瘸子正坐在床边紧张的看着我。
看见我醒了,瘸子立马站起来,没跟我说话,反而往外跑,“道长,丫头醒了。”
随着他的话,一个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孩子,头还疼吗?”
我摇摇头,想要起来,这才发现我身上竟然缠了好几圈红线,还穿着一身的红衣服。
“昨天你离魂了,多亏这位道长正好路过,这才把你的魂给叫了回来。” 瘸子一边给我解红线,一边说。 
“离魂?离魂是啥?”我纳闷的看着瘸子,那时候还小,并不明白瘸子所说的离魂。
瘸子笑了笑,说:“就是昨天你的魂魄被人勾走了,后来是这位道长给你叫了回来。”
我这才明白了,村里经常有人上坟回来就神志不清说胡话的,那时候就要找人叫魂。
道长走到我面前,问我:“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比如心口疼或者头疼的。”
“不疼啊,我现在感觉挺舒服的。”我跳下地,感觉今天的精神比以往都要好。
道长抓住我的手,仔细的看了半天,突然十分高兴,跟瘸子说:“这就是天意啊,瘸子兄啊,你这闺女简直就是天生吃这碗饭的,我有意收她为徒,你可同意啊?”
“道长,我吃哪碗饭啊?”我摸着肚子,真的有些饿了。
道长笑了笑,看着瘸子。
瘸子却摇头,说:“她不是我闺女,我没那个福气,我只养到她十八岁,就把她送回去。”
我一直都知道瘸子不是我爸,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是现在听他这么果断的说我不是不是他的闺女,我还是十分伤心,看了瘸子一眼,低头默默的流眼泪。
道士惊讶的看我一眼,摇头惋惜的说:“只能说这师徒缘分到底还差一步,既如此我也就不再勉强,若是有缘,今后定会再相见。”
说着就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停住,道:“瘸子兄,这孩子于我道门缘分深厚,你也是懂行之人,今后可多教教她。”
瘸子应了,那道士才摇头晃脑的离开了。
“瘸子,你真的要把我送给我姥姥么?我今天路过她门口,她还骂我来着。”我嘟着嘴,委屈的说。
瘸子摸着我的头,蹲下身子说:“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叫我瘸子么?”
我摇头。
他低下头耐心的解释说:“我这辈子注定是个鳏夫,克儿克女,你的八字没我硬。”
“可是我不喜欢我姥姥,她也不喜欢我。”我闷闷的说,“村子里的人暗地里都说我是鬼胎,说我是鬼闺女。”
他哼了一声,道:“不要听他们瞎说,刚刚道长都说了,你跟道门缘分深厚,以后我再出去都带上你,你好好学。”

“道门?那我长大了也能做道士,就像是刚刚那个人一样?”我期待的问他。
“当然可以,没准你将来比他更强。”
听到瘸子的话,我马上开心的不得了。
“你想要跟着那个人吗?”瘸子见我这么开心,问我。
我摇头,“不,我只是觉得他跟我们不一样。”
现在那个人留给我的印象就是干净,衣服是干净的,脸也是干净的,指甲缝里连土都没有。
村子里的庄稼人天天跟土地打交道,靠地吃饭,谁能像他那么干净。
村民们背后骂我,所以我对他们很排斥,现在看见这个跟他们完全不一样的人,就觉得能成为这样的人真的很好。
瘸子感叹说:“当然不一样,他是个有本事的。”
说完这些,张寡妇推门进来,手里拿着干净的衣服,“哟,丫头醒啦,来,快把衣服换一下,这身衣服不能久穿。”
她一进来,瘸子就已经关好门出去了。
从瘸子把我接来开始,就一直张寡妇给我洗澡、换洗衣服,瘸子每个月会给她点钱。
换好衣服,我刚要叫瘸子,几个人匆匆忙忙的跑进来,说:“瘸子,出大事啦,村里的公鸡都丢了。”
“啥,公鸡丢了?”瘸子原本在院子里抽烟,一听见这个,直接吸岔了气,咳嗽半天。
“是啊,公鸡都丢了,只剩下母鸡还在,这事可玄乎了,我们找了好几圈都没有,没办法了这才来找你帮忙。”一人解释说。
瘸子一听,也不再犹豫,直接回屋拿起自己的包袱,就要出门。
“瘸子,你干啥去?”我站在门口问。
“去找公鸡。”刚要转身,又返回来拉上我,说:“你也一起去吧。”
我立马高兴的跟在他后面。
“瘸子,带她去行吗?”一个人迟疑了半天,最好问道。
瘸子瞪了他一眼,说:“怎么不行,她将来要接我的班。”
他们一听看我眼神顿时变了,也不再说什么。
村里不少的白喜事都是瘸子主持的,所以他在村子里还是挺有威望的。
瘸子手里拿着一个罗盘,一直往北走,我们跟在他后面,直接上了北边的荒山。
一上荒山我就感觉眼前都是雾气,模模糊糊的,看不清东西,好几次多差点被树枝绊倒。
本来想跟瘸子说,但是看他脸色凝重的样子,我又不敢打扰他。
“你们在这里等着,后面有人叫你,千万不要回头,我去前面看看。”瘸子从包袱拿出一把铜钱剑,一手拿着罗盘,慢慢的往前走。
他一走,我感觉周围的雾气更大了,隐隐约约的还有好多人在周围走。
“瘸子,是你回来了吗?”我揉了揉眼睛,还是看不清。
这荒山以前我也总是跟王星来玩,还是第一次遇见起雾。
“丫头,咱们走吧。”瘸子突然在后面叫我。
我当时完全把瘸子的嘱咐忘记了,一听见他的声音,马上转身回头。
结果我刚一转身,一团雾气迎面扑过来,就好像一团棉花黏在我的脸上,我一时间呼吸不过来,直接晕了过去。

“丫头,丫头……”
昏昏沉沉的时候,我总感觉有人在叫我,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身体也动不了。
一只冰凉的手轻轻的抚上我的脸,慢慢的摩挲着。
冻得我身上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丫头,丫头,快醒醒……”
瘸子又在叫我,那只冰凉的手似乎消失了,嘴上一痛,我拼命的睁开眼睛,就看见瘸子正抱着我,掐我的人中。
“我怎么了?”我站起来,突然感觉好累,好想睡觉。
“刚刚你是不是回头了?”瘸子生气的看着我。
我这才想起他说不能回头,心虚的低下头,我小声的说:“我一上山就感觉周围起了好的雾,连路都看不清,心里害怕,刚刚一听见你叫我,就没忍住回了头。”
“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这大白天的,太阳那么大,哪有雾,撒谎可不好。”跟着来的一人插话说。
我一愣,这才发现雾气早就已经散了。
“我真的看见了。”我紧张的看着瘸子,生怕他生气。
他皱眉看着我,说:“先回家吧。”
“瘸子,刚刚上山的时候真的起雾了。”往回走的时候,我不死心的说。
“嗯,我知道,这事太邪性了,回去慢慢说。”他说。
我这才放了心,安心的跟着他走。
现在只有瘸子对我好,我是真的怕瘸子讨厌我,从小我就没有安全感。
“回去后把这张符纸烧成灰,混着水喝下去,三天内不要碰荤腥。”走到村口瘸子一人给了一张黄色的符,十分郑重的说。
那些人接了符纸,散去了。
“瘸子,那张纸有什么用啊?纸还能吃啊?”我看着瘸子手里剩下的符纸,也想要过来一张。
“这可不是一般的纸,这是我请祖师爷开过光的,能辟邪。”他把剩下的小心的收好。
我有些失望,也不敢找他要。
“刚刚你在山上除了看见雾,还看见什么了?”他小声的问我。
“有一只冰凉的手一直在摸我的脸。”我一想起这件事,就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又起来了。
他一愣,好半天才叹息道:“看来道长说的没错,你就是天生吃这碗饭的。”
听他这么说,我十分开心,我知道他这是肯定了我。
“可是以前我怎么没看出来呢,看来这次离魂也算是因祸得福了。”他自言自语的说。
我心里喜滋滋的,想着将来有一天自己也能像道长一样。
“瘸子,你找到公鸡了吗?”我突然想起这回事来。
他摇头,“刚刚我一上山就感觉上面有大东西,可怎么也找不到方位,没想到最后那东西竟然主动找上了你。”
“看来,要有大事发生了,这几天你好好的在家,晚上可不能出门。”他说。
我乖乖的点头。
我们刚要走,村南头赵家的大儿子跑过来,拽着瘸子就往家里跑,“瘸子,出事了,我爹翻白眼了,嘴里喊着要吃鸡。”
瘸子一听,拖着断腿,一蹦一跳的往赵家跑。
刚一进赵家的门,就听见里面的哭喊,赵老爷子正在院子里打滚,尖声喊着:“给我鸡,给我鸡!”

声音尖锐刺耳,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发出来的。
“瘸子,别……”我死死的抓着瘸子的衣服,吓得话都说不全了,不想让他进去。
“丫头,你可别添乱了。”赵家的大儿子拎着我的领子把我拎到一边,拉着瘸子进了院子。
我站在门口,腿直哆嗦。
大白天的,院子里本来就有不少人,但我看到的更多。
院子里雾气弥漫,尤其是赵老爷子身上往外滋滋的冒着黑气。
他翻着白眼,看不见黑眼珠,可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嘴角诡异的笑着。
瘸子走到赵老爷子身边,直接摊开包袱,从里面拿出一张黄符,大喝一声:“定!”然后贴在赵老爷子的额头上。
赵老爷子果然不动了,我看着身上的黑气也弱了。
脸上的笑容也仿佛定住了一般,就那么看着我,对我笑着。
我当时腿一软,直接坐到了地上。
瘸子喝了口二锅头,一口全喷在赵老爷子的脸上。
“啊!”赵老爷子尖叫着,就好像是喷上去的是硫酸一般,白酒一滴都没有落到地上,在他脸上冒着白气。
突然,尖叫声戛然而止,他全身开始剧烈的抽搐,肚子里咕噜噜的响着,嘴巴大张着,就好像是人喝醉了,要吐了一样。
“退到墙根!”瘸子大喝一声,围观的人都退到了墙根。
赵老爷子跪在地上,呕了半天,却怎么也吐不出来,就好像是所有的东西都卡在嗓子眼,憋得他脸都紫了。
瘸子又拿出一张符,猛地拍在赵老爷子的背上。
赵老爷子打了个嗝,跪在地上,仰着脖子,肚子里响声更大了,就像是开了锅一样。
他嘴里发出一阵阵的臭味混合血腥味,我捂着鼻子,差点被熏的吐出来。
“呕……”
一阵臭气传过来,只听哗啦一声,赵老爷子低着头吐个不停,一院子的酸腐味,血腥味更加浓郁了。
有妇女受不了,已经被熏的扶着墙吐了出来。
奇怪的是,赵老爷子一吐,院子里的雾气竟然开始慢慢的淡了,等到赵老爷子吐完,院子里一丝雾气都没有了。
“哎呀我的妈,这是啥东西?”赵老爷子的大媳妇大叫一声。
我往地上那摊呕吐物看去,只见血糊糊的一堆,里面竟然还混着鸡毛和鸡骨头。
我看着一阵反胃,心想这个他怎么还吃鸡毛。
赵老爷子吐完后就已经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瘸子看了眼那堆东西,“快把老爷子抬进屋里,准备温水,里面撒上一碗黑狗血,给老爷子洗洗,把糯米炒黑,给老爷子铺到褥子下。”
他这么说,却没人敢动。
大家都愣愣的看着那堆血糊糊的呕吐物回不过神来。
“愣着干啥,快动手啊。”瘸子又喊了声。
赵老爷子的儿子们这才反应过来,七手八脚的把老人抬进屋,女人们去烧水。
“瘸子哥,这堆东西可怎么办?”赵家的男人问。
“准备柴火,把这东西围上,上面浇点酒,直接烧掉。”瘸子脸色沉重的说。
“哎,咱们村里丢的公鸡是不是被老爷子给生吃了吧?”一人突然说。

[size=17.1429px] u=1107314399,2602653806&fm=26&gp=0.jpg 看完整版关注公众号 文鼎网 回复数字 6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知道创宇云安全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