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传统红包

2019-10-17 01:35
229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叮咚——叮咚——”
手机忽然收到了很多条广告,点开一看,竟然发现我中奖了,还是一个福利红包群的大奖。
肯定是个骗子,我不相信,顺手就想删了,谁知道这时,忽然有一个奇怪的链接自动打开了,我的微信自动添加了一个叫“有轨电台”的男人。
他添加我以后,一句话都没和我说,直接将我拉进了一个群里。群名称有一个很神秘的名字,叫“别说你是谁”。
那个群里面总共只有二十个人,头像都读取不出来,一直都是灰白色的头像,连网名都是一串乱码,谁也分不清谁,只能够单凭语气来断定是否是同一个人。
这时候,鹤立鸡群的群主说话了:“欢迎大家来到这个群,大家都是幸运儿,中了我们电台的福利红包群的大奖,这个大奖不是谁都能享受的,只有二十个名额。”
“电台?”
“什么电台啊,我没有参加过这个活动啊。”
“是啊,什么福利红包群,一个福利都没看见啊。”
我也很奇怪,我什么时候参加了电台的活动,又是什么电台?
群主一听这话,立即在群里发了好几个红包,红包都是两百一个,一连发了十个,激动的我们猛抢不停,还没一分钟,我们每个人就抢了几百块。
我们尝到了甜头。
群主笑了:“这只是一个小见面礼,大的福利红包还在后面呢,但是……参加我们这个红包福利群有一个条件。”
“条件?”
“什么条件啊?”
“不会是什么苛刻又恶心的要求吧?”
“条件很简单,就是在群里不能透露出自己的姓名,不能让对方知道你是谁,更加不能私自添加群中好友,不然的话,被我发现了,我可是会有惩罚的。”
“这有什么难的!”
“对啊,这种收了钱不透露身份的事情,我巴不得干呢。”
“对了群主,你刚刚说你们是电台的,你们的电台叫什么名字啊,有空我去听听。”
之后群主一直都没回消息,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我们在群里叽叽喳喳的,吵了半天。
后来群主回来了,他发送了一个APP给我们,是一个叫“有轨电台”的APP,我点开一看,它竟然自动安装在我的手机里面了,我删除都删除不掉。
好霸道的APP。
“这个就是我们电台,电台播报是有时间的,在晚上十二点以后才会有信号,里面会讲一些奇闻怪事,大家没事儿的时候可以收听,其中另有奥秘,另外会有神秘福利大奖给你们的。”
群里十九个人都说好,我也只能应和,回复了一个好。
得到了二十个人的同意,群里好像升华了一样,大家都各自有了头像,是一片赤橙黄绿青蓝紫,每个人有一个颜色作为代表,群主是黑色的,而我是黄色的。
好巧,我就叫苏黄。
没过多久,群里有一个金色头像的人要加我,还备注了自己的姓名,叫金元武,听起来似乎是个男人的名字。
也真是巧,和姓名巧妙吻合。
我刚想同意添加,却想起来群主说的,不能透露自己的身份,也不能私自添加群里的人,所以我就拒绝了,把手机丢在一边睡着了。
过了几天,群主在群里发了很多红包,把我们抢的手都酸了,面对那种几十块钱的红包,我们抢都不愿意抢了……
甚至还有人在群里抱怨群主,说群主是不是资金断了,越来越小气了,而我一直没说话,就潜水在群里看他们。
这天夜里,我闲来无聊,想听听那个有轨电台,可是里面一直都是杂音,听不出什么,直到过了十二点,有轨电台才恢复正常。
电台里面传来一个雌性的男声,好像睡在我身边与我交谈一样,让人听得特别舒心,我一下就被他的声音给怔住了。
“欢迎来到有轨电台,我是老谭。今天的城市下了一天的雨,天气微凉,很舒适。那今夜我就应景,讲一个‘雨夜屠夫’的故事。”
“几年前的今天,也是清明节,雨水充沛,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夜晚八点之后,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这时候,无人的林荫大道上走过一个少女,背着沉重的书包,冒着雨艰难前行……”
“树下风很大,摇晃的树枝散落很多雨水下来,少女浑身湿透了,而这时候,有一个男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尾随在她的身后。少女发现了,立即加快了脚步,可是书包里的书却都掉落了下来……”
“少女慌了,弯腰去捡书本,身后的男人却早她一步捡起了书本……之后,夜色浓郁,少女与男人发生了不为人知的事情。人们再次见到少女,她已经被杀害分尸,被凶手取走了头颅。”
头颅?
我听着他的声音都要昏昏入睡了,忽然听到这两个字,让我一下惊醒,我这才知道,这个有轨电台,是一个午夜惊悚的电台。
我匆匆关了电台入睡,第二天一早醒来,却发现头条新闻上写了“雨夜屠夫”四个字!
原来是昨夜有一个少年被人杀害取走了头颅,而那个少年名叫金元武……
怎么这么巧合!
而这时候,群主发来了消息:“大家都看到了吧,在这个群里千万别说你是谁,不然就会有惩罚的……对了,昨夜有没有人听有轨电台的故事?说出名字的有红包福利作为奖励啊!”
我越来越感觉不妙,退群退了几次都没用,依旧还在这个群里。其余的人也是,都在群里议论纷纷,让人不寒而栗。
直到有人打出“雨夜屠夫”四个字,群里就冒出了很多巨额红包……
我很害怕,不知道如何是好,感觉自己染上了麻烦,不止是我,还有群里剩余的十八个人。
就在今晚,忽然又有一个陌生男人加了我,他备注的名字竟然是“老谭”。
我疑惑的添加了他,一加上他的微信,他很焦急的给我发了一个信息:“快逃!”
我不解:“你是谁?”
他没回复,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
我接着问:“你是不是有轨电台的老谭?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事情?!”
他没说什么,飞快的回了一个:“快逃!记住,千万不要说出自己的姓名,别说你是谁!”
随后他就没了回复,朋友圈里面也什么都没有,我感觉很奇怪,便每天开始守候午夜的有轨电台。那个老谭每天都会准时讲一个故事。
“今天天气阴沉,天色不好,灰蒙蒙的,那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七根手指’的故事。”
“有一个少女,生下来便天生异常,一只手长有七根手指,手掌异常大,看起来像是一个畸形的怪物。所以她从小都被人议论、指点,她心中很委屈,人也很自卑,一直都过着孤独的生活。”
“有一天,她得到了一个富豪家的慈善资助,成为了免费做手术的最佳人选,她很高兴,跑去医院做手术,却不曾想,那个富豪家竟然是她同学的父亲。”
“同学是个富家千金,狠狠地嘲笑了她,并且还拍照发社交圈,非常任性,目中无人,更加离谱的是,医院里的那些人都奉承着她,一起嘲笑这个少女。少女悲愤离去,放弃了这个做手术的机会。”
“最后,少女七根手指的事情被市里所有人都知道了,很多人都用异样的眼神、语气对待她,她很气愤,消失匿迹了。半个月以后,那个富家千金突然死亡,被剁下了两根手指,然后缝合在了她自己的脸上……”
死了?
难道是那个少女杀了富家千金?
我正在猜想这个故事其中的奥妙,老谭却放了一曲很奇怪的音乐,最后结束了这个深夜,我也迷迷糊糊的睡过去。
第二天一醒,我又顿住了,因为头条新闻上写了“七根手指”四个大字!
难道这个有轨电台有预知功能?怎么每每发生命案,老谭都会讲述这样一个故事,还发生了一模一样的事情!
又或者……老谭是凶手?
一切让我匪夷所思,我想报案,却没有半点证据,一切完全只是自己的猜想。就在这时候,群主又发布了最新消息。
“春天来了,踏青是最适合的,我们电台给大家准备了一个福利,在郊外的环球公园,我准备举行一个踏青聚会,聚会的当天,大家可以戴一个和自己头像一样颜色的面具行走。”
“戴面具?”
“那还是谁也不认识谁啊。”
“环球公园很大的,都是被废旧的公园了,鲜少有人去的。”
“是的,所以我才会选择环球公园,人少,让我们能更好的认识。但是戴上了面具,大家千万不要乱说话,更不能说出自己是谁……要是被我发现了,可是会有惩罚的。”
“惩罚”这两个字一出,群里的人顿时没了兴趣,纷纷都说不去。群主没劝说他们,只是发了很多红包,并且警告他们,一定要去,要是没去,也一样会有惩罚的。
我越听这群主的口气,越觉得他是在威胁我们,他的意思就是要我们乖乖听他的话,陪他玩,他用钱支配我们,喂饱我们。
之后我问了一直没回复消息的老谭:“你会去吗?”
老谭立即回复:“会,我等你来。”
得到了老谭的肯定,我心中虽说忐忑,却也很想去看看。于是我立即上街去买了一个明黄色的小鹿面具,用它来代表我的身份。
来到环球公园,我才知道这个公园特别大,里面树木茂密,非常阴森的感觉。这一块地皮空置了很多年,一直都说要做开发,却还是旧样子。
我刚想走进去,身后却有一个女人喊我:“等等!”她小跑上来:“你……你是那个一直抢红包不说话的小黄吧!”
这话怎么听得怪怪的?
这女人带着一个紫色的面具,一路上不停的说话,让我知道她是群里很活跃的小紫。
她讲了好多,连她男朋友也跟我讲,完全没有一点防备。这时候,我忽然看见她手臂上有一个很奇怪的纹身,黑乎乎的,像是一个骷髅头。
还没等我和她说什么,她就看见别的成员,跑去找他们了。
我百般无聊的穿梭在环球公园的树丛里,忽然有个男人拦住了我的去路,我一顿,看他穿着黑色的风衣,面色冷峻,竟然犯了花痴。
他大步走来,竟然拉住了我的手:“我是老谭。”
“老谭?”他比我想象中要年轻很多,很沉着稳重的样子。
他紧紧拉着我的手道:“赶紧离开这个群,删了这个群主,无论是换住址,或者是出国都行,千万不要透露自己的姓名。”
我很害怕:“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这是一个杀人群,以杀人为乐趣的!”
“凶手是谁?”果真让我猜中了:“是不是那个群主,他是凶手对不对……可是你,你为什么每天晚上都要讲一个死人的故事,你是……”
“我来不及给你解释那么多!”他很焦急,拉着我的手四处张望着:“记住,待会儿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能说出自己的姓名,并且不要说认识我。”
我实在是太好奇了,可是又不能多问,老谭匆匆塞了一支野玫瑰在我的手里,然后消失在了树丛中。
渐渐地,天空下起了雨,天色非常暗沉,群里又来了消息:“马上就要下雨了,我给大家准备了十九把雨伞,大家赶紧去寻找吧,最后一个没拿到雨伞的人,我可是会惩罚的哦。”
这个变态!
难道又要杀人吗?
我有了老谭的警告,不得不拼命的寻找雨伞,可是环球公园这么大,雨伞藏得又隐秘,我该去哪里寻找呢!
而望向远处,好几个群员正在闲聊,不亦乐乎,他们丝毫都没意识到危险的靠近。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跑了好几个地方,终于找到了一把黑色的雨伞。

[size=17.1429px]看完整版关注wx公众号:文鼎网 回复数字 :36623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