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华夏,中南省,江城市。
全市最大的古玩市场门口,一位西装笔挺的中年人站在一辆加长林肯前。
“少爷,五年了,老爷已经知道错了,您就回去吧!”
“想让我回去?先叫他把现在的老婆休了再说!”
老者说的泪声俱下,可林凡却是一脸漠然。
“当初把我从萧家赶出来的是他,现在又叫我回去?”
“你回去问问他,他把我鉴宝至尊林凡当成什么了?”
刚转身走了没几步,林凡忽然又折反回来,淡淡的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现在姓林,不姓萧!”
说完,林凡从路边捡起一个塑料袋,将刚从市场淘来的紫金琉璃盏装了进去。
然后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只留下老者一个人喃喃出声:“萧林凡,林凡,看来少爷还是没能从夫人过世的伤痛中走出来啊……”
萧家,华夏唯一一个具有千年历史沉淀的古老鉴宝家族,掌管着当今世界上最大的拍卖行——鸿蒙拍卖行,几乎垄断了所有的高端首饰行业,就连金矿都有好几十座。
对萧家人来说,视金钱如粪土,真是在合适不过的形容了。
而萧林凡,不,而林凡,则是萧家现今唯一的继承人,同时也是当今世上最年轻的鉴宝至尊。
鉴宝至尊,这是个古老的称呼,华夏鉴宝界的传奇,历代都只在萧家出现,只因萧家有着传奇的鉴宝之术——紫极魔瞳。
只不过,因为五年前的事情,林凡被迫离开萧家,自此改名换姓,做了夏家的上门女婿,只因他爱她。
来到一家中型的拍卖场门前,门口一个靓丽的倩影正焦急的四处张望。
这是她的老婆,夏天,一个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都是极品的女人,也正是如此,五年前的婚礼,让整个夏家成了江城的笑话。
因为夏天当时正急着找一个老公来争夺家产,而恰好出现的林凡,很不幸的成为了这个人选。
夏家旗下有一家拍卖行和数家古玩店,只可惜在江城顶多只能算一个二流家族,五年来,随着老爷子年龄越来越大,夏家的业绩也越来越差,尤其是近几年,眼看着连二流家族都算不上了。
看到林凡慢悠悠的走过来,夏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脸色难看的呵斥道:“五分钟,你整整迟到了五分钟,你知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啊,还不赶紧给我进去!”
说完,夏天脸色焦急的踏着高跟鞋走进了拍卖行。
在她的眼里,是看不起林凡的,当初要不是为了争夺财产,打死她也不会和林凡这种窝囊废结婚。
如今五年过去,她对林凡更加厌恶了,每天无所事事,也不说找个正经工作,天天就泡在古玩市城里转悠,偶尔还捡个破烂回来显摆,美名其曰捡漏,她真的是受够了。
林凡尴尬一笑,赶紧低着头跟了上去。
今天是夏家每年一度的业绩评比,每年的这个时候,家族的每个支系都要拿出一年收来最好的古玩进行评比,以此来决定各家去年一年来的业绩。
原本各家对这个评比都是敷衍了事,但最近几年,所有人都开始重视起来了,因为老爷子年事已高,随时都有可能撒手人寰,。
这可是关系到各家在老爷子心中的地位。
地位越高,分财产的时候自然拿的越多。
“林凡,你给我记住,待会进去一句话也不要说,今天的评比事关重大,我不想因为你丢脸。”
进入了拍卖行,夏天还不忘扭头警告林凡。
林凡苦笑着点了点头,一脸无奈的表情。
看到林凡这个表情,夏天真是杀了他的心都有了,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窝囊,你说你好歹也是个男人,没本事就算了,连一点血性都没有,整天唯唯诺诺的样子,活该被他们欺负!
结婚五年,这家伙除了在家里做家务就是去古玩市场晃悠,要不是为了争夺家产,她早就和这个废物离婚了。
两人来到了会议室,夏家的其他支系代表已经在等着了,尤其是他们的死对头大伯家的儿子夏鹏辉,更是一脸嘲讽的看着自己。
“哎呦,我说夏天,你的架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这么多人就只等你一个。”
“哎,人家也想早点来啊,可是没有能拿的出手的东西,早点来干嘛,丢人吗?”
“夏沫,这说这话就不对了,谁说人家没有拿的出手的东西了,这不是带了一个废物过来么。”
“哈哈……是啊,说起废物,咱们跟人家比差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以夏鹏辉为首的支系,全都对着夏天冷嘲热讽,顺便还不忘把林凡这个废物摆到桌面上鄙视一番。
在他们眼里,林凡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门口的乞丐都比他强一万倍。
甚至他们从来都没把林凡当个人来看待,也就夏天无知,居然还指望这样一个废物跟他们争夺家产,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哎呦,我说林凡,看你手里的塑料袋,是不是又在古玩市场捡垃圾了?”
夏鹏辉笑呵呵的看向林凡,眉宇间尽是嘲讽。
“不好意思,那叫捡漏。”林凡义正言辞的纠正道。
夏鹏辉嗤笑道:“哈哈,就你这样的还捡漏,你当你是鉴宝至尊萧林凡啊?”
林凡淡淡一笑,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呢?”
话音刚落,会议室里立刻响起了一片嘲笑之声,许多人甚至捂着肚子笑的前仰后合,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这个林凡还真是不要脸啊。
一个废物,居然还有脸说自己是萧林凡,别看你们名字只差了一个字,可这命运差却了十万八千里啊。
梁静茹都不敢给你这个勇气!
面对着来自大家的嘲讽,夏天的表情逐渐难看起来,但她还是选择了沉默。
在她的眼里,林凡丢人是林凡的事,跟她没半毛钱关系,只要战火不波及到她就行。
“我说夏天,今天可是家族评比,你该不会真的要靠这个废物吧?”
夏鹏辉似乎想证明自己有多优秀,指了指会议桌上的青花瓷道:“你知道这是什么朝代的吗?明朝的,萧氏拍卖行给出的估价是三千万,这青花瓷上的一块漆都比你这个废物老公金贵。”
林凡笑而不语,整个会议室顿时响起了一片嘲笑之声。
夏天脸色越来越难看,虽然她打定主意不管林凡,可是夏鹏辉的话说的越来越难听,而且已经渐渐把话题开始转移到她的身上,她要是再不站出来,还不知道夏天鸣待会怎么说自己呢。
“夏鹏辉,大家好歹都是亲戚,你说话最好积点口德。”
夏天黛眉轻挑,语气不满的回应道。
“鬼才跟他是亲戚!”夏鹏辉冷冷一笑:“他只是入赘到夏家的一个废物而已,一个只会吃软饭的寄生虫,就是因为这个废物,害的咱们夏家在江城都抬不起头!”
“你!”
夏天面红赤耳,他们说的不错,五年前她和林凡的那场婚礼,的确让整个夏家沦为了笑话,甚至很多人都因此拒绝跟他们合作,也正是因为如此,老爷子才开始疏远她,并且大有把她赶出夏家的迹象。
这时,林凡突然将手中的塑料袋扔在桌子上,一件精美绝伦的琉璃盏顺势滑落出来。
“这是……之前在新闻上被历史上最具传奇色彩的鉴宝至尊萧林凡誉为佛教圣器的紫金琉璃盏?”
夏家首席鉴宝师傅全忽然发出一惊呼,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
林凡满意的点了点头,淡然道:“我记得当时萧林凡好像说过,这东西价值两个亿来着。”
林凡话音未落,整个会议室瞬间寂静无声。

“哎呦,两个亿呢。”
寂静的会议室里忽然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
“你这东西该不会又是从古玩市场里淘来的吧?”
这个时候,夏鹏辉忽然一脸戏谑的看向林凡。
林凡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如实说道:“不错,的确是从古玩市场淘回来的。”
此话一出,顿时惹的在坐的夏家成员捧腹大笑。
“臭小子,整个江城谁不知道古玩市场里的东西十有八九都是假货,你买个假货糊弄也就算了,可你起码买个没那么出名的好吧?紫金琉璃盏这种圣物你居然也敢假冒?”
夏家的其他成员同样满脸讥讽的看着林凡,很显然,他们也不信桌子上的紫金琉璃盏是真品。
传言紫金琉璃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华夏至今只残存一对,其中一只被鉴宝至尊萧林凡收入囊中,剩余一只下落不明,这是全华夏古玩界众所周知的事情。
林凡一个废物,怎么可能会走那个狗屎运。
“就是,你拿这个东西糊弄一下别人还行,居然还敢拿到今天这种场合,我是该佩服你的勇气呢,还是该叹息你的无知?”
“傻逼,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夏家是干什么的了?你当我们夏家的首席鉴宝师是吃素的吗?”
“夏天,老爷子生平最反感的就是弄虚作假,你玩这种卑劣的手段,就等着被老爷子逐出家族吧。”
会议室里又是一阵哄堂大笑,格外的刺耳。
瞬间,夏天脸色猛的一沉,走到林凡身边,上去就是一个巴掌,怒斥道:“我给了你五十万,你就给我买回来个假货!”
林凡眉头一皱,想解释一下,谁知,夏天转眼又是一个巴掌呼了过来。
“你给我闭嘴,你还嫌没丢够人吗?你知不知道今天这次评比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
夏天此时杀了林凡的心都有了,这个废物林凡,真是害死自己了。
林凡捂着滚烫的脸颊,委屈巴巴的道:“对不起……”
夏天气呼呼的环胸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对于今天的评比,她已经彻底绝望了。
虽然夏天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但夏鹏辉却并不想就此放过她。
夏鹏辉缓缓站起身来,看了一眼正在擦汗的首席鉴宝师,命令道:“傅全,我命令你马上鉴定一下这个琉璃盏是不是真的。”
傅全脸色一僵,为难道:“大少爷,老爷子还没来,这恐怕……不合规矩吧?”
“啪!”
夏鹏辉猛拍了一下桌子,厉声斥道:“狗屁的规矩,叫你验你就验,哪来这么多废话!”
傅全被这突如其来的怒喝吓了一跳,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乖乖的走到林凡跟前,颤抖着拿起紫金琉璃盏,掏出放大镜仔细鉴定了起来。
看到傅全如此听话,夏鹏辉挑衅的看了一眼夏天,这才懒洋洋的坐了回去。
面对传说中的圣物,傅全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足足观察了五分钟,这才将紫金琉璃盏小心翼翼的放回原位。
“傅全,公布鉴定结果吧。”夏鹏辉再次命令道。
傅全纠结了半晌,最后,在所有人不断的催促下,这才深呼了几口气道:“是真品!”
“什么?”
夏天闻言,猛的站起身来,不可思议的看向傅全。
其他人更是难以置信张大了嘴巴,眼睛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林凡站在角落里斜魅一笑,鉴宝至尊这个称呼可不是白叫的。
说起来他的运气还真是好,本来还打算随便弄个价值几千万的东西冲一下门面,谁曾想恰好让他碰到了苦苦寻觅了七年的紫金琉璃盏,他二话不说,当场就花了五百块钱买下来了!
夏鹏辉仿佛得了失心疯,嘴里一直重复着:“不……这不可能……”
假的!
一定是假的!
回过神来的夏鹏辉瞬间变得狰狞起来,愤怒的指着傅全,瞪眼道:“你一定是被他们收买了,所以才说这个破玩意是真的!”
夏鹏辉面目狰狞,内心的愤怒已经达到了顶点。
傅全浑身一震,张了张嘴巴想要解释什么,但最终还是化为了一声叹息。
这一幕,他早就料到了,所以刚刚才迟迟不想鉴定,没想到……
这时,夏天却突然站出来,同样是愤怒的指着夏鹏辉,娇喝道:“夏鹏辉,你少在这血口喷人,我跟本就没收买傅叔!”
夏鹏辉眉毛一挑,怒声道:“你说没收买就没收买?这里这么多人都听着呢,你自己刚才都说了,你只给了这个废物五十万,就算这只琉璃盏是真的,他五十万能买下来吗?!”
夏鹏辉越说越越觉得自己有理,指着夏天的鼻子道:“紫金琉璃盏是什么?那可是佛教圣物,价值两个亿!他五十万就能买到,你真当他是萧林凡啊?”
“我……”
被夏天鸣这么一骂,夏天也清醒了过来。
是啊,价值两个亿的东西,花五十万买到,这已经不是捡漏了,这根本就是抢钱啊!
角落里的林凡却是一脸愁容,他好几次想开口打断夏鹏辉告诉他,其实这只紫金琉璃盏他不是花了五十万,而是花了五百块,而且,他真的就是萧林凡啊,如假包换,假一赔十!
“干什么!都是当老总的人了,在会议室里吵来吵去成何体统!”
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夏家老爷子终于现身了。
所有人都赶紧起身,态度恭敬无比。
老爷子作为夏家地位最高的人,在夏家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所有夏家大小事情,全都得经过他的同意。
“爷爷,林凡从市场上淘了个物件,傅叔说是真的,可是鹏辉哥非说是假的,您看看究竟是真是假。”
夏天看了林凡一眼,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居然信了林凡的话,或许是因为她的内心里,也希望这只紫金琉璃盏是真的吧。
夏鹏辉一听这话,顿时就慌了。
傅全只是夏家的员工,他可以随意污蔑,但老爷子在古玩圈混了一辈子,紫金琉璃盏的真假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这要是真让老爷子来鉴定的话,那岂不是说今年的评比,三叔家要夺得第一了?
紫金琉璃盏如此珍贵,没准老爷子一高兴,直接把家产全都给了夏天也不是没有可能。
一想到这里,夏鹏辉整个人都不好了。
“哦?什么物件啊,傅全都看不准?”
老爷子惊疑一声,来到会议桌前。
看到桌子上的紫金琉璃盏,老爷子先是一惊,等他拿着放大镜仔细观看了半晌之后,原本震惊的表情立刻变阴沉了下去。
夏鹏辉见状,浑身一个哆嗦差点当场跪在地上,脸色白的跟纸一样,肠子都悔青了。
就在夏天以为林凡终于为自己做了一件好事时,老爷子却突然扭头看向傅全,沉声道:“傅全,我自认为待你不薄,没想到你却为了蝇头小利徇私舞弊,我真是看错你了。”
傅全闻言,心里顿时一咯噔,还没等他开口解释,老爷子又开口道:“你走吧,离开夏家。”
傅全脸色一红,最后一句话也没说,低着头离开了。
老爷子突然转身怒瞪着夏天,沉声喝道:“跪下!”
夏天娇躯一颤,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眼眶瞬间红了。
老爷子一脸的不悦,指了指林凡怒道:“这个废物怎么在这里?家族内部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插手了?”
夏天低着头,咬着红唇,低声道:“爷爷,我知道错了……”
“哼!”
老爷子冷哼一声扭头看向林凡道:“林凡,不是老夫看不起你,你不过一个无依无靠的乡野小子,想通过入赘来争夺家产,你最好打消这个念头,只要你在夏家一天,夏天这辈子都别想分到一分钱财产!”
闻言,林凡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夏家的财产,他还真的看不上。
如果他想,只要一个电话,他们眼中家财万贯的夏家瞬间就会沦落为街头要饭的乞丐。
看了一眼林凡,夏天咬牙切齿的道:“林凡,你没长耳朵吗?给我滚出去!”
绝望。
此时的夏天,对这个男人彻底绝望了。
“对不起。”
再次低头道了一声歉,林凡低着头离开了会议室。
夏鹏辉却是一把拦住了他,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林凡,你知道为什么爷爷要把副全赶走吗?因为我是他亲孙子,而你,不过是一个外人,夏家,迟早会落在我夏鹏辉的手里!”
看了夏鹏辉一眼,林凡沉默着走出了会议室。
然而,就在老爷子准备亲自召开今年的评比时,会议室的门却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紧随其后就进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谁是夏天?”
中年人微微躬了躬身,然后彬彬有礼的问道。
来找我的?
夏天愣了一下,站出来疑惑问道:“我就是,请问您是……”
“哦,我是萧家的管家,这是这一届国际珍宝交流会的邀请函,请您收下,界时,还希望少……夏小姐能赏脸参加。”
将手中一份烫金请柬双手递到了夏天的手中,中年男人暗自抹了把冷汗,刚才一紧张,他差点脱口而出少奶奶,还好他机智,及时改口,否则,少爷肯定会弄死他。
夏天当场就懵了。
不只是他,此刻,包括老爷子在内的所有夏家子弟,全都看着夏天手中的烫金请柬目瞪口呆起来。
国际珍宝交流会!
这可是当今第一鉴宝世家萧家举办的!
其代表的价值,不可估量!
根本不能用金钱来衡量!
因为参加这种交流会的要求极为苛刻。
首先,你得是华夏古玩协会的会员,其次,你得资产过百亿!
而小小的夏家,撑死资产过五亿,不能再多了。
可即使这样,夏家仍然收到了请柬!
这怎能不让人震撼!
然而,更加让所有人震撼的是,这样一份含金量极高的请柬,居然被送到了一个即将被逐出家族的女流之辈手上。
更是震撼的每个人脑瓜子嗡嗡直响。
这时,老爷子突然小心翼翼的问道:“敢问,是哪个萧家?”
闻言,中年人身上立刻散发出一股极强的自信,傲然道:“当今世上,有资格送出此等邀请函的,还有第二个萧家吗?”
就在所有人都被中年人身上散发的自信震的脑瓜子嗡嗡时,夏天的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一个人影。
难道是因为他?

出了拍卖行,林凡一路小跑追上了傅全。
“傅叔,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夏家女婿的话,那就给这个人打电话,他会帮你安排好一切。”
林凡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傅全,又在傅全的耳边小声叮嘱道:“希望傅叔能替我保守这个秘密。”
说完,林凡就转身离开了。
不管怎么说,傅全之所以被夏家辞退,还是因为自己,无论是出于愧疚还是惜才,林凡都要帮傅全一把。
“这是……萧腾的名片?!”
傅全接过名片一看,整个人瞬间瞪圆了眼睛。
看着林凡逐渐远去的背影,忽然颤声道:“原来,夏家口中的废物赘婿……竟然是萧家人!”
……
此时,夏家拍卖行会议室里,气氛有些沉重。
夏家所有在公司就职的子弟全都到场了,此刻正安安静静的坐在座位上一言不发。
首位之上的老爷子同样是眉头紧锁。
在他的正前方,一张烫金的请柬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请柬正中央挥挥洒洒的写着几个大字。
“夏天,你在萧家有认识的朋友吗?”
沉默了半晌,老爷子忽然开口提出了一个所有人都关心的问题。
话音落下,夏家所有子弟全都紧张的看向夏天,如果她真的认识萧家朋友,那以后她在家族的地位一定扶摇直上。
甚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尤其是夏万东一家三人,紧张的冷汗都流出来了。
“啊?”突然听到老爷子叫自己名字,夏天吓了一跳,赶紧在脑海里将所有认识的朋友逐一过了一遍,这才摇头低声道:“没有。”
“呼……”
所有人都舒服了一口气,既然不认识,那就好办了。
以后,他们依然可以对夏天呼来喝去的当狗使唤。
老爷子失望微点了点头,沉思了片刻说道:“夏天,你现在就回去准备,接下来你不需要每天来公司上班了,你只需要做好万全的准备,代表夏家参加这一届的交流会。”
“是!”夏天站起身来恭敬的应了一声,然后转身走出了会议室。
会议结束之后,老爷子离开会议室之后,其他人却都没走。
“夏鹏辉,你得想办法杀杀夏天的锐气啊,不然等她有朝一日上位之后,咱们这群人都得跟着遭殃。”
“是啊,如果她真的代表家族出席交流会,到时候肯定会影响你在家族的地位。”
这些人都是站在夏鹏辉这边的,平日里没少欺负夏天,所以此时他们最害怕的就是夏天上位。
而现在最有希望阻止夏天上位的,就只有夏鹏辉了,老爷子肯为了他赶走傅全,足可以说明夏鹏辉在老爷子心中的地位了。
夏鹏辉脸色阴沉,正如这些亲戚所说,如果真的让夏天代表家族出席交流会,那他在老爷子心中的地位势必受到影响。
“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让这个婊子得逞的。”
出了公司,夏天看到林凡正远远的站在路边,可能是因为心情好,夏天破天荒的允许林凡上她的车。
两人驱车回到家。
夏国强和唐柔两个人在客厅里正坐立不安,今天的家族评比,决定着他们家的生死存亡,这不,夏国强连去参加评比的勇气都没有。
“夏天,怎么样?”
看到父母紧张的满脸是汗,夏天笑着说道:“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们不会被逐出家族的,而且,我还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接下来,夏天声情并茂的将今天萧家派人送邀请函的事情讲了一遍,然后直播的道:“爷爷让我代表家族参加萧家举办的国际珍宝交流会。”
夏国强和唐柔腾的一下就站起来了,惊愕的看向女儿,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什么?你说你爷爷让你代表家族去参加国际珍宝交流会?”
“这……这是真的吗?”
幸福来得太快,唐柔感觉大脑一阵晕眩。
只有角落里的林凡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皱了一下眉头。
妈的,做不动老子的工作,就想从老子的老婆这边下手?
原本他还是挺生气的,可当他看到一家人都沉浸在这突如其来的幸福中,露出发自内心的笑容时,林凡忽然感觉他很自私,明明抬抬手就可以让一家人幸福快乐,可他却拖延了五年。
也罢,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们体会一下站在世界之巅的感觉吧。
想通了这一切,林凡紧皱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嘴角泛起一抹释然的笑容。
可是当唐柔看到林凡发笑时,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冷声斥道:“你笑个屁啊,这是我们家的喜事,你一个外人,在这高兴什么劲。”
闻言,林凡嘴角的笑容渐渐消失,最后变成一抹苦笑。
“今天太开心了,我们必须要好好庆祝一下……”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家人其乐融融的进了厨房,商量着今天中午吃什么庆祝。
而林凡,则被一家人排斥在外,只能站在角落里发呆。
当天晚上,夏鹏辉和他父亲夏万东来到了老爷子的别墅,他必须要阻止夏天代表家族参加交流会,绝对不能给夏天丝毫翻身的机会。
“爷爷,您真的要让夏天代表家族去参加交流会?”
撇了夏鹏辉一眼,老爷子淡淡的道:“不然呢?”
夏万东赶紧走到老爷子身后,一边给老爷子按摩。一边苦口婆心的劝道:“爸,这件事您可必须要慎重啊,这次的交流会,可是咱们夏家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夏天根本没资格代表咱们夏家啊,但凡她要是有点能力,她也不至于通过招一个上门女婿来争夺家产啊,您说呢?”
扭头撇了一眼两人,老爷子干脆利落的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爷爷,您想啊,夏天之所以招一个上门女婿,不就是为了争夺家产么,可女婿终归只是外人啊,如果夏天未来掌管了公司,那您一辈子的心血不就给外人做了嫁衣了么?”夏鹏辉循循善诱道。
听到这句话,老爷子的表情顿时变的严肃起来。
儿子的话虽然有打压孙女的嫌疑,但他说的也不无道理啊,俗话说的好,嫁出去的女人泼出去的水,自己辛辛苦苦奋斗了一辈子,难不成要把这诺大的基业拱手送给一个外人?
“哼,林凡那个废物想通过入赘来抢夺我一辈子的心血,我绝对不会让他阴谋得逞!”
老爷子狠狠的握了一下拳头,沉声道:“鹏辉,这一届的交流会,你替夏天大代表我们夏家去参加,我这就打电话通知夏天。”
闻言,夏鹏辉父子对视一眼,皆是看到了彼此严重的窃喜。
“爷爷英明!”
夏鹏辉极力的掩饰着心中的兴奋,装出一副淡定的样子说道:“爷爷放心,孙儿一定不会辜负您的厚望,一定会把咱们夏家发扬光大!”
夏天这边正在准备家族近两年的资料,爷爷的一个电话,让他顿时的瞬间如遭雷击!
“爷爷,我……”夏天心中顿时无限委屈。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听着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夏天整个人瞬间虚脱了,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床上。
半个小时之后,夏家客厅,气氛有些压抑。
“什么?你说老爷子突然改变主意让夏鹏辉代表家族参加交流会?”夏国强一脸愕然的问道。
唐柔气的脸红脖子粗,破口大骂道:“肯定是夏万东父子搞的鬼,不行,我得去找他们算账!”
夏国强赶紧拦下妻子,摇头道:“算了,既然是老爷子决定的,你就是去大哥家闹腾也没用,说不定还要因此惹怒老爷子。”
“那你说怎么办,难道就眼睁睁的看着你大哥他们一家骑在咱们家头上拉屎?”
唐柔气的直跳脚,神色极为不甘。
这时,坐在角落里的林凡忽然开口道:“你们放心吧,萧家的请柬,向来是送到谁手上,谁就是代表人,不可能更改的。”
唐柔本来就在气头上,听到林凡的话,顿时炸了,指着林凡的鼻子骂道:“我们家里人说事,哪里轮到你个外人插嘴了!”
点了点头,林凡转身出了门。
靠在漆黑的楼道上,林凡点了一根烟,拨通了萧腾的电话。
“夏家私自更改代表人了,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个恭敬的声音:“少爷,您放心,我明天就去夏家公司考察。”
U2FsdGVkX19dHdxvn3NoEF1y4zNzOZyXawWv_8xYBW-K5GE1ClCgy3BqSj_IPk8fRPPEc4chWt9a47X6.jpg 看完整版关注wx公众号 文鼎网  回复数字  41531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