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size=17.1429px]
[size=17.1429px]
中海。
舟浦监狱。
“咔哒!”
最右边的小门轻轻打开,一个身穿蓝白相间校服的青年走了出来。
校服看着比较旧,还短小。
穿在他的身上更是显得滑稽。
仰头看了眼头顶的太阳,深邃的眸子眯了一下,喃喃自语道:“终于,重见天日,自由了……”
话音刚落。
身后一名年轻女狱警说道:“秦戈,出去以后给我规规矩矩做人,不要再犯事了,我不想再看见你,明白没?”
秦戈的表情霍然变化,立即变得规规矩矩:“是,多谢李警官三年来的照顾,虽然你很漂亮,但我也不想再看见你。”
说完挥挥手,转身大踏步离去。
李警官看着他的背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道:“哎,都说是劳动改造,可这个家伙,我看是越改造越离谱,就差要翻天了。”
说着,缓缓关门。
………………
坐牢三年,物是人非。
今日出狱,也是孤寂一人。
摸了摸口袋,里面有个钱包。
打开一看,钱包里没钱,入眼处是一张照片,上面是他跟一个长发飘飘穿裙子的女孩子的合影,是他的女朋友……,哦不,是前女友;照片中的秦戈,青春洋溢,笑得一脸幸福,仿佛抱着旁边的女孩就是拥抱了整个世界。
可是,现在怎么看都是讽刺。
他坐了三年牢,坐的却是冤狱,全都拜这个女人所赐——
三年前,秦戈还是中海大学计算机系的大三学生,成绩优秀,还是班长,有个身为班花的女朋友,是很多男同学羡慕到咬牙的幸运儿,可是,就因为这个班花女朋友,他坐了三年牢。
他女朋友,叫姚美姬。
出事那一天,正好是姚美姬的生日。
秦戈用存了大半年的积蓄,买了一只苹果手机作为生日礼物,结果送过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姚美姬跟着一个叫周扁荣的富二代走进了学校小树林,他马上跟了过去,结果……
他对当时的画面记忆尤新——
姚美姬被周扁荣按在草地上,她嘴里还喊着“不要不要”,秦戈立即勃然大怒,上去就对那富二代拳打脚踢,事情闹大,三个人都进了派出所。
可秦戈怎么都没想到,姚美姬面对警察询问的时候,说周扁荣才是她的男朋友,她跟秦戈早已分手,那天是秦戈把她骗到了小树林,欲对她施暴,然后被他男朋友发现,出手阻止,秦戈把她男朋友打成了重伤。
这真是……日了狗了。
于是,秦戈不但被送了一顶大大的绿帽子,还被送了一副大手表。
这一戴,就是三年。
这还不止,他经常被欺负,好几次都差点被打死,直到他在牢里认识了龙叔。
龙叔是一个奇人。
教会了他很多东西。
武道,玄机,医理,方术。
从那个时候起,他的人生就此改变,刚开始在监狱里叫别人大爷,到后来,是别人叫他大爷。
可惜,龙叔在一年前离奇失踪了。
“傻逼!”
秦戈骂了一句曾经的自己,随手就把照片撕成两半,留下了自己,另一半揉成一团,轻轻一弹,准确的射入五米远的垃圾桶。
“姚美姬,周扁荣,三年前我斗不过你们,坐了三年冤狱,差点死在里面,如今,我会连本带利的拿回来。”他无声的说道。
正在这时,旁边一辆停着的车按了一下喇叭——
“滴滴!”
秦戈完全没在意,自顾自走路。
过了两秒钟,车子再次按喇叭,这次是长按。
秦戈这才诧异的看过去,这条路直通监狱,平常很少有人,此刻除了停着的白色宝马车,根本没有其他车辆和行人……他自己除外。
“难道是找我的?”
这么想着,宝马车的车窗摇下,一个女人的脑袋探了出来,戴着黑色棒球帽,穿白色上衣,大眼琼鼻,樱桃小嘴,皮肤白皙,是个美女。
“上车!”
宝马美女朝秦戈说道。
秦戈靠近几步,仔细看了两眼,这下更是诧异,走近了看,女人更加漂亮,比姚美姬漂亮了几个档次,简直是绝色,可他记忆当中,从来没见过眼前的女人。
“你看错人了吧,我不认识你。”秦戈说道。
“你叫秦戈?”女人长长的睫毛扇动,将秦戈从上到下扫了三遍。
“呃,我是叫秦戈。”秦戈诧异道。
“那就没错了,找的就是你,快上车,跟我走。”
秦戈越发懵逼,下意识问道:“去哪里?”
没想到,女人说:“去救你女儿。”
什么?
秦戈张大了嘴巴,瞠目结舌……他被抓坐牢的时候还是大三学生,唯一的女朋友也只限于牵手拥抱加打啵,真刀真枪的一次都没有过,他哪来的女儿?
“你肯定搞错了,我没女儿。”秦戈说完就走。
女人连忙下车,一把拉住他。
这次,秦戈看得更清楚了,顿时内心惊叹,好长……好美的腿啊!
时值六月,天气正热,女人下身穿的是蓝色牛仔短裤,两条长腿露在外面,肌肤雪白,线条笔直,本身身高能有一米七,还踩着一双高跟鞋,站在旁边都跟秦戈差不多高了。
“站住,我问你,你三年前是不是去中海市试管婴儿人类基因库捐过基因?”女人看着秦戈大声问道。
秦戈心脏一抖,慌了一下。
这么隐私的事情,怎么能让别人知道?他不要脸的吗?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
女人冷哼:“你否认也没有用,那儿有你完整的个人信息,要不然我怎么会找到你?”
秦戈这下尴尬了,想当年,自己傻逼,为了给姚美姬买苹果手机,偷偷去捐基因,拿到钱马上就去买了手机,结果换来的是一顶大绿帽和一幅大手铐。
“咳咳,陈年旧事,还提它干嘛!”
“不提能行吗?你女儿就是这么来的。”
“哈——?”秦戈一愣,就真的傻逼了,“你是说……我当初……然后你……然后,我跟你有了一个女儿?”
这不是扯吗?问题是,我只负责捐,我不负责养的啊!
中海基因库是怎么回事,不是说好了要保密的吗?怎么孩子妈找上来了。

“不是我跟你的孩子。”女人撇嘴道。
秦戈表情一僵,马上想到了不太好的情况,虽说自己捐的那东西已经不属于自己,可如果是跟眼前的美女结合生了个女儿出来,那倒还能接受。
可若是其他人呢?
能去人类基因库里面寻找帮助,然后人工受孕的人会有哪些——
要么是不孕不育的夫妻;
要么是找不到男人的丑女;
要么是年纪很大的妇女……
“不是你生的?难道是……你~妈生的?”秦戈脸上一抖,差点叫出声来,他现在可以理解捐基因者的身份为何不能被受孕者知道了,这真的是有点难以接受。
女人狠狠翻了翻白眼:“你骂我呢?不是我妈,是我一位朋友。”
秦戈紧接着就问:“你的朋友,年纪大不大?是不是长的很丑啊?”
女人不耐烦了:“问那么多干什么,快跟我上车,你女儿还在医院里躺着呢!”
“啊?”
秦戈于是上了宝马车,虽然对从天而降的女儿感到哭笑不得,但毕竟是自己的种子结的果……至于事实是不是自己的果子,到时一看就知道了。
车子启动,风驰电掣。
秦戈闻到车子里一阵烤蕃薯的香味,就放在旁边,顿时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口水都来了,监狱里可没有烤蕃薯。
那是半个吃过的烤蕃薯。
秦戈条件反射的抓起来就咬了一口,然后才想起来这里不是监狱,旁边的女人也不是监狱里的狱友,当即道:“哦,我早饭没吃,你这个烤蕃薯能给我吃吗?”
女人转头才看见自己吃了一半的蕃薯已经被他啃了,那表情立马就要炸了。
不说间接接吻是不是成立。
那你是不是要先问了再吃,你都已经啃过一口了再来问我,这我还能吃吗?
见她表情爆炸,秦戈立即转移话题:“那女孩多大了?”
没回应。
“得了什么病?”
“她~妈做什么的?”
依然没回应。
秦戈碰了个没趣,一边吃番薯一边从侧面看女人,真是越看越好看;人家说参军回来,母猪变貂蝉,可坐牢出来,雌的都能昆。
那么问题来了——
“喂,我刚坐牢出来,你不怕我对你做什么吗?”秦戈问道。
女人面不改色:“我查过你,三年前,女朋友劈腿,在小树林苟且的时候被你抓到,把那男的暴打了一顿,结果被你女朋友反咬一口,因此入狱。你的行为只是大多数男人的正常反应,不算坏人。”
秦戈惊讶的看着她,有点小感动。
别人都不相信他,结果这个素未谋面的人居然相信他。
可是女人马上又补了一句:“但你也跟很多男人一样,是个蠢蛋。”
“……”
是啊,为了那么一个贱女人,让自己坐了三年牢,学业彻底荒废,连大学文凭都拿不到。
不是蠢蛋是什么?
“何况,你打不过我,我是空手道五段。”女人说。
“呃——”
秦戈愣了一下,空手道五段的话,的确很厉害了,对付三年前的自己绰绰有余;但是三年后的自己,早已脱胎换骨,不是你一个空手道五段能打败的,就算来空手道九段,也直接给你打趴下。
“你叫什么?”秦戈问道。
“马丁灵。”
女人直接报出名字,可把秦戈给懵了好一会,还以为是个胃药呢!
…………
很快到了中海华山医院。
在一间VIP病房里,秦戈看到马丁灵口中自己的女儿,看起来好瘦小,似乎还没满周岁吧!此时躺在床上,安静的睡着了,睫毛很长,脸色很白,头发还有点黄……但是,依旧很可爱,看轮廓就是个小美女。
看到小孩子的第一眼,秦戈就知道了,马丁灵没有说谎,小女孩的确是他的女儿。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血脉联系,因为他身怀玄术,所以能感知到。
龙叔曾告诉他,他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拥有纯阳之体,是为极阳真身;这也是龙叔看到他后,帮助他并且培养他的原因。
而小女孩却跟他相反,她身上阴气很重,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拥有纯阴之体,也叫九阴玄脉;这样的小孩子其实很难养活,需要有机缘,就比如她现在躺在床上,很是虚弱,是被阴气折磨所至,时间一长,阴气积累的多了,就会一命呜呼。
但是,现在不同,秦戈可以治好她。
看着这个小生命,很奇妙的感觉,他轻轻抬起手,按在小女孩的额头。
正在这时,一个妇女走了进来。
一看到秦戈的动作,特别是他乱七八糟的穿着,立即冲了过来,一把将秦戈的手扯掉,还重重推开他,喝道:“你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想干什么?出去!”
秦戈看着一脸愤怒的中年妇女,她的样子像极了守护小猫的母猫。
顿时心凉了大半截。
只见这妇女,油腻腻的大胖脸,吊眼塌鼻水桶腰,身高不到一米六,年纪能有四十六。
“我的妈呀……这就是我女儿的妈?”
马丁灵刚才进病房就去了卫生间,这个时候开门出来连忙说道:“二姨,不要紧张,他是我带进来的,他叫秦戈,是月牙儿的父亲。”
月牙儿,是小女孩的小名吧!
妇女的表情立即变化,那是一种极度鄙夷的目光:“他就是那个囚犯?嗬,他可不算月牙儿的父亲。”
秦戈面沉如水,心如死灰,只是奇怪,月牙儿这么漂亮可爱,妇女如此难看,怎么生出来的?
全都继承了自己的优良基因吗?
马丁灵道:“二姨,你少说两句。”
正在这时,一阵“哒哒哒”高跟鞋走路的声音由远及近,很快进来一个年轻女子,黑衣黑裤,黑色高跟鞋,加一个黑色皮包,从露在外面的脚背皮肤可以看出她的肌肤很好,雪腻光滑。
目光上移。
高腰直筒裤,泡泡袖带蕾丝边的黑衬衣,波浪卷长发,瓜子脸,杏眼明仁,朱唇不露齿,最震撼的是,那魔鬼般的身材,前胸两团,呼之欲出。
一个字,美。
三个字,你真美!
但是,女王气太足,给人冷傲难以接近的感觉。
她眸子随意一扫,道:“二姨,医生今天怎么说,我女儿有醒过吗?”
嗯?
秦戈一怔,莫非,这个才是我女儿的亲妈?

二姨看了眼秦戈,撇嘴,道:“半夏,我们到外面说去。”
女人姓月,叫月半夏。
月半夏瞥了眼秦戈,来到病床前,将黑色的手包放下,道:“不用,他就是那位捐基因者吧,有些事情让他知道一下也好,省的再解释一遍。”
看看,称呼秦戈为捐基因者,好冷漠。
然后从进来到现在,只是瞥了他一眼,完全是当一件摆设。
秦戈自然感觉到她的态度,心里肯定不舒服,但是看看月牙儿,忍了;就算是个陌生小女孩生病,他能治,也是会出手的,何况是他的骨血。
二姨道:“好吧,小月牙今天一次都没醒过,医生之前来看过两次,说是情况不太好,跟昨天说的差不多,怀疑是某种隐性遗传疾病,需要…他一起做一次全面检查。”
月半夏点点头,爱怜的点了点女儿的小鼻子,这才对秦戈说道:“秦先生,事情就是这样,希望你配合一下,当然,不会让你白忙一场,事后,给你两万块钱报酬。”
“啊,不用,不用。”
秦戈连忙拒绝,但是想到自己现在身无分文,饭的都没得吃,还饿着肚子,于是又道,“两百,两百就够了。”
胖乎乎的二姨发出耻笑的声音。
这话,还不如不说,说了更像个乞丐。
“二姨,你去找一下医生,安排一下。”月半夏淡淡说道。
二姨点头,转身去了。
秦戈的目光之前一直跟随着月半夏,知道孩子的母亲不是那个又胖又老的中年妇女,他心情舒畅多了,这个时候指着月牙儿说道:“那个……我能抱抱她吗?”
月半夏眼神骤冷,盯着他。
那一刻,秦戈有种被老虎直视的错觉。
马丁灵开口:“半夏,秦戈怎么说也是月牙儿的父亲,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见到了,抱一下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月牙儿现在昏迷不醒,抱是不能抱,你摸摸她的小手好了。”
月半夏道:“先去洗手。”
“呃——,好!”
秦戈瞄了眼月半夏,心想:这女人虽然漂亮,但跟冰块似的,要是娶了这样的老婆,迟早被冻死;话说,她这么年轻漂亮,还去做什么试管婴儿,是不是太冰了找不到男人啊?
秦戈把手里里外外洗了三遍。
然后……把手按在月牙儿的额头上。
月半夏脸色猛的一变,马上就要呵斥,结果被马丁灵阻止了,用嘴型悄无声息的说道:“为了月牙儿,忍一忍。”
秦戈为何一定要摸月牙儿的额头?
因为他是在救她。
看似无意的抚摸,其实是将月牙儿身体里的阴气中和,他是极阳真身,正好可以跟女儿的九阴玄脉互补;但是很快,他就皱起了眉头,月牙儿体内积累的阴气太重了,加上年纪小身子弱,他无法强行将她体内的阴气拔走,必须要循序渐进,慢慢来。
月半夏时刻关注着他,就好像监控的摄像头。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她的忍耐性在慢慢降低,终于在某一刻爆发:“喂,你摸够了没有?”
秦戈正在努力呢,虽然速度慢,但是对月牙儿有利,她为什么一直昏睡不醒?就是体内阴气已经到了无法承受的程度,也幸亏他及时赶到,再拖下去后果难料。
秦戈看向她,撇嘴道:“我摸女儿,又没摸你,你着什么急?”
马丁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月半夏表情懵了一下,然后怒气值爆炸:“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她是我女儿,她不是你女儿。”
秦戈可不是三年前任人欺负的秦戈,淡淡道:“没有我的小基因,你哪来的女儿?”
月半夏出离愤怒,眼中喷火:“天下男人多的是,谁稀罕你的小基因?你只是无数库存里的其中一个。”
秦戈单手一摆:“行啊,你再去找个别人的,再生一个好了,反正这个是我女儿,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你,你滚,你给我滚!”
马丁灵连忙拉着月半夏安慰,对秦戈道:“喂,你少说两句行不行啊?”
心里想:这家伙怎么跟自己调查来的资料有点不太一样。
正在这时,月牙儿醒了过来,慢慢睁开眼睛。
秦戈第一次看到女儿的眼睛,乌溜溜,又大又圆,跟她妈妈的很像,原本还睡眼迷蒙,渐渐变得灵动,如一泓清泉,纯净,无暇。
父女俩人生第一次对眸,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涌上心头,激动的有点想哭……因为秦戈是个孤儿,从小在孤儿院长大,从不知亲情为何物,而现在,看着小不点的月牙儿,他终于体会到了。
这,就是血脉相连,血浓于水的亲情。
月牙儿眨巴眨巴眼睛,伸出小手抓住他,露出一个阳关般的笑,嘴巴张开:“嘛……嘛……”
“呃——”
秦戈愣住,她是在叫我妈妈吗?
与此同时,月半夏和马丁灵都吃惊的张大嘴巴,因为平时在家的时候,月半夏不知道教了她多少次让她喊妈妈,小家伙从来都不肯叫的,现在,她居然开口叫妈妈了。
可是,她喊的是秦戈,而不是自己这个每天伺候她吃奶的妈妈。
一瞬间,月半夏有种女儿要被抢走的错觉。
这个小没良心的。
她马上把秦戈推开:“妈妈在这儿呢,我才是妈妈呀……”
结果,月牙儿拼命挣扎,挣扎不过就开始哇哇大哭,眼泪刷拉拉决堤一样往下掉,一边哭,一边可怜巴巴的看着秦戈,叫着:“嘛,嘛……”
因为从她出生到现在,身边人教她的都是叫妈妈,没人教她说爸爸,但是九阴玄脉和极阳真身之间本身的吸引,以及那隐藏在血脉之中冥冥中的联系,让小家伙对秦戈很亲近。
月半夏铁青着脸,快要爆炸了。
但是看女儿伤心掉眼泪大哭大喊的样子,眼圈又开始泛红。
想哭。
自己十月怀胎,从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怎么会亲近一个陌生人?
马丁灵很诧异月牙儿的表现,道:“半夏,是不是真的血浓于水,她有感觉的?要不,就让秦戈抱抱她吧,这么哭也不是办法。”
“不行。”
月半夏断然拒绝,她怎么可以让一个刚刚出狱的人抱自己女儿呢?摸头已经是最大限度了。
这时候,二姨带着一个女医生过来。
女医生一看这情景,马上对秦戈道:“诶,你怎么回事?你是孩子的爸爸吧,没看到孩子想叫你抱吗,你愣着干什么呀?快点抱抱她哇,哎哟喂,真是的,怎么做父母的?”
秦戈尴尬站着没动。
月半夏无奈,懊恼的看了眼女儿,总归心疼,朝秦戈道:“你来抱抱。”
这是命令式的口吻。
秦戈听到月牙儿哭那么惨,早就心疼到不行,连忙抱了起来,小家伙马上不哭,还咯咯咯笑了出来,嘴巴含含糊糊的喊:“嘛……麻麻!”
秦戈心都要化了,笑道:“不是妈妈,是爸爸,叫爸爸!”
月半夏脸色阴沉,在爆发的边缘。
二姨,一脸鄙夷。
从没人教过月牙儿叫爸爸,她怎么可能会叫?
可结果,月牙儿眨巴眨巴眼睛,喊出一声:“拔,拔……”

医生办公室里,女医生问秦戈:“你身上有没有得过什么比较特殊的病?或者家族遗传病史,过敏病史?”
秦戈摇头:“没有。”
女医生道:“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所以有什么任何情况,你最好全都告诉我;或者,一些你觉得自己比较特殊的地方?”
秦戈道:“隐性病,过敏史什么的,真没有,要说特殊,我是阳年阳月阳日阳时出生,算不算特殊?”
女医生翻了翻白眼:“这里是医院,不是道馆……行吧,那就验下血,做几项检查吧!”
之后,秦戈被抽了足足八管血,马丁灵还在旁边监督,看他有没有糊弄;秦戈脸都绿了,他的血跟普通人的不一般,可是很精贵的,这八管血要是卖给某些人,能卖出天价。
为了女儿,忍了。
不过,看着马丁灵,秦戈一脸虚弱的说道:“完了,我这身子骨本来就虚,这一下抽了八管血,头好晕啊!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上饭了,晕了,晕了,好晕!”
脑袋一歪,砸在了马丁灵的腰上。
哇,好软,好香。
马丁灵气的要揍人,但给秦戈抽血的护士吓了一跳,赶紧询问:“你还好吧?怎么样,怎么样?你几天没吃饭怎么不早说?家属,家属,快扶你老公去旁边坐下,等会就给他买点吃的,注意吃点稀的,好消化的。”
马丁灵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他不是我老公。”
但是,扶还是得扶。
做戏做全套,秦戈装作头晕目眩,脚步踉跄,整个人都挂在马丁灵身上了,嘴里嘟囔:“哎哟,早知道上你的车就是要我的命,我怎么都不来了,你要为我负责。”
马丁灵空手道五段归五段,可力气还是那么点,秦戈手臂搭在她肩上,整个人的重量一压,她差点要跪了:“负什么责?你别给我装,不就那么点血吗?谁还没流过血似的,我每个月都流这么多……”
秦戈虎躯一震,长腿妹子你牛~~逼。
“我是又饿又抽血,血糖低。”
“知道了,知道了,给你去买吃的,稀饭,豆浆,在这等着。”
那玩意能吃饱吗?秦戈马上喊:“给我买只鸡啊!”
“医生说只能吃流食,不然胃不消化。”
“这不是有你吗?马丁灵,专治胃动力不足。”
“……”
结果,马丁灵给他买来的全是汤汤水水,还全是甜的,你不是血糖低吗?那就吃甜的,甜死你!看吧,得罪女人没有好下场。
月牙儿住的是高级VIP病房,服务特别好,办事效率也高,两个小时后,一系列检查结果都出来了,秦戈身体棒棒哒,没有任何问题,连寻常的脚气病都没有;所以不可能是什么隐性遗传病。
月半夏问主治女医生:“那我女儿到底是什么病?”
女医生也很为难,月牙儿住进来有一段时间了,不但没见好,反而越来越严重,也就秦戈来了之后才稍微有点好转:“我们刚刚又详细给你女儿检查了一遍,身上没有明显的病灶,就是没精神,活力不够,我觉得很可能是精神上的问题。”
二姨惊呼脱口:“精神病?”
月半夏皱眉,道:“二姨,你不懂别乱说。”
医生道:“有些小女孩比较敏感,对爸爸比较依恋,经常见不到爸爸,就好像我们大人犯了相思病,茶不思饭不想,精神自然不好;我认为,你女儿可能需要经常跟她爸爸接触,你看她,就是特别依恋她爸爸的样子,爸爸一来,她就醒了,活蹦乱跳,这是有科学依据的,要不然怎么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小情人呢!”
几个女人看看此刻抱着秦戈不肯放手的月牙儿,表情各不一样。
月半夏是真的愁死了。
拉着马丁灵到门外:“小灵,这可怎么办?那小东西只要爸爸不要妈妈了,他不会把我女儿抢走吧?我辛辛苦苦生出来的,差点命都没了,这小没良心的,我都想哭了。”
真的,月半夏眼圈都红了。
马丁灵道:“别急别急,这也没什么嘛,你是月牙儿的亲妈,谁能把她从你身边抢走?你应该这么想,小月牙有了爸爸的疼爱,身体好了,心理也好了,你们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你就直接嫁给月牙的爸爸算了。”
“让我嫁给他?一个刚出狱的穷光蛋?你让我去死吧!”
“那就让他做上门女婿。”
说着,马丁灵自己也笑了起来,她知道这绝对不可能。
结果是,两人商量来商量去,为了孩子着想,这段时间只能试着让秦戈多接触,希望真能跟医生说的那样,精神好起来,身体也好起来,这段时间不但月牙儿受折磨,她们几个大人也同样受折磨。
月牙儿毕竟身子虚,被秦戈抱了一会就睡着了。
他倒是想继续抱在怀中,那感觉真是太好了,太激动了,心都在颤抖,然后这样抱着的话,对月牙儿也有好处,可以中和她的阴气;但是二姨马上跑了过来,压着声音道:“哎呀,给我吧,给我吧,抱小孩子的姿势完全不对,这样她很不舒服。”
不由分说,二姨就把月牙儿抱走了。
还狠狠瞪了他一眼。
正在这时,秦戈发现病房外有一股阴气飘了进来。
“诶,我去,是什么玩意?”
秦戈眼神一变,看到二姨抱着月牙儿正好背对着自己,而月半夏和马丁灵在外面不知道说什么,他赶紧指甲一弹,食指尖被自己的拇指指甲划开一条小口子,鲜血渗透而出。
随后,指尖的鲜血往自己眼皮上一抹。
心中默念:“龙神敕令,阳神借法,开眼!”
这个叫作《龙血图录》,是龙叔教给秦戈最厉害也是最核心的一门修炼玄功,听说总共有三十九重境界,他在坐牢的时候一直有修炼,但到今天为止,也只是到了第二重,不过也很厉害了。
这一个法决,就是为了开天眼,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
定睛一看。
我靠,面前居然站着一个死鬼。
是一个老太太的鬼魂,慈眉善目的,看起来应该不是枉死,而是病死的,估计是在医院死掉的老人;此刻,老太太的鬼魂正缓缓的飘向的二姨……不对,不是二姨,她的目标是秦戈的女儿,月牙儿。

[size=17.1429px]看完整版关注wx公众号  文鼎网 回复数字  4155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