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双枪女英雄陈昌秀

原创:锄禾游民(原名:刘兴平)

第八章

铲除豺狼保家国

(之二)爱恨情仇同甘苦

大巴山地下特工队成立一周年这天,宋大侠请求结束假夫妻生活,成为真正的夫妻,一个英俊、挺拔、伟岸;一个风华正茂、英姿飒飒。这一年的假夫妻表演,比真夫妻还要逼真,由此,二人产生了真正的感情,已经是一对恋人了。

陈双枪道:“要成为真正的夫妻可以,必须完成一个秘密任务,我才能答应同你过真正的夫妻生活。”

宋大侠道:“什么秘密任务,我答应你完成便是。”

陈双枪道:“经地下党组织查证:国军师长与津巴竹村游勾结。由我们特工队完成锄奸任务。”

宋大侠道:“我宋五哥可以没有枪没有炮没有兄弟,但不能没有你陈飞花,若没有了你陈飞花,天会塌陷的,地会陷坑的,神堂岭会没落的,我宋五哥会肝肠寸断的。我拼了老命也要完成这个锄奸任务,为了你陈飞花,我可以把心捧给你看!”

陈双枪道:“我有那么重要吗?我比得了那鲜艳明媚的花吗?”

宋大侠道:“你是上帝赐给我宋五哥的花朵,鲜艳的花朵,我宋五哥纵然是一堆牛粪,也要让你开得鲜艳肥美。”

陈双枪道:“这话怎讲?”

宋大侠道:“为了你每晚那句忧伤而凄美的梦话,我今天要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

陈双枪道:“什么梦话?什么惊喜!你还兴卖关子啊?!”

宋大侠道:“你把意外的惊喜实现了,就知道你自己说了什么梦话了。”

宋大侠道:“随我到后寨吧,看看你就知道了。”

陈双枪随宋大侠到了后寨,不知什么时候,后寨新添了几间崭新的木板房,宋大侠与陈双枪走进了新修的木板房里。陈双枪惊喜万分,原来木板房里住着妈妈与三叔,母女相见,自然有说不完的“坡坡坎坎”,自然有道不完的“嘘寒问暖”,自然有理还乱的“缠缠绵绵”······

陈双枪四处张望:“妈妈,我弟弟呢?”

妈妈说:“唉,一言难尽啊,前年,你弟弟生病,救治无效,过世了。五年前,我们逃到了奉云大垭,刚好搭好窝棚,准备去找东大爹爹与马祖婆婆,不幸碰到一支搜山的国民党部队,把我们三人抓到了金水关,你三叔是石匠,国民党兵天天逼着你三叔修工事,也逼着我挑石料。你弟弟因为在工地上日晒夜露雨淋,染上了肺痨,前年,因医治无效死了。三天前,宋大侠带着一帮兄弟袭击了工地,打死了国民党看守兵,把我和你三叔救了出来,昨天,又给我们建好了木板房,宋大侠真是好人啦,我劝你三叔跟着宋大侠干,你三叔答应了。”

陈双枪思念可怜的弟弟,独自来到神堂溪边,望着潺潺的流水发呆,终于,她泪如泉涌,潇然而下!

陈双枪心想:“原来我每晚说梦话喊妈妈、弟弟,被宋五哥听得真真切切,他才暗中帮我找寻我妈妈我弟弟我三叔的下落啊!”想到此,她觉得她心中的宋五哥就是她找寻了多年的那个白马英雄。

不知什么时候,宋大侠来到了她的身旁,宋大侠说:“陈姑娘,有一个不幸的消息要告诉你,你要有心理准备呀,我已经打听清楚了,你爸爸被抓丁后,被分配在国民党581团柴祥云营部当兵,前年,营长祡祥云奉上级之命,去围剿川北的红军,因你的爸爸不愿意打红军,半夜翻墙溜号,被柴营长的哨兵发现,抓住了。柴营长为了整肃军纪,逼迫上尉连长黄有才,当众开枪打死了你爸爸。”

陈双枪听到这个消息,拔出腰间双枪,要去找柴营长拼命,宋大侠见势不妙,拉住了她:“陈姑娘别冲动,柴营长非等闲之辈,贸然前往,也是白白葬送一条性命,此事需从长计议。更何况,我们铲除汉奸师长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等完成了任务后,我一定陪你去找柴营长。”

陈双枪火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我要用柴祥云及黄有才的人头祭我爸爸在天之灵。”

宋大侠无奈,只好击昏了她,背着她回到了神堂岭。


这几个月来,宋大侠经过痛苦的忍耐与激烈的心理斗争,终于戒掉了抽山烟与赌博。这几个月中,是最难熬的日子,但陈姑娘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比抽山烟与赌博重要几百倍,他愿意放弃所有不良嗜好,用来赢得心中那朵艳丽花儿芳心,虽然陈姑娘并没有表露她不喜欢他抽山烟与赌博,但他从她的表情可以洞穿她的心思······

中山观的棒老二头子周银飞突然拜访宋大侠,说他搞到了一个价值连城的情报,宋大侠问什么情报,周银飞故弄玄虚,卖起了关子:“宋哥子啊,我这长烟管里装有上好的云丝,你闻闻是不是很香啊?”

“我已戒了山烟,你就别来瞎掺和了。”宋大侠道。

“哎呀,哥子,我只是让你闻闻嘛,情报不想要了?闻一下我的云丝,我就告诉你情报。”

宋大侠心想:闻一下又有何妨?宋大侠便嗅了一下烟锅里的云丝:“嗯,不错,是很香,很过瘾。”

“尝一口,更过瘾。”周银飞煽动着宋大侠。

“哦,不不不,我已戒烟了。”宋大侠又摆手又摇头。

“看来你是不想要情报了。”周银飞佯装要走的样子。

宋大侠无奈,只得掏出洋火,点燃了烟丝,吸了一口:“哎呀,真是上等的好货!”

“喜欢就吸完它。”周银飞道。

“不,我已戒烟了。”宋大侠有些不高兴了。

周银飞见时机成熟,附在宋大侠的耳边,悄悄说了一个令宋大侠特别兴奋的情报。

周银飞走后,宋大侠去见陈双枪,陈双枪道:“你又抽山烟了?”

“没有哦。”宋大侠道。

“你骗谁啦,我老远就嗅出来了。”陈双枪道。

“实不相瞒,我抽了一口周银飞的云丝。”宋大侠道。

“就是那个绰号叫周大棒的周银飞?他又来找你了?他是绿林中的败类。”陈双枪不高兴道。

“这次他带来了一个价值不菲的情报哦。”宋大侠道。

“什么情报?”陈双枪一听“情报”二字便来了精神。










u=2700308691,4137586700&fm=26&gp=0.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