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我是一名作家,也是一个写诗的人,但首先我是一个读书的人,因为阅读,我的人生变得丰富,因为阅读,让我产生了当一名作家的冲动。”茅盾文学奖获得者、湖北省文联主席熊召政近日在广西南宁举行的第二届中国全民阅读年会上,向与会者分享阅读对他个人成长的影响。
MAIN201911120946000276844604059.jpg
在熊召政看来,如果说一个人的童年或者少年不喜欢文学与艺术,那这孩子一定缺乏好奇心。让他觉得特别庆幸的是,虽然自己是苦孩子出身,但好奇心从未遭到扼杀。熊召政的青少年时代几乎就是在阅读中度过的,那个时代凡是能找到的小说、诗歌、散文、戏剧,不管是当代的、古典的,还是外国的,他都读。当时最折磨他的事是无书可读,或是好不容易借到一本书却要限期归还,于是他就经常抄书、背书。

十几岁时,熊召政就能整本整本地背诵《唐诗三百首》《千家诗》等,有一段时间无书可读,他就背《康熙字典》,每天背十个字,坚持了一年。有一天在抄写字典中的生字,他突然发现《红楼梦》中用过的字,在《康熙字典》里面全部都找得到,字典中竟然藏着一部《红楼梦》,就一定还藏着比《红楼梦》还要伟大的作品。熊召政说,那一刻他突然开悟了,阅读就是“让自己找到这种智慧的密码,这个过程不是一朝一夕三年两载,而是一生的坚持”。

熊召政少年时期的阅读中,有一篇文章对他影响很大。这篇文章谈到,但凡一种优秀的语言都会有丰富的词语,从一个作家的作品中可以看到他掌握母语的能力以及使用母语的魅力。熊召政记得这篇文章提到了英语中的莎士比亚、俄语中的托尔斯泰、德语中的歌德,而中文的作家代表则是曹雪芹和鲁迅。这些作家除了能写出经典之外,还有一个硬性的标准,即他们使用母语的词语必须超过1万个。

“这篇文章是谁写的,发表在哪个杂志上我完全不记得,这是我9岁时读的,已经是非常遥远的事了。”熊召政说,他非常赞成这个观点,如果一个作家仅仅会讲故事、发感慨,而不能向读者展现母语的灿烂,这个作品还不能说是经典。他也不相信简单的语言能够描摹复杂的事物,中国语言的魔力放在世界民族之林中也必定可以傲视群雄。在中国语言的长河中,每一朵浪花都这么晶莹剔透,语言是文学的基石,更是所有思想文学的基石,基石不牢,文化的大厦不可能高耸。

熊召政5岁时,外祖父就强迫他学习语言。首先学的是对联,从两个字对起。外祖父说绿水,他说青山,词义要相对,直到他能脱口而出,才开始三字、四字、五字逐字增加,两年以后对到90个字。经过这两年的训练,培养了熊召政对汉字的感情。过了对联的这一关,外祖父又指导他学习诗词,也是循序渐进,先是五绝,而后是七绝,接着是五律、七律,诗过关了就要学词,选了20个词牌,一个一个地训练,直到他完全熟练地掌握。

在熊召政的记忆中,外祖父的严格几乎到了苛刻的地步。童年时贪玩的他一开始也抵制过,但很快他发现反抗是无效的。他被罚过跪搓衣板、打过手掌心,甚至不能吃饭,但他发现一旦熬过了这个强制期,学习和阅读就成为了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当他离开外祖父下乡到农村当一名插队知青时,他的自学历程由此展开,背诵《康熙字典》就是在这一期间。

1980年,熊召政有幸成为著名作家徐迟的学生,徐迟开了一个读书单,总共100部西方名著,熊召政跟着他读了6年。外祖父与徐迟是指导熊召政读书的两个导师,一个让他阅读古典,一个让他阅读国外经典,正是阅读让他的人生无比丰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熊召政表示,他的生活方式就是阅读与写作。看到有的人天天开会而乐此不疲,有的人天天谈生意,一面说很辛苦,一面又赶一个个的饭局,他很同情他们。“这样的生活我过不了,我全部的兴趣就在于阅读,如果一天不读书,一天不写作,我觉得这一天就虚度了。”

熊召政也谈到对当今社会阅读现状的一些担忧。小时候,他是听着外祖父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长大的,历代文人创作的文学作品中都将这个童话一再演绎。长大后,他读到了“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这样的诗句,才明白这个世界上成功的人不一定就是读书人。而当今社会,读书最好的人并不一定为世人所追捧,熊召政认为这是有问题的。“比钱塘江大潮还要澎湃凶猛的商品大潮深刻影响着中国传统文人的价值观,太多的年轻人缺乏阅读经典的热情。当心灵鸡汤支撑宝典、赚钱秘籍之类的书大量充斥书店卖场的时候,我们还能认为我们的阅读是一个健康的状态吗?”熊召政问道。

让熊召政感到欣慰的是,政府和社会好的引导在近年来已经开始了,全民阅读被写进政府工作报告,成为一个关乎国家命运的文化建设的工程,这些都让美好的传统在回归。作为一个阅读者,也作为一个为全民阅读提供作品的作家,熊召政表示,一个作家的使命,就是要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为人民的历史增添哪怕一点点的高度。这些年,熊召政花了10年时间写了一部四卷本的历史小说《张居正》,又花了14年时间创作另一部四卷本历史小说《大金王朝》,他很想用手中的笔描画中华民族的伟大诗史。

前不久,熊召政编剧的话剧《司马迁》在俄罗斯圣彼得堡上演,这部剧中有一幕戏是屈原和司马迁穿越时光的对话,屈原对司马迁说:“司马迁,你作为历史的记录者,既要仰望星空,也要俯瞰大地。”

“其实这句话是我激励自己的语言,在文学的创作上我可能创作不了高峰,但我一定走在创作高峰的路上。”熊召政说。

熊召政,1953年生于湖北省英山县。中国当代著名作家、诗人、学者。第十三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华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主席、中国文联全委会委员、湖北省文联主席、湖北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长。已出版长篇历史小说、中短篇小说、散文、历史札记、诗集四十余部。所著长篇历史小说《张居正》获第六届茅盾文学奖。来源:中国青年作家报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