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双枪女英雄陈昌秀

原创:锄禾游民(原名:刘兴平)

第八章

铲除豺狼保家国

(之十一)除妖魔震慑绿林

另一个棒老二道:“我回寨取两件衣衫,再带点路粮,可以吗?”

“当然可以,我们在岔路口等你,你俩叫什么名字呢?”陈双枪才忽然想起他俩还光着上身,衣衫被她撕了做了绳索。

“我叫张湾,他叫罗桥。”那个叫张湾的回答。

半小时后,张湾取了衣衫和路粮,来到了岔路口,三人装扮成上山挖药的药农,向中岗乡进发。

沿途山路崎岖,偶尔星星点点的窝棚挂在山岩上,那些山民披着蓑衣或穿着烂兽皮,在山岩上爬行如走平地,他们长年累月的在山岩间穿梭,倒是练就了猴子般的本领。陈双枪忽然想起了那张扔在山间的狼皮,要是带来送给山岩上的穷人该多好啊。

三人历经千幸万苦,走悬崖、攀峭壁、淌水沟、越深涧······绕过国民党设置的关卡,躲过匪军暗堡······终于到了中岗乡。

陈双枪按照农户的指引,找到了郎中,郎中道:“昨天,那四个人走了,三男一女,那女人已治愈了肩伤。”

陈双枪道:“到什么地方去了?”

郎中道:“不知道,我也不敢问,四个人都凶巴巴的,你们到岭上去问猎户吧。”

陈双枪带领张湾和罗桥登上了中岗乡九岭子,问讯山上的猎户:“看见三男一女路过吗?”

一个猎人说:“昨天中午我正追赶一只麻羊子(野羊),一个女人从山坳冲出来,挥枪打死了麻羊子,两个男的,抬走了麻羊子,另外一个男的背了一捆干柴禾,四个人大约到什么地方去烤麻羊子吃,我吓了一跳,感觉这四个人是棒老二。那个女棒老二和三个男棒老二恶狠狠地望着我,意思我懂,他们以为我要抢麻羊子。我迅速钻进了树丛中,远离了那四个瘟神。”

陈双枪问:“那四人朝哪个方向走的?”

猎人道:“朝银洞岭、九坪方向,大约去了红池坝吧。”

猎人说完,唿哨一声,三条猎狗钻出丛林,来到猎人身边,猎人率领猎狗们飞奔下岭。随后,传来猎人的歌声:“九岭子上九条龙,十户农家九家穷;过年弄条新裤穿,老板也要过个笼······”

陈双枪等三人翻过九坪山梁,进入红池坝境内,三人翻山越岭到处搜寻,终于在银厂坪的山间,发现了王三春部的营寨。

三人潜伏在岩坎下,张湾学起了布谷鸟叫,三高二低,这是崔二蛋部的联络暗号。

崔二蛋寻着叫声来到了岩坎下。

“是我们,崔大王。”张湾与罗桥道。

“格老子的,原来是你两个龟儿子,不在横担山守寨,来这儿做莫尼啰?”崔二蛋见了张湾罗桥后一脸的不高兴。

“大王这位英雄是草上飞花陈双枪。”张湾道。

崔二蛋大惊失色连忙掏腰间手枪,陈双枪眼疾手快,双枪早已顶住了崔二蛋脑壳。

“大王你误会了,陈女侠是来杀日本婆娘的。”罗桥抓住了崔二蛋拔枪的手。

“日本婆娘?哪个日本婆娘?”崔二蛋如坠雾里云烟。

“哎呀,大王!我们都上当受骗了。就是那个狗x的向天美,她是日本婆娘枝子由美。”张湾急了。

“龟儿子,老子最恨日本人,对不起,陈大侠,我们受了向天美,不,是日本婆娘的蒙蔽,千不该万不该血洗了陈大侠与宋大侠的神堂岭,我愿以死谢罪!”话音未落崔二蛋拔出手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陈双枪见势不妙飞起一脚踢飞了崔二蛋的手枪:“想死,没那么容易,你还没有赎罪呢?”

“陈大侠要我做什么?才能将功赎罪?”崔二蛋扇了自己几耳光:“我死一千次也抵不了神堂岭众英雄的命。”

“你马上去找罗林五王三春,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日本婆娘绑了,过去的事,我便既往不咎。你叫王三春集合山寨的兄弟们,召开公审大会,记住,别耍花招,本姑奶奶的枪法你是知道的,更何况,我派兄弟们已经控制住了你的山寨,你若失言的话,我叫你永远回不了横担山。”陈队长收起了双枪。

崔二蛋走后,约莫一袋烟的工夫,山寨里响起了布谷鸟叫声,三高二低。

“是崔大王在发暗号,他们成功了。”张湾道。

哨楼上有人在喊话,邀请三人进寨。

三人进了聚义厅,几十号棒老二汇聚于聚义厅。

枝子由美被五花大绑,绑缚在楠木柱上。

“东洋魔女,你也有今天?”陈双枪怒目圆睁。

“上次算你命大,溜出了神堂岭,未能与我丈夫报仇,我死不瞑目!”枝子由美奸笑道:“其实,枝子由美、大岛石野夫、津巴竹村游等这些日本名字,都是假名字,真正的名字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

“上次你调查了我要到湖北建始吊孝,才偷袭我神堂岭,说明你这魔女还是怕我嘛,你们真正的名字我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你们这群强盗必须回嘎嘎屋,回嘎嘎屋懂么?就是你们日本强盗所说的死啦死啦的。”陈队长道。

“东洋粑婆,你毁了我们一世英名!”王三春崔二蛋罗林五异口同声道。

“你们三个有屁的个英名,都是蛇鼠一窝窝。”枝子由美大骂。

崔二蛋罗林五王三春三人拿出匕首,三人都在自己大腿上扎了九个血窟窿,叫做“三刀六洞”,以表示向神堂岭死去的兄弟们赎罪。

“我是大日本帝国有名的神枪手,你是大巴山有名的神枪手,有本事你把我松开,咱们比试比试,还不定谁打死谁呢?”枝子由美挑衅陈双枪道。

“陈大侠,你别上她的当,直接把它敲死球算了。”崔二蛋举起了手枪。

陈双枪制止崔二蛋道:“慢,我就是要和她比划比划,看看东洋枪法到底有多厉害。”

崔二蛋放下了手枪。

陈双枪叫张湾给东洋魔女松绑,张湾用匕首割断了绳索,陈双枪要回了东洋魔女手枪。

王三春将东洋魔女手枪向东洋魔女抛去,东洋魔女接住了自己的手枪。

众人走出聚义厅,来到打靶场,罗林五当裁判,罗林五高呼出枪信号:“一、二、三”。话音刚落,同时响起了枪声,东洋魔女眉心中弹,倒地气绝身亡,陈队长枪口还冒着一丝丝青烟。

陈双枪割下东洋魔女头颅,跨上王三春的快马,向神堂岭方向疾驰飞奔!







微信图片_20191009181359.jpg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