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408|回复: 0

[情爱] 怪我没能力让浪子回头

[复制链接]

[情爱] 怪我没能力让浪子回头

穷写字儿的 发表于 2017-6-29 16:16:31 浏览:  1408 回复:  0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1
1408°C
沙发哦 ^ ^ 马上

马上注册,查阅更多信息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x

她终于踏进这所高中的大门了,这有多来之不易,她知道,中考的失败让她抑郁不振,漫长的假期让她几乎崩溃。
   她在七、八年纪不求上进,她逃学、 逃课、恋爱、打架,成了老师眼里的坏学生,家长眼里的小太妹,她之前成绩不错,就这么堕落了。
   初三了,和那帮朋友分开了,她清醒了,她努力的赶成绩。口袋里总装着写有数学公式和物理公式的纸条,一有空就拿出来看。每天晚自习放学后,回到宿舍开着台灯趴在床上做题,一直到很晚。手肘撑着床板,整个胳膊都开始发酸。每到夜深人静,听着室友的鼾声,孤独和无助就向她袭来,她无论多努力,英语仍在40分停滞不前。有个老师告诉她,把文综所有知识点抄一遍,就能及格,她就真的抄了,离中考还剩一个月,风油精的味道还十分刺鼻,咖啡的苦味还停留在嘴里,手肘也隐隐作痛。她不敢睡觉,因为巨大的压力,她整夜整夜的做梦,梦里都是拗口的文言文和诗词。她开始讨厌睡觉,她觉得自己很笨,面对成绩无能为力,她觉得委屈极了。拉开被子,蒙上头,又哭着哭着睡着了,台灯亮了一夜。

"差两分就考上了,怎么别人家的孩子那么优秀,你怎么那么笨啊,整天不好好学习,看你以前干的事就不能考上……"
   妈妈又在喋喋不休,一句句话刺痛了她。她努力了,她也很难过,但她不想辩驳,因为任何语言都显得那么苍白。她打着手游,沉浸在那个虚拟的世界,不去面对残忍的现实。
  “玩玩玩,”妈妈一把夺过她的手机,“整天个玩,活该你考不上。”妈妈把手机锁在抽屉里,无论她怎么哀求都不肯给。妈妈失望的看着她,她认为自己的女儿已经自甘堕落了。她哪里知道,长期寄宿在学校的女儿有多需要爱和寄托。所以当别人略微对她好点,她就会依赖上别人。

她很珍惜每一段感情,尽管两年让她成了别人眼里的坏女孩。但她从未后悔,也不怪那些朋友。时至今日,她都觉得,是她们让她放纵过。那两年,她仍旧珍惜。
    现在,她的妈妈,她的至亲,只会埋怨她。她真的尽力了,中考过去了,她把郁积的压力都释放在手游,电子书,韩剧里。她拼命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因为她只要一想到成绩就会情绪失控,她会哭到休克,她把手上咬了个血印子,才感觉到疼——她的抑郁症很严重了。
    她又开始发疯,她把茶几上所有的东西都摔在地上,她用力的撕扯自己的头发,她将沙发上的抱枕扔到地上用力的踩。
   妈妈似乎被吓到了,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女儿,她记得女儿极其温顺,会娇嗔的喊妈妈,很内向,脸上会挂着淡淡的笑,像栀子花。

   这个发疯的女儿她没见过,她慌乱的抱住女儿,生怕她做什么冲动的事。她歇斯底里的喊着,抒发自己的怨气……她累了,瘫坐在地上,眼泪啪嗒啪嗒的掉。
  “还我手机。”她有气无力的吐出这四个字。仿佛下一秒,她就会死掉。妈妈的眼也哭肿了,摇摇头,把手机还给了她。
   她费力地站起来,拖着两条发软的腿。回了自己的房间。又进入那个虚拟的世界,看小说,看电影,听DJ。跟着男女主角的情绪和狂野的音乐,释放自我,不理睬现实。
   思绪回到现实,事后父母掏了8000元的赞助费,她进了这所高中。和她一样的孩子有200人,他们被分到最后四个班,今天是他们第一天入学。她早早的进了班,随意地坐在一个眼镜妹身边。她很开心打量着教室内仅有的几个同学,笑靥如花。她低下头,在本子上写着关于开学第一天的事。她是真的开心,她喜欢学校,喜欢在学校待着。
    一抬头一个高高大大的男生走进来,看了看入学名单,坐到一个角落的位置。那个男生皮肤黑黑的,有深邃的眸子,仿佛只要你和他一对视便可以被吸进去。高挺的鼻梁,精致的骨骼。总而言之就是帅。
   她激动的摇晃着新同桌的胳膊,兴奋的说:“看,那个男生好帅,你快看,哇!……”眼镜妹尴尬的向上推了推眼镜,扯出一丝微笑。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她,似乎在说,“我特么认识你吗?”她也觉得有点囧,就不吭声了。
  不一会儿,她一个很要好的老同学进了教室。两个人又被分到了一个班,太好了。暂且称这个朋友为W吧,W是个挺外向的男生,一进班就咋咋呼呼的。
   她说:“W,坐我后面吧。”
  “唉,不了。我要找个旮旯儿,好睡觉。”随即坐在了帅同学的旁边,她心头一震,默默地想,这样接触他也方便多了。
   暗恋便开始了。

一天下来,她发现帅哥并不内向,很爱说,她知道他叫D。她总会在上课的时候偷看D,还有好几次对视,每次她都慌乱的低下头,掩饰尴尬。

  两个人又对视了,D好奇地问W:“那个女生挺漂亮的,叫什么啊?”此时的D和W已经打成一片了,毕竟性格相似的人在一起更好相处。

“左嘉睿,D喜欢你。”W口无遮拦的开着玩笑。她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回了句“去你的。”这件事翻篇了。

她承认,她真的动心了。她会每天放学后等他出了教室,跟在他身后离开,甚至有时候她会快走几步,跟他并肩,制造两个人是情侣的假象;她会故意踩他鞋,然后一脸无辜地说抱歉;她会在上课的时候利用镜子反射来偷看角落的他(她不敢扭头看他了)。有时候镜子的反光会刺到他的眼睛。他大骂:“那个混蛋啊,照老子眼。”她赶紧趴在桌子上佯装睡觉。

时间长了,嘉睿在班里也吃得很开,毕竟那两年也让她学会了很多为人处世的方法。

有次课间,同学们都趴在楼道的栏杆上说话,D问嘉睿:“你叫什么啊?”嘉睿紧张坏了,手拍着栏杆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回答:“左...嘉...嘉睿。”舌头有点打结。

同桌眼镜妹激动坏了,大喊着,“他跟你说话了,他问你叫什么,左嘉睿,你有戏!”嘉睿的脸越涨越红,扯着眼镜妹的衣角说:“你小点声。”

逐渐二人越走越近,一起打羽毛球,一起去超市,一起打闹,放学之后可以光明正大一起走。可似乎这里面没有爱情,D凭着好长相和好人缘,身边的女孩不断,可从来对嘉睿不提爱情。

     他撩所有漂亮女生,他不停的谈恋爱。“这已经是第32个了。”他笑嘻嘻的对嘉睿说,因为他今天刚跟第32个女友分开。嘉睿对她很失望,嘉睿看他跟那么多人在一起,却从未见他爱过谁。
     刚开始D恋爱的时候,嘉睿拉着W和眼镜妹去大吃了一顿,哭的一塌糊涂,用手拍着桌子,不停的念叨:“全世界都看得出我喜欢你,你真的不懂么?全世界都在替我表白,你TM真的看不出来……”
     他们无奈地看着嘉睿,不知道说什么好。
     没过两天,D跟一号分开了,嘉睿问他:“怎么这么快?”D好奇的看着她说:“快吗?早恋注定没有未来,激情过了就分开啊。”
     嘉睿没有抬眼看他,之后他几天一个几天一个。最长的也不过追了一个月,到手后也才在一起两天就分手了。每个跟他分手的女孩像中了毒一样,求和的被拒,送礼物被扔,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他拉黑。即使偶遇,他也视而不见。就算前任跟他打招呼,他也一副不认识你的表情。
   他处处留情,却像是个没有心的石头。
  “为什么不理她们,做朋友也挺好的。”嘉睿问他。
  “做朋友?开哪门子玩笑,”D扯着她的耳朵说,“小屁孩,你懂什么,好马不吃回头草。既然老子跟她分开,她就彻底滚出来老子的世界,没有跟前任还保持联系的习惯。”
  “哎呀,你好好说话,我不懂,你松开我……你王八蛋……”两个人不停打闹。

    从此,嘉睿断了跟他在一起的念头。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又一年春天,2月14。自从跟第32号分开后,D再也没恋爱,也没有女孩敢喜欢他,都知道结果是什么。他们已经认识一年多了,除了嘉睿愈发喜欢他,一切都没变化。

     “你两个月没谈恋爱了吧?”W开D的玩笑,“该不会对32动心了吧。”大家一阵哄笑,只有嘉睿盯着D想看他的反应,看他是否真的动心了。D漫不经心的回答:“动你妹啊,我现在是臭名远扬,整个高中都知道我D花心。”他顿了一下又说,“其实我也想认真一回。”

     嘉睿听到他这句话着实吓了一跳,呛了口水,“咳咳!我没听错吧,你想认真?那就去追一个女孩啊,真心对她好,谈一场真正的校园恋爱。”嘉睿口是心非。

    D摇摇头:“我TM其实根本不懂什么是喜欢,我看他们恋爱会傻笑,会流泪,会生气,我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

    听他这么说,嘉睿格外心疼。一年多了,嘉睿看他机械的追女孩,麻木的恋爱。他不过想找个寄托,却又不肯专一。他百撩成性,也孤苦无依。多少次,看他一个人望着天空,嘉睿猜不透他想的什么,嘉睿只想抱住他,告诉他,你是我的盖世英雄。嘉睿安慰他:“宁缺毋滥,耐心等吧。幸福像蝴蝶,你扑向它,它便飞走了,你静静等它,它就会落在你的肩上。”

     “哎哎哎”W插嘴打断他们,“还等什么,嘉睿不就是现成的。今天情人节,来来来,亲一个。”W起着哄,想让他们在一起。

     D和嘉睿都很尴尬,两个人心知肚明,万一分开后,便是老死不相往来,D抬头看了一眼嘉睿说:“在一起吧。”

        嘉睿惊愕的看着他,全场都静了,等着嘉睿的回答:“算了吧,哥们儿时间这么久了,再恋爱也没感觉啊~”在座的人被嘉睿的话吓到了,叫大气都不敢出,静的可怕,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世纪爆炸。“哈哈!就是,更何况这个小丫头又hold不住我。”没有爆炸,倒是D很爽朗的笑。

     大家也都附和的笑。

     场子里的气氛已经变了,大家心照不宣。

     嘉睿率先离开了,走的时候W要求送她,她拒绝了。大家也知道,她需要静静。

     刚过完年,还冷的厉害。她裹了裹外套,坚强的走着,天知道她到底有多难过,第一眼就喜欢上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忘掉。她不停的抽泣,肩膀一抖一抖的。跟在她身后的人发现她哭了。

     “这个丫头。”

     她忽然蹲下来,双手抱住自己,蜷成一团。把头埋在膝盖上,嚎啕大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哭累了,仍旧蹲在地上不肯起来,仿佛只有抱住自己,才显得没那么孤独。

    一件风衣搭在了她身上。他回头,“D?”是D,她很惊讶。“站多久了?”她问他。

     他伸手扶她起来,告诉她:“我一直跟着你,试试看,能站好吗?”嘉睿刚稍站起来,就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幸亏D手快,稳稳的扶住了她。

     “活该,蹲那么久。上来,我背你走。”D半蹲着要求嘉睿上来。嘉睿犹豫了一会儿说:“算了吧,我没那么矫情,自己能走。”就大跨步一走,彻底摔倒了。D拉起来她,瞪了她一眼说,“逞强,上来。”

     她真的怕他,他那双眼睛,像有魔力一样。每次看他的眼睛,她都会失神发愣。这么久了,这个毛病还是改不掉。

    他背着她,一路上两个人都保持沉默。她搂着他的脖子,闻着他的气息,看着他的脖颈。“就这么走下去吧,一辈子。”嘉睿在心里想。

    嘉睿满足的闭上眼,意识逐渐模糊,慢慢睡了。

    “嘉睿,嘉睿。”D轻轻叫了两声,没有应答。

     “臭丫头,睡着了,哭那么久,能不累吗?乖睡吧,睡一觉就好了,敢拒绝老子,明明那么难过。明天,我就要找新女朋友了。你说,喜欢到底是什么啊,我真的不知道……”D一路上都在碎碎念。

     “你不懂喜欢,所以你真的没喜欢过我,对吧?”嘉睿在心里说。其实从一开始嘉睿就没有睡着。“你好吵!”嘉睿打断他。

   “醒了,马上到你家了,回家早点睡。”D嘱咐她。

     ……

第二天,他就领着新的女孩在他们的饭局上。刚好,W失恋,大家都在劝他,“天涯何处无芳草。”“大不了再追她嘛。”“……”

      D接了句:“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嘛,更何况是棵歪脖树。”“去你妈的,我家小蕊才不是什么歪脖树呢,谁跟你一样,这都第33棵歪脖树了。”W没好气的顶回一句。“33号”好像没听到一样,仍旧低头玩手机。

     嘉睿已经习惯了,过几天这个女孩就不会来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多个位子的事嘛。她该吃吃,该闹闹。

不出所料,一周后,那个女孩没参加他们的饭局,眼镜妹问D:“以后打算怎样,能安生一段时间吗?”D面无表情,深邃的眼睛连眨一下都没有,大家看得出,他心情不好。

气氛低至冰点,大家都觉得扫兴离开。只有嘉睿和D还留在那里,两个人都不说话。D已经喝多了,还不停地倒酒。嘉睿摁住他倒酒的手,问他:“你爱上她了?”D口齿不清地回答:“爱,见鬼去吧。我特么谈了这么多女朋友,根本没见过爱。”

  又絮絮叨叨说着酒话“我也想认真,你们都说我渣,可我根本不喜欢她,不分开吗?”“嘉睿,左嘉睿,我们在一起吧。”“跟我恋爱,我也想认真一回”

  “好!”

  大家也不好奇那晚发生了什么,似乎他们在一起就是理所应当的事。
   D会在跑完早操后,问嘉睿累吗?然后递给她一瓶青梅绿茶,嘉睿懂,青梅绿茶讲的就是他们,最不可能的他们在一起了。
    嘉睿对他说,每次偶遇你,我都觉得是上帝在赠予我惊喜。他笑着摸摸嘉睿头说:“傻逼。”
  有天晚上班里停电,D和嘉睿手牵手,谈天说地。嘉睿知道,D并没有喜欢上他,他百撩成性,却不骗她。他对嘉睿好,无非是做一个男朋友该做的。
     那天,嘉睿问他:“有没有喜欢上我。”D看了她一眼,“我不知道喜欢是什么,你让我怎么回答。你也别太对我用心,别爱得太满,我不值。”
     “呵!”嘉睿冷笑,“这是我男朋友,我喜欢的人对我说的。”说着就哽咽起来。D揽住她腰,告诉她“傻丫头,真的,我不是好人,我就是心狠,你要防着点我。”她哭的更凶了。
     晚自习放学后,D在嘉睿必经的路上等着她,一把把她拥进怀里,告诉她:“乖,别想太多了。早点睡。”
      嘉睿受宠若惊,这是D第一次肯等她,肯把她送回宿舍。
    日子一天天过。
    他们没吵过架,也不腻在一起。嘉睿放弃了,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好累啊。负隅顽抗的结局只能是遍体鳞伤。两人顺利分开,从此分道扬镳。
   每次偶遇,嘉睿都有窒息感。在班里上课,他一站起来回答问题,嘉睿眼眶就泛红。怎么会不对视,只要一对视,嘉睿就匆匆低下头,仿佛在躲着什么,生怕陷入他的瞳孔。
   马上升高三了。全班都在紧张的筹备期末考试,这关系到分班,大家很重视。
   嘉睿状态很不好,喜欢了近两年的人,见了自己比陌生人还冷。自他们分手,他们几个再也没聚在一起过,曾经那么那么要好的人现在形同陌路。
   她几次想跟D求和,被W拦了下来,明知道结果还自取其辱。D仍旧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到处撩,似乎有了新的目标。
   嘉睿痛哭过好多次,也攒够了失望。她会蹲下来,双手抱住自己,头埋在膝盖上,仿佛这样D就会回来,把她背回家。她曾歇斯底里的大骂:“D是冷血动物,他理智的可怕,果断的可怕,他将自己的冲动欲望,控制的刚刚好,像是没有情感的生物。”
    W一杯水泼在她身上,冲她喊道:“不理智的只有你,冲动的只有你,你闹够了没有!”说完扭头走了。嘉睿瘫坐在地上,面无表情。
     眼镜妹拿着毛巾,替嘉睿擦着头发,轻轻对她说:“他是心疼你,你们分开也两个多月了。D像个没事人一样,我们心里也难受,我们都不相信他会这么无情。”她顿了顿,接着说:“其实,D很孤独,这你也看的出来,他从来不在我们面前说起心事,他只会自己为难自己。嘉睿,我们都觉得他无坚不摧,他似乎有坚硬的铠甲,我们都忘了,他也是血肉之躯,也会疼,他对所有人存着戒备之心,不肯袒露。当你认为世界都抛弃你的时候,你就感受不到爱了,即使爱情也拯救不了你。”
     第二天,嘉睿也进入了备考状态,她会偶尔偷看一眼D,会在本子上写满D的名字,也会偶遇D的某个新女友,像刚认识那样。世人问她,放下了么。她说,如果一开始就只是暗恋,会不会少点苦涩。
      从此天南海北,生死契阔。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初级写手

0

好友

3

帖子

8

银子

初级写手

Rank: 1

积分
11
最新图文
大某人情书: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大某人情书: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明明你有很多想法,无从下笔,无人可说,却不来找我; 世界上最
磨铁集团公布“10x10 IP矩阵” “开放”成关键词
磨铁集团公布“10x10 IP矩阵” “开放”成
18日下午,磨铁集团面向国内影视行业召开了“开放:磨铁IP大会”。会上,磨铁集
不知道该怎么写武打的招式,就是
不知道该怎么写武打的招式,就是
不知道该怎么写武打的招式,就是写不出来,肿么办π_π
联系我们
温馨提示
如非特殊请用右下角  写手聊聊咨询站内事务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中国写手之家  

Copyright © 2007-2017 Comsenz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湘公网安备 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2( 京ICP备15044498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