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负

2017-9-23 11:11
54852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轻负
烽火连天,哀浮遍地,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当年不可一世的大秦帝国,经过了岁月的更迭终是崩碎了。而崩碎的结果,却是让天下再次陷入了一个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
月如钩,寂寞梧桐,清风酒香,庭院中一个长袍青年拿着一壶酒望着明月,发出淡淡的轻语,纷乱几时休,野心何时灭,但若太平犬,那做乱离人。一壶清酒祭,遍地白骨魂,心念力难平,唯愿品清茶。
大秦崩碎,如今的天下十方角逐,遍地烽烟,白骨成山。乱,却也迎来了相对平和的一段时期,各个势力都在慢慢壮大着自己的势力。战争没有刚开始那么频繁了,各个城池也在慢慢恢复着以前的气息,这段平和的时期怕是自大秦以来最好的一段时光了吧,故而连小孩子也特别的开心,在各处嬉戏玩闹,而大人们却也是带着欣慰的笑容看着自己的孩子。
一辆马车在市集中穿行而过,车中坐着一位青年,青年左手拿着一壶酒,右手却拿着一把折扇,若是忽略酒壶青年的样子给人一种翩翩君子如沐春风的感觉。但若是忽略右手的折扇,却是给人一种放荡不羁的浪子形象。青年看着窗外,饮一口酒,叹息:“大秦呀大秦,当年多么强盛的帝国,如今却也是烟消云散了,而大秦皇族如今也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们的去处。没有不灭的帝国,没有不断的传承呀。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是如今着短暂的和平时期又有多少岁月呢。大秦的皇城,在如今也算是一座坚固的城池,大秦的子民又会在这个乱世中剩下多少呢!快点走吧,严伯,别误了见舅舅的时辰。”外面传来了一声回答:“好的,公子。”
大秦皇城炎阳城,城中心的府邸中,一个中年男子坐在中央品茶,对着坐在一边的少女说道:“雨熙,如今你的表哥也快来了,算起来,自从大秦崩碎的这些年你们兄妹也再也没有见过了,十多年了呀,烽火连天的岁月终是暂时的没有了。这次你表哥来了,你也和你表哥好好玩下吧。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哎…”坐在旁边的少女说道:“是呀,这么多年未曾相见,我已经不记得表哥的样子了,也忘记了曾经和表哥在一起的日子,这个乱世谁知道会什么时候结束呢!”“呵呵,小丫头,你感叹什么呀,不管这个乱世何时结束,我一定会保护你们母女的,让你们好好生活。”中年男子微笑着说道。这时旁边的妇人却也是说话了:“夫君,若是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下去多好呢,但却让我们生在了这样一个乱世,还不知道这个天下最终会是谁胜出呢?结束这一个乱世!”“不管什么与否,我莫天问此生必定会保护好你们,或许我保护不了天下人,但至少我绝对要保护你,那怕为这个天下再添白骨,我也要保护你、保护我身边陪伴我的兄弟和我的将士们。”随着中年男子的心语,妇人却也是叹了一口气:“我知道,只是谁也不愿意这样,若是逸儿去做了打破这个短暂和平期的人,去征战平定天下,夫君你会愿意帮助他吗?助他一臂之力。”“夫人,你这倒是说的好轻松呀,一臂之力,那可以征战天下呀,那一场战争死的不是万人以上,死十几万、几十万的战争也是有的呀。若逸儿当真有能力去平定着天下,我的兵马全部给他又如何呢,等会逸儿也快到了,你也可以好好看看让雨熙和逸儿一起出去逛一逛,毕竟这个和平的时间也不会很久了。”“知道了,夫君。”妇人说完便坐在了椅子上也不在言语了,一旁的少女也是不说话了乖乖的坐着。如今这个厅堂里的中年男人正是十方势力之一的豪情元帅莫天问,而坐在旁边的少女和妇人分别是莫天问最疼爱的女儿莫雨熙和莫天问的结发妻子秦怡馨。
“公子,到了,该下车了。相信莫元帅已经在等着了。”炎阳城中心的府邸元帅门前,在集市中赶车的严伯对着车中的青年喊道。“呵呵,到了呀,这么多年没有见到了,雨熙那个丫头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这个表哥呀。酒壶就收起来吧,毕竟要一个好形象嘛,走吧,严伯。”车中的青年自语着下了马车。府中有兵士出来迎接:“是风公子吗?元帅吩咐我在这里接你。”青年也是十方势力之一的风轩的儿子,正是元帅府中交谈的逸儿。风逸摆了摆手道:“是的,麻烦你带路了。”兵士带着风逸走进了元帅的府中,向着正厅走去。到是风逸一路上看个不停,品头论足:“我这舅舅现在也是真享受呀,亭台楼阁,小桥流水,这么多年的元帅积累的怕是都享受了吧,严伯你说是吗?呵呵”走在身后的严伯回道:“公子说笑了,这个府邸只是保存的比较好而已,大秦皇城这种府邸也算不少呢。若不少大秦崩碎后,城池也损毁了,只怕比这个府邸还要好。”而走在前边的那个兵士也是回道:“这位严壮士倒是说的不错,城中这样的府邸确实有不少,有一些是有钱的大户人家的府邸。而有一些却也是军中将士家眷的住所了。”风逸也是笑着说道:“好吧,都知道了,也快走吧,想必舅舅怕是埋怨我这么长时间了还没有去见他吧。”前边的兵士应道:“好的。”说着也是加快了脚步。
公子,前边就是了,你去吧,我先下去了。”带着风逸到了正厅的外面,兵士对着身后的风逸说道。“好的,我知道了,麻烦你带路了。”风逸也是对着士说了句话后就进去了。兵士也自行离开了。风逸进入后,便对着中年人和妇人拜见:“逸儿,拜见舅舅、舅母 ,见过 雨熙丫头。”莫天问赶紧摆了手,示意风逸坐下:“十几年没见你也长大了呀,如今也是风度翩翩呀,这些年你父亲怎么样,你母亲的身体好着吧?”风逸对着他舅舅拱手道:“谢舅舅挂念了,父亲这些年也是和舅舅一样了 ,至于母亲身体还好,也就是叹这个乱世。”莫天问叹了 一口气 道:“也是呀,这个乱世在我们这一辈终是迎来了一段和平的时期,不过在你们这一辈终归也是要结束了呀。你呢,想过带领三军将士去征战吗?”风逸对于他舅舅莫天问问这样的问题倒是楞了一下,坐着沉默了一会道:“这个有想过,但也怕过,战争,一将功成万骨枯,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吧,毕竟现在父亲也是在掌控着军队。天下,先让天下的百姓享受几年和平的时间吧,毕竟一旦征战,可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结束的呀!”莫问天也是笑着道:“看来,你也有自己的想法,想要结束这个乱世呀,我们这一辈的期望终会在你们下一代得到实现了,只是不知道我们能不能安然的活到那时候了。若你想了,舅舅这支军队也归你了,算了帮你平定天下加一点底气。你才来炎阳,先去和雨熙出去逛一逛吧,也让这丫头带你出去看一下。”风逸起身回道:“好的,舅舅,那逸儿也先告辞了。”坐在一旁的雨熙这个 时候也是站起来对着自己父母调皮的笑了下道:“嘿嘿,那我先和 逸表哥出去了,午饭就和表哥在外面吃了,我们晚上回来,走吧,逸表哥。”说着便赶紧拉着风逸出府了。厅堂中,莫天问望着出去的两人也是一怔出神,却是面向和风逸一起而来的叫严伯的人问道:“严正,这些年风轩都在做什么呢?”被风逸叫作严伯的人也是对着莫天问笑着说道:“莫元帅和主帅做的差不多一样,又何必多问呢,如今主帅也是和莫元帅一样,闲情逸致倒也不少,也是慢慢的想让公子历练,所以这次千里迢迢让公子来你这里,是看望你,又何尝不是做准备着呢!”莫天问也是笑了下道:“确实呀,和平还能有几年呢!各方势力也都在准备着呢,只怕下一次的战火连天是一定会统一的,不然 这个乱世是不会停止的了。走吧,我们也去别处吧!夫人你可以和其她人出去转一下,带上几个人。”秦怡馨起身对着莫天问笑了下道:“知道了,夫君,那你们也去谈事情吧。”说完便也走了出去。
在炎阳城的这段时间,风逸也看到了许多,人们对于生活都很开心,或许知道这只是一段和平的时期,所以大人们都在努力的生活,而孩子们却总是无忧无虑的玩闹嘻嘻。当马车驶向城外的时候,坐在车里的风逸却是不停的回头看着这个大秦曾经的皇城,止不住的摇头叹息。坐在车前赶车的严伯出声道:“公子这次过来有什么收获感悟呢?”坐在车里的风逸发出了一声淡淡的自嘲:“呵呵,感悟,我正想平了这乱世,可是看到人们对于这段和平的珍惜,却怎么也不想去带领将士去战场厮杀了。哎…”对于风逸的回答,严伯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或许他心里想的也是差不多的吧!
三年过去了,各方的准备也是差不多了,这个和平的时期终于要终结了,大一统的皇朝又将要出现了呀。十方角逐,鹿死谁手呢?豪情元帅莫天问的那一辈人,也慢慢的淡出了,如今的十方掌权者差不多都是年轻人了。着一个让人惊惧的乱世,快是要结束了呀。
“报元帅,风公子统率十万骑兵、十万步兵在葫芦谷一举歼灭司马连二十万精锐步兵,如今司马连带着两万骑兵也已逃亡不知所踪。”正坐的莫天问,听着将士的汇报,也是不禁莞尔道:“这个小子精明头脑倒是有,只是这手段,或许这才是乱世的本来面目,一将功成万骨枯呀。下去吧。”说着对着传报的将士挥了挥手。说完,便回到了书房,摊开地图,看着一个位置,自语:“十方势力已去其一,以后会慢慢的难了呀。”说完,却是慢慢的走了出去。
雁荡山,风逸和他所统率的军队正驻扎在此,望着密集的军营,风逸也是深深的叹一口气,向着山上的位置走去。身后一个青年走了上来,看着风逸道:“又在想什么呢?一将功成万骨枯吗?想要结束这个乱世这是必不可少的了,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一切都是人心作祟,书,让人懂的多,却也复杂了,乱了这个天下。你说人民蒙昧好点呢还是都有才学好点呢!”对于青年的问话,风逸也是望着山下的军营道:“呵呵,这一点,很难说的清呀,好与不好,对或错,谁又能知道呢!我只知道如今这个自大秦崩碎后的天下是不好的,在父辈的那些年月里,烽火连天,白骨成堆,百姓食不果腹,哪里都是战乱,没有一处净土。如今我们破坏了短暂的和平是对还是错呢?天下的百姓是怨我们呢,还是会有一部分人感谢我们呢!呵呵..”青年回答道:“是呀,战与乱,血与罪,这最后的一切必然也要有人会背负呀,作为你的谋臣,我也是跑不了的了,呵呵..”说着望着彼此却都是大笑了起来。
烽火连天的岁月又来了,风逸和他所统率的军队一直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只是当初的面孔,很多已经慢慢换上了新人。而十方势力之一的豪情元帅这次好像与世无争一样,掌控的区域一直都是一幅和平的景象。其他的势力则一直是互相攻伐的阶段,风逸和他多统率的军队几乎每个月便是一场大的战役,如今再也没有像开始一举歼灭司马连二十万精锐,毁灭一个势力的战绩了。而莫天问的元帅府每天都会有士兵来禀报风逸的情况。月战连天,战火不息,耕地的百姓也是越来越少了,路边的白骨也是越来越多了。
“报元帅,风公子和姜天宇联手一举攻破了刘祖的函城,刘祖死于乱军之中。”听着士兵禀报的消息,莫天问也是沉思了一会自语:“联手了,或许太平会来的快一些了。”忽而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对着士兵道:“去叫上众将士,庆祝三日,这个可恶的乱世快结束了让我们欢庆三日。”士兵答道:“是,元帅。”说完 便赶紧的跑了。当炎阳城这边庆祝的时候,风逸和他统率的军队却一直在战斗。
当最后的的决战来临,所有人也是预料不到,风逸和姜天宇的联手,灭掉了几个势力后,剩下的三个势力也是意外的联手了共同对抗着他们,意外的联手,意外的决战,却也是最后的决战了。
炎阳城,中心的元帅府,莫天问站在自己的书房,看着地图怔怔出神:“百万人的战场呀,你会选择在哪里呢,还是你们商量在哪里决战呢?这一战后天下便可安定下来了吧。呵呵”慢慢的莫天问的嘴角挂起了一抹微笑道:“来人。”门外一个士兵应声进来道:“属下在 ,元帅有何吩咐。”拿出挂在腰际的令牌给士兵说道:“传令,让各位将军各整军队,对外一切如常,随时做好行军准备。”士兵应了一声“是”便赶紧跑去传令了。而莫天问则是看着地图笑着自语:“逸儿呀逸儿,你是算准了舅舅最后会出兵的吗?百万人的大战呀,这次便是随了你的意了,这个天下也该一统了呀。”
新城,四个青年人立于城头。姜天宇的脸上洋溢着笑容向着风逸道:“风兄,这个乱世终于是快结束了呀,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呢?”风逸也是看着姜天宇,左手拿了一壶酒,右手把一直带着的折扇打开,笑着道:“这不就是我的打算吗?哈哈哈。到是严凡和水寒两人都是王佐之才,只是严凡跟着我的时间长了些,有些不拘小节了。以后这天下还需要他们两个呀。”听到风逸回答的话,严凡和水寒却是同时说了句:“我们俩是王佐之才,但却比不过你们的帝王之相呀。”这句话说完,风逸和姜天宇却是同时看向对方互相笑了一下。
决战来临了,百万人的战场最终是在自古兵家必争的中原,一马平川,此站过后天下也不会再起什么大的战事了。晨钟暮鼓,这一场决战,是双方的最后兵力也是双方最后放手的一搏了,血染疆场,战马嘶鸣,残骥断甲,成山的尸骨,也为这一场战争划上了悲壮的一笔。最后的时刻,豪情元帅从三方势力的背后带兵袭来,为这一场战争花上了句号。而风逸却偏执的坑杀了近四十万俘虏,只留下了一些残兵放他们离开了。对于风逸最后近乎偏执的举动,没有人阻止的了。而这天下却也是平定了,再也没有那么多兵力,让任何一个人去发动战争了。
十年,当年那个烽火连天的战争岁月很多人怕是已经忘记了。在如今这个充满朝气的皇朝,一起都呈现着繁华的态势。百姓也可以像孩子一样去生活了,不用去担心战乱了。如今的皇城名叫新城,皇宫中,现在的皇帝姜天宇向着皇后莫雨熙问道:“这么多年,你也没有再见过你表哥吗?雨熙?”莫雨熙摇了摇头:“没有,自从天下安定后,表哥只是过来看过我一次,说了一句祝我幸福,以后便再也没有见到了。”姜天宇却想了一会便自语道:“轻负,轻负,你轻负了天下,坑杀降卒。轻负严凡让他这么多年一直在努力治国,平定战乱的伤痛。轻负吗?你到底轻负了多少呢!这个皇位也是你的轻负吧,让我来主宰这天下。呵呵…”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2 个回复

倒序浏览
唐小豆  初级写手 | 2017-9-26 21:37:02 来自手机
写得不错哦!

点评

谢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9-28 19:41

该用户从未签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落_曦 实名认证  入门写手 | 2017-9-28 19:41:22

谢谢
  • TA的每日心情
    可爱
    2017-9-23 11:01
  •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