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这家公众号
[摘要]我一直觉得高晓松是个奇葩,无论是刷脸还是说话,总能轻而易举地成为焦点。
叛逆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顺从。
01
我一直觉得高晓松是个奇葩,无论是刷脸还是说话,总能轻而易举地成为焦点。
朋友说,他身上有一种现代人少有的自由和放松,一说起高晓松,总让人想起诗和远方。
可最近,他在《奇葩大会》上关于原生家庭的那段独白,却引发了不小的惊叹。大家都说,原来高晓松的童年也不太诗意。

高晓松首谈原生家庭:听话,正在毁掉我们这一代

高晓松首谈原生家庭:听话,正在毁掉我们这一代

高晓松首谈原生家庭:听话,正在毁掉我们这一代

高晓松首谈原生家庭:听话,正在毁掉我们这一代

从只言片语里,不知道高晓松的童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他有句话,说得特别扎心:
在长达20多年的一段人生里,他都没有发现,自己讨厌别人干预自己、爱较劲,都和原生家庭有关。直到40岁之后,他才真正走出来。
除了这一段,其实这期《奇葩大会》还有一个片段,我印象更深。
一个富二代谈起自己控制欲极强的父亲时,高晓松提到了自己不想去清华的时候,父母拿出的一套“一以贯之的世界观”。
你不能自由的时候把西方的东西拿出来,要钱的时候把东方的东西拿出来。说得更直白一点,你穷的时候,废话就少点。
乍听一下,觉得很有道理,这是父母在督促孩子自立。可仔细一想,就会觉得,这不过就是另一种形式的绑架。看起来给你选择,其实有一条是根本走不通的路。
于是,高晓松还是上了清华,“自愿“选择了东方道路。我猜想,他应该过了一段苦闷的生活,明明是自己的选择,没资格责怪父母。
既然不能恨父母,那就只能捶自己了。于是,便有了看谁都不顺眼的那些年。
这就是听话的代价。
02
这些年,身边很多人标榜自己特立独行,刻意说些和别人不一样的话,做一些怪异的举动,觉得这就证明自己长大了。
可他们不知道,叛逆其实是另一种形式的顺从。
和高晓松心心相惜的还有他口中的“大飒蜜”徐静蕾,拍电影、当导演、做手工、写书法,都说徐静蕾是才女,可对徐静蕾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她和高晓松一样,骨子里受不了别人指手画脚。

高晓松首谈原生家庭:听话,正在毁掉我们这一代

高晓松首谈原生家庭:听话,正在毁掉我们这一代

她这个爱谁谁的刺猬脾气,多少和父亲小时候的严厉有关系。身不由己的后果,就是受不了任何形式的控制和管束。
连徐静蕾自己都说:
家长太强势,但我心里绝对是渴望自由的种子,所以我现在生活很自由,而且甚至我矫枉过正地要求自由。
所谓自由,其实都是对控制的反抗。
所以,她后期做了很多心理建设,这种心理建设其实就是帮助一个人学会放松、随顺。
不知道你发现没有,生活里,那些喜欢和世界较劲的人,多半有个控制欲很强的父母。
我认识一个姑娘,今年32岁了,还在跟父母对着干,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
父母说,上大学要读个好找工作的专业,她非要学个冷门,现在没工作。父母说,结婚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她偏要找个穷鬼。
我问她:“你喜欢自己的工作和男人嘛?”
她给我来了一句:“我妈不喜欢的,我都喜欢。”
当时,我就跟她说:“姑娘,咱什么时候才能不那么听父母的话呀。”
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没理我。前几天,突然跑来找我哭诉,说自己过得特别惨,拼命工作也赚不了几个钱,下嫁之后也没得到多少爱。
一辈子一事无成,真的快要活不下去了。可就是这样,她还是死也不后悔,说不能让父母小看。
说实话,特别心疼她,也觉得她傻,用自我毁灭来惩罚父母的坚决。可她不懂,越抵抗,越无法得到自由。
或许,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听话的孩子,所谓听话,不过就是自己遗弃了自己。
可是,自我这种东西,扔出去容易,找回来难。想起《欢乐颂》里那句扎心的台词:一个人的原生家庭,就是一个人的宿命。
03
曾经听过一句话,觉得特别有道理,小时候听话的孩子,长大之后不会过得太好。
往好了说,听话是一种习惯。往坏了说,听话就是一种病。
我妈曾经认真严肃地和我探讨过这个话题,为什么现在的孩子都不愿意听父母的话。难道父母说的不对吗?毕竟父母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啊。
讲真,我从来没否定过父母的智慧。但可惜,智慧这东西,既不在DNA里,也无法言传身教。
它得自己吃完,自己消化。说直白一点,是盐还是米,得吃到嘴里才是你的。
对于该不该听父母的话,这些年身边的朋友分为两大阵营,一方认为父母见多识广,慧眼如炬,又特别为你好,父母看不上的工作,你也敢做。父母看不上的男人,你也敢嫁,有你后悔的时候。
还有一方是觉得父母的想法过时了,会拖累个人成长,过去不好的工作,或许未来就好了。过去不好的男人,或许未来就好了。
说实话,这种争论没有意义,因为这两种态度最终指向的都是同一个结果:没主见。
因为无论你是无条件赞同,还是无条件反对,都缺少了一个最重要的环节:独立思考。
曾经和一个育儿专家聊天,她跟我说,好父母都很少使用肯定句。后来,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得出一个结论或许是很容易的,但它对我们来说是没有意义的。
可是今天,无论是社会教育还是家庭教育,人们都太过在意“正确”的结果。我们为了要走在一条对的路上,直接放弃了选择的过程。
马斯克提起妈妈的时候,说过一句话:“母爱最高级的形式是给予孩子自由。”
可说实话,在父母和子女之间谈自由,何其艰难。就像高晓松说的,20年的养育,或许真的需要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才能忘记。
但要想真正自由独立,我们都得学着做个不听话的人,对待父母,不要两眼一抹黑地接受,也不要歇斯底里地对抗,而是要放下。
作者简介:Jenny乔,富书签约作者,冷眼看热闹,深度谈人生,揭穿职场真相,解码人生困局,你笨算我输,已出版《愿你盛得下悲伤,也输得出力量》,微博@Jenny家的小乔,简书@Jenny乔。
本文来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腾讯新闻的观点和立场
TA的其他文章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