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手这家公众号
简介
她是涉世未深的小助理,他却是万众瞩目的天王。这场游戏于她,是名利,也有仇恨。这场游戏于他,是欲望,也有真心。她照着他的剧本亦步亦趋,步步为营,只求结局时可抽身离去。但直到他的突然消失。她才明白这场情爱游戏,她早已入戏太深。
别人说,他若爱上一个人,便是永生永世不能超生。他却说,他只想把一切完美的东西都给她,事业、爱情,包括他自己。从她十八岁直到现在,这么多年,时璟言始终坚信——她的眼睛里,才有他想要的一生。
封面.jpg
作者介绍:
墨子都:天津市作家协会成员,编剧。
梦想是做一个高产的作家,只需一间小房可以遮雨,最爱的人都在身边,一台电脑、一只狗,还有Wifi。
出版:《暖暖的都是爱》(已签约影视,并项目启动中,演员已定。)《甜甜的小永远》《仙君,请入瓮》
【试读内容】
第一章:不露痕迹
卧室的房门外传来细微的动静,床上的叶锦欢幽幽转醒。
接着,身后的床垫凹陷下去,铁铸般的手臂环着她纤细的腰,桎梏一样的怀抱。
混杂着烟草、酒精、香水的味道猛地蹿进鼻中,不难闻,却也叫人不舒服。
她今天陪颜若冰跑了一天的片场,实在没办法再忍受这种气味,于是轻轻拨开搭在身上的手臂,“去洗澡吧,很臭。”
不知道他听没听到,好久都没有动静。锦欢放弃游说,心里算着还要多长时间才会天亮,忍一忍,应该会很快过去。
而这时,只觉腰间一轻,然后是窸窸窣窣脱衣的声音。浴室的门打开又关闭,哗哗的水声传进她的耳朵。
他的配合让她有些诧异,但还想继续睡的安稳,恐怕是不可能了。

锦欢再次醒来时,微弱的晞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投射进来,碎钻似的光斑洒落在地板上,渗入一丝暖意。
身旁的男人还在睡,静谧的空气中有他轻微的呼吸声。
真是羡慕他,竟能睡得这样沉。
锦欢无声轻笑,目光不自禁落在男人的睡颜,棱角分明又深刻的面庞,浓眉轻蹙,鼻梁挺直,薄唇是男人少有的浅粉色,此刻虽少了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睛点缀,如此沉静的他却也别有一番风情。
这样的一张脸……
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将他拍下来,转念又想到他上一个助理这样做后的下场,还是作罢。
锦欢蹑手蹑脚地下了床,穿衣时还小心注意着床上的动静,生怕会把他吵醒。
直到出了别墅,走在大街上,闻着晨间特有的咸湿味儿,她轻轻舒了口气。
身上出了些汗,像是刚打完一场仗,不过这个形容倒是贴切,每每来到他这里,她提心吊胆的劲儿和上断头台没什么区别。
此时天刚蒙蒙亮,街上的人还不多,她买了份早餐,回到公司分配的宿舍洗了澡,乘车来到公司,恰好八点,不早也不晚。
锦欢刚踏进公司,便发现大家的脸色不好。
会议室开会里面一片肃穆,总监将最新出炉的八卦杂志往会议桌上一扔,一向老练泼辣的Melody也噤了声。
“为什么会出这样的新闻?当初签合约的时候公司难道没和你说明吗?以后你的一切私人行动都要和Melody报备,乱搞男女关系更是大忌!”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点名,颜若冰的眼圈立刻就红了。
颜若冰是锦欢目前在跟的艺人,之前她在海选中脱颖而出,参演了一部大制作的古装电视剧,虽然只是饰演配角,但角色讨喜,外形又出色。辰星见她很有潜力,抢在第一时间将她签了过来。
辰星近几年虽也签了不少艺人,但能像一哥时璟言这样红得发紫的却很少。公司对于这种在演艺圈已经崭露头角的新人,自然投入更多的精力培养,只盼着能培养出第二个时璟言来。故此,当颜若冰和一名小开亲密地站在公寓楼下的照片一经见报,辰星高层立刻就坐不住了。
更重要的是,那名小开在圈子里早已经声名狼藉,他玩过的女艺人如过江之鲫。
总监发了一通火气,又将新人敲打了一番才被一通电话叫走。
她们一同走出会议室,徐露忙着安慰颜若冰,锦欢默默跟在后面。
“还清纯玉女呢,我看是欲女还差不多。”沈玮君从颜若冰身边经过,甩下一句风凉话。
沈玮君比颜若冰早一批进入公司,但目前仍同颜若冰一起上课,明眼人都能看得出,公司给颜若冰的资源远好于沈玮君。所以,两人明里暗里总是不对付。
锦欢看向沈玮君身后的沐非,沐非同她差不多时间进的公司,两人也是室友。察觉到锦欢的目光,沐非向她摇头,示意不要多管闲事。
颜若冰本就受了窝囊气,听到沈玮君的话,也不管前辈后辈,胡乱抹了抹脸上的泪痕,出言讥讽道:“欲女这头衔我可不敢抢,之前还不知道是谁,艳照门她也插一脚,弄得公司现在都还不敢用她。和她比起来,我还真是小巫见大巫呢!”
颜若冰这话恰好踩到了沈玮君的痛处,她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公司雪藏。
“你!”沈玮君面目狰狞起来,忽然扬起了手,众人猝不及防。
啪——
短暂的静默后,是颜若冰的尖叫,“锦欢,你没怎么样吧?沈玮君,你怎么打人?!”
沈玮君也愣了愣,没想到这个总是不言不语的小助理会在最后时刻挺身而出,用自己的脸帮颜若冰挡巴掌。
沐非最先回过神来,拉住沈玮君,“沈姐,别闹大了,这里还是公司。”
听到这话,沈玮君稍稍忌惮了些,冷哼一声,扭头就走。
沐非担心地看了锦欢一眼,急忙跟上。
颜若冰顾不上和沈玮君计较,焦急地问:“锦欢,很疼吧?脸这么快就红了,这女人怎么这么狠!”
不想颜若冰再和沈玮君起冲突,锦欢忍住脸颊火辣辣的疼,安抚一笑,“没事,一个巴掌而已。待会儿你还有课要上,再晚就迟到了。”
颜若冰举棋不定,锦欢使了个眼色给徐露,徐露会意,劝道:“是啊,总监刚骂完我们,这几天我们得低调些,不能再出岔子了。”
颜若冰这才点点头,让徐露给拉走了。
直到走廊只剩下她一个人,锦欢才面露苦笑。
可即便是这样的小动作,都扯得她脸颊一疼,可见沈玮君真是怨气极重。
她身旁的墙壁上有一条宽宽的金黄色金属装饰,经常被艺人用来做镜子,锦欢从中看到了自己的脸,真是惨不忍睹。她皮肤本就白,沐非经常羡慕地问她是不是在奶缸里长大的。可此刻,却也更加凸显了脸颊上的指痕。
她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苦笑,不想又扯到痛处,疼得龇牙咧嘴。
就在这时,她从金属镜面中看到了一双深邃的眼睛,顿时,心里微微一沉。
锦欢迅速转过身来,那双眼睛的主人就站在不远处,他高而修长,嘴角叼着一根香烟,压迫感强烈。
他站在那里多久了?看了多久了?
他不动,锦欢也一样。隔着一段算不上距离的距离,她抬头看过去,才注意到他并没有将烟点燃。他两指纤长干净,甲片莹白润泽,夹住香烟从嘴里拿了出来。
做这一系列动作时,他的视线一直没牢牢锁住她。锦欢被盯得有些不自然,垂敛着长睫,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在他的注目下都变得稀薄起来。
忽然,他从倚靠着的墙壁起身,一只手插进灰色西装裤的口袋,慢慢朝她走了过来。
“我……”
就在她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时,他却未作停留,与她擦身而过。
锦欢低垂着头,不着痕迹地吁了口气。
早上她不告而别,他一定是生气了吧……

辰星最近接了一部电影,导演和编剧都是业内赫赫有名的人物。很多艺人都通过自己的渠道想在这部戏中争取角色,但不久之后,制片方发表单方面声明,说这部戏完全是为时璟言量身打造的。
开始时,时璟言并没有立刻应允,他对剧本和摄制组的要求很苛刻,经纪人陆世钧把关也严。近几年他的作品很少,但每一部都非常成功,好评和流量双丰收。
公司高层为此召开选题会,老总也将时璟言叫去办公室谈话,后来不知道是哪一点说服了他,时璟言终于答应出演。
得到这个消息,制片方很高兴,导演甚至又拨出了一个小角色给辰星。虽然戏份不多,但因为是名导演、大制作的电影,也有不少人挤破头想要露个脸,更何况,还是和票房相当有保障的时璟言合作。
所以,当颜若冰得知自己要去《一鸣惊人》试镜女配角的角色时,异常地紧张。
下午一点左右,锦欢跟在颜若冰身后上了保姆车。
没想到一同前去的还有沈玮君,颜若冰上车的时候明显愣了一下。自从上次耳光事件后,两人的气场明显不和,只是碍于同是Melody手下的艺人,还算相安无事。
锦欢和沐非坐在一起,发觉沐非的脸上带着压制不住的雀跃。她挑眉无声地询问:怎么回事?
沐非见其他人都在各忙各的,凑到锦欢耳旁,“今天时先生也会在。”
原来如此,锦欢恍然大悟地点点头。
沐非是时璟言的脑残粉。
不知颜若冰是不是听到沐非的话,转过头问Melody:“Melody姐,师兄也在场吗?”
Melody点头,“片方的确是有邀请Stephen参与选角。”
“真的?”颜若冰比沐非还要激动,“我进公司这么久,都没有见过师兄呢,今天终于能亲眼见到偶像了。”
Melody身边的助手问:“颜颜也是Stephen的粉丝?”
“当然!五年前看了师兄演的《火影》之后就迷上了,我们班同学也全部都是师兄的粉丝呢!”提到时璟言,颜若冰一脸的向往和崇拜,“说实话,师兄不仅是我的偶像,也是我的目标。若是我将来的成就能有师兄一半,也就心满意足了。”
“Stephen如今的成就的确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有目标是好事,不过我更希望你们能脚踏实地,好好配合公司的安排,成名是必然的事情。”Melody看了一眼颜若冰,意有所指地说。
“Melody姐,我会努力的。”说完,颜若冰也不再说话。

然而试镜结束后,颜若冰从房间里走出来,脸色不太好。
锦欢赶忙站起来,轻声问:“表现怎么样?”
“还好。”颜若冰叹了一声,“师兄根本没在里面,让我白高兴一场。”
锦欢还以为是试镜出什么问题,没想到颜若冰还在纠结时璟言的事,无奈一笑。
“锦欢,每次提到师兄,全公司的女性都沸腾了,就你最冷静。传言都说你原本是被安排到师兄身边的,可后来出了问题,你才跟了我。怎么,你和师兄有过节?”
“你都说是传言了,怎么能信?再说就连你没见过时先生,我一个小助理怎么敢和他有过节?”锦欢将外套披在颜若冰身上,笑着说,“别胡思乱想了,Melody姐说待会儿就能出结果,我们等会儿吧。”
颜若冰定定的望着锦欢,肌白如瓷,五官小巧又精致,很有江南女人的妩媚小意,和自己的长相比起来,也是丝毫不逊色的。
女人向来喜欢攀比,更何况是颜若冰这种心高气傲的,多看了两眼锦欢,颜若冰忽然撒娇地靠在锦欢身上,“锦欢,你这么漂亮,去当个明星也是绰绰有余的,万一哪天Melody姐把你要走演戏去了,你说没了你我该怎么办啊!”
不是没听出颜若冰语气中的试探,锦欢浅浅的勾唇,不发一语。
半小时后,Melody这边得到了最终的结果。颜若冰和沈玮君都得到了角色,这对辰星来说是买一送二的好买卖。
得到上面的指示,Melody在楼中楼订了一个包厢,投资方、导演组和辰星这边的人都去了,而最大的惊喜莫过于时璟言也会到场。这个消息,令在场所有的女性尖叫起来。
此时坐在包厢的角落,锦欢第一次深刻理解了“鹤立鸡群”这个成语的含义。在场的除了Melody带着她们这几个女将之外,剩下的是清一色的男士,尤其中年男士居多,所以在这群人之中,时璟言不可避免地成为了焦点。
今天时璟言穿着白色的休闲西装,整个人显得一尘不染,精短的黑发荡在额前,始终慵懒地半垂着眉目,偶尔与一旁的张导交谈一声,然后便沉静下去。
与时璟言的安静不同,经纪人陆世钧为人圆滑世故,同张导倒是交谈甚欢,两人时不时碰碰酒杯,痛饮一番。
然而,身边的人越是热闹,锦欢就越觉得时璟言有些格格不入,好似身边这些人的笑声都无法融入他的世界。
一旁的沐非突然凑近锦欢,“怎么,你这最后一片纯洁的阵地,也终于沦陷在时先生发射的无敌魅力炮火之中了?”
锦欢回神,瞪了沐非一眼,“你文学造诣什么时候这么高了?夸张比喻用得真贴切。”
沐非没注意到锦欢说了什么,只觉得这一眼看得自己浑身酥麻,“平时怎么就没看出你还是个风情万种的小妖精呢,快过来,让沐非姐姐疼爱疼爱!”说着,沐非就朝锦欢伸出了爪子。
此时包厢里尽是交谈碰杯的声音,她们几个小助理坐得又偏远,所以谁也没有注意到这边。
锦欢一边躲着沐非的魔掌,一边小声求饶,“好了,沐非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吗?”
沐非喝了点儿酒,玩性大起,一把搂住她,伸出食指挑起锦欢的下颌,“好吧,暂时先饶了你,晚上回到家,姐姐非把你折腾到求饶不可!”
沐非开了黄腔,虽然都是女人,但锦欢在家可是个乖孩子,哪里经过这些?
一旁的徐露也笑起来,“沐非你个神经病,看把我们锦欢臊的,脸都红了!”
周围几个年龄相当的女孩都笑起来,锦欢只觉得自己的脸越来越热,似带娇嗔地瞪了沐非一眼,拍开她的手,“懒得理你!”
此话一出,又引来几个人的笑声。
锦欢端起面前的果汁掩盖自己的窘态,抬起头,却和一双幽深的眼睛撞到一起。
时璟言正意味不明地看着她,锦欢看不懂他眼中的内容,只觉得那双眼睛很黑很深,自己稍不留神便会陷入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她慌忙别开视线,再也不朝那个方向看。

这一餐吃得实在困难,沐非和几个小助理是铁了心要闹她,锦欢忙着应对,却也不忘时刻观察颜若冰的需要,而颜若冰也正疲于敷衍一个投资商献的殷勤。
沈玮君对这样的场合习以为常,频频向张导和另一位有头有脸的人物示好,只是那两人不太买她的账,于是,沈玮君又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位中年男人身上,也就是一直缠着颜若冰的那个人。
沈玮君似乎明白这个中年人的意图,娇笑着攀到那男人怀里咬耳朵,不知她说了什么,中年男人眼中划过精光,拍着沈玮君的手,口中一直说好好好。
颜若冰见沈玮君将自己的风头抢走,又有些不甘心,也娇滴滴地靠了过去。美人在怀,左右逢源,中年商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
在座的人对这样的情形早已见怪不怪,调笑间,中年商人退了席,和他同来的几个男人心照不宣地点点头。过了会儿,沈玮君悄悄塞给颜若冰一张房卡,又附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霎时,颜若冰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
见颜若冰脸色不佳,锦欢从沐非几个人的玩闹中抽身,“颜颜,是不是不舒服?”
颜若冰看着锦欢有些慌神,片刻,转而一笑,“喝得有点多了,锦欢,你陪我出去透透风。”
刚从包厢里出来,颜若冰突然拉住锦欢,“沈玮君说Melody姐在楼上的套房给我们准备了礼物,算是为了庆祝这一次我们两个都被选中,可我喝得实在没有力气上楼,锦欢你帮我拿下来好不好?”
锦欢不疑有他,乖巧的点头,“好,那你回包厢等我。”
颜若冰一笑,抱住锦欢,“锦欢你真好!”

楼中楼是典型的中式风格建筑,共有七层,底下的三层都是饭店和包厢,只有四到七层才是客房。锦欢按照房卡上的房间号上了七楼,用房卡刷开门,借着门灯并不算明亮的光线,她扫了一眼一目了然的房间,没发现什么礼物。
她刚准备再问一下颜若冰,忽然被人从身后抱住,同时一阵浓重的酒气飘进鼻端。
锦欢奋力挣扎,那人死活不放手,甚至箍得她越来越紧,难闻的气味熏得锦欢作呕,“你是谁?!快放开我!”
那人的笑声诡异,“冰冰,我年纪大了,你这么闹我可没体力陪你玩,我还要保存一些待会儿好好伺候你呢!”
锦欢听到“冰冰”俩字就知道这人是谁了。锦欢心脏跳得猛烈,觉得心口随时会炸裂开,“我不是颜若冰,放开我……”
听到她的声音,那人也察觉出几分不对劲来,钳住锦欢双臂将她扭转过来,看清她的脸,神情难看至极。
“怎么是你?颜若冰呢?”那人生气地将锦欢推开。
锦欢没料到他会这么做,脚下一个踉跄,直直倒向一旁的鞋柜。
“唔!”额头被撞得很疼,她心里却很清醒,深知这是逃跑的最佳时机。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锦欢猛地推开那人,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她没敢等电梯,短短的几秒她迅速权衡利弊,接着向无人的楼梯间跑。锦欢因为恐惧而双腿虚软,摔了几次,膝盖火辣辣地疼,但仍是咬着牙爬起来。
她很怕,真的很怕,就连这一刻都她还能感觉到那人的手在自己身上游移,还有那种恐怖的气味……
锦欢不敢再想,用力咬破下唇保持清醒,尝到满口的血腥味还是一直跑。在三楼的转角处,一点猩红的亮光蓦地出现在前方。
与此同时,声控灯蓦地亮了起来。
一个男人正斜斜地倚靠在墙边,嘴角叼着一根香烟。
那一点红光,正是点燃的香烟。
听到声响,男人脸上出现被人打扰到的不快,但在看到她的一瞬间,那抹不快随即被错愕取代。
而锦欢也从未像现在这样,欣喜于时璟言的出现。
时璟言上下打量她一遍后,眉头紧蹙。
她突然想起他喜欢清静,最不喜欢被人打扰,“对不起,我马上就走。”
她一步步走下楼梯,两条腿在打战。走到时璟言身边时,她闻到了熟悉的烟味,不知为何她一向嫌弃的气味竟会让她如此心安。
就在错身离开的一瞬间,男人猛地抓住她的手腕。
时璟言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好像在盯着她额头的某一处。
“别动。”
锦欢看着粉色的薄唇在面前一张一合,懵懵地点点头。
“留在这里别动,我马上叫人过来。”他的声线始终波澜不惊。
锦欢这时将理智从他的唇上收回。这一次,换作她拉住他的手。他的掌心有些冰,却很柔软,沁凉的触觉穿透她的指尖,异常舒服。
“不能被人拍到我这个样子和你在一起,会对你影响不好,让我自己回去。”
她仰着小脸,双眼都是坚持,都这种时候了,她的脑子里想着的却还是他。
时璟言盯着她,眉眼沉沉。
只不过她刚转身要走,却脚下一软,身体毫无预警地向前倒去,一个有力的怀抱恰好接住她。
模糊中,锦欢隐约听到低沉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我在三楼的楼梯间……对,叫上你的小师妹……我喝了酒,不能开车……”
声音稍歇,周围又恢复了寂静。一只微凉的手掌忽然抚向她的额头,锦欢为这舒服的触感呻吟了一声,刺痛也神奇地消失了。
她奋力眨了眨眼睛,视线越发的模糊,不知是不是太晕的缘故,此时,她觉得男人的眼神温柔又多情,她一定是昏头了,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锦欢自嘲的想着,接着,看到了他西装上的猩红,惊呼:“你流血了?”
“是你流血了。”那血是她的,她的头在磕到鞋柜的时候撞破了个口子。
“怪不得那么疼。”她苦笑了一声,放心的松下防备,将身体偎进他的怀抱。
没多久,楼梯间的铁门被人踹开,紧跟着锦欢听到了沐非的尖叫声,“锦欢,你怎么搞成这样?!”
时璟言这时向后退了一步,拉开距离。没了依靠的锦欢,被沐非的尖叫声弄得很难过。
沐非抱着锦欢,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陆世钧皱眉问:“怎么弄成这样?”
时璟言看了一眼蜷缩成一团的锦欢,语气恢复清冷,“她从楼上跑下来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算了,这件事我来处理。沐非,打电话给前台,让他们派辆车过来,咱们直接去医院。Stephen,你外套上沾了血,赶紧脱下来。张导那边……”
“我会处理。”
“好。你不能喝酒,待会儿我会打电话给Melody,让她多担着点儿。”
“嗯。”
目送陆世钧等人从楼梯离开,时璟言才再度抵靠着墙壁,白炽灯的灯光在他的眉眼洒下一片阴影,男人的拇指轻轻摩挲着西装上的血渍,线条优美的下颌渐渐绷紧。


TA的其他文章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