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沐清晖,一个成都籍新晋网络作家的笔名,历史数据寥寥,但是她的新书《三会客栈之万国大会》却和掌阅大神陨落星辰并列作者席位,首发有声版权在喜马拉雅上了首页推荐、游戏、动漫、实体出版合约已定、影视正在洽谈中,对于一个新人作家来说,这成绩确实很是亮眼。
1536569214814.jpg
近几年网文圈很火,许多成功的影视、游戏作品都来源于热门网文,这在行业内称为IP转化。而IP转化带来的巨大经济效益让许多作家的名字登录了财富榜单,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

成都,这块宝地,网络作家数量占据了全国30%份额,出产了《琅琊榜》、《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火爆全国的现象级作品,所以我原本以为采访沐清晖会是一个关于成都的新人作者一夜爆红的故事。

“接触写作”

见到沐清晖的时候有些意外,不是印象中那种沉默寡言、用文字对话的典型作家形象,她剪着干练的短发、衣着得体,频繁的接着各种电话、发送各种文件,间隙的时候她会礼貌的说,“抱歉,这是以前很忙工作状态的延续。我是做市场出身,对外联络是我工作的必须。”

这个新人,不太新。

她曾经是一家大型企业的高管,开会、电话、文件、深入市场构成了她生活的全部,早上6点起床,深夜1、2点回家,是她的全部作息时间,工作12年,0年休,产假只用了15天。

她的口头禅是,“不工作,我会死。”

这样的结果是内分泌严重紊乱,身体急剧发胖,各种瘦身方法无济于事,想要为自己额外买份医疗保险,许多科目被做了除外。

那一年她才32岁。

也是在那一年,成都文创如春风吹过,遍地在发嫩芽,她经手的一个项目正好和网络文学有关,接触到许许多多的作家,发现他们朴实无华的外表下为什么会有这么野蛮生长的灵魂,他们的作品里天马行空的世界可能就来源于他们正好喝到了一口好喝的茶、一碗好吃的肥肠粉或者一顿热火朝天的火锅。

身体可以在电脑前,灵魂却能走得很远。

这是多么美妙的状态。

“你也可以写,各种碎片时间,你把你多彩的生活写出来,即使只有一个读者,你会发现有人与你感同身受是多么棒的体验。”这是陨落星辰给她的鼓励,她当时当了个笑话,听了就放下了。

她依然忙碌,只是在一直保持的睡前阅读习惯中加了网文阅读,她觉得冥冥中,那个全新的世界对她有吸引力。

“如果要写作,我该写什么主题?”一个月后她主动给陨落星辰发的消息,这条消息她在微信聊天记录里搜索出来给我看,她没删,她骨子里是个喜欢记录和收藏的人。

“一般女作者先记录生活,写你自己的事,写周围朋友的事。我看过你的朋友圈,你的文笔可以。”陨落星辰很快回了她的消息,不知是处于礼貌还是真心,顺手鼓励了她。

“我想写作”

2017年年末,陨落星辰回归初心,投资成立了本地在线阅读平台—“柒月书城”,他发来消息请教上线仪式应该做些什么。

人生就是这么奇妙,陨落星辰在写作上已经被称为大神,在这些工作上却是绝对的新人,而她刚刚相反。

发布会热闹而成功,成都籍的网络大神能到场的几乎全部出席,外地作家也纷纷发来祝贺视频。


她站在台下,听台上的陨落星辰讲,“柒月书城要挖掘本地更多的新人作家,我们用我们的经验指导他们写作,我们会推出更多的能代表成都特色的好作品,输出到全国。”

“我不赶时间,柒月书城是我用自己积蓄建起来的,所以我没压力,我就是要找到有潜力的新人,我们一起磨作品,好的作品值得慢慢磨。”

“很多时候新人就差一个机会,而我正好在这个圈子里十多年了,我能力所能及的给与他们帮助,就像当初我还是新人被其他前辈提携一样。”

沐清晖回忆起这部分的时候有些手舞足蹈,看多了逐利的商人,遇到这样不过分追求盈利的文化商人,她觉得这个世界好像没那么冰凉。

她在心里坚定了写作的念头,她想拥抱这个温暖的行业,为自己在台下听陨落星辰讲话时候的热泪盈眶。

“扑街”

习惯忙碌的人在任何领域都会不由自主的带入这个特质。

沐清晖利用所有可以写的空闲时间,忙着赶出了她的第一部作品,只用了3个月,30万字。以自己为原型,讲述自己的青春、爱情、工作、和友情。

她反复的读、她觉得每一个字都像有了灵魂。

发给陨落星辰的时候是忐忑的,像才毕业时候递交面试简历一样不安。

几天后,陨落星辰有了回复,“文笔很好,故事性差,像在记日记、流水账的感觉。”还附了他咨询的许多大平台编辑的回复截图,结论都大同小异。

“那有没有可能放到阅读平台上去试试?万一因为别具一格,成了呢?”

“会扑街。”

这是沐清晖第一次听说“扑街”这个行话,意思是会失败。

心里不服,自己写的作品多感人,把自己都感动得哭了。

她将所有的商务技巧都用在了磨陨落星辰身上,几乎每天都找各种借口去和陨落星辰说自己作品,说自己创意,说自己有多么的用心。

拗不过她,陨落星辰找了个阅读平台放了上去,还要了编辑推荐位。

1个月,100个读者关注,7条评论,20块钱分成收入。敌不过她以前工作1个小时的收入。沐清晖这才真正知道,什么叫扑街,什么叫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干。

还算顺风顺水的职业生涯,从侧面来了个猝不及防。

“《三会客栈》的起源”

网文圈里有句俗话叫,如果作品扑街了怎么办?坚持。如果继续扑街怎么办?继续坚持。

幸好,沐清晖的血液里在10年的职场磨炼中深深的打下了坚持的标签。

白天上班,晚上推了那些无效应酬,和柒月书城的编辑聊天,探讨写作方式。陨落星辰也践行了他创办柒月书城的初衷,孜孜不倦的为沐清晖这个新人答疑解惑。

千字一爆点、学会铺垫、学会转折、学会调动读者的胃口。。。

每一句经验总结沐清晖都反反复复的尝试,一个开头可以十遍、二十遍的反反复复。

那时候,为了写作安静,陨落星辰住在新津,沐清晖就一周三次的往返在成都到新津的路上。

他们聊完作品、聊生活、聊兴趣、聊爱好。

聊到历史的时候,陨落星辰说“我最喜欢的朝代反而是隋朝,那是个神奇的朝代,做了许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壮举、国富民强却如此的短命,一直很想去探索一下那个朝代的故事。”

沐清晖眼里放了光,“比如万国大会、比如隋唐大运河、比如三打高句丽。比如她热烈爱着的和亲公主光化公主的故事。”

沐清晖说她一直都忘不掉他们聊起隋朝的那个下午,阳光正好、微风不燥,那是他们《三会客栈》的根源。

“我们讨论万国大会的时候发现河西走廊那个地方其实不是独立存在的,我们惊讶的发现了它和古蜀国的关联,诸葛亮六出祁山的时候和河西走廊那一部分是有交集的,你想想看,明明是成都到西安的路线,为什么天才诸葛亮会出了这么多曲折的路线图,这里面有很多值得我们去探讨的,这些路线背后又穿插了多少文化的交葛,天府文化对当地文化有没有产生影响,这些都会在我们的小说里有探讨。”说到这里,沐清晖连连摆手,“不说了,再说下去就剧透了。”

“是谁给了你全职写作的勇气?”

这个问题是在沐清晖有了辞职、全职写作念头后,家人对她的质疑。

是啊。

第一部作品扑街、第二部作品对陨落星辰来说也算是很大胆的尝试,对未来都不确定。

回忆起这一段的时候,沐清晖的嘴角有一丝不易觉察的抽动,那段日子,她和陨落星辰都承受了不小的压力。

“那最终你怎么回答家人的那个问题?”我问得有些轻声。

沐清晖笑了笑,“成都。”

“啊?”我以为自己听岔了答案。

“是啊。成都这个城市给了我勇气。房价不算太高,早早的买了全款房,我坐在家里盘算我的积蓄,如果这本书要写2年,就是24个月,把积蓄分成24个月来开销,除去必要的家庭开支,我每月还能有余钱和朋友除去小聚,不去高档餐厅,但是满大街的苍蝇馆子味美、实惠。如果放在任何一个城市,我都会被高昂的房价和物价打垮,写作的梦想就只能一推再推。”沐清晖端起面前的茶,“你看,成都茶楼到处都有,绿茶10块,我可以坐一天。”

自古有句说法,“少不入川”说的是成都的生活太安逸,会容易让人失去斗志。可在成都已经成为国内准一线城市后,处处散发着机会,这种安逸,在沐清晖的眼里成了她去追求梦想的基石。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

写作、健身、旅行、照顾家人和朋友小聚,是沐清晖创作《三会客栈之万国大会》的最初状态,她热烈的爱着这个状态,并且坚信她的选择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可是写完了一直积累在脑子里的思路后,她发现,这个还不足以讲全整个个故事,更悲伤的是,她发现很多明明可以闪闪发光的点,却无法给人代入感,她不是在写作,她只是一个导游,语气平静的在讲述那些收集回来的资料。

“我们去河西走廊吧?我想真实的站在那片土地上,而不是在电视里、纪录片里看到加工后的画面。”沐清晖大胆的给陨落星辰说了自己的想法。

“好。”陨落星辰懂她,他是她的伯乐,也是她坚定的支持者。

“我们前前后后一共去了七次,月牙泉的日落、丹霞地貌的美、嘉峪关遗址的苍凉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再翻译到我们的日记本里。所以后来我们的《三会》写的主人公的一路行走其实是我们自己的故事。”沐清晖从手机里翻出他们的路线图,“你看,我们重走了古丝绸之路,在那些写作,我们的灵感源源不断。”

“苦吗?”我从她随手翻出的照片里能看到她许多被太阳照射后严重脱皮的样子。

沐清晖顿了顿,“值得。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我们的写作路就是我们的修行历程。”

“梦想成真”

最终定稿,六十六章,22万字,这在网文里只算一个起步门槛,可他们却讲完了万国大会的整个故事。

“我们最初其实也是写了20多万字,去了七次以后,大概写到100多万字,然后花了一个月时间做减法,能够一句话说完的绝对不用两句,能够一个字表达的绝不用一个词。很多场景我们想要给读者留够他们自己的想象空间,毕竟历史故事,我们站在遗迹上,写的是我们的推断。 ”沐清晖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开心的笑了。

“好像网文里是按照字数付稿费,删的那些字,删掉的就是你们的收入。”

“不重要,我们更多的是考虑作品本身。”

“现在算不算梦想成真了?只拿了大纲和几万字的稿件就成功售出了这么多版权。”

沐清晖重重的点头,“太成真了。现在都还觉得不太真实,没有考虑收入多少,就是觉得有人喜欢我的作品,这感觉,真好。”

“为什么你们的首发放在了喜马拉雅?”

“准确点说是放在了喜马拉雅听成都板块。我们都是成都人,和成都相关的有天然的亲近感。跟听成都负责人聊这个故事的时候基本是一拍即合,他们觉得我们这种人太代表成都精神了。而且我觉得有声能够更好的表现我们里面悬疑、探险部分,代入感更强。”

“那么接下来的打算呢?”

“继续完成后面两部作品,《三会客栈之大运河》、《三会客栈之三打高句丽》,写完他们,关于隋炀帝的整个人生才觉得完整。”

“后记”

和沐清晖的交谈是轻松的,不需要引导,她自己能准确的找到我们关注的点,这大概是她职场生涯历练的结果。

所以写这篇采访稿也不费力,基本就只是记录她说的话。

关于成功:

“目前我没成功,我依然只是个新人。版权能够快速出去很大程度是因为陨落星辰的名气,他是掌阅的大神,招牌一样的存在。”

“成功确实没有捷径,周围的朋友说我很幸运碰到陨落星辰、碰到柒月书城,当然,也确实很幸运,但是还是要感激一下自己的坚持,一步步的,从0开始的坚持。”

关于写作这件事本身:

“太享受这样的状态,我开心我低落我遇到挫折, 通通都可以写在小说里,如果读者看到,说,我曾经也经历过这些,我就会觉得很开心。我想我会一直坚持下去,写到自己写不动了为止。”

关于成都:

“一辈子都不会离开成都,我的天堂。”

“等我笔力有提升,等陨落星辰觉得我能独立写作,我想尝试把我爱的成都写下来,这里的空气、这里的美食、这里的文化,一切都很美妙。”

关于网文这个行业:

感激这个行业,让我们这种普通人也能够完成写作梦想,和读者的交流也会更直接,挺好。随着国家对版权的越来越重视,网文作家的收入也有了明显提升,知识付费、阅读付费,这是这个行业良性循环的根基。

对其他新人的话:

“千万不要动不动就全职写作,当做爱好,先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为梦想买单,人生经历很重要,小说来源于生活,经历得足够多,小说里的感情才能更丰满。也不要被网文作家的高收入迷惑,每个行业都有金字塔尖上的人,他们是十多年积累下来的。”

来源:四川新闻网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广告业务|关于我们|下载APP|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