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绦

2018-11-8 07:03
1170
写手这家公众号
如意绦
舞者在旋转,水气也在旋转。这凡尘的屋子,飞起气泡,每个气泡都是一张脸,这些脸,带着尘土的七情六欲,在气泡里,苦苦挣扎,不得解脱。
敏敏看着,这些人脸凝视着她,他们在旋转,使得敏敏目眩神迷。
舞者现出原型。
他是一尾龙。
紫色的龙,在屋中张牙舞爪,盘旋起落,激荡着水汽,珠帘抖动,从天外透出的音乐,陡得拔高,敏敏用手捂住胸口,她觉得了疼痛的滋味。
她有了心跳的感觉。
痛,这种感觉,慢慢沁过来,带着尘世花朵的芬芳,在她的心底荡漾。
她看着自己的裸足,这足像玉一样明丽,深海里得明珠也没有这样润泽。
她想幻化出蛟尾,但是,她惊奇地发现,她的足没有变成尾。
“这是怎么回事?敏之?”她惊慌地问,“我的足还是足,不是尾啊?”
舞者充耳未闻,他在屋中盘旋,发出龙吟,龙吟细细,引得屋外的水也舞蹈起来。
敏敏知道,有什么从她的体内流出,她呆呆地看着,有鲜红血液汩汩流出,蛟人得血液是玉色的,她们的血液流出来,会在海水里凝结,变成海里的花朵。
鲛人采到她们,如获至宝,戴在头上,蛟血之花,在月夜可以带着鲛人飞升到月亮上,在天空度过一夜。
可是,敏敏流出了鲜红得血液,这血液没有凝结,她们从她的小腿边流过,渗进白色的锦毯。
“我肚子疼”她说,“我的肚子好痛!敏之!”
舞者停了下来,紫色的龙恢复成人形,此人脸色苍白,汗滴流了下来,沿着脸颊流过锁骨,一滴一滴,渗进了锦衣。
“我肚子痛!”敏敏喊着,“我还流了血。”
男人睁开眼睛,脸上有了一丝驼红,他了然笑了,有一丝狼狈。
“你是个姑娘了”他说,“敏敏,你变成了一个凡人,还是个小姑娘。”
“我本来就是小姑娘!”
“不一样啊!敏敏。”男人说,“一个真正的小姑娘,你会长大了,会生儿育女。”
“当然”男人说,“你得被爱情征服!你得遇到他,然后,爱上他,嫁给他,做了尘世得妇人,再做母亲,祖母,太祖母。”
男人停了下来,沉吟着,慢慢说:“可我不快乐。我的妻子根本不爱我。我的子女也不爱我。”
“他们爱什么?”
“他们啊!”男人索然说,“他们爱尘世一切享受,名,利,权,色,爱别离,求不得。”
“小敏敏”男人说,“你马上会知道,什么叫做甜蜜,什么叫做痛苦”
敏之走了过来,他看见敏敏,审视着地面的血液,脸上诽红起来。
他伸出手,从敏敏后背穿出,把敏敏抱起来,他把一枚如意绦结到敏敏裙上,绿色的裙,淡黄色的绦,使得敏敏恍惚间,她坐在了柳梢头。
“妮妮”他说,抱起敏敏,“我终于使你成了少女。”
他抱起她,向屋外走去,他们长长的裙踞在地面拖曳,开了遍地的花朵。
这些花朵,花心都是金银做的,灿灿生光,整个大殿,美艳不可端丽。
IMG_20181107_132306.jpg
TA的其他文章
新浪微博登陆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新浪微博登陆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关于我们|广告业务|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

湫 4308020200023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