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中的抢劫犯,抢劫犯中的战斗机

  2017-10-03 10:34

由于皇帝这项职业自由度高,又是站在金字塔的顶尖,大多数皇帝可以为所欲为。在历朝历代的皇帝中,他们的喜好千奇百怪,有喜欢美女的,有爱好字画的,也有热衷于搞文艺写诗词的等等,不一而足。但是,我如果说有皇帝喜欢抢劫的,估计没几人会信。

占山为王,落草为寇那是穷得连饭都吃不起了的人才干的高危行业,当皇帝的吃穿不愁,而且还天天山珍海味,去抢劫干什么,这不是犯贱吗?

有句话叫做环境决定性格,性格决定命运,什么样的社会环境出什么样的人,这是有一定的定律的,不能一概以犯贱去贬视人家。不信的话,我们来看看这位爱好打劫的皇帝所处的生活环境。

高从诲是五代时期南平国的第二任君主,也就是说南平国的江山是他老爸打下来的。

高从诲的老爸名叫高季兴,他早年曾经是五代头号杀星朱温的家奴,后来由于表现突出,一路高升,朱温称帝建立后梁的时候,高季兴被封为荆南节度使。

按说一个奴才走到这一步,已经是祖坟冒青烟了。但高季兴比较好钻营,后梁让李存勖灭了之后,他立马转变态度,投向后唐,被李存勖封为南平王。

次年李存勖伐蜀,高季兴主动请缨,说要尽一份臣子之心。李存勖倒是答应了,可事到临头,高季兴反悔了,没出兵。原因是次年三月,后唐闹兵变,李存勖死了。

没出兵也就算了,后来李存勖之子李继岌伐蜀回来,命人押送战利品回去,途经荆南时,高季兴把人家的战利品给抢了。

这就是南平国的由来,以及高季兴简短的光辉历史。从中我们可以得到三点信息,其一是南平国的抢劫是祖传的,高从诲喜欢抢劫完全是继承了他爸爸的基因;其二,南平国并不强大,虽然名义上称王了,可实际上还得向其他各国俯首称臣;其三,南平国位于荆南,相当于现在的湖北省,但其国土并不包括全省,只有现在的三个城市大小。国家小也就罢了,南平国的国土还处在梁、楚、蜀、吴等国的中间。

相信大家也看出来了,南平国的地理位置非常微妙,如果跟周边国家的关系处理不好,分分钟都有被灭的可能。那怎么办呢?高从诲选择了一打特殊的路——做小人。

有人一听,可能会嗤之以鼻,这算是什么选择!

其实小人也分两种,一种是天生的小人,贱骨头,这种人你完全可以嗤之以鼻;另一种是故意当小人,装出一副无赖的样子,让人看不起。这是需要本事的,更需要强大而坚强的内心来支撑,一般人做不到。

高从诲就是故意学当小人的那种人。五代时期各个政权更迭较快,今天这个国家被那个国家灭了,明天谁谁谁又称王了,不管是谁称王,高从诲都要派使节前去祝贺,并且毕恭毕敬地表示,我愿意向你称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都这样了,你还能把我往死里整吗?

如果仅仅是这样,还只是三分像小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这是虚与委蛇,不过是为了能在夹缝中求生存,装的。为了装得更像个小人,高从诲必须更进一步,那就是出尔反尔。

我们来举一个例子。话说那后晋高祖石敬瑭割让幽云十六州,靠契丹人的势力,造反成功灭了后唐,建立后晋政权。由于他自己也知道这种卖国的行径为人所不耻,为了防止周围藩镇的那些藩王造反,他就姑息养奸,由着他们作威作福。

可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想走石敬瑭的造反路子,将他拉下来,自己称王。公元941年,山南东道节度使安从进起兵造反了,他派人相约高从诲说,石敬瑭那货靠契丹上位,为天下人所不齿,你跟我一起反了吧,造反成功后,我分十几座城池给你,这样你也就不需要在荆南憋屈了。

高从诲哪敢得罪安从进这种造反派啊,满口答应说,好啊, 我一直想反呢,就盼着跟你合作了!

结果双方一交战,石敬瑭的大军把襄阳城围了个水泄不通,高从诲马上就在安从进的背后捅了一刀,跟石敬瑭里应外合,打了个漂亮仗。

安从进跟这种人合作,肠了都悔青了,质问道:你他娘的为何吃里扒外?

高从诲说:你他娘的哪只眼睛看见我吃你口粮了?

安从进想哭的心都有了,无奈之下举族焚火自杀。

石敬瑭大获全胜后,高从诲向他讨要封赏,说你这仗能胜,大部分是我的功劳,你得赐我一座城池,这样的话方便以后再次合作。石敬瑭觉得,养安从进那样的狼,还不如养高从诲这样的小人,至少他不敢造反,果然把湖北钟祥给了高从诲。

做人做到这一步,应该算是个十足的小人了吧?高从诲觉得还不够火候,还没把小人做到家。

小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一个字就可以概括了,那就是贪,贪财、贪生、贪得无厌,作为一个真正的小人,只有更贪,没有最贪。在那样的乱世之中,你只有把贪字发挥到手中无贪,心中有贪的境界,才是最安全的,大家才会真正对你放心。

为了做到手里无贪,心中有贪的境界,高从诲放下皇帝的身份,开始做抢劫行当了。

前文提到,南平国位于各国的夹缝之中,且又在长江边上,各国物资来往,都要从这里经过,相当于一个物资交流的中转站,这是个干抢劫的绝佳之地,这下各国来往的使节就遭殃了。

众所周知,搞外交一般都要带点土特产作为礼物,不管是在今时还是往日,手上不提点东西都不好意思出门。

高从诲巴不得你多带点,每天就带着人马在山头候着,见有人从山下而过,就率众呼啸而下,喝一声:呔!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钱!

搞外交的使节也不是吃素的,态度十分强硬,说你可知道我带着的是什么东西吗,也敢放肆?这是给某国的贡品。

贡品?高从诲哈哈一笑,别说是贡品,就算是给天王老子应急去的尿壶本大王也照抢不误!你倒底给不给?不给可别怪本大王不太温柔!

率众上去就抢,抢了之后又呼啸而去。

各国的礼物让人抢了,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客气点的写信质问,性子急点的就声称要发兵征讨。但不管是哪种情况,一旦对方有反应,高从诲立马就将抢来的礼物送过去,如数奉还,还笑兮兮地说,好歹大家都是国家领导人,干嘛这么小气?现在我把这些东西都给你送过来了,连快递费都给你们省了,是不是得打赏一点?

这样的事情发生次数多了,各个国家也都认为他是个无赖,没出息的,有时候还真会打发他一点,叫他赶紧回去,别在我这儿丢人现眼了。

值得注意的是,在高从诲执政的十九年时间里,各国之间争伐不断,不是今天他死了,就是明天他亡了,只有南平国是平平安安,老百姓更是安居乐业,此等事情在五代十国这样大分裂的时候,是绝无仅有的。

然而,话也说回来,若是换在大统一的时代,高从诲的这些招数是行不通的,但是在大分裂时期,各国之间相互攻伐,又相互牵制,却给了高从诲一个在夹缝里生存的空间,而且是如鱼得水,活得相当的自在滋润。

萧盛原创作品,版权所有,严禁转载

E N D


感谢您阅读萧盛个人博客的文章,您也可以关注萧盛的公众号,获取更多关于萧盛作品及相关信息。萧盛公众号为:xs91weixin,或扫描二维码。

你好,游客!(点击更改信息)

您的电子邮件不会被公布,带*为必填。


  •   正在提交中,请稍候...
      评论提交成功
    回复 的评论,点击取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