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写作者的独白:关于梦想、远方和现实、生活

久没有写个人心情的文章了,感觉自己越来越势利,总是觉得写这样的散文,没有收入,于是一拖再拖,拖了一年都没写。

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以写长篇小说为生的,职业就是写手,不写就等同于旷工,没有收入。

人到中年后,总觉得时间不够用,能多写点就多写点,时时刻刻都得想着,上有老下有小,要是不写,对得起谁呢?所以这么一想,似乎又想开了些,因为或许我不是势利,只是为了生活而已,又或许是写手的境况实在不太好。

由于不能议政,那就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吧。我不同于网络写手,虽然说有些小说也能在网络上看到,但那都是出版社授权的,我的书一般写完后直接交给编辑,然后出版。在这个圈子里呆着的人应该都知道一些,最近两年的形势十分恶劣,一是纸价滚雪球一样上涨,导致出版成本不断增加,二是书号限制,且有传言说,明年不但会持续限制,还会继续缩减。

有人叫好,我不知道叫好的人是出于怎样的心态,说是垃圾书实在太多,限制了好,限制了就能遏制垃圾书出版,重新调整市场秩序。

好熟悉的口号。

还记得禁摩吗?现在轮到禁电动车了,公路上交通情况不好,真的是摩托车和电动车的事吗?禁了它们后,路况真的好转了吗?我想是没见好转的,反而更乱了,只要走出去,路边就能看到停了大量的轿车,人行道都占了,交警不停地开罚单,依然屡禁不止。

是开车的人特别贱吗?罚了一次又一次后还乱停车?我想,应该是没有足够的停车场,还不让骑摩托车和电动车。最让人感到恐惧的是,早晚的上下班高峰期,路上简直不是堵车,而是灾难。

再说回到图书市场,劣质图书多难道真是因为书号?国外没有限制书号,连港台的书号也是自由申请的,人家的垃圾书难道会比我们多?

归根结底是监管出了问题,可惜的是,无论是上层的管理问题也好,制度问题也罢,这个锅最终还得让普通人来背,而且生活越不易,所背负的锅往往越重。

最近的心情很不好,因为每次投稿,编辑先会吐苦水,说现在出版市场处于严冬,成本高、书号少,希望在版税上面能再商量商量。

说是商量,其实没得商量,现实问题摆在这里,出版商的困难是实际存在的,而这些问题对作者来说,似乎没关联,成本问题关作者什么事呢?其实往细了想,每一项政策和市场的波动,都可以改变作者的命运,因为成本高、书号少了,出版社对稿子的要求就更严了,面对每本书的出版,编辑会更加谨慎,以前能过的,现在可能就不能过了。

其次,审核更严了。

众所周知,近几年文艺作品的限制很多,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题材,几乎都无可避免的会涉及敏感的东西,更可怕的是,有时候你都不知道触雷了,是无意识的,这些问题只有在编辑审核的时候才会被发现,于是乎,编辑的一句话,往往就能决定一部作品的生死,而作品的生死,则直接决定作者的个人收入和生活。

在这个的情况下,你投稿时本就如履薄冰,真是如做了贼一样的诚徨诚恐,能不答应编辑降低版税要求吗?这不是对自己的作品没信心,而是当下限制实在太多,且在出版市场不好的情况下,作者讨价还价的余地几乎就没有了。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让我再选一次,还会选择走这条路吗?想了很久,最终得出的结论是,还是会选,不是为钱,不是为名,是因为热爱。如果在这一生中,能将自己热爱的事,当作一项终生的职生,并以此谋生,是件十分幸福的事。

可为什么还会悲伤、失落呢?说实话,最近有点儿心寒、失落,这种感觉就像是一个被遗弃了的没人疼爱的孩子,站在荒无一人的旷野望着星空,茫茫然,看不到未来。

是的,我入了省作协,可我还是没有家,那不过是一个虚的头衔,如我之辈,对体制内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更不会讨好,甚至可能还在无意中说话没在意,得罪了一些人,即便入了作协,其实跟没入一样。

所得的稿酬只够养活一家子,未来没有保障,老了没有养老险,病了更无医保,如果不能在中年的时候存些钱,以后该怎么生活呢?

这种心理很矛盾,似乎对写作失去了信心,却依然难以放下,你除了一支笔,会写文章之外,还会什么呢?

进入作协,为了跑名、跑奖、跑各种福利,四处奔波,看人脸色,不会,也不想;游走在体制外,作为一名自由撰稿人,自由倒是自由了,甘苦自知,在严竣的出版市场、严苛的审核机制和监管下,写手的未来在何方?

我想,这应该不只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彷徨,很多如我一般的自由写手,都有这样的彷徨。

很多人其实心里都明白,图书不该是政治所需的宣传品,主旋律也不该是市场的主流,他只是代表了当下的一种文化而已,而大的文化就是纯粹的文化,就应该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最后,希望守得云开见日月,属于文人的幸福的时代会来临,写作的人不再是低收入人群,不会再因为别人介绍你是作家时,而感到害羞,文人不再是穷酸的代名词。希望书写不会有限制,不用再喊口号,不用戴着镣铐跳舞,更不用当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作品,提交审核时,像做了贼似的惴惴不安,诚徨诚恐,彻夜难眠。

闲话了这么多,似乎一时没收住,若有叨扰,勿怪,并祝好!

萧盛原创作品,版权所有,禁止转载

E N D


感谢您阅读萧盛个人博客的文章,您也可以扫一扫下面的二维码,关注萧盛的公众号。

萧盛

萧盛

萧盛,原名尹宣韩,浙江宁波人,曾任北京某图书公司策划编辑、报纸编辑,现为中国写手之家网站创办人,自由撰稿人,已出版《大秦宣太后:芈氏传奇》、《兰陵王传》、《师任堂》、《大清钱王》系列、《大明梦华》等历史作品。

4 Comments

  • image

    老师您好!我是一个正计划做全职写手的新人,一直专注网文,今天看到这些深有感触。不写稿就没有收入,我最近压力很大,不断看书看书看书,真的心力交瘁。
    前阵子和一个书友聊天,他是一家之主,全职网文写手,每个月稿费不到一万,有一儿一女。我问他压力这么大,你为什么还要坚持,他说喜欢。而且从和他的聊天中,我并没有感觉到他迷茫、凄苦。后来我就想,我是一个女生,生活朴素,除了吃饭基本不花什么钱。而且以后我结婚也不需要付彩礼钱,我为什么要给自己这么大压力,没钱的人、钱少的人不都过得好好的。想开了心情也好受些。
    老师,最近不光出版业要求高,网文圈也处于一个寒冬期,税务率上涨好多,压价很厉害,可是不想放弃。在二十多岁的年纪,我想为了自己喜欢的、热爱的东西拼一拼。
    老师,您要加油,多多为我们带来好书!另外,谢谢老师你们创办的写手之家,让我们有了更多的选择。

      image

      @宁凝 一起加油,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image

        @萧盛 萧老师,您好,看完此篇心里话,我百感交集,我想,还好您们还没放弃,世上有很多的人迫于生活而放弃了自己所喜爱之物,实为悲痛。希望大家都能做自己爱的事,并且过好生活,我也将为此贡献自己力量。

          image

          @天下 谢谢哦,一起加油,为了热爱的文字!!!

非常期待您的评论

*评论时昵称和邮箱为必填,网站一项可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