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者

2019-5-7 23:15
1050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写手这家公众号
本帖最后由 赵惊蛰 于 2019-5-7 23:17 编辑

观察者

  灰暗的屋子里有一张银灰的金属大圆桌,桌前围坐着九个人,九个方位各有一个微弱的光源从他们背后照出人影,可仅仅能照出轮廓。我眼前这八张黑暗中的面孔沉默着一动不动,可我知道每一个人的脑子都在飞速地运作。
  “我再强调一遍,莓国总统就不应该见。”我正对面的人打破了沉默,声音年老语气平淡,却异常坚定有力。
  又是一阵沉默。
  一会,我左边的女人说:“好吧,那最后,你那边怎么说。”她把头一转,问向她左边的一个人,那个人精瘦,但身上肌肉极其明显,一看就是个从事体力劳动的农民或者工人。
  “我国的外交手段本就温和,近来莓国又有边境挑衅行为,现在接见对舆论的影响不好,这一代年轻人需要硬派作为,况且民间媒体在这方面做的也不理想……”说罢他便有意无意地看向了他对面戴着渔夫帽的人,戴帽子的人却一动不动。
  “好,没有异议了吧。”我对面的老人说罢敲了三下桌子,不一会门外进来一个一身军装的年轻人,老者附耳交代几句军人便走了,接着屋子里的灯全部熄灭,一分钟后,屋子里已经空无一人。
  我们是观察者。
  每个国家都有观察者,人数依据国家经济和实力不定,但最多也不超过十五个。这些人是国家在很小的时候就观察出来的天才,他们经培养有着很高的责任心和集体爱国意识。我们平常是学生,政府官员,农民,商业巨鳄,但是我们私下却要观察整个国家社会,各种发生的大事,我们要思考这些事情的发生长远来看到底会对国家有怎样的影响,有权利动用几乎一切的社会国家资源去将事态控制在可控状态下,并且对其适当干预以便国家能正常健康的发展。每一个观察者有自己负责的范围,比如社会舆论、外交政治、民众生活等,但是我们是一个整体,必须一起决策,我们的决策也因此有巨大的权威性。
  暑假回家的路上,我独自站在地铁里百无聊赖的刷着微博。大城市的地铁像鱼罐头一样凝滞且拥挤。车里的人也像腌鱼,动作僵硬,眼神空洞疲倦。我很好地融入了他们,可突然手机上一条弹出的消息让我吃了一惊:我国某民营互联网企业高管在莓国入狱,具体原因未知。我默默放下手机,在下一站下了车,走进地铁的厕所,拉开袖子在手表上长摁了一个摁扭,把手表屏幕凑到瞳孔前,“滴”一声后拉下袖子,装作上完厕所的样子冲水,若无其事地离去。
晚九点二十,一辆黑色SUV停在我家楼下,我的手表随即震了三下,我下楼上车。
屋子依旧是那个屋子,但由于不同的观察者居住地比较远,所以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在场,不在的人会用全息影像相互补充。我坐定,不一会全息影像投影出了剩下八个人的身影。
看完准备好的文件,大家沉默了一会。渔夫帽先开口了:
“别的我不管,人必须得回来。何况他是被扣在莓国。”
“但是事实在这里摆着,他确实犯了错误,尽管这个错误不大。”一个说话带着港腔的人说。
“那也得回来,尤其在这个时段,我们在莓国面前不能放松,上次已经拒绝了接受来访,现在出路已经摆明了。”那个女人说。
“现在这种强硬态度的确十分重要,但对于民众却不,国内来看这样的严正声讨弊大于利。”那个精壮的汉子说。
“何况……他之前的确有过错误,这在民间也不是秘密了,我们也一直没有管,这次可以借此整治一下他和其他商人们。”一个带着广东口音的人说。
听到这,我脱口而出:“你别忘了,他赶上的好政策可是你最先提议的,何况目前也不是打压的时候,就事论事,打压他个人对农村的产业发展绝无好处。再培养一个这样的人才十分难啊。”
老者说:“好了,他说的也有道理,但整治是我们自己的事,没必要借他人之手。人,也是必须要回来的。”
一阵沉默后,汉子开了口:“那就让他暗中回来吧。人是要回来,整治也是我们自己来,但表面上他却还被扣押在国外,这样一来,对于我国国内的舆论,产业发展都没有坏处。”
“嗯……这样一来也可以不暴露真实罪名。”我说。
老者想了一会,说:“好,那你就去做吧,正巧今年的观察者大会在他们那要开始了,你正好把我们的处理方法和莓国正面对接一下,那这件事这样处理都没有异议了吧。”
……
一周后,竹子国萝卜省白菜乡地瓜村的村民田二哥出了远门,可是让村民们奇怪的是田二哥几代人都住在本村,外面也没亲没挂,他去干嘛呢?说来也巧,在以严厉的空中管制出名的竹子国,几天后的深夜竟然秘密地飞起了一架私人飞机,而且它还有几架飞机护航,不禁让少数的几个目击者感到十分奇怪。
观察者,出发了。

TA的其他文章
分享到 :
0 人收藏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滑动验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写手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