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视角] 晋江为什么这么“怂”?

[复制链接]
vince825 发表于 2020-11-14 12: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招聘各科兼职写手 稿费周结
 

马上注册,查阅更多信息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文 | 符琼尹
编辑 |何润萱
“晋江又抽了?”
在晋江论坛原创区“碧水江汀”这个作者们出没的版块,“抽了”是个高频词。有时是APP卡顿,有时是评论区没法评论……各种问题,层出不穷。但用户们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坦然接受bug的存在。
131558jr7n6khnjbhqycpb.jpeg

这个论坛和它的主站“晋江原创网”一样,已经快满20岁了。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似乎并未改变晋江的时间速度——点开它的主页,界面仍然是web2.0的“粗糙质感”:简单的红白绿三配色,稍显“复古”。
131559b8q3nsy2cwq3h66h.jpeg

晋江如此“原始”的画风,其造星能力放在日新月异的娱乐圈,却仍能立在潮头。
赵丽颖2014年凭晋江作品《花千骨》一炮而红,跻身顶流,2018年一部《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播放量到今年仍高居不下,产后复出拍摄的第一部作品,仍是晋江的《有翡》;杨紫成为炙手可热小花的路上,两部晋江作品《香蜜沉沉烬如霜》《蜜汁炖鱿鱼》(剧名《亲爱的,热爱的》)必不可少;去年一部《魔道祖师》(剧名《陈情令》),就造出了两大新晋顶流王一博、肖战……
中文互联网世界,时间速度按比特级计算,其他人都风风火火,但晋江走得不紧不慢。它最晚实行网文付费、也最晚被资本收编,甚至连APP也是最晚推出。而这种“慢”风格的公司,通常都会伴生着高度自治和开放的创作氛围。
正如产品已经几年没有大变动的豆瓣,依然栖息着许多生命力蓬勃的“小组。不仅某些独立应用脱胎自它,还有源源不断的新组诞生。曾经聚集了一批爱下厨的人的“下厨房”小组,如今已经独立成为一个跟做菜有关的APP;“豆瓣鹅组”至今仍是重要的娱乐八卦信息发源地,还陆续出现了“自由吃瓜人才基地”“艾玛花园”这样新晋的八卦讨论小组。
但小而美的桃源之地总有迎来入侵者的时候,在今天,晋江面对的挑战不仅仅是同行,还有四面八方的“敌意”:比如免费阅读,比如其他杀时间的应用。
“慢”还能成为晋江下一阶段的无为之道吗?
一个乌托邦
2005年的晋江,热闹非常。拥有海藻般头发的尹夏沫,在霸道总裁欧辰与大明星洛熙之间摇摆不定;张晓穿越到了四百年前的皇宫化身马尔泰·若曦,与9个阿哥展开罗曼蒂克故事;何以琛和赵默笙已经开始了幸福的婚后生活……
这些故事得以自然生长,要感谢一批言情同好者搭建好的土壤。
2002年,一位常逛晋江文学城论坛的女孩儿陷入了阅读匮乏期,开始尝试写故事给自己看。“晋江论坛上面有人在连载小说,我就学着把《明若晓溪》也贴上去了。”明晓溪告诉毒眸。此时的她根本不敢想象,未来自己会被出版商们称之为“言情天后”,2008年还会以300万元的版税收入,登上作家富豪榜第11位。
131609hsqqrmq0fqsqehym.jpeg
《明若晓溪》
随着越来越多的“明晓溪”开始出现,晋江原创作品的流量越来越高。2003年8月,晋江原创网正式成立, “明晓溪”们也终于找到了更广阔的施展创作热情的舞台。
风格各异的作者们就这样陆续登台。匪我思存专注“虐恋”“错爱”一百年,《千山暮雪》《东宫》等作品都“虐”人不轻;桐华以《步步惊心》一举成名,《大漠谣》《云中歌》也陆续被改编为电视剧;在企业里担任高管职位的阿耐,写起商业社会里的残酷来得心应手,日后也和正午阳光关系匪浅,《欢乐颂》《大江大河》《都挺好》都被搬上荧幕。
作者们在“绿晋江”的创作,也与他们在“粉晋江”的活跃相辅相成。一位2005年就在晋江写作的亿级积分作者小A(化名)告诉毒眸,彼时许多作者都热爱混迹论坛,“很多时候都是在聊创作,看到了什么好书,什么值得学习,或者作者们遇到了哪些瓶颈,哪块情节不太想得明白,都会丢过来大家一起讨论。”
“当时的晋江氛围特别好”,是许多接受毒眸采访的老读者和老作者都会提及到的事情。在没有实行VIP付费模式的晋江,作者并不存在“日更”的压力,读者对“用爱发电”的大大们则有一种天然的尊敬和维护,不会进行“催更”,只有调侃。比如《何以笙箫默》的作者顾漫就因更新速度太慢而被读者称为“乌龟漫”。
131617lzo2yt0yl2ivlppb.jpeg
顾漫的晋江专栏“有壳不怕下雨天”
“乌龟漫”不止更新速度慢,更新字数也很少。据顾漫晋江专栏显示,其在晋江连载的作品共14部,但是字数破10W的仅有4部。对比同期的起点中文网,作品字数破百万是常态,唐家三少、血红等几位“大神”还能维持日更。
这种“慢”也是晋江大神们当时普遍的创作状态:更新慢,但是出精品;作品少,但是不缺佳作。《何以笙箫默》《微微一笑很倾城》被接连改编为电视剧和电影,《杉杉来吃》的剧版《杉杉来了》也在2014年播出,获得年度第九的成绩。
对比如今的网络舆论环境,当时晋江的氛围友好到“不可思议”。而这种“乌托邦”式氛围的集中体现,是2003年的“原创看文指南”榜单(当时多称为“官推榜”)。这个榜单由网文爱好者自发组织,进行全晋江扫文,不定期出推荐名单,选出了不少佳作。
据毒眸不完全统计,这个榜单持续了七年,共推出41期。每期榜单平均有两个上榜作者或作品,在日后被影视改编,比如《欢乐颂》作者阿耐、《战长沙》作者却却、《翻译官》作者缪娟等等,且IP价值持续至2020年,其中包括今年的爆款《锦衣之下》(作者蓝色狮),今夏的《怪你过分美丽》(作者未再);以及刚杀青不久的,杨幂、陈伟霆主演的《斛珠夫人》(作者萧如瑟)。
131619g9kfb94cwcbxnn8x.jpeg
榜单第一期(发布于2003年11月)
“我当时只是一个新人,刚写头一个长篇,读者相当有限,自娱为主,知道上榜了还蛮惊讶的。”作品曾被推上榜单的晋江作者、《一路繁花相送》作者青衫落拓告诉毒眸。不少作者也告诉毒眸,这份爱好者自发推荐的榜单在官网上位置非常靠前,入榜后对收藏、订阅等数据提高都非常明显。
在小A看来,这份榜单可以说引导了整个晋江的创作氛围,“它会让大家以创新作为创作目标,同时从文笔、故事结构上,都会有高要求。”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晋江成了多样化的女性向网文最好的生长土壤。据《1987-2016中国网络文学大事年表》,诸多类型都在这里发端——
《梦回大清》开创了“清穿文”的先河;《泡沫之夏》初具“总裁文”和“娱乐圈文”的雏形;《花容天下》里的“男男生子”成为后来耽美里争议情节元素;《木槿花西月锦绣》成了“宅斗文”的经典作品;《佳期如梦》之后“高干文”开始盛行……
IP前史
2003年下半年,受银行业务启发,起点中文网创始人们开始实行VIP制度,推出了第一批购买VIP才可以观看的作品,同时确立了 2 分/千字的稿费制度。自此,付费正式成为出版之外,网络文学作家的又一变现路径,全职的网文作家也从此出现——
起点作者血红从第一笔50元稿酬到年入百万,仅仅用了半年时间;2005年7月,起点中文网当月签约作品稿酬发放突破100万,创业内发展新高;2007年3月,起点中文网月收入过万元的作者逾70位,其中最高者月收入超过10万元……
131620t1gxxxovvzxf179x.jpeg
盛大以百万年薪签约与网络文学写手
当几乎所有大型网站都积极探索付费模式之时,晋江却面临着发展受阻。
最开始,“晋江文学城”对言情小说的扫校,本作为一种免费的宣传途径而被版权方默许,但此后几年里,出版社开始了维权索赔,并把晋江列为重点打击目标,这对当时以此为主要业务之一的晋江打击不小。而已经开始商业化的其他网站,更是给晋江带来了分流作者的危险。
“最直接的问题就是作者都走了。”提及晋江当年面临的困局,晋江文学城站长、CEO黄艳明对毒眸说道,“晋江是所有的网站里面VIP最晚的网站,非商业化之前,所有的作者只要注册就可以发文,对发文渠道也没有限制,(结果)很多人都跑到别家签约。”
危机集中在2007年,在2007年碧水江汀的帖子“很好奇离开晋江的作者都去了哪里?”中,有人表示自己喜欢的大大于近日宣布封笔,而对于其他作者的去向,不少人表示“去了起点”“第一发文地都不在晋江了”。
不得已之下,晋江也加入了商业化大潮。
2008年1月,晋江vip收费阅读制度正式实行。但一开始就高度自治的晋江,即便是商业化,也包含着种种人情因素。
虽然有一部分人因此离开了晋江,去了更小的、还未商业化的平台,也与一部分作者则信守对读者“不入v”的承诺,始终免费更新。选择签约的作者里,有些也并非真的想通过网文实现变现。“当时晋江的签约主要是为了留住作者,而我们很多人签约是出自跟编辑的私交。”有当年的作者这样告诉毒眸。
彼时的合约规定得也较为宽泛,并不对更新频率、完结篇章、日更字数等等做出规定。一位2008年开始与晋江签约的作者告诉毒眸,签约后晋江对影视改编的抽成是20%—50%,年限为3—10年不等,“反正还是比较保护作者的。”
而与晋江的商业化同步发生的,还有盛大的收购,当年7月,盛大文学参股晋江原创网,持股比例为50%。黄艳明告诉毒眸,当时也有四、五家和晋江谈收购,最终选择了盛大,是看中了他们丰富的支付渠道。
131621g96p76mwoaazotlm.jpeg

晋江的慢和团队的主控权,为日后的IP诞生提供了伏笔。一方面,商业化太早会侵蚀内容,晋江则有诸多作品诞生在商业化之前;另一方面,网文界曾经发生过前端内容和后方运营割裂的前车之鉴,而晋江核心团队的主控权则避免了这一点。
一位从2005年开始就接触晋江核心团队的作者告诉毒眸,在她看来,晋江的“慢”,一方面是创始人自身审慎的性格决定,但另一方面也有些“见好就收”的成分。“冰心对于这整个市场整体态度是保守的,以及目前晋江的发展以及收入对她说来,是比较满意的。”
起点大神作家“流浪的蛤蟆”曾在知乎表示,晋江有两件事特别难得——一、抵抗住了资本,二、保持了短篇根据地。作为参与国内第一批VIP网文付费的人,他对资本和内容的关系理解颇深。
“后期盛大虽然投资,但晋江仍旧保留了独立性,所以才有影视改编潮的晋江大爆发。影视改编兴起……因为晋江几乎是唯一还有十几万字短篇的网站,其他网站也有女频,比如云起,但云起跟男频走的更近,都是超长篇,影视改编相对晋江文更难。”
商业化三年之后的2011年,诞生自晋江的两个古言IP霸屏,《步步惊心》播出时是全国卫视同时段第一,《甄嬛传》则先是在各个地方台播出,次年更是上星播出,并在多个台重复播出。2013年,网文改编电影《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票房破7亿,也提高了影视行业对网文IP的关注度,彼时国内影视界的IP元年正式开启。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在黄艳明的感知里,哄抢网文的IP热潮随后两年才到。“2015年到2017年,是比较哄抢版权的阶段,之后基本上进入了一个稳定的,比较成熟的状态。但是这一切对我们的影响不是特别大,我们基本上就是在输出版权,一年比一年多一点。”
如今的晋江,已经是IP影视化绕不开的名字。晋江文学副总裁胡慧娟曾在今年分享一组数据,目前IP改编约占传统影视市场总量的20%左右,其中源自于晋江文学城的作品占比大约超过半数,近三年,在电视及视频网站上播出的最有影响力的100部作品里,27部是来源于晋江文学城的女性向IP作品。
“消失“的大神和“脖子以下不能写”
尽管IP凶猛,但在毒眸的采访中,许多人认为2008年之后,网文届的大神反而越来越少了。在知乎,有人提问,“现在的网文写手是否越来越难以成为大神?”浏览量接近20万。
131627jco88ckozk6locw9.jpeg

如果从阅文集团每年公布的“原创文学白金作家及大神作家”名单来看,“大神作家”每年都会增加几十人。这与用户的感受几乎相悖。
如果放到整个网文发展的历史里来端详,就会知道这是一种必然结果。
网络文学奠基人之一吴文辉曾对毒眸分析,过去网络文学数量有限,用户口味相对集中,会出现一部作品覆盖50%、70%的用户,但是如今每月的新增作品量是过去的7、8倍,用户数量是过去的10余倍,且年轻用户个性化特别强烈,很难再出现当年那种达到70%覆盖率的作品。
但对读者们来说,似乎没有必要考虑所谓的阶段,他们的感受就是,一炮而红的作家越来越少了。在上文所述的知乎问题里,有人说“网文已经过了随便捧捧就能火的年代”,有人说“晋升的白金作者数量越来越少了”,还有人说“更多新人懒于阅读,甚至只看网文”。
而与之同步而来的,还有外界的监管压力。
2014年是晋江“脖子以下部分不能写”的开始。这一年,晋江高人气作者“长着翅膀的大灰狼”因在作品中加入色情内容并公开销售而获刑,“扫黄打非·净网2014”专项行动也正式开展,不少网站的部分作品责令整改甚至下架。
为了避开大平台的监管压力,不少作者离开了晋江,去到了当时还比较冷门的小众平台,比如亿级积分作者阿堵就在离开晋江后,转而在长佩开始了更新。
131627e4d7nn7zpr76rdka.jpeg
阿堵在微博发布告别长文
监管之下,作者可以选择离去,但对晋江来说,无处可遁。标准改动一次,就意味着复审要再进行一次。“部分网站的做法是不挣钱的、或长期没有更新的就直接删除,不审了。但我们也无论如何不想让这些作者留下的作品见不了天日。”
在政策调整中,晋江也曾经踩过坑。2019年,为了降低文章反复修改保存、提高审核效率,晋江规定:作者对章节进行修改,第三次及以后10点晋江币。这意味着:当晋江文学城的作者对自己所写章节(包括政策出台之前及之后的文章)进行第三次及以后的修改时,需要花费0.1元。
一石激起千层浪。几家女性向文学网站开始发布微博表示自己“修文不收费”,“晋江修文收费”还在争议之中登上了微博热搜,最终,晋江被迫取消了这项非议众多的项目。
而在商业化迈入十年之际时,它的副作用也逐渐开始显现。
2016年,晋江被曝出与作者的新合同合同期限有多种可选,期限越长积分系数越高。其中,最长的有二十年。
有作者在微博声讨,一个写手的创作期都未必有二十年。黄艳明后来在采访中有些无奈地回应,“没办法,我们其实并不想这么干,来自竞争对手的压力嘛,你的合约作者到期了就被挖。”
另外一些猜测,也成了谈起晋江商业化时难断的“陈年旧案”。2016年,不少网友向官方举报,《少年的你》的作者玖月晞涉嫌抄袭东野圭吾《白夜行》,以及晋江作者丁墨的一系列作品。最终,晋江判断为“未构成抄袭”,网友因此而发明了“融梗”这一名词。
此后,玖月晞被部分读者冠上了“融梗天后”的名号。而丁墨则在此后离开了晋江,到云起更文。
131629ailpog6li6loufir.jpeg
针对“融梗”一事,丁墨曾发布微博
“我们网站规则写的很清楚,任何梗在被写出来后都不能被垄断,会进入公共思想财富的领域,比如跳崖遇高人,比如穿越时空改变历史等。这也是著作权法保护表达、不保护思想的原因所在。”黄艳明告诉毒眸,法律判定抄袭主要是看表达,比如一连串的梗组成的起承转合都一样,这就会被判抄袭,“而玖月晞的文问题在于并没有起承转合都一致,并没有判例可循,所以没法判。”
但她也提到一点,目前法院的判例还太少,可参照物远远不够,因此她反而希望作者们多去维权,给行业提供更多判例,这样才能越来越好。
量产热文
监管压力、商业大潮和消失的大神榜样……大环境促使许多新人作者选择了根据爆款逻辑来写文。
不少晋江作者曾在知乎总结一些热文规律。喜欢写冷门的“虐男主”题材的@郁惜寒,转为全职网文作者后为了续约,开始在小说后半段疯狂写甜,“甚至自己看着都觉得腻”,结果完结时文章热度飞涨,创造个人最好成绩。
此后,她开始研究晋江热榜文章,发现晋江言情组热人设是霸道总裁+小娇妻,不管是甜文还是虐文,“套路都是一样的,只要是感情线,多数爽点都在一个强大男主爱上我,爱的发疯,爱的不顾一切那种”“你就塑造男主怎么强,怎么巧妙的宠就行了”,还会自我反思“整本书卖点萌点不清晰,女主目标不明确,我不扑街谁扑街?!”
如今,她的单本收藏数已破万,当初觉得收藏超4000都是“大神”的她,现在觉得破5000都算扑街了。
另外一位知乎答主“少女的脉搏”则更详细地拆解出了晋江新人签约攻略:作品取名要跟热词相关,比如“快穿之重生之 系统之”;文案不会写就先表明攻受男女主属性。“通用模板几句话句话剧情简介加撒糖段子”;日更节奏保持在3000以内;古风言情“最好申签(申请标签)”……毒眸向两位作者发出了采访需求,不过截稿前并未收到回复。
当热文规律有迹可循,创作同质化的问题也就浮出水面。
在采访过程中,多位作者及读者都对毒眸表示,如今榜单上的热文、新作,重复率太高;几位影视公司的出品人则对毒眸表示,晋江目前的网文“整体质量在下降”“大神少了,青黄不接”“纯水作品数量庞大,时间性价比越来越低了”。
而造成同质化的原因是:“内容越来越下沉了”。前瞻产业院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4.55亿网文用户中,读者收入主要集中在较低收入人群,收入在8000元以下读者比重达82.60%,主要为高中及以下读者,分布在三线以下城市。在下沉市场,粗暴直接的东西是比徐徐图之更有刺激感的。
131631l2zg2zfwu7u7f0of.jpeg
图片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而在九年前网络文学用户画像还并非如此——CNNIC《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调研报告》显示,截至2010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到1.95亿人,网络文学用户的整体学历水平较高,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用户比例为35.3%。
作者创作目的和用户群体的变化,也反映在了榜单热文上。在2018年11月,北大网文论坛扫文小组发布的2018年3月-6月扫文报告中,就对晋江言情金榜文类型的流行趋势做出了一个总结:“小白速食化”和“长篇速更化”。
前者是指榜单上的文大多结构松散、文笔一般,“作者不再需要细致地谋篇布局,够苏、够撩或者够打脸就足够了。”后者是指目前金榜作品多数频率为日更一万,而老牌作者更习惯于日更三五千。“小白速食化和长篇速更化必然导致榜单整体质量的下降。”报告说。
在老牌作者小A看来,如今的同质化创作,与商业化之后晋江读者和作者的关系的变化有关。过去的读者会因为作者们的“为爱发电”而耐心等待,温柔鼓励,如今的读者则会因为付费了而理直气壮地予以指责。
“现在的晋江氛围,作者写文简直就像是定制生产,读者会激烈的留言必须看到什么内容,不想看到什么内容,所以现在晋江你看首页排榜上面的标题雷同度那么高,比如穿越之后我成了XXX,重生以后我成了XXX。读者里还会有什么‘三观党’‘双洁党’,这在以前是绝对没有的。”
曾经是晋江第一批签约作者的青衫落拓,也因为不想受到读者言论的干扰而选择了不续约,直接和出版社合作。“留言一方面是动力,另一方面也是某种程度的束缚。我不是全职作家,写文的初衷是为了让自己开心,写自己想表达的东西,所以后来选择了不受干扰地写。”
不过在黄艳明看来,同质化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问题,而是阶段性常规问题。“除了策划一些针对冷门标签的征文和栏目,尽可能给到曝光,平台最需要做的其实是加强个性化推荐的能力。你能方便地看到你喜欢的东西,而不是被不喜欢的东西挤满了眼睛,这个是更重要的。”
要做到类似淘宝“猜你喜欢”这样的强个性化推荐,目前的晋江还任重道远。
在知乎一个浏览量超113万的话题“怎样看待晋江上榜文质量越来越差,剧情尴尬?”下方,不少人都直指同质化问题的严重性。获得最高赞的回答第一句便是“因为套路相同的太多了,有时候甚至同一个类型的文连简介都差不多”。
晋江该不该着急
除了晋江作者中存在的创作同质化问题,网文行业集体面临的困局已经出现。
据2020年9月晋江官方数据显示,如今在访问晋江的国内用户中,有67%以上来自上海、北京、台湾、香港、广州等经济活跃的一线城市。更广泛的三四线用户消失了。
他们去了哪里?
答案是免费网文平台。据QuestMobile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MAU超过300万的免费阅读平台同比增长了160%,在数字阅读市场占比达到了61.9%。今年上半年,番茄免费小说更是成为唯一一个MAU超过5000万的网文平台。
131634lfrobo49op4if5kb.jpeg
图片来源:QuestMobile《中国移动互联网2019半年大报告》
晋江所属的阅文集团也备受免费阅读模式的冲击。2018年,阅文集团平均月付费用户较上年下降了30万;2019年,阅文付费阅读收入同比减少3.1%至37.1亿。
但除了免费阅读这位来势汹汹的“新人”,网文行业如今要面临的竞争形势,较之当年商业化前后,更为复杂。
在去年的采访中,吴文辉就对毒眸感慨,免费阅读、短视频、其他知识类产品,他发现自己很难找到一个明确的竞争对手,但竞争无处不在。
让网文这个处于产业链上游的事物,与各个环节联动起来,纵向地参与进IP的开发中,是阅文集团目前的破局之道。今年10月,腾讯影业、新丽传媒、阅文影视共同举办“合光·向融”发布会,发布会上公布的56个项目中,《1921》《人世间》《庆余年》第二季和《赘婿》等重点项目,都是由三者中的三家或两家携手打造的。
面对复杂的外部变化,晋江看起来并不着急。
当毒眸聊起三家合办的发布会,并问到晋江是否也打算与产业链各个环节建立联系,或者通过成立影业的方式参与IP开发时,黄艳明坦言:“我们现在没有能力也没有知识积累去做IP开发相关的工作,目前我们还是忠实的在做一个跟所有方面都合作的平台。”
对于免费阅读如今的来势汹汹,黄艳明也并不认为这是一个亟需解决的问题。“能给作者创造最大利益的模式才是我们需要的模式。如果未来,免费的可以做出更大的利益的话,我们也不妨去拥抱免费,只是这个过程中,网文质量的进一步下沉可能是我们要做的重大的课题。”
但面对免费网文的来势,当前的头部网文公司们真的能不着急吗?对此,流浪的蛤蟆的判断要悲观的多。
在知乎“网文的未来会怎样?”的问题下方,他回答道“免费是商业浪潮,这种模式对网文有百害而无一利……如果打不死免费,收费可能就要死了”,并认为免费和收费,是一场两年见生死的战役。
晋江似乎一直是这种“不着急,慢慢看”的心态。今年4月底,阅文高层大换血之时,黄艳明就在微博撰文,谈了谈晋江的“反应慢”——
“这两天的动荡一直不能平息,忍不住劝大家一句,别理那些是是非非,安静用心地写文吧。免费道路究竟走不走得通,不是一时半会儿就有答案的,但是不用担心晋江,因为我们肯定是反应最慢,最迟钝,最保守,最怂的那一个。”
晋江有一档由编辑策划的访谈栏目。在毒眸翻看从2004年至今的所有访谈,很多作者都会聊到自己未来对写作的规划,印象最深的一个梦想,来自一位至今仍在晋江更新的作者绍兴十一——
她发现晋江的存稿箱,能够设置一千年,五千年,甚至一万年后发表,她打算在我六十岁那年,花十几年存一篇千万字的大长文,在五百年后发表,每天发一千字,连载一百年。说完这个“伟大构想”,她还对采访她的编辑欢快地许愿:“希望晋江一直存在,服务器永远不要抽~!”
听完这个连载一百年的伟大构想,黄艳明笑了:“晋江没有改变,她这个梦想不会碎的。”
参考资料:
1、赵婉廷.《晋江言情:甜宠、穿越热度不减,反撩、男主视角呈现言情新象》,北大网络文学论坛(公众号:媒后台)
2、欧阳友权.《中国网络文学二十年》
3、邵燕君.《网络时代的文学引渡》
4、肖映萱.《晋江站长冰心答北大师生问》,北大网络文学论坛(公众号:媒后台)
5、黄艳明.《我与网络文学的二十年》
6、王坤宁,李婧璇.《网络文学IP:影视改编的"天然富矿"》,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
7、《晋江文学:我们好像真是因为“不专业”,才走到今天的 | 网络文学系列访谈》,文学报
8、知乎.《现在的网文写手是否越来越难以成为大神?》
9、知乎“郁惜寒”.《大家在晋江写文,扑街了吗?》
10、知乎“少女的脉搏.《新人在晋江发文有什么需要注意的?》
11、知乎“流浪的蛤蟆”.《网文的未来会怎样?》《如何看待晋江文学网?》
TA的其他文章
这家伙很懒,没有签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排行榜

关注我们:微信订阅号

官方微信

APP下载

专业的编辑写手交流平台

写手之家

写手之家建立于2007年,是家有十余年的老牌网站

在国内享有较高的知名度,居同类网站之首

是最具权威和专业的文化类兼职网站

Copyright   ©2007-2021  写手之家Powered by©Discuz!技术支持:中国写手之家    ( 湘ICP备17024436号 )|网站地图|湘公网安备43080202000239号